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九十章 绝心婆婆
    宁可我负天下人。

    也莫让天下负我。

    这一刻,漂浮在神窍之中的阳婴,双肩也滋生出血角。

    血变,原来早就融合在了他的骨髓与能量之中。

    意识也无法幸免。

    神相玉璧元灵退后:“主、主人、你的阳婴居然强大了十倍!!!”

    “是吗?这就是我进入魇狂状态的样子?”

    傲然地凝视了一眼,苏方忽然觉得长在肩膀上的血角,的确充满强大法力,不知为何,仿佛给肉身、阳婴带来无法摧毁的力量。

    罗刹玉承瓶距离远远的:“主人,传说魇狂一旦狂化,实力也会随之提升,看来传说是真的,而且主人不单单是简单的狂化,还有如此血变能力!”

    哼!

    苏方不觉厉害,冷笑一声,立即与肉身融合。

    这瞬间,第一感觉,不是来自玄女阁的结界桎梏之力。

    而是血角。

    眼瞳由空洞而变得宛如星辰一般深邃,看着两根血角,自身实力直接踏入化羽境。

    魇狂血变,反而给他带来了力量。

    “玄女阁…封仙门…”

    左右瞥了一眼,不知为何,他一身透出可怕寒气,寒气之中带着邪恶之气,尤其是肩上血角。

    “兹兹!”

    大圆满肉身用力下,两根血角又钻入了双肩之中。

    “原来这对血角,大部分是我骨骼所化,看来玉儿倒是说对了,修炼天魔册,以及吸收大妖力量,在我体内已种植邪恶力量,魇狂之后,血变就长出这对血角,有了血变,我的实力更强大,以后我得同时修炼天魔册,以及吸收大妖力量!”

    他反而喜欢上魇狂血变,因为这给他带来了力量。

    “我等着,看两大势力,能商量出个什么!”

    压制住魇狂力量,苏方自己也发现意识之中,有股声音,仿佛让他继续狂化,而且体内一身能量,有十分之一,几乎都蕴含了邪恶气息。

    “两位!”

    长孙英在此时转过身,将法印凝收在双手。

    看向袁天宗、金长空:“本门高层刚刚商量出个结果,最终还是要先将方越带回道场,他窃取本门法宝、神通,我宗门是不会让底蕴流露出去,还请封仙门谅解!”

    “这么说来…”

    袁天宗、金长空等长老,谁不是一脸冷峻?

    金长空怒喝:“那现在我们只能强行动手,从贵道场,将人夺回来!”

    霎时玄女阁、封仙门的弟子,都听出来了,双方即将展开一场厮杀。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一个弟子,他们双方之间,也有多少弟子,相互认识,谁也无法料到,两大门派关系会走到这一步。

    不少玄女阁高层,都看向长孙英,似乎就等着他接下来的态度。

    长孙英缓缓凝气:“封仙门也太咄咄逼人了!”

    袁天宗道:“不是我们咄咄逼人,而是你们玄女阁欺人太甚,抓了本门弟子,不但不还人,还要抓进去审问?那我封仙门的七大神通,诸多秘密,岂不是也被玄女阁知晓?”

    “是啊,我向来当玄女阁是盟友,但你们这样做,令我们这方太寒心了,强行掳走本门弟子,这种行径与强盗又有什么分别?”金长空接道。

    “方越闯我道场是事实,你们自己也能亲眼得到肯定,你们能轻易放过闯封仙门道场的人吗?”

    长孙英赫然下令:“将人带走!”

    “哼,被你们将人带走,真当我封仙门软弱可欺?”

    “天龙神爪!”

    袁天宗赫然出手,朝那百尊强者掌控的封印结界,狠狠地抓去。

    “袁天宗,你我都是同届修行出来的强者,数千年了,你我都未再交过手,本座等待这一刻,已等待了数千年!”

    “嗤!”

    玄女阁的长老,长孙英蓦然扑出。

    他知道袁天宗作为长老,一击有多么恐怖,就算玄女阁百尊化羽境强者,也无法容易将苏方,从他的攻势带走。

    五指抓出漫天剑气,劈向天龙神爪。

    “轰!”

    两大长老,也代表两大门派,居然就这样交手了。

    天龙神爪与剑气碰撞在一起,整片天空都在破碎。

    空间破碎。

    这是不可能的,至少浩劫境修士,实力再强,也无法击碎小世界的空间。

    袁天宗、长孙英都是达到极致的存在,两人攻击力量恐怖到了,可以将空间震碎的程度。

    这就是大势力,长老该有的实力。

    “轰…”

    这股破碎空间的震荡之力,同时也将无数高手掀翻,至于下方困住苏方的禁制,也被震得破碎。

    百尊强者施展的结界,抵不过两大长老的力量。

    “杀吧,杀吧!”

    破碎之中,苏方却未逃走。

    逃走?

    “别让方越趁机逃跑!”

    左右双方,在封仙门、玄女阁对持的中央,也是在上方破碎的空间,两大势力高手弟子,纷纷杀向苏方。

    苏方看向双方飞来的强者,不屑地摇头:“逃走?谁说我要逃走?我要走,也不是逃走,我要走谁拦得住我?”

    金长空蓦然间杀出,向扑向苏方的弟子下令:“夺取方越,带回宗门!”

    此时,从玄女阁扑来的弟子之中,一位中年女子闪出:“金长空,本座是不会让你带走他的!”

    “原来是玄真道姑,我向来不与女子交手!”金长空一怔。

    玄真道姑虽近中年,但依然玉眉如月,冰清绝艳:“你我同是长老,难道我还不配与你交手?你莫小看了女修士!”

    “啪啪啪!”

    双方大量弟子,相互打出的攻击,撞击形成的毁灭气浪,卷向苏方所在的中央空间。

    一时间,就将苏方卷了进去。

    这下,他不死也要重伤。

    “休想!!”

    几尊封仙门化羽境弟子,施展天龙神爪,抓向苏方被气浪吞噬的半空。

    另一侧飞来的几名玄女阁女修士,抛出一片纹符:“清心咒!”

    纹符也在天龙神爪落下时,发生逆天破碎,破碎之力,直接就将天龙神爪掀翻。

    “人呢?”

    “死了?”

    显然玄女阁化羽境弟子的实力,整体要略胜一筹。

    镇压封仙门弟子释放的天龙神爪,她们立即来到动荡化为破碎的气浪空中,却见不到苏方影子。

    嗤嗤!

    一道道有毒的箭矢,很是突兀从后方气浪中射出。

    “不好…”

    几名女子惨叫一声,一个个花容失色,大部分闪开,但还是有两人被击中。

    两女受伤女子坠向地面,但其中一人立即被一道人影卷住。

    又诡异的消失。

    直到在另一片坠落的大量攻击力量中,周围都是尘埃风暴,视力也就能看出几丈远。

    受伤女强者,突然发现救自己的人影,惊恐挣扎:“方越…”

    原来在她旁边的残影,正是消失不见的苏方。

    可他现在又诡异出现,吓得受了重伤的甄青雀恐慌挣扎。

    苏方并未出手,反而将气势收起:“青雀师姐,我如果要杀你,你已经死了,我之所以救你,只想知道,你们玄女阁是不是已对仙吒之门展开了行动?”

    甄青雀担心:“这是本门秘密,我身为掌师,不可能告诉你,一旦告诉你,那我必会落得,废去一身修为的下场!”

    “那我也不问了,就最后一个要求,也不算是要求,就一句话,帮我向萧魅儿带一句话就说…我不恨她,希望她在玄女阁能实现她的愿望!”

    “你…”

    “打扰了!”

    苏方说完在转身间,就化为了残影,不见了。

    “这、这是何等速度?”

    甄青雀吃惊凝望四周:“行,我就帮你带这句话!”

    此刻。

    催动神相玉璧,以及施展卓天界本源,加之在瞬空戒爆发威能下,苏方完美地将气息隐藏起来。

    他,来到了九霄之上。

    正带着嗤之以鼻的笑容,俯瞰玄女阁、封仙门高手厮杀在一起,连玄女阁的道场都给震都快要破碎。

    “卓天界两大势力厮杀,难得一见,我又岂能错过这场好戏?”淡淡笑道,继续打量毁灭气势,不断向八方蔓延。

    这期间,又有多少封仙门、玄女阁的强者杀入其中。

    “嗡!”

    突然,一股命运感应之力,居然从下方朝四周蔓延。

    苏方龇牙间,变了神色:“天地感应之术?还是以我的气息?定是封仙门的长老,在感应我的下落!”

    嗤!

    他立即移开,向另一方飞去。

    “小儿…好厉害的隐藏神通!”

    殊不知,此时从玄女阁道场一方,从虚空深处,投来一道瞳光。

    瞳光蕴含了无上阳婴威能,这是不但要找到苏方的位置,也要将他镇压。

    “哗哗哗!”

    是一尊绝对厉害的万古强者。

    苏方有了应对办法,主动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出来。

    并催动瞬空戒,及时闪过瞳光地伏杀。

    “人在那里!”

    封仙门一尊长老,突然间发现苏方的位置。

    “是封仙门七大洞天之灵鹫洞天的长老,灵梭长老!”一见封仙门杀来的长老,苏方就笑了。

    灵鹫洞天长老,灵梭。

    一尊与袁天宗、金长空一样强大的存在。

    一位中年女强者,陡然间杀来,正是之前与金长空交手的玄真道姑。

    她冷诧一声:“灵梭长老,他是我玄女阁的!”

    “啪!”

    玄真道姑刚要阻截灵梭长老,却被一道天龙神爪爪印,抓中她所在空间,朝下方用力一扯。

    “可恶的金长空!”玄真道姑暗骂一句,淹没在了下方厮杀气浪之中。

    “方越,随我回去!!!”灵梭长老爆发正黄金光,朝苏方直接以席卷之势,镇压而来。

    “灵梭长老?不就是你这个灵梭小友吗?居然成了长老!”

    苏方就要闪避时。

    但他发现了什么,只是后退一段距离,看到一道白发的老妪,突然从玄女阁道场虚渡而来。

    而老妪的瞳光,就是之前对苏方出手的那道瞳光。

    灵梭长老一见到老妪杀来,赶紧后退,只有后退的份:“绝心婆婆!你还没死?”

    “老婆子死不了,就是预防着今天,你们这些势力,对我玄女阁下手!”白发老妪也未追杀,倒是显现了真身。

    有着六旬容貌,一头白发,卷颜有着不少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