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神秘强者
    轰!

    冰锥子击中苏方后,不但将神相玉璧的防御神威,轰得只剩下部分,接着也将处于本命神威状态的肉身,轰得有一种,本命法宝要与肉身生生被切割的分离感觉。

    然而也就是这般罢了。

    那恐怖的冰锥子,如果从这里攻击下方太神教,几乎可以毁灭大部分地界。

    冰锥子也轰然震碎,碎片淹没了毫无感觉的苏方。

    也许他就这样…被绝心婆婆镇垩压。

    “该死的疯婆子!”

    “我们在太神教潜伏的弟子,应该及时与宗门高层沟通,派来增援,为何还不来?”

    “方越落于她的手中,仙吒之门也与我封仙门没多大关系了!”

    整个百里桎梏的寒气半空。

    内部另一方。

    金长空、灵梭长垩老被寒气桎梏冰层,压得无法快速撕碎冰层,杀入苏方周围,并且还有两大同样强大的奴仆,缠着两人展开攻击。

    只能眼睁睁看着接下来,苏方落入绝心婆婆手中。

    “老朽全力一击,难道还拿不下你一个浩劫境弟子?”

    “修真一万多年,虽无法飞升,只能坐化,但就算仙人,老朽也可以对上几招!”

    “区区一个封仙门,除了那神秘的年轻领垩袖,谁是老朽对手?霄云、卧真道人、越真上人?”

    绝心婆婆飞向坠落、似瓦罐一样破碎的冰层。

    手心喷出大量冰冻锁链,要将苏方封印带走。

    “嗖!”

    前方坠落的冰层,突然晃过一道寒气。

    绝心婆婆以为自己眼花了。

    “倏!”

    电闪间,便是无坚不摧的无锋剑,从虚空寒气略过时,一剑带着邪恶力量,快的连绝心婆婆也只能防御。

    砰!

    重剑无锋劈在绝心婆婆上方防御,她白发有不少被震断,脸庞讶然时,来自进入魇狂状态的苏方,剑势随着无锋剑扫出,将绝心婆婆轰出了寒气空间。

    她经过的寒气层,被她自己轰出一个大窟窿。

    “阻我者!”

    “死!”

    “杀我者!”

    “死!”

    “笑我者!”

    “死!”

    失去大部分神智,几乎被邪恶力量控制的苏方,双瞳燃烧出邪恶无比的血色火炎,催动瞬空戒,燃烧着,延着绝心婆婆震出的破碎冰层,持着无锋剑,竟然追杀而去。

    “方越…进入魇狂状态的他,实力竟达到如此,你我都…”

    “那不是他真正的实力,融合了道器、绝世法器,以及邪恶功法,加上魇狂状态提升无数倍的力量…他这样下去,就算强大若斯,但也会消耗所有真气,以及生命力,被魇狂生生吸取了一切,直到最后一点精力燃烧完,成为一具尸体!”

    “也罢,能重伤绝心婆婆也好,你我趁着寒气禁锢减弱,立即杀出去,一人拖着这两大奴仆,一人去对付绝心婆婆!”

    百里寒气冰封空间,整体桎梏力量消弱不少。

    金长空、灵梭长垩老轻叹后,目光峥峥,催动法宝要杀出寒气空间。

    “想不到老朽,会被这种小子杀至如此地步…”

    “魇狂比传说之中还要可怕,不能在他最强大的时候,与之硬碰硬,消耗了力量,封仙门高手杀来,那老朽就难以抓住此子!”

    “让他被魇狂吞噬神智,无穷地燃烧真气、生命力量,等不了一会儿,镇垩压他就容易多了!”

    震出百里寒气空间的绝心婆婆,眼前就是杀来的苏方。

    她目光一沉,寒气森森地爆发,催动瞬移神通,从苏方劈来的无锋重剑邪恶剑气下,灵活地闪开。

    “遭了,剑气、剑气朝我们落了下来!”

    绝心婆婆是躲了这一剑。

    但是!

    苏方手中无锋重剑劈出的邪恶剑气,却继续劈向下方天空。

    下方是数千太神教弟子。

    他们哪会料到,邪恶剑气就这样劈了下来,一部分化羽境带着浩劫境弟子催动法宝抵挡,大部分阳婴弟子、不灭弟子纷纷逃命。

    倏嗤~!

    剑气击中了上千太神教弟子凝结的防御层上,剑气留下刺眼火花,顿时将防御切开,一千多高手被震成了一片血雾。

    而逃走的数千弟子,速度慢的,也有大部分被余威活活绞杀成了肉泥。

    并且这股剑气余威,也落在灵宗废墟大地上,疆土都在随之一震。

    就在苏方失去神智,疯狂让魇狂吸收生命力、燃烧真气,吸收法宝力量的时候。

    玄黄六道塔深处空间。

    朱皇盘坐在九十三尊小统领前方,将体内妖气释放,而最恐怖的是他作为上古异兽的邪怨妖气。

    “本皇高高在上,神族后裔,被你一个人类镇垩压?苏方,本皇的邪恶力量,不是你一个人类可以随意净化,吸收了本王力量,你就有坠入魔道,失去神智,进入癫狂的可能!”

    “这次我就让你吸收这里小统领力量,你吸收的怨恨越多,本皇越有可能在接下来极短的时间,控制你的意识,让你将本皇的融合意识桎梏剥离,这样本皇就能恢复自由之身,并夺了你的肉身,有妖神之怒在手,外面那什么狗屁婆婆,受不了本王三鞭子!”

    朱皇狰狞、怨气沸腾般的冷笑着。

    只是他的这副表情,未被后方小统领、白灵以及古玺真见到。

    “杀!”

    “杀!”

    “杀!”

    桎梏的寒气冰层。

    被怨恨腐蚀心智的苏方,转过身又是一闪,并挥出无锋重剑。

    那绝心婆婆看着之前一剑,脸色不知有多难看,她明白苏方此时的剑力,达到多惊人高度。

    嗤!

    又是一剑横扫过来。

    绝心婆婆瞬移下,与剑气擦肩而过,剑气劈向下方大地,三次呼吸,就听得大地一震轰鸣。

    咻!

    杀红了眼,被魇狂吞噬了神智的苏方,追着绝心婆婆,似乎被吞噬了神智,也要铁了心,将绝心婆婆杀死。

    绝心婆婆再次躲过一剑,她见到苏方的头发,逐渐泛白,而且邪恶气势出现惊人生命力。

    冷冷笑了笑,立即飞向那依然漂浮在半空的百里寒气空间。

    苏方追杀进入了其中,而寒气空间的桎梏,又陡然提升到之前地步,苏方的剑力,无法一剑彻底将寒气劈开。

    “这一击…应该能将你解决了吧?”

    不知去了何处的绝心婆婆,在苏方寻找踪迹时,出现在苏方的山房,又是一个大冰锥子,朝苏方落下来。

    这一次,苏方都未发现。

    轰!

    似乎道器的神威,正在保护苏方,带着他闪避,但还是被冰锥子击中气势,毁灭威力震得苏方所在寒气冰层,完全破碎。

    他随着破碎冰层,从冰层坠落,很快来到半空,又朝地面坠去。

    “那个方越好生猛!”

    “封仙门尊道弟子也太变态了,那另外三大尊道弟子,岂不是更加厉害?”

    “谁知道呢,再厉害又怎么样,始终比起那老不死的绝心婆婆,差上一截,可惜只要方越修为再精进一些,也许今天就是绝心婆婆,也无法镇垩压他!”

    距离百里之外的大量修士,至少也有十几万人。

    强者不知有多少,各色修士聚集在一起,他们之中的强者,将整个斗法过程,深深地烙印在了脑海。

    “害得老朽失去大部分本源…可恶…”

    绝心婆婆飞出冰层。

    刚抓向苏方时,本是把握十足,可突然看向前方,立即施展瞬移大神通,朝苏方卷去。

    “霄云大长垩老来了!”寒气之中的金长空,累得气喘嘘嘘,可此时竟然笑了出来。

    “绝心婆婆…”

    随着碎冰坠入大地的同时。

    绝心婆婆眼看就要抓住苏方,可前方一道人影,同样以瞬移大神通扑来,两人在苏方上方,一掌相对。

    轰!

    两人同时被震开,来人原来是封仙门大长垩老,霄云。

    绝心婆婆冷不丁地看着坠落的苏方,板着脸一扫霄云大长垩老:“数千年不见,霄云小子,你的实力也快追上婆婆了!”

    霄云大长垩老还带着客气:“婆婆当年斩杀无数邪魔的一幕,晚辈还记得真真切切,就请婆婆将方越交给我封仙门,免得得罪了婆婆!”

    “得罪?此时说得罪,恐怕你我两大门派,出了这件事,早就撕破了脸皮,老朽是不会让你将人带走!”

    “那晚辈就不客气了,婆婆本源消耗不少,想不到本门一个弟子,可以令婆婆如此难堪!”

    “你说的如此简单,老朽来看,你封仙门也不了解这个叫方越的小子,他可是有连你都杀掉的实力!”

    “晚辈不客气了!”

    “老朽还不至于,沦落到被你客气的地步!”

    “嗤!”

    两大绝世老古董,再一次朝吹入急速下坠的苏方抓去。

    “有趣!”

    但…。

    两人的一旁,几乎是处于平行的速度,与空间状态下,出现了一位黑衣人。

    这位黑衣人的出现,令绝心婆婆、霄云两大名震卓天界的巨头,不禁渗出一身冷汗。

    黑衣人瞥了两人一眼,丝毫没有出手的样子。

    他又将目光落在苏方的身上:“就是这小子,终于是找到了你!”

    “阁下…”

    霄云大长垩老发现黑衣人也盯着苏方,果断确认他是为了苏方而来,不由得放下架子:“在下封仙门大长垩老霄云,还请阁下退开,这是我封仙门弟子!”

    “封仙门?什么时候建立的?”

    黑衣人没有一丝动容,反而是看向绝心婆婆:“这老妖婆是玄女阁高手,玄女阁…是有点印象,记得在我那个时代,在这玄女阁,也算一方势力,记得是在风雪大陆吧?”

    “若是阁下不知好歹…那老夫只有出手了!”霄云大长垩老大动肝火。

    而奇怪的绝心婆婆,居然放慢了速度,似乎不想去追方越。

    “找死,无视我封仙门!”

    霄云大长垩老推动一道浩瀚的正黄手印,朝黑衣人一掌压上去。

    轰!

    黑衣人居然没有闪避,也没有出手,就让霄云大长垩老,一掌击中了他。

    而正黄手印发生毁灭爆炸,居然没伤到黑衣人,而黑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手。

    只听呼啸一声,霄云大长垩老整个人无力地被震飞了。

    再眨眼,黑衣人已用手将苏方提举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