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双眼睛
    什么鬼?

    刚刚在渡劫的时候,偏偏在神窍,有了天机缩命术的征兆。

    神窍之中,立即燃烧出一股奇妙的火炎。

    天机缩命术在施展。

    无数道文涌出,密密麻麻交织。

    “天机缩命术对命运有特殊的感应,必然是有人在灵蒙界窥视我的命运气息,是谁?”

    封仙门?

    玄女阁?

    还是丰饶大陆的于莹莹?又或是炎王朝的炎君少主?

    数来数去,能知道他身份,又当他是敌人的不多。

    “神元帝国、道一门、青莲剑宗…不是他们,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快发现我。”

    无数道文燃烧,一股鸿运般的澎湃感应力,立即令苏方看向四面八方。

    此刻他的感应力,对命运的探知,超越了阳婴境、浩劫境、甚至是化羽境。

    就算是化羽境巨头,命运感应力也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若是越阶者,比较苏方与他们的不同点,其中的命运探知,绝对是任何人也无法比肩的。

    因为他修炼了天机缩命术。

    一切都在天机缩命术的威能下,变得虚无起来,周围水域是阴暗色的,逐渐是天空、天穹的一切,都是一片阴暗。

    “是谁…”

    不断感应下去,居然还是没有发现,而神窍内那股命运征兆,依然在微微的跳动着。

    嗡!

    过了一会。

    也不知天机缩命术的威能,感应到多深、多远的地方。

    突然,一股命运气息,在苏方的感应下,从似乎最上方的黑暗之中传来。

    “不是灵蒙界内?”

    令苏方震撼的是,顺着这股嗡鸣感应而去,发现穿越了灵蒙界,竟然来到了无限星河。

    天机缩命术的威能,什么时候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嗡嗡!”

    命运征兆突然加速跳动,苏方看向星河的某一点时,所有都是阴暗的,但那尽头未知的地方,突然有两点光泽,看似阴霾,有点似星辰,晃晃悠悠地不断从遥远的阴霾星河,投射而来。

    苏方纳闷:“找到了,是谁?”

    好奇地击中一切感知,而此时命运感应力,在也无法投放出去,放大,再放大。

    看来他施展天机缩命术威能的最大能力,也只能刚刚到离开灵蒙界的高度,无法渗透至更遥远的星河之外。

    人类是有限的。

    修真文明并未达到理想之中的无所不能。

    当然,这种命运威能的感知,更加是人类无法触摸的,对命运掌控之人,都是如虚尘者一般,超越了六道之外,生存在天地动荡之中的存在。

    这种修士,不管是小世界、大世界,也都屈指可数。

    苏方有幸是其中一人。

    还有那…神秘的古镜女子。

    强烈的好奇欲望之下,他似乎被来自灵蒙界的一股拉扯力钳制住,无法再深远去探知那两道光点。

    不过光点似乎本就在关注灵蒙界,等待之下,两滴光点渐渐的清晰。

    “这究竟是谁?能在这浩瀚的星河感知我?奇怪了……难道是牧尘前辈?”

    苏方心中惊得几乎无法喘气。

    如此对星河的驾驭,太恐怖了,令人无所遁形,茫茫星河,都在那神秘人的掌控之下。

    他想到了一个人,将白灵带走,来自天罡界的无上强者,牧尘。

    唯有他,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又与他有交际。

    总不可能,一个陌生巨头,来找自己?

    “不是牧尘前辈,若真是他的话,直接运用白姐身上与我相应气息,施展感应的话,可以清晰找到我,不用如此大费周章,而且偷偷摸摸的。”

    此刻,两滴光点终于清晰地投射在灵蒙界。

    两滴…眼瞳。

    看到的不是什么光点,他整个人如同被厉雷击中身体,因为竟是一双深瞳渡过了星河,落在了灵蒙界的上方。

    “这…”苏方看到眼瞳,就如同任何一切,都被对方看的真真实实。

    神相玉璧的元灵,在神窍内急切出现:“主人,速速收回感应力,藏起来,这是一尊…一尊仙人!”

    “仙人?”

    怪不得如此厉害,原来对方是仙人。

    玉儿出现的及时,如果这样多感应一分,对方就多一分,发现他的可能。

    那双眼瞳委实可怕,怪不得感应力能直接穿透星河,什么星河风暴、星河陨石、物质,都无法阻挡它。

    “嗡!”

    那双眼瞳越来越真实、清晰,说明正在将感应神威,不断地投射在灵蒙界。

    天机缩命术突然封印,苏方如同掉入深渊,回归肉身。

    站起来,便将渡劫所布置的阵法,统统吸入掌心。

    嗖嗖嗖!

    小统领们一一闪现,玉儿又道:“主人,对方必然是发现你一点气息,才能从浩瀚的星河,锁定灵蒙界,你现在必须想个办法藏起来,在那仙人感应力下,任何法宝、物质、都无所遁形,你就是藏入玉儿体内,化为一粒光泽,也会被仙人感应到,凡界物质的法则威能,已无法阻挡来自大世界的仙人力量。”

    藏起来?

    藏入道器都不垩行。

    苏方看着一尊尊小统领回归,突然锁定水蛇大妖,立即想到一个办法,整个人钻入水蛇大妖。

    而水蛇大妖化为妖体状态,吞下苏方后,轰隆一声,便跃入了水域深处,朝水下不断游去。

    此时,苏方的神窍内部,命运征兆越发强烈,说明那仙人的眼瞳,应该进入了灵蒙界,不断锁定这片天地。

    水蛇大妖不断地潜入深处,达到万米深,而且继续下潜。

    为了谨慎之间,他施展世界本源威能,然后将自身气息与水蛇大妖融合,如此一来,强者感应到了水蛇大妖,也只能发现他体内的本源气息。

    再者。

    水域有不少生命体,不是人类,那仙人也不可能每一尊地寻找。

    “主人,那股仙人神威正投射在灵蒙界这方水域,仙人气息对玉儿来说非常熟悉,仙人与道器有着相连的大世界气息。”

    “你能发现对方气息吗?”

    “虽然冒险,但玉儿可以试试,只要他的气息确定在这片水域落下来,玉儿就能捕捉一些!”

    “好!”

    水蛇大妖来到了数万米深的水域,潜入水底地心的地穴中。

    如此深,又有水域天然屏障,仙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清晰感应到每一处深水世界吧?

    神相玉璧的感应威能,也在淡淡释放。

    而苏方只能隐藏所有气息,藏在本源禁锢之中。

    被仙人感应的滋味,真是不好受,现在他确定不是牧尘,因为牧尘虽然强大,无敌,但他还不是仙人。

    未去过大世界,那就不是仙人。

    过去半个时辰,玉儿收起感应神威:“主人…那仙人气息离开了,玉儿感应到了一点点,只是仙人感应神威的些许形状,是一些莲花、莲叶形状的威能气息。”

    “莲花、莲叶?”

    突然令苏方一震:“青莲剑宗的无上强者。”

    “对,多亏主人提醒,的确与青莲剑宗的气息非常像,怪不得玉儿能感应到一些,因为玉儿当年一部分,留在青莲剑宗很长时间,他们用青莲剑宗阵法、力量要炼化玉儿,虽没有成功,但一些气息留在玉儿的体内。”

    “真是青莲剑宗!!!”

    惊骇之时,他又觉得意外,青莲剑宗难道藏着一尊仙人巨头。

    如果真有仙人巨头坐镇,为何当初去大荒沼泽夺取神相玉璧,斩杀青阳长垩老的时候,这尊仙人不出面呢?

    莫非是不屑他这介凡人修士?

    神相玉璧道:“主人,为保险起见,你还是多藏一段时间…”

    也只能如此,让水蛇大妖蛰伏在水底,他也趁机好好沉淀一段时间,想想对方到底是谁,以及接下来如何与玉姑配合,破坏薛太垩子与北斗大帝的计划。

    丰饶大陆。

    天际深处,突然涌现一道妙门。

    妙门呈现的同时,周围出现无数奇妙的本源世界阵法,密密麻麻地渗透灵蒙界八方。

    于莹莹从中走出,她凝视高空,很是惊讶的问道:“师尊,那人并未进入灵蒙界,真是仙人吗?”

    神秘声音从她后方的妙门传出:“非仙人不假,若是同样的界主,感应力不会从遥远星河,如此清晰地渗透至灵蒙界。”

    “那他还识趣,并未踏入灵蒙界。”

    “呵呵,徒儿,你错了,他乃是仙人,如此肆意地将感应力,渗透进入我的灵蒙界,实则就是向我发出挑战,无视凡界界主,这人多半是刚刚从大世界,下界而来的仙人。”

    “若是真交起手来…走了也好。”

    “他是在感应大陆深处的水域,你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只要最近在那方水域出现的修士,是你无法绝对看透的人,那么就是仙人要寻找的对象。”

    “那徒儿试试!”

    于莹莹收起妙门,当空消失。

    乌坦界。

    青莲剑宗。

    强大的道场深处。

    一座仙气缭绕的大阵之中,红莲大长垩老与剑老,带着青锋、青铜等一众长垩老,正在一道禁锢阵法外等待。

    禁锢阵法之中,依稀可见到七星子正负手而立,闭着双眼,而旁边有石怪所化的中年人守护。

    “不知道七星前辈,能否发现他要找的那人,以及从我们宗门,窃取神相玉璧、斩杀青阳的修士!”

    “估计应该有收获,不然七星前辈也不会突然召集我们来此等待。”

    “利用本门缔造十几万年的道场大阵,前辈以仙人神通,必能穿梭星河,寻找对方气息,还好我们掌握神相玉璧的气息,只要感应到道器的气息,就等于是发现那人下落。”

    长垩老们以剑老、红莲大长垩老为尊,暗自交流着。

    此刻,桎梏结界突然一点点的消失。

    漂浮在里面的七星子,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瞳,淡淡地转身,在石脸大汉恭迎下,来到青莲剑宗众高手面前。

    地位最高的剑老,迎上去躬身问道:“前辈有发现吗?”

    七星子端坐在所有中老中垩央:“本座之前一直在以神相玉璧,以及本座道场遗失宝物为中心,进行感应,哪知在星河一方发现一股属于本座宝物的气息,随着一道劫气爆发,渡过星河,锁定了灵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