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玄女阁这下赔大发了
    堂堂玄女阁圣女,就这么呼吸间,被黑色棺材吸入了其中?

    碰!

    刚刚吸入傲真阳婴的黑色棺材,凶猛地一震,内部传出一股刚劲神威,似乎欲从内部将黑色棺材击碎。

    “既然进入我的阳婴世界,你休想放肆!”

    盘旋在神窍上方的黑色棺材,传出李浩劫虚无之音。

    黑棺之中。

    一些黑色奇妙元神真纹,正在形成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正是李浩劫的模样。

    正下方那黑色无尽空间,来自玄女阁的圣女傲真,阳婴被困在那里,似乎有一股无尽桎梏力量,令棺材无坚不摧。

    傲真阳婴施展神威,不断喷出火焰,燃烧周围黑色空间,她知道棺材内部一切,实则都是阳婴元神空间。

    只是这阳婴也太诡异,不是人类模样,而是棺材。

    尽管如此,只要是阳婴,外形再不同,便能催动阳婴力量,将棺材阳婴轰碎,这就是傲真此时想法。

    嗤嗤!

    别说傲真阳婴也异常强大、坚固、

    阳婴披着一件防御铠甲,喷出的火焰也是在她控制之中,火焰在周围不断燃烧,而她终于可以在燃烧的火焰之中一步步前行。

    她突然意识到处境不妙,直勾勾瞪着双眼,盯着上方徐徐靠近的李浩劫:“狂徒,好卑鄙无耻的手段,暗算本座。”

    “你倒是恶人先告状!”

    李浩劫毫不客气地一指:“你这贱人,先是偷偷摸摸潜入小天魔岛,然后破坏越天宗,要杀我朋友,你这种行径,不卑鄙吗?说我卑鄙,我是施展阳婴将你困住,这是手段,你奈何不了反说我无耻?”

    “听闻苏方与邪魔外道合作,与妖族走得非常近,又修炼了魔功…看来你就是魔道中人,与我正道势不两立,我绝不会放过你,跺了你的双脚、双手,练成人奴。”

    “哼,都被我桎梏,你这贱女人还敢口出狂言?污蔑我是什么邪魔外道?你大错特错,我乃是捉妖师,人类古老时期,最为昌盛、高贵的职业。”

    “捉妖师?就你这魔头?”

    “我不跟你废话,当然就算我朋友是邪魔外道,也不容得你如此大呼小叫,玄女阁…圣女傲真,我看你有多厉害,有本事就杀出我的阳婴空间,你若真能杀出,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当然…就算我放了你,我的朋友也不会放你。”

    “我用你让?”

    这番话彻底激怒了傲真。

    她可是玄女阁未来领袖,此时催动更多元神火焰,完全涌入前方。

    刷刷。

    她的后方又出现大量寒气所化的元神剑气,与前端元神火焰形成一股冷热两股风暴。

    突突突!

    棺材阳婴世界果真被攻击得上下震动,一些黑色气息,被冷热风暴绞碎,看这气势,很快就能将棺材阳婴击出一个窟窿。

    李浩劫见此,如之前所说,依然在上方静观其变。

    大约经过一个时辰攻击,傲真的气势削弱几倍不止,阳婴个头也感觉矮小一些。

    那冷热风暴最终还是无法将棺材阳婴击碎,反而开始压住攻势。

    李浩劫突然嘲笑道:“贱人,我这阳婴可大有来头,不是你能想象的!”

    傲真露出忌惮、不安,早不像刚才那意气风发的玄女阁圣女。

    她打量周围,又见李浩劫毫无动手之意,才恢复一些神色:“天下阳婴都是修炼而来的,你这阳婴…必然是魔道之中的某位高手,为你炼制而成。”

    “我这阳婴…是天上掉下来的!”

    “你这牛皮也吹上天了…但我是三岁小儿吗?”

    “我记得…”

    面对傲真嗤之以鼻,冷颜讥笑,李浩劫的双瞳看向上方:“我出生那天天空突然出现一颗与众不同的太阳,那异日出现之后,一时间白昼沦为夜晚,一些雷电、以及说不上来的力量,从天空降落,听闻有一道血色闪电击中了我,等我长大之火,脑海便有了这棺材一样的阳婴。”

    “哪有你说的这样玄…”傲真一听,更不当真。

    这不就是凡尘,人人说的神话故事吗?

    还天降阳婴,她若当真,与凡人有何一样。

    李浩劫目光降临而来:“我知道你不相信,但你接下来就要选择相信一件事,那就是你马上会被我斩杀,就在这里,用阳婴神威将你碾碎。”

    “你…你为何要为邪魔外道卖命?既然你来自卓天界,就该听过我玄女阁乃是正道魁首,何不与我合作,摆脱苏方控制?”

    傲真还真不简单,语气、神色都在这一刻变了。

    “正道魁首?你们好一个正道,为杀我朋友,什么手段都用的上,不用你说,也不用世人说什么,我有一双眼睛,我可以看清自己想看的一切。”

    “哼,我不会让你得意下去!”

    看出李浩劫不会改变心意,磨破嘴皮子都不行。

    傲真又爆发火焰,攻击周围黑色气息。

    “李兄,这个女人是该死,但是个绝世高手,拥有大长老实力,你何不将她镇压,炼制为奴仆?身边多个高手,定能派上大用场。”

    黑色棺材之外,也就在傲真大脑深处,苏方一道阳婴闪来。

    他在外见到两人一动不动,又爆发惊人元神气息,一定是阳婴在对抗,便来看个究竟。

    一见到黑色棺材,又见不到傲真影子,苏方就明白了,定是李浩劫以这黑色棺材,出其不意将傲真镇压其中。

    果然,黑色棺材表面由黑色真纹凝结为李浩劫模样:“方兄说的也对,不过这女人嘴巴真贱,得好好收拾。”

    苏方笑道:“莫随意杀掉就行,你也得给玄女阁看看,尤其是那个绝心婆婆,要让她知道,派个圣女来杀我们就行了?最后反而被我们镇压,她是送给我们一份大礼。”

    “你这样说我更加不会杀他,而且蛤蟆老仙还没死,万一哪天偷袭我,有这贱女人在,也可以对付那老怪。”

    李浩劫又遁入了其中。

    “嗤嗤!”

    这次,傲真施展的元神寒气所化剑气,一道道气势浩大地攻击周围黑色气息所化结界。

    一番番攻击,就是未能将棺材击碎。

    并伴随元神大肆消耗,傲真阳婴越发无法支持,好像精力消耗一干二净,有些萎靡不振。

    “之前我说不对你出手,错了,我得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恐怕玄女阁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们派来的圣女,接下来会被我一个寻常修士,折磨得不成人样!”

    李浩劫突然动手。

    双手一分,凌厉地抓住几道法印。

    法印一成,一些黑色真纹大量呈现,带着腐蚀神威,将傲真渐渐包围。

    可怜的傲真,目光依然厉害,只是没有了多少元神神威,只能白白在那里干瞪眼。

    嗤嗤!嗤嗤!嗤嗤!

    黑色真纹气息,忽然间碰到傲真阳婴,凶猛地发出一些吞噬、腐蚀动静,将傲真阳婴烧得兹兹战栗。

    看来果真是痛苦不已,傲真生生见到自己的元神,被一点点腐蚀,这样下去,迟早是个死路。

    “我宁自裁,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傲真突然祭出一道燃烧火焰。

    “你错了,在我这里,只有我可以主宰你的生死,而你什么也做不了,白白任我摆布!”

    “禁!”

    一股黑色气息,顿时化为枷锁,将傲真双手、双腿锁住。

    李浩劫一闪,来自傲真面前:“这下我反而不杀你了。”

    “你要放过我?”此话令傲真看到希望。

    李浩劫摇摇头:“是要放过你,只是放过你一条性命,我要将你镇压,从此就成为我的女仆,供我双修,我听说玄女阁的女弟子,乃是卓天界人人都梦想的双修对象,你这尊圣女,必是卓天界每个男子都幻想对象,既然落在我手上,我还会暴殄天物吗?”

    “你、你、无耻!!!”傲真气得无法挣扎。

    “我无耻?是无耻,你大可当我是邪魔外道,我李浩劫生来就遭受天地异象,被人人说是不祥之人,是天罡地煞。”

    “无上印记!”

    从李浩劫身上,涌出可怕的锁链,化为发丝大小,不断地涌入傲真阳婴体内。

    “你、你住手,我死也不要成为男人的双修对象。”傲真绝望地高呼。

    “你又错了,落在我手上,生死不能,我要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人,我也对玄女阁弟子十分感兴趣,当你的肉身,我也会用道器重新桎梏,就是那绝心婆婆也无法从我手中,将你救走!”

    李浩劫一闪,消失在棺材世界。

    一道黑色光芒从漂浮不动的傲真体内射出。

    回归到李浩劫体内,李浩劫醒了过来,先是朝苏方颔首,然后去到傲真身躯前,催动镇元化妖天书,凝结特殊封印,这是要借道器力量来桎梏傲真。

    傲真真是无力回天了。

    不远处,苏方淡淡笑道:“绝心婆婆,你一定会气的不轻吧?派一个圣女来杀我,却反被镇压,你以为从上次与我交手之后,我还是那等实力?岂不知这些年,我的实力早就达到无法想象的高度。”

    “方兄,多谢你给我这份大礼!”

    李浩劫也不知将傲真吸入什么地方,一个人笑眯眯的来到苏方面前。

    苏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笑的这么开心。

    李浩劫道:“玄女阁一个个女弟子,传闻个个貌美如花,傲真生的美如天仙,就是嘴巴不招人喜欢,我这就回去,将她收了,等以后玄女阁知道他们圣女,已成为我的女奴,也不知道是何等表情。”

    “想不到你还好这口?”

    “你忘记了一个关键问题。”

    “什么问题?”

    “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我只是有男人都有的刚性需求,然后把这个想法实现罢了。”

    “哈哈,我懂了!”

    这下倒将苏方也弄得哈哈大笑。

    李浩劫这下倒是大赚一笔,玄女阁圣女,是每个男人都幻想的女人,就算薛太子那种人物,也不可能与傲真这种圣女双修。

    “还得回去融合从薛太子那里,抢夺而来的母灵葫!”

    两人立即回到越天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