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薰儿
    这九道妖剑完美与洞府融合,洞府有什么动静,就会令这潜伏在深处的一直觉醒。

    而且…这道力量还与九头山完美融合。

    万幸道器及时将苏方笼罩,正吸收洞府的蛮力妖王,见到这股力量要夺杀苏方,浮现森森狞笑。

    觉得苏方死定了!

    “嘭…”

    九道妖剑完全不给任何空隙,击中道器刚形成防御周围,一并要将苏方吞噬。

    但毕竟是道器,妖剑再厉害,也只是震得苏方防御破碎,但道器神威强势将九道妖剑力量化解大部分。

    带来冲击之力,震得苏方狠狠一颤,张嘴喷出大口、大口鲜血,周围空间也险些破碎。

    蛮力妖王看着那还未虚无,由九道妖剑残留下的九道虚影:“兄、兄弟、救我…”

    苏方感觉又陷入重伤地步,肉身几乎震得一块似一块:“原来是九头妖王分身意志力量…若不是有道器护体,今天我恐怕要死在这股力量之下!”

    “它救不了你,一道意志罢了,就算本尊来了,也杀不了我,蛮力妖王,你果垩然不老实!”

    “走!”

    担心九头妖王本尊杀来。

    当即催动世界神威掌控能力,将九头妖王残余力量为镇垩压,吸入掌心,又催动道器神芒,将蛮力妖王当空吸入半空。

    “救大王!”

    周围那些大妖,这才知道发生何事,杀出来时,只见苏方以瞬移速度,破空而去。

    转眼间,苏方就连续飞跃,离开乌王大陆。

    全身以道器神威控制,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飞跃水域,来到人类修真世界。

    半个时辰便来到焚天剑宗疆土。

    “咳…”

    云雾之中,苏方闪至森林半空。

    前方正是焚天剑宗,他催动一道玄光,只见之前被救出的女子,惊慌地出现,一发现置身焚天剑宗,她顿时喜极而泣。

    可等缓过神来时,已见不到苏方影子,她怔怔神之后,立即朝大地深处飞去。

    也就在不远处,苏方疲惫地御空而行,肉身竟成明显撕裂状态,他意识越发迷糊,速度与凡人奔跑差多。

    玉儿在神窍内催动道器神威,将苏方保护,也不断欢呼苏方无力的阳婴:“主人,再坚持一会,前方就是峡谷阵法!”

    “九头妖王攻击太突兀,虽有玉儿力量及时防御,但还是晚了一些,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肉身,再次重伤…”

    “玉儿…”

    哗哗哗!

    簌簌簌!

    哪知刚说完,身子倏啦一声失重,从半空云层坠入下方大森林。

    从树海打破宁静声音,砸断不少树枝,落叶纷纷卷落,从半空掉下来,这种重力也是非常惊人的。

    噗!

    林子深处正好是一条小溪,苏方不偏不倚正好坠在小溪,荡起惊人水花,四溅而起,打破林间寂静。

    “玉儿…我可能要沉睡一段…一段时间!”

    漂浮在水面,苏方大半身子没在水中,双眼慢慢合上,斑驳光线落在他身上,感觉像是一块水面岩石。

    神窍内,苏方的意识保持盘坐状态,最后向玉儿交代一声,便缓缓合眼,一下子进入熟睡状态。

    身体就这样漂浮在溪水,久不久随着林中卷来的冷风,在水面轻微晃动。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大降暴雨,很快形成山暴,小溪立即暴涨,苏方身体随着水流,缓缓向下流飘去。

    估计漂流有数月时间,从森林穿过山脉,再进入森林,忽然从半空随着溪水坠下,原来这里是一处瀑布。

    万幸瀑布只有十丈多高,下方则是一个四面都是森林、以及山峰的隐蔽湖泊。

    噗!

    苏方又一次坠入水里,水花一阵乱窜,直到他整个人浮起,带着自然呼吸,跟着自然律动而缓缓吞吸。

    漂浮一些时候,渐渐随着水花飘向岸边。

    “咻咻~”

    正在苏方距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时,在森林交织隐藏的大山下,是一处光秃秃石崖,周围布置一道结界。

    结界应该是感应阵法,以及距离灵气而用,内部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女,正在手持一柄镶嵌有宝石的桃木剑,御空联系剑术。

    少女剑术与身姿一样曼妙,可以说是柔弱似水,没有一分杀机,显然少女也是一名修士,但她释放的气势,如同大家闺秀,将练剑当做绣花一般。

    “薰儿!”

    蓦然间,一尊中年女子漂浮而来,直接闪入阵法。

    中年女子手持寒件,剑鞘如同寒冰打造而成,寒气森森,如果释放这股寒气,直接可以让修士冰封。

    是一尊强者。

    中年女子让少女停下,严肃的道:“你剑法太柔,太顺!”

    “师傅,我的剑…不是用来杀人的!”少女急忙向中年女子施礼,看似纤瘦无力,但敢反驳一句。

    “你修真也有不少年头,为师见你性子温顺,就一直让你留在门派,虽你也参加不少任务,可经过这些年锻造,你的剑还是一点没变,修真世界对而言,可不是乡野村子,那些修士也不是平民百姓!”

    “你这剑道如此修行下去,未来一旦出去遇到强敌,必然是你死,别说外面人……就是你的师兄、师姐都会轻易置你于死地。”

    “薰儿,为师的话你要谨记,剑…”

    中年人好一番语重心长,看似凌厉之人,却透着深深关心,她释放手中寒剑:“剑是用来杀人的,你若当它是一件工具,你永远也练不成高深剑法,你若太心善,就算超越为师,你也无法在修真界立足下去,就算在我焚天剑宗,你也无法立足,最终会被人取而代之。”

    “弟子会努力!”薰儿再次行礼。

    “过段时间,便是你们师姐、师兄比斗之日,成功者可以成为掌尊,成为宗门高层,这个时机可不是年年有…好好苦修!”中年女子最终似乎也妥协了,摇摇头一闪不见了一点影子。

    “剑…”

    “杀人之剑!”

    “难道我的剑,不可以救人,成为救人之剑吗?也许师傅说的对,我这救人之剑,可能永远也修不成。”

    薰儿定神好一会,忽然感觉浑身都是汗水,便将桃木剑吸入掌心,在手腕留下一道绿色剑纹。

    走出阵法一步步来到岸边,她刚蹲下身子,突然吓得惊叫,又慌慌张张施展出幻云绳,哗啦朝水面一卷。

    将苏方如同裹粽子,呼啦一下卷了起来。

    “死了吗?”

    薰儿恢复如常神色,来到漂浮在半空的苏方,在幻云绳束缚下,苏方倒是睡的非常香甜。

    她屈指缓缓点在苏方掌心,有倏然收回,松了口气:“还活着,还活着…”

    捋了捋呼吸后,便将苏方带入结界,拿出灵石为苏方缔造一道独立阵法,引导灵气,注入空间内部。

    又取出一颗高级纯元丹,喂入苏方嘴里。

    “他不是凡人,应该是修士,但为何伤的如此之重?感觉就是一个凡人,体内真气太薄弱了,不过似乎没有金丹,察觉不到修为…”

    “这样做不太好,不经人同意,就探查人家金丹,这样太不礼貌,还算作罢,还想是我剑宗同门,但应该不是……”

    薰儿还打算,彻底要看看苏方是什么修为,是不是同门。

    最终,她放弃了,就让苏方躺在阵法空间沉睡,她来到外围阵法,去到岸边梳洗之后,又回到阵法之中。

    盘坐之后,抓出桃木剑,左右打量,黛眉凝着:“那位传我宝剑的前辈,说救人之剑,可以助我成就无上大道…但为何修真数千年,我还未领悟何为救人之道??”

    “如果这样下去…我无法再坚持,也只能修行师尊传承下来的杀人剑法,就能像师兄、师姐一样,那般强大,可以诛杀大妖,维护宗门!”

    少女薰儿很是难过,默默间眼眶湿润。

    “主人…”

    后方,那独立阵法中垩央。

    不知什么时候,苏方不再是凭空而躺,反而是盘坐。

    神窍内,玉儿忽然见到苏方阳婴有了动静,顿时不断呼唤。

    阳婴缓缓睁开双眼,看起来虽然疲惫,但总体感觉还算自然。

    “我是被前方那女修士吵醒的…”哪知苏方第一句话,就随着目光看向前方,而落在那女修士身上。

    女儿道:“那是一个刚刚踏入化羽一重的修士,也算一尊强者,但感觉根本没有化羽境修士该有的凌厉,倒像是一个刚刚修真之人,倒是这样一个人,对主人没有一丝迫害之心。”

    “修真世界如她这种人,的确再也没有了!”

    叹叹气之后,苏方开始全力催动九阳九变,吞噬各种资源,迅猛地恢复。

    在女子领悟的时间里,他的恢复是无法描述的,之前被九头妖王力量重伤,几乎又回到之前那番重伤地步。

    好在此时恢复三成,这样下去,只要他安心在这里修行,应该会在一段时间完全恢复。

    “你醒了?好了?”

    薰儿忽然站起来,下意识转身,当见到苏方盘坐,惊得急忙提剑,但见到苏方并没有动静,才小心翼翼上千试问。

    她发现苏方整个人更加自然,看不到明显伤势。

    “我是醒了!”

    苏方也在此时睁开双眼,古井无波的看向少女:“多谢你,这阵法倒是助我很快就能醒来。”

    少女提防问道:“你不是我焚天剑宗弟子?”

    “不是,我是外来修士,一介散修,来到仙曲界本想寻些宝物,结果在乌王大陆遭遇大妖攻击,狼狈重伤逃回来,来到这方疆土时,终于无法坚持,便晕了过去,等我醒来,就在这里!”

    “你还敢去乌王大陆?那是仙曲界禁地,我们这些多少大势力,都不敢踏入那片地带,长垩老去了也要被镇垩压,我焚天剑宗有不少强者,也是陨落在那些地方!”

    “我也是好奇,才去看看!”

    “那你没事了?”

    “不,我伤的非常严重,估计没有十年,是无法恢复的,可能…还要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不会打扰你吧?”

    “你只要老实在此,我会让你留下来,不过我剑宗门规森严,你最好平时莫要到处乱走,遇到我师父,她定会杀了你!”

    “我哪能乱走,现在喘口气都困难,多谢收留!”苏方颔首之后,艰难地闭上双眼,疯狂催动各种手段不断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