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七百三十九章上擂
    这一剑刺入苏方体内,剑气又势如破竹,摧毁苏方肉身。

    薰儿大叫一声,吓得惊颤,急忙压制剑气,但桃木剑还是刺入苏方的体内,剑威以将肉身完全撕裂。

    面容苍白,吓得松开桃木剑,泪水从她眼角淌下:“不…你、你怎么不躲开?”

    “你这是已将我斩杀…”

    苏方微微一颤,并未喷血,不知为何,反而异常镇定:“这就是杀人的滋味…这就是杀人的感觉,有时候杀人不是你能决定的,就算你不想杀人,偏偏将人置于死地。”

    薰儿久久无法置信:“为什么?我的剑…”

    “救人是你本念,杀人是你无意,就像那些干旱快要枯死的花草,遇到天降暴雨,反而被侵泡而死,我说的意思就是一种无奈,这是人、上天都无法把握的,若太执念,反而会造成这种局面,你为何不退一步,想想以什么方式去救人更好,你的剑,的确可以救人,但也可以杀人,我相信杀人比救人更加容易。”

    “而且你要知道杀人滋味,体会这种心情,你才能从内心出发,从杀人之中将人救出,杀人之剑也是救人之剑,与其他神通一样,什么功法落在什么人手中,造成的结果也不一样,不是任何人修炼了魔道功法,他就是邪魔歪道,这与剑在谁手中,道理一样!”

    “别哭了…好吧,实则我没事…”

    突然间,苏方露出了笑容。

    “没事?”

    薰儿不相信,擦拭泪水,定睛仔细一看,果真如此,才发现苏方被桃木家击中,没有一丝血气喷出,太不同寻常。

    她大跌眼镜般惊呼:“分身?”

    哗!

    另一个苏方在旁边闪现,而被条木剑刺中的苏方,顿时破碎,化为真气碎片,最终化为尘埃。

    桃木家自主回到薰儿手中,令她颤颤巍巍好一阵,才终于相信苏方没有死在剑下。

    “我活着好好的,但在你心中,却经历一次死亡,你的剑已沾上鲜血,以后说不定你会找到真正救人之法!”

    苏方颔首,如同一缕清风:“你们焚天剑宗剑法的确不错,清水剑法施展起来行云流水,浩瀚充沛,但也到不了那种极致,不过修炼到最后,能领悟剑道精髓倒也不错。”

    薰儿听后,如同错觉:“你是前辈吗?”

    “不,我不是前辈,你修真数千年,如果单从时间而言,你还算我前辈,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恢复,这段时间没事,便来找我练剑,我现在已处于忘记招式,只在乎意境的地步,对你领悟剑道有大作用!”

    “意境?那可是近乎飞升的巨头,才能领悟的道法高度!”

    “我也是意外领悟,无奈修行太多神通,招式太多,太繁琐,就想找到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殊不知将各种功法精髓融合起来,反而意外就领悟道法神威。”

    “你答应我,以后不准死!”

    “好,我不会死,再者死也是分身!”

    “真答应我?”

    “当然!”

    “那就…现在继续陪我练剑,你要将你融合的意境,告诉我!”

    “这个…好吧,得看你悟性了!”

    苏方微笑地颔首,抓出一道青莲剑气,浑身透出一种无剑胜有剑的超凡气势。

    “铛铛!”

    薰儿毫不心软,桃木剑这次可不客气,依旧如之前那般,化为漫天剑术刺出的剑气,几乎是围着苏方刺来一道道厉害剑芒。

    ******

    焚天剑宗。

    这只算二流势力的势力道场,结界也非常浩大,将大面积山脉、森林、湖泊笼罩。

    此时,在深处一座湖泊包围的山脉,山巅之上,数百弟子正围着一道结界,里面是两尊男弟子正在斗法。

    薰儿也在结界附近等待着。

    附近那些弟子,修为都在浩劫境,纷纷在下方议论:“这次几大师兄、师姐比武争锋,千年难见,谁能获得第一,便能成为掌尊!”

    “我看还是王中天师兄,与程英师姐两人最有把握!”

    “程英师姐胜算大些,她是师尊麾下第一弟子!”

    “这个可不一定,王中天师兄虽然是男子,但也得到师尊重点培养,而且听闻最近修炼一套不凡剑法!”

    “总之其他几位师兄、师姐是没希望了。”

    不少弟子都凝视其中两名女子,而薰儿等几位化羽境高手,则完全形同路人。

    阵法忽然发出震动,其中一名化羽境男子,撞在阵法结界上,顿时晕了过去,飞剑落地。

    另一人则轻松胜出。

    “王中天!”

    当那晕倒男子抬出来时,一声虎啸,一尊不到四十岁的男子,以化羽境无上其实,闪入阵法。

    不少人都凝视着这尊名为王中天的男子。

    他修为非常强大,达到化羽境高阶梯,在这焚天剑宗,必是名镇一方的人物。

    阵法顿时又是漫天剑气爆发,一层交织着一层。

    时不时剑气化为火焰状态,焚烧一切,加上剑气本身无比凌厉,剑气完全可以斩杀任何低阶化羽境修士。

    两人交手也引得周围数百弟子,不断拍掌欢呼。

    “师妹,你莫非还想上去挑战不成?”

    阵法激烈交手时,阵法之外,站在薰儿附近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女子,如男子负手而立,背悬宝剑,正来到薰儿一侧。

    她似乎等不及要踏入阵法。

    薰儿急忙摇头:“师妹哪有师姐这般实力,擂台是不敢去的,不过…也是想上去试试手!”

    “你别太在意师尊的话,前些日子,师尊也对我们经常唠叨,说你剑气太柔,如同绣花,你大概是心中在意,才想上去证明自己!”

    那女子有着男子一般英气:“若是遇到师姐,那我倒可以放水,保护你,但那些师兄可不是怜花惜玉之人,你师尊收的最后一个闭门弟子,师尊也是最喜欢你的!”

    “多谢师姐教诲!”薰儿恭敬回应。

    大约不到半柱香。

    那王中天一道火炎浪潮般的剑势,将对方手中剑招杀破,一剑压在对方脖子上,强势胜出。

    他转身向阵法之外,那最上方的中年女子,冷傲的抱拳:“师尊!”

    中年女子开阖之间,无上老古董气势却像淡扫蛾眉:“还有谁上去挑战?这千年间,我们道场只有这一个名额,要想成为掌尊,那得再等千年!”

    之前与薰儿说话的女子,越空而起:“弟子程英愿上去一试!”

    阵法内的王中天,凝气高呼:“程师姐,请!”

    程英飞入阵法,顷刻间,周围便升起不少寒气剑势:“王师兄好厉害的手段,那么多轮番战胜的师兄师弟,最终都不是师兄对手!”

    “最近师兄焚天剑法又突破一层,达到‘天地熊炎’的地步,听闻师姐也在领教这一招,但以寒气入剑,恐怕无法压制师弟这一招!!”

    “那就试一试!”

    “气炎焚天!”

    王中天显得信心十足,主宰气势油然而生。

    说完,便是催动大量灼热剑气,双指凝空一点,只听兹兹一番破空,双手抓出大量剑势,一层层燃烧剑气,顿时杀向程英所在半空。

    周围都是燃烧剑术,一旦碰到,恐怕会被灼伤。

    程英周围寒气早就催动一部分,呼吸间,以她为中心,打出不断法印,一道道寒冰剑气,虚空凝结,并簌簌地劈向燃烧剑气。

    两大高手剑气顷刻间正面交锋,两股剑气虽然是冷热形态,但内部剑气凝结印记、真纹都是一样的。

    故此两大弟子谁也没有明显优势。

    一番激烈搏杀,两人每一次发动攻击,就是上千道剑气斩下,也是化羽境修士,才能瞬间凝结这么多剑气,换做浩劫境,是无法做到的。

    这两大弟子是这片道场,最强大的存在,也代表焚天剑宗核心实力,的确非同凡响。

    交手锋芒,差点令阵法都因此而破碎。

    “天地熊炎!”

    半个时辰后。

    王中天突然咬破手指,打出万千法印。

    “玄地剑炉!”

    程英也祭出强大的一招。

    此时两股巨大剑势,以内部爆炸撞击发出的动荡开始,令阵法内全都是争鸣剑气形成的爆炸剑星。

    看似这么一招,实则蕴含无数法印、真纹,这是两大弟子修为极致的体现,不然没有如此刻苦修行,也无法施展出这般绝对毁灭招式。

    “噗!”

    一道人影被一股剑气卷出。

    正是王中天,他差点倒下,一只手压制阵法壁垒,急忙朝杀来的人影高呼:

    “师姐,在下败了!”

    程英收住气势:“师弟也实在厉害,只是师姐在焚天剑法上,融合其他剑招,也算一种创新,才能压制师弟一分!”

    “嗖!”

    失败一方狼狈离开阵法。

    外面那掌控大局的中年女子欣慰赞道:“程英这段时间非常努力,大家都得好好学习,还有弟子要上来一试身手吗?”

    这一刻,周围都安静下来,谁也不敢看程英那可怕气势。

    殊不知薰儿突然走出来:“师姐,师妹愿意一试!”

    “苏尔薰…”

    程英未开口,中年女子说话了,很是严肃:“这是擂台争锋,小心误伤!”

    “师父,弟子这段时间也在静修,希望给弟子这个机会!”薰儿非常认真,躬身请求。

    “自己小心!”

    “多谢师父!”

    薰儿身姿轻轻一掠,飞入阵法。

    程英欣然一笑:“小师妹,你得小心,你我修为差不少阶梯,我就以三成功力,你若扛不住早些唤一声,免得剑下无情!”

    也不知道苏尔薰哪来的自信,突然当众回应:“多谢师姐,师姐可全力出剑!”

    下方弟子都非常震撼,不知道平日里,谁都知道性格最好的弟子,今天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那看好了,你修炼清水剑法,我就施展清水剑法,水荡长痕!”

    程英先一步迈出,然后虚空连续踏出。

    速度之快,逶迤间,便是带来密密麻麻剑气,直接以碾压之势,要将苏尔薰镇在中垩央。

    “嗖!”

    众人都以为…苏尔薰会正面抗衡,然后瞬间分个胜负。

    哪知她做出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龇牙咧嘴的意外表情,居然在剑势下,快速地闪出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