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认个妹妹
    苏尔薰瞬间展开架势,欲施展来自焚天剑宗不凡剑招。

    正当苏方也准备出手之际,却蓦然看向周围。

    “怎滴?”苏尔薰疑惑看向四周。

    苏方示意道:“周围有人罢了!”

    嗖嗖嗖!

    电光火石间,从周围倏然出现一尊尊御剑而来的修士,几乎都是化羽境,极少是浩劫境修士。

    看他们穿着打扮,剑气勃发,自然是来自焚天剑宗弟子。

    “怎么回事?师父…”苏尔薰急忙收好宝剑,凝视落地而来,将阵法包围的同门,霎时落在其中几位女修士身上。

    三十多尊高手围在结界周围,以那尊中年女子为尊,她正是苏尔薰师尊,但她此时目光却带着冷冽。

    大师姐程英从中年女子后方走来,当众斥责:“小师妹,你怎么能带外来修士,进入道场内部?还似乎欲将本宗剑法,展示在外人面前?”

    苏尔薰听后似乎突然明白,当众解释:“师姐…师父,你们错了,这是薰儿朋友,我只是、只是让他陪我练剑,并未道出任何本宗剑气心法!”

    另一尊高层男子,也厉喝道:“怪不得你这几年实力突飞猛进,你可知道,本宗剑诀高深莫测,有多少人暗中窥视,当年正是因为剑道心法,才导致我宗门一点点没落,最终藏入这仙曲界!”

    大师姐程英神光爆发:“还不是速速过来?”

    “师姐…”苏尔薰自然明白,此时真是百口莫辩。

    “薰儿!”

    那尊中年女子缓缓说道:“为师见你性子温和,不见血腥,容你将凡人救来,安置在宗门疆土之内,这已经是为师忤逆宗门规矩,但你也让为师太失望,竟将一尊修士也带入这里。”

    百口莫辩。

    这就是苏尔薰此时心情,她脸上一阵紫青,一阵刷白。

    又抱拳行礼:“弟子见他当初重伤,好意相救,并且他也未向弟子打听任何关于本宗剑诀秘密!”

    “小师妹,此事就将师父来处理,还不速速过来?”大师姐着急又担心,看得出是真为苏尔薰着想。

    “你去吧!”苏方终于淡淡的开口。

    苏尔薰身子冒着冷汗,一滴滴晶莹汗珠,令她仿佛是一尊灵体:“我一离开这里…他们肯定会难为你!”

    “你不走,他们也会难为我,我来这里,进入焚天剑宗,的确是有错在先,不管是在哪方势力,这都说不过去。”

    苏方从容,且带着微笑道:“薰儿,去吧,以后好好修行,坚持你自己的修炼之道,未来焚天剑宗是可以在你手上,发扬光大,正好我今天是来与你道别的,迟早我也会离开。”

    一尊高层男子,拔剑发怒:“你这尊狂徒,利用我宗门弟子,得到剑诀心法,还想就此离开?”

    “我要走,你们是拦不住的,再者我也并未窥视你们焚天剑宗心法,在我面前,焚天剑宗只是一个二流势力,我还瞧不上,其次,焚天剑宗剑诀的确不凡,可在我手中,还有更不凡的剑诀。”

    苏方淡扫八方:“若不是看到薰儿面子上,我已经离开这里,还用与你们废话?”

    “好大的口气!”

    “当我焚天剑宗是籍籍无名吗?”

    “一定要镇压此人,好猖狂,在我们地盘,还如此目中无人!”

    一时间,他这番话就像激怒在场数十尊高手。

    他们每个人几乎都在拔剑,要看看苏方到底有多厉害,居然在这里,还不把焚天剑宗放在眼里。

    大师姐又关心高呼:“薰儿,天下没有馅饼掉下来,此人白白为你一个陌生人,将你提升实力吗?师妹,你涉世未深,太容易相信外人。”

    “这…”苏尔薰忽然在这一刻,见着同门一双双熟悉,担心的目光,心中也突然在发生莫名变化。

    “哗哗…”

    相持之际。

    突然从周围又飞来数十人,由一尊老者带领而来,这尊老者显然有着大长老那种实力。

    在焚天剑宗必然地位至高。

    众人恭迎老者:“参见刑罚长老!”

    “刑罚长老…遭了!”苏尔薰已如惊弓之鸟,瑟瑟发抖。

    “外来修士,速速放弃抵抗,这是我焚天剑宗!”刑罚长老生声势如山,每个字都像是一尊浩然大山,朝苏方压来。

    苏方在这种高手压迫下,依然如苍山之上一株青松,负手而立,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刑罚长老深深一惊,立即看向中年女子:“师妹,这是一尊高手!”

    中年女子颔首:“恩,是个硬茬子!”

    “我时间不多,也不与你们纠缠下去!”

    苏方身体、神态终于缓缓开阖,看向一个个如虎似狼的焚天剑宗高手,再以微笑看向苏尔薰:“他们都要一个理由,似乎我来焚天剑宗,遇到你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意外,当然我来焚天剑宗的确是之前就计划好的,但遇到你,是意外,我来焚天剑宗也不是为了谋夺焚天剑宗任何剑诀。”

    又扫向其他人,苏方满身都是云淡风轻:“这个理由…实则我也想了半天,非要理由的话,那就是我也姓苏,与你一个姓,凡人不是经常说那句话吗?你我很多年前还可能是一家人,这就是理由,很简单!”

    苏尔薰听后满是意外:“你也姓苏?我、我还不知道你名字!”

    苏凡颔首:“我叫苏方,来自距离这里非常遥远的小世界,估计以穿梭妙门的速度,也要数年,薰儿,我从心里当你是妹妹,才多逗留于此,见你这段时间收获不凡,我也放心了!”

    “其实我也、我也当你是亲人看待,从遇到你时,我就觉得非常亲切,否则…断然我也不会将一尊修士,带入这里!”苏

    尔薰也终于展眉露笑:“既然我们是同家姓,以后小妹就称哥哥,你就是薰儿的哥哥,也是薰儿这世上仅有的亲人之一!”

    “想不到来这仙曲界,我还多了一个妹子,妹子,我该走了!”

    洋溢着不舍与笑容,苏方转身看向刑罚长老等高手。

    “掌门来了!”

    外围高手还不知道苏方要做什么,此时,不少高手突然发出惊呼。

    “好一尊高手!”

    苏方也意外看向半空。

    原来是一百多尊高手出现。

    由一尊实力非常强悍,与北斗大帝、真化太子、太侯王、三太子实力旗鼓相当的修士。

    这种二流势力有如此一尊高手,必然是焚天剑宗宗主。

    “拜见宗主!”

    所有弟子躬身,连阵法内的苏尔薰也是如此。

    一尊中年男子,在不少高手拥护下,驾驭气势而来,此人鼻若悬胆,一头长发,就如剑气一样透着锋芒,一看就是一尊剑道高手。

    他向宗门颔首之后,目光落在阵法之中,顿时与苏方目光半空碰撞:“你是一尊高手!”

    一尊高手!

    焚天剑宗现身,就当众承认苏方实力不凡,令那些同门弟子很是吃惊,连苏方也觉得这人很有意思,在这么多弟子面前,反而承认敌人的强大。

    一些高手却公然道:“宗主,拿下此子!”

    “先问清楚为好!”剑宗宗主倒是一尊沉得住的存在。

    “我已解释过,我来仙曲界不是为焚天剑宗而来,只是受伤意外被薰儿所救,现在我已认薰儿为妹子,那你焚天剑宗也算是我的朋友!”

    苏方更加能沉气,说完时,就凝结一道纹符,交给惊慌失措的苏尔薰:“以后有事就催动纹符!”

    “不能给你走了!”

    不少高手立即飞出,将阵法包围。

    “对付你们?我都不用出手!”苏方无奈地摇摇头,毕竟这件事真是无法解释。

    “宗主!”

    蓦然,一位女子带着几尊高手飞来。

    这尊女子似乎刻意为苏方而来,她老远就见到苏方,充满了震撼。

    而苏方见到此女,也着实吃惊。

    原来她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镇压蛮力妖王时,遇到那名来自焚天剑宗女修士,万万想不到今日倒是在这里相见。

    焚天宗主看向女子:“怎的?你应该养伤太对!”

    “宗主,诸位同门!”

    女子显现半空,朝周围一尊尊焚天剑宗高手行礼:“这次我能从乌王大陆逃出来…是因有人镇压蛮力妖王,一并将我救出,否则我这一辈子,都要毁在那妖王手中。”

    她当众凝视苏方:“救我之人,就是他!”

    “他?”

    多少高手顿时如同木头人,僵直打量着苏方。

    女子凝重道:“此人实力无边,不知用何手段杀入蛮力妖王地盘,轻而易举…就将蛮力妖王镇压,此人来我焚天剑宗,自然不是来夺取剑诀,以他实力…断然不会修炼本宗心法!”

    “原来如此…”

    很多高手都明白了,投射向苏方的目光,敌意也完全消失。

    “幸好人没有白救,不过我也没想过会有这一幕,我镇压大妖,救了不少人,却能再碰到的,你还是唯一一个!”

    苏方缓缓一叹。

    “主人!”

    突然间,一道年轻男子的虚无之音,贯穿整个半空。

    声音出现,焚天剑宗多少高手,如临大敌:“好一尊高手,大家小心!”

    “倏!”

    一尊黄衣男子,在焚天剑宗高手欲出手时,以虚无地显现在半空上方,驾驭虚空,眼中只有苏方:“主人,你没事吧?需要属下出手吗?”

    “不用,我与焚天剑宗只是一场误会!”

    苏方在阵法内朝男子颔首,男子正是苏真化。

    嗡!

    苏方突然从一脸莫然的苏尔薰身边消失。

    未催动阵法,就瞬间出现在苏真化旁边,他再俯瞰苏尔薰:“薰儿,记得有事催动纹符,我这个大哥以后还会过来看你,下次见到你,你至少也要成为刑罚长老这种高手。”

    “嗤!”

    刚说完,苏方、苏真化就已凭空消失。

    周围高空哪能见到他们一丝一毫的影子?

    “大哥…”

    苏尔薰才急忙想追上去,可茫茫天际,她的声音显得微不足道。

    至于焚天剑宗一众高手早就成为一尊尊雕像,他们被苏方、苏真化的强大,深深震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