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终得天葫灵树
    “这就想将本座击杀?”

    道器冲击波中央!

    一身是血的苟天朔,头发都在突突的释放惊人气势。

    看来即便没死,也被苏方重伤。

    以他周围为中心,阵法、物质都化为废墟,这股冲击波也将外围阵法轰碎,他麾下那些高手,也被阵法。

    冲击波太可怕,不单单是道器,还融合仙力。

    故此这就是一尊仙人出手之力,冲击波继续向八方冲击,所到之处无不充满毁灭力量。

    “杀!”

    动荡之中,苏方不断沸腾,受到气势影响,估计也受了重伤。

    苟天朔眼里,居然也不顾麾下那么多强者死活,释放如此程度的冲击波,只凝视着翻腾的苏方,突然抓出一道玄光,朝苏方咻地卷去。

    但…。

    看似被冲击波卷走,重创的苏方,没有丝毫出手之力。

    但他大圆满能力何其厉害。

    暗中突然下达一道意念:“下手!”

    “赤道风火轮!”

    “大地之刺!”

    两股妖气从下方地面爆发。

    突突!

    爆发中,横石乱飞,一道法宝火焰大轮,从苟天朔下方突然击中他的防御。

    接着是那些横石,突然化为一根一丈多长的石刺,在赤道风火轮重击苟天朔防御下,从火焰之中穿过,石刺瞬间刺穿防御。

    刺中苟天朔肉身,但又被一道仙力防御阻挡。

    “哗哗!”

    一卷乌金色岩石,突然从下方地面卷起。

    这一切攻击,不,应该是偷袭,都在眨眼间爆发。

    苟天朔作为绝世强者,也只能防御,无法反抗,他都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大妖,对他发动袭击。

    那乌金色岩石如石头带子,将苟天朔缠住,如同一条石妖大蛇,竖着身子,当空缠住苟天朔,压得他不断喷血。

    又是一道妖气,在乌岭妖王背上突然喷出毒液。

    原来是通天妖尊、乌岭妖王在偷袭苟天朔。

    通天妖尊喷射出的妖毒,如同泼洒,当头泼中已经无法动弹,肉身出现撕裂的苟天朔身上。

    苟天朔如同落汤鸡,但却是被毒液覆盖,腐烂皮肤,他如同腐烂的尸体,狰狞催动仙芒:“小乾坤仙壶…”

    “星昼剑!”

    远处,处于冲击波的苏方,身体失去平衡,却及时双手合十。

    火云灵葫正漂浮在苟天朔后方。

    苟天朔刚刚抓出小乾坤仙壶,从那壶口,喷出惊人仙芒时,火云灵葫快一步,一道白光,肉眼都无法看到,便脱口而出。

    苟天朔带着狞笑,与沸腾怒气:“你们都要死…”

    “噗!”

    却嘴巴还未合上,他的眉心,就被一道黑色剑气穿过。

    在之前,他的眉心前方什么都没有。

    但这一刻,却被黑色剑气刺中眉心,然后头颅一扬,张大嘴巴,长发甩动,黑色剑气就从眉心穿过。

    “嗤!”

    通天妖尊以瞬移速度,也在这一刻,出现在一旁,喷出一口妖刃,将苟天朔正抓出小乾坤仙壶的右臂,给狠狠地斩断。

    失去右臂支持,右手之中的小乾坤壶,竟冒出兹兹的一种恐怖仙气,看来小乾坤仙壶不单单是一件,拥有内部大空间的道器,也是蕴含攻击威能的道器。

    好险!

    通天妖尊一闪抓住右臂,看着那就要爆发的仙气,它这一尊绝世大妖,都露出惊恐之色。

    嗡!

    那黑乌石带,也化为乌岭妖王。

    抓住苟天朔尸体,便看向通天妖尊:“哼,如果没有道器,以及仙力护体,刚才本座缠住他时,已经将他肉身压成肉饼…。”

    通天妖尊渗着冷汗:“这种人类强者,拥有道器,有道器就算了,还可以用仙力催动道器,已达到界主那种水准,你我单对单,谁都不是他对手!”

    “倏!”

    一身带血鲜血的苏方,强势催动世界神威,闪至二人身边。

    又释放出朱皇、九节地龙、九头妖王、蛮力妖王与越真上人:“外面有二十多尊强者,此时正受到冲击波攻击,还无法反应过来,一个个受了重伤,速速去镇压他们,莫让一人溜掉!”

    “是!”

    大妖、越真上人一同躬身,并向八方散去。

    咻!

    此刻,一道意念,以流星之速,并在仙芒保护下,突然从苟天朔的头顶,遁飞至天穹。

    “糟糕…”

    看向那道仙芒意念,只能看到影子,苏方却未及时追杀上去:“追上它不可能,有仙芒保护,更加不可能凭空将它轰碎…不久之后,天久界界主,以及仙人会知道是我杀了苟天朔。”

    追上去,已然不现实。

    无奈之下,苏方立即将苟天朔尸体吸入掌心,又将右臂与那小乾坤仙壶吸入道器光芒之中。

    星昼剑、火云灵葫也回到体内。

    然后看向下方废墟之中,漂浮的一道灵光。

    当空一抓,掌心就多了一张纹符。

    正是那张封印在天葫灵树深处元石内的纹符。

    “幸好只被苟天朔破坏五分之一,我还可以融合…”抚摸着纹符,这可是真正好宝贝,有了它,就等于有了一些卓天界真正传承精华世界之力。

    他可以以这点这点精华之力,来修行、融合卓天界,这样就等于他未来得到卓天界,更加多了几分宝物。

    这种精华之力,连黑云法师也难以拥有,它的拥有者,只有界主才有资格。

    界主才能掌握一个世界的精华本源,其他人能掌握世界之力就不错了。

    “还想跑?”

    周围没什么宝物了。

    他的感应力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催动瞬空戒,以及卓天界世界之力加持。

    整个人速度超过瞬移,形成一道拉扯线,穿梭空间。

    哗!

    眨眼他就来到已化为废墟的岛屿外围,刚来到半空,一尊狼狈重伤的强者,脚踏飞剑,竟然也释放瞬移速度,正要逃开。

    啪!

    他还没看清楚,也没想明白,周围空间突然一震,卷起震荡之力,震得他不断喷血,再次重伤。

    “我是不会让你们逃走一人,二道天灾飞仙境高手,我可当你们是宝物,不会杀你们!”

    苏方又在这尊高手失去平衡,震飞的时候。

    以诡异速度来到他后方,高手眨眼机会也没有,就被抓在五指之中,直接吸入掌心。

    如果这尊高手,之前不被那狠辣的苟天朔,释放冲击波重伤,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被苏方镇压。

    只怪那苟天朔发起火来,六亲不认啊。

    大约十几个呼吸。

    “主人!”

    越真上人与一尊尊大妖,抓住一尊尊重伤的强者,来到苏方周围。

    苏方催动道器神威,将这些人一一吸入空间,也把大妖吸入玄黄六道塔,之后独自一人,施展瞬空戒不断向天穹飞去。

    不到三个呼吸,他就来到卓天界壁垒,并在短短时间下,用卓天界本源融合壁垒,悄无声息离开卓天界。

    嗡嗡~!

    两股意念气息,竟然随着他而来。

    听的动静,还逃不过他的大圆满能力,转身一看,本想直接轰杀,省去麻烦。

    但却直接抓住两道意念,一道意念气息很虚无,一道气息意念则是仙芒为主,现在不是小世界的力量。

    抓住这两股气息,苏方就隐藏气息,疯狂朝星河之中飞去。

    目标是距离卓天界不远的奇连星。

    大约一年连续飞行,他终于进入奇连星。

    踏入奇连星,他就松了口气,并转身释放感应。

    在星空之中感应下,等待半天,未见任何异常动静之后,他才在一个呼吸间,来到大地深处的山脉。

    结界在山脉深处浮现。

    “越真上人你与九节地龙在周围盯着!”

    释放两道影子,打入阵法外围。

    盘坐下来,在周围阵法释放世界之力,令天地灵气,疯狂涌入阵法之中。

    看着自身撕裂的肉身,不由得想起那一幕冲击波:“三道天灾飞仙境巨头,真是厉害,我现在明白,为何当初五毒教主可以与神元帝国、道一门对抗,恐怕五毒教主实力,比苟天朔还要厉害…”

    差距,他感受到与飞仙境巨头的巨大差距,不单单是一个化羽境的差距。

    “估计伤势恢复得要两年,接着突破化羽境,得花上几年功夫…”

    呼吸逐渐恢复常态,吞噬仙果,以及仙人精血。

    肉身开始处于恢复之中,然后抓出一道仙芒,仙芒之中是苟天朔尸体。

    为了不被仙人追来,他必须用道器神威桎梏尸体。

    看了几眼尸体,又释放一道封印进入道器仙芒,里面是两道意念。

    苏方催动第一道虚无,蕴含小世界气息的意念,里面出现他有些熟悉,来自天久界界主的咆哮之怒:“你这个小兔崽子…不管你是谁,杀本座弟子,你不想活了?速速将天葫灵树老实交来,你还有活路,本界主会收你为弟子,将来天久界界主的位置,都可以传承给你!”

    “界主如此气急败坏…不过到手宝物眼睁睁失去,连弟子也被杀…不气成这样,也就奇怪了!”

    漠然咧嘴,又催动第二道带有仙芒的意念,一尊拥有无上大世界神威的声音传出:“本座乃是大世界下凡仙人‘罗英豪’,那小乾坤仙壶是本仙之物,最好速速还来,若不然本仙发怒,不管在小世界,还是大世界,你都无法立足!”

    “仙人…罗英豪…我看这名字很威武啊,以为我这就怕了?说不定将来我会会把你这尊英豪,踩在脚下,让你猪狗不如!”

    苏方不屑地冷喝。

    又突然爆发神威,要将两股意念抓碎。

    但忽然收手,目光烁亮:“为何要捏碎?将来这两人不会放过我,既然他们在卓天界,我何不将他们气息封印,方便以后在卓天界感应他们,可以更好躲着两大高手,与他们周旋!”

    旋即就将两道意念气息封印,吸入道器之中。

    两大高手就算有绝世之能,也不能感应到藏入道器内部的自我气息。

    “天久界界主!”

    “上界而来的仙人罗英豪?”

    “这下可好,前阵子得罪七星子,还有青莲剑宗的仙人黄玉然,以后心象生哥哥心道天也会下界…又无奈得罪这么多仙人…”

    苦苦摇头,麻烦事又一大堆,不过他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暂时不想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