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应劫者之李若云
    卓天界,无上天穹。

    一道仙芒破开高空,欲把这世界都给撕开。

    仙芒之中的七星子,正释放可怕仙人速度,以穿梭妙门的速度,不到第二个呼吸,他就来到卓天界世界壁垒下方。

    又释放感应力,俯瞰八方。

    世界壁垒之外,那浩瀚天穹。

    “白姐,速速进来!”

    四道道人影在星河之中御空而行。

    正是苏方、白灵,另外两人是早早在这星河等待的越真上人、蓝海城。

    苏方感应到了什么,立即释放一股玄光,将越真上人、蓝海城、白灵同时吸入体内。

    再看向后下方那卓天界。

    一道仙芒从世界壁垒飞出,一下子锁定他的方位。

    “七星子…这是无尽星河,难道我还怕你?比速度?世界之力?”

    此时双方距离估计有十里,见到那仙芒,苏方就能清晰看到七星子。

    他转身就一头栽入更深的星河之中,向前方那密密麻麻陨石飞去。

    七星子驾驭仙芒气势,即便来到这星河,他的速度也是惊人的,直接以瞬移速度,向苏方追杀而去。

    但是苏方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也比他慢不了多少,而且很快就见到一些陨石,又暗中催动天机缩命术隐藏自己的气息。

    黑暗星河,苏方将世界气息催发到了极致,然后进入一块块不大陨石群之中。

    此时正好有一阵残余的星际风暴在附近爆炸,令这片星河突然卷起惊人的风势。

    看向后方那逐渐远去的仙芒,苏方叹了口气:“七星子能感应我在封仙门,应该是蓝海城的关系,蓝海城离开石怪,估计就出现问题,当时该将她吸入法宝空间…”

    又施展天机缩命术。

    此际,苏方已进入完全星黑色,掀起动荡的星河之中。

    索性隐藏在一块不大的岩石上,施展土系能力,化为星黑色,又在星河狂风卷动下,随着陨石与风暴余威,自然而然向深处移动。

    近十个呼吸,七星子才来到这片风暴余威之中,可看到的都是无数陨石碎片,加上风暴余威的影响,这片星河根本无法将感应力,释放较远位置,一时间七星子似乎陷入在这片星河之中。

    土系能力帮了苏方一个大忙。

    这也与玄黄六道塔有关系,加上天机缩命术的隐藏威能,以及星河的自然桎梏环境,让仙人也无法在茫茫星河之中,寻到任何蛛丝马迹。

    半个时辰…。

    苏方释放大圆满能力,在后方不断投去感应力,没发现任何仙芒气势,以及生命气息波动。

    显然七星子并未追过来,或是他追向其他方向。

    苏方还是继续等待下去,随着余威,不断向星河深处自然而动,逐渐远离卓天界。

    ******

    昔日赤霄大陆深处的封仙门!

    一片仙芒撕裂之力,竟在此刻,完全覆盖封仙门道场,以崩塌、撕裂的气势,瞬息令一切都在毁灭之中。

    不少封仙门高层,在这股仙人攻击下,苟延残喘,带着一些弟子从周围逃走。

    可…。

    那仙人撕裂力量之下,不断有封仙门弟子失去重心,成片、成片地向地面坠落。

    眼看这股仙人力量,就要将那些逃走的弟子,也一并覆盖时。

    突然七尊人影飞出。

    以凌慕白为主。

    “结!”封仙六子打出所有力量,加持在凌慕白后方。

    凌慕白拿出一颗仙珠,正是当年,苏方从仙咤之门得到,最后献给封仙门那颗道器。

    “倏~”

    一片道器神威,形成一面惊人气势,从中强势劈在撕裂之力上,瞬间阻止撕裂之力继续斩杀封仙门弟子。

    另一端。

    一尊仙人,带着一些属于石怪麾下活下来的高手,正看着这股撕裂力量,到处焚杀封仙门弟子。

    神秘的少年郎。

    他微微意外的看向凌慕白,催动的那颗珠子:“这件道器品质不怎么样,但是恰好能被你们这些凡人催动,但凡人要催动道器,最后的下场,就是被道器将修士力量,反噬吸收得干干净净。”

    “退…”

    看来真被少年郎说中了。

    凌慕白与封仙六子都颤颤巍巍,珠子释放出的道器神威,也越来越削弱。

    迫不得已,凌慕白双眼一横,也顾不上剩下的弟子,带着封仙六子赶紧逃命。

    那些剩下一部分弟子,绝望地看着封仙门高层,远远逃走,呼吸间,就被那撕裂之力,卷过身体,一个个成了一地血块。

    封仙门整个道场,也瞬间化为了尘埃,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连废墟都是一大片鲜红。

    数十万弟子,最终能活下来的,估计十分之一也不到。

    少年郎也懒得去追杀凌慕白,对他而言,追杀这些凡人已没有任何必要。

    “霍兄!”

    七星子突然凌空落下。

    “人没抓到?”少年郎冷冷问道。

    “这小子等我追上去时,已逃入星河之中,刚好遇到一处星际风暴爆炸,引得那一片星河都是星爆余威,难以大面积感应。”

    “好个叫苏方的凡人修士,之前还觉得有点能耐罢了,但却能做到这般,下次见到他,一定不能大意,全力出手!”

    “我们得赶回去支援黄兄,只有强行收取仙咤之门!”

    “走!”

    两大仙人带着一群残兵败将,离开了化为废墟的封仙门。

    卓天界深处。

    中央空空荡荡的水域,乃是将水域都不断蒸发的恐怖冲击波。

    而在深处半空,仙咤之门漂浮在那里,巍然不动。

    仙咤之门上面那八方天空,依然是一尊尊仙人相互厮杀,延伸而来的冲击波,大部分都向深处扩散而去。

    不过下方那水域,已被冲击波大面积阵法,竟然显现出百丈深的水底地面。

    忽然一些势力强大的修士,飞入了仙咤之门。

    也有个别修士带着重伤飞出法宝。

    原来在仙咤之门内,早就有不少修士在内部寻找仙咤之门的秘密。

    道器空间内,在外部仙阵较深的一处空间。

    大量白骨,陡然随着一股爆炸,震得浮空卷起。

    “铛!”

    又是两道人影快速地杀出。

    竟是来自上天魔界的强者,大都魔王。

    另一人也巧了,是青莲剑宗的宗主,柳青风。

    大都魔王受了一定伤势,释放的魔气,被仙咤之门的仙阵,无形间桎梏大部分。

    他们这种达到三道天灾的巨头,来到这仙咤之门内,依然要受到桎梏。

    忽然,青莲剑宗的剑老,等十几人霍霍飞来。

    他们以柳青风为中心:“宗主,我们已斩杀来自上天魔界好几尊魔头,现在可联手对付这尊大都魔王!”

    “青莲剑宗给本座记住,等本座伤势一好,定会带着仙人,杀入乌坦界,灭你青莲剑宗!”

    哼!

    哪知道大都魔王,见势不妙,居然扭头逃走,飞向仙阵深处。

    “追杀!”有高手大呼一声。

    却被宗主柳青风阻止:“穷寇莫追,这人实力也不弱,比本主差不了多少,若不是最近得到黄玉然前辈洗髓,渡过最后一道天灾大劫,我也无法压制此人。”

    剑老等人,一同躬身:“恭喜领袖,已迈过三道天灾,时时刻刻可飞升大世界!”

    “实则就算没有仙人洗髓,我也该突破三道天劫,只是这次有仙人,便可以借势,提升渡劫的信心,果然顺利突破最后一劫,接下来我们得按照黄玉然前辈的布置,与乌坦界主等高手,在这仙咤之门外部仙阵,寻找仙咤之门的秘密,一旦三大仙人联手,在外击杀其他仙人,便可以出手,将仙咤之门强行收取!”

    “我们得加快速度,连大都魔王这种强者,以及不少界主都进入这仙阵空间,得快一步找到秘密,破解仙咤之门!”

    “一旦我们能得到秘密,我们这里所有人,都能有机会随着仙人离开这片小世界,成为仙人!”

    宗主柳青风立即带着麾下高手,朝前方深处寻摸而去。

    在另一方。

    一道魔气脚踏飞剑,在仙阵之中以不死境修士的速度,快速御空而行,正是大都魔王。

    看来大都魔王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他足足来到第二层仙阵壁垒前,才在骷髅堆之中落下,他这种三道天灾巨头,在仙咤之门内也同样受到仙阵桎梏。

    “噗!”

    张嘴就是一口闷血。

    舔舔嘴角,盘坐下来,大手一抓,十几个女修士,每一人都被魔纹封印,早就如木头人一样,没有多少表情。

    大都魔王抓住其中一位女子,双手按住头顶,竟然张开嘴,活活吸收从女子头顶冒出血色精气。

    “师妹…我们也要死了吗?”

    在后方那些女子之中,想不到来自双仙宗的晏蝉以及张若云也在其中。

    看到女修士就这样,被那大都魔王活活吸收精元,然后化为一尊干尸,晏蝉吓得已一身冰冷。

    其他女子也都是如此。

    原来他们都是被大都魔王抓来,修行魔功,或是双修,总之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张若云僵直的身体,却从双瞳燃烧矍铄的眼神:“师姐,我不想死…你也不想死,我们得活下来!”

    晏蝉已然放弃,瘫软看着一身魔纹:“师妹,这些年…如果我好好修行,可能就有实力保护你,保护我自己,可…”

    “别就这样放弃,就算死,我们也得有权力选择死法,决不能这样死在魔头手中,师姐,振作起来!”

    张若云坚韧的道:“我来催动金丹,用自焚之力,冲开魔纹,师姐,在我金丹爆炸时,你看好时机,利用自焚之力震碎魔纹,然后逃出去…”

    “不…”晏蝉哭了出来。

    “既然生无法选择,死已注定,我李若云只能选择如何去死…魔头以为可以桎梏我的一切,殊不知我天生就在金丹之中,有一股似浩劫一样的力量,这股力量在魔纹封印下,依然可以运行,可惜这股力量无法击杀魔头,只能做到自焚金丹,师姐…”

    “你若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活着!”

    张若云说完,便催动体内深处的金丹。

    重重魔纹下的金丹,顿时燃烧惊人火焰。

    “应劫者…”

    忽然,在这仙阵的无尽深处。

    一道充满仙芒的双瞳,仿佛刚刚苏醒,能见到困在外围仙阵的张若云,虚无之音响起:“原来我等待的人,是一尊应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