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八百零四章 恨意滔天
    “那如此…你可能还要谢我老婆子一回。”

    “为何?”

    “因为今天老婆子还要杀你一次!”

    “你就有信心,能杀掉我?”

    “老婆子还高看你一眼,你没有机会再谢我,因为这次…你一定会死在老婆子手中!”

    风烛残年的老妪,绝对不是用来形容绝心婆婆。

    她虽然一副老态,一只脚踏入棺材,但杀人的目光,却震慑心神,就连玄女阁众弟子都为此吓得无法呼吸。

    所有玄女阁弟子都在等待她发令。

    苏方与白灵就像落入狼群的肥肉,一双双贪婪的目光,恨不得立即抢食而分之。

    “你这老婆子口气和以前一样大,玄女阁名声早就臭大街了,不但去南疆抓我族人,还杀我无数家人,最后用家人来威迫我!”

    从苏方脸上突然扬起怒气:“原本我今天来此,还打算只带走魅儿,看来不行,当年之仇,必须得现在了结,你们玄女阁高手若真有胆量,凡是当年参与者,都站出来的话,其他玄女阁弟子我可以放过,我苏方杀人无数,但只杀我的仇人。”

    “你这是在威胁谁?”

    长孙英突然站出来,身为长老,好不高人一等:“我玄女阁弟子就能这样被你这无知小辈吓住?哈哈,实话告诉你又如何?当年我长孙英就是那次屠杀你族人,最主要的策划者,由本老直接带着弟子,越过黑暗森林,杀入南疆,将你族人之地屠得血流成河。”

    “你身为正道势力一尊长老,在玄女阁受到万人敬仰,你这种做法,与邪教、魔道有何差别?”

    “小子,所以你无知,凡界不是常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吗?我玄女阁要强大,成为卓天界第一势力,就要得到仙咤之门,而且是非要得到它,为此,杀你那些族人又算什么?蝼蚁般的存在。”

    “好一尊长老,好一方正道势力,如此恶行,如此歹毒,你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你们这是明摆着欺压我一个晚辈修士…”

    苏方听后,体内真气早就在咆哮,想到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以及族人,怒不可遏,一扫无数玄女阁弟子:“吾辈修士,活的坦荡,有仇报仇,无愧于心,在场修士都听的清清楚楚,我苏方何错之有?难道就错在去了一次仙咤之门活着出来?就因这个原因,我的族人,我的百姓,就该被屠杀?我苏方就该被长孙英这种人鱼肉?”

    “你还废什么话?今日你不可能活着!”长孙英步步紧逼,已示意高手逐渐围杀而来。

    苏方又看向萧魅儿:“我现在相信,魅儿…你当年绝对没有出卖我,是玄女阁强行对你搜魂,剥离记忆,才得到我在仙咤之门所经历的一切,原来…我也害了你。”

    无数弟子都看向萧魅儿,似乎有的人,还不知道苏方与萧魅儿的关系。

    绝心婆婆突然抓起手杖:“萧魅儿是我宗门弟子,宗门有权利对她做任何事情,宗门强大,也是每个弟子的使命,这算什么?”

    苏方霎时看向老婆子、长孙英:“我苏方今天不杀无关之人,有谁还敢像长孙英、绝心婆婆这样站出来的?有仇报仇,我只杀谋害我族人、利用我族人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玄女阁岂是你能威胁到的?大家听令,对于这逆子最好镇压!”绝心婆婆朝长孙英等高手下令:“联合结印,施展阵法!”

    白灵妖气与灵气圈圈地爆发:“老弟,妹子实在看不过去了,这些玄女阁弟子恬不知耻,一个比一个卑鄙、无耻,沆瀣一气!”

    “长孙英!”

    苏方突然锁定那带着大量高手,开始密布上端,结印的长孙英。

    虎啸一喝,苏方突然一闪!

    这一闪,白灵也喷出一股火焰,沸腾而起。

    “不知死活…”长孙英凝着浓眉冷笑。

    “噗!”

    但!

    也仅仅是说出这四个字,随着苏方出现在高空,大量玄女阁高手来到中央,一道白光剑影,突然从长孙英胸膛闪现,刺入胸腔。

    长孙英堂堂一尊长老,竟然眨眼就被飞剑刺中,周围高手还没动手,就看见长孙英身子一卷,跪下呻吟。

    又听噗的一声,那飞剑彻底穿过长孙英身体,又回到苏方手中。

    星昼剑,无影无踪,杀人无声无息的绝世飞剑。

    “长孙英,你放心,这一剑还杀不死你这种长老,我也不想就这么容易杀你,你要死,很容易…”

    手持带血的星昼剑,苏方又看向周围,被吓住的大量高手:“今天谁来阻我,便是自取灭亡!”

    “咻~”

    说完!

    手中那逆天飞剑星昼剑,竟然又脱手而出。

    “防、防御!”

    “攻击,攻击!”

    星昼剑的可怕,周围数十尊高手已被震撼,见到星昼剑消失无踪,他们就乱作一团。

    有的人说是防御,有的人说是攻击…。

    嗤嗤嗤~!

    呼吸间,旁边几尊修士,人头竟被一道极光,斩过脖子。

    极光一过,人头掠起,在半空翻滚,鲜血从无头之躯,迸射而出,血花、血沫、血腥到处都是。

    而且这些被斩掉头颅的强者,可都是达到化羽境极致的巨头,有的实力也接近飞仙境。

    “先退后!”

    这下封仙门真正的高手无法坐得住。

    绝心婆婆与好几尊同样强大的老古董,带着长老立即下令,包围着苏方那些高手,赶紧后撤。

    但已留下的尸体,已有十几具,苏方可毫不留情,既然这些人手中,都沾上他族人与无辜百姓的鲜血,那么还客气作甚?

    “现在才知道跑?你们这些人类,比我妖族还卑鄙!”

    另一尊巨头高手,白灵愤然飞起,喷出那诡异的黑色火炎,追着玄女阁后侧高手不断焚烧。

    凡是碰到一人,立即就被大火包围,防御根本起不到作用,那黑色火炎与仙人一样恐怖。

    “你们就别走了!”

    苏方此刻不是追上去杀人。

    而是一闪,挡在欲飞走的王雨音、萧魅儿等十几尊弟子前方。

    实则苏方要将受了重伤的长孙英抓住,此人该死一百次,一千次,但…他不想萧魅儿就这样消失在眼前。

    王雨音彻底被苏方说震慑身心:“你、你要作甚?”

    “王雨音,你带着你的弟子走吧,魅儿要留下来!”苏方无视王雨音,只有萧魅儿的存在:“魅儿,我知道你无法记起以前的事,但…玄女阁卑鄙行径,他们自己也承认了,就算你不记得我,但你也不应该留在这种门派,继续修行,而且,玄女阁也伤害了你。”

    王雨音挣扎着,颤抖道:“魅儿,我们走,决不能做宗门叛徒!”

    “师姐…”萧魅儿犹豫了。

    “你、你不能做叛徒,我王雨音曾是你的师尊,你如此选择,那我王雨音也成了叛徒。”

    “我、”

    “决不能做叛徒,魅儿,你这样做,就会陷我于不义不忠之地!”

    “啪!”

    结果,王雨音刚说完,一巴掌,一大耳瓜子,扇在她脸上。

    这一巴掌将王雨音扇得眼冒金星,七窍流血,狼狈、痛苦地捂着脸,吓得不敢多看苏方。

    苏方看看右手,这一巴掌…扇的痛快。

    女人,男人断然是不能打女人的。

    但…不知道为何,苏方打完这巴掌,感觉不到一点愧疚,反而是浑身气血通畅,好不舒服。

    立即指着王雨音:“为人师表?你这是为人师表吗?你认为魅儿要将你拖下水?你觉得魅儿就该听你的摆布?到了这种时候,你这个前辈,你这个师傅,还不为魅儿去着想,恨不得马上撇开关系,还未感觉到一丝羞耻?我打你怎样?打你活该,我打你打的舒服,而且我也是替魅儿打你这巴掌。”

    “别打了!”

    魅儿突然来到王雨音前方,默默地摇头:“师姐,不,师傅,多谢你这些年照顾,魅儿不是不跟你去,只是想找回我的过去,宗门与苏方之间的事,刚才一切都明明白白,我不想一辈子浑浑噩噩的活着,也不想被宗门欺瞒一辈子,我只想找个回答,活的明白。”

    王雨音气得冷喝:“萧魅儿…你这样选择,那你从此以后就是我宗门叛徒,将来…再见面你与我就是敌人!”

    苏方不屑:“难道玄女阁真还是这天底下唯一修真之地不成?王雨音,你与玄女阁这些弟子,若能活到现在,那你会知道将来是什么样的场景,滚,别惹我再次出手,不然瞬间将你们拍死!”

    “你、你等着!!!”

    留下不甘与恐惧,王雨音带着十几个弟子,狼狈逃向高空。

    这下这偌大道场,就剩下苏方与萧魅儿,而白灵在上端追杀那些逃窜的玄女阁弟子。

    苏方此时才恢复平常:“魅儿,我会帮你找回过去!”

    “我也想找回过去,若是…你有丝毫隐瞒我的地方,或是利用我的地方,那我会亲自将你斩杀!”萧魅儿满是不近人情。

    “好啊,从上次来玄女阁,亲自听见你那番话,直到今天,我心中一直堵得慌,我就不相信魅儿你能那样对我,现在我就去抓住长孙英、绝心婆婆,让他们当着你面,道出曾经的真相!”

    这一刻,转身之际,苏方就看向上方那封印阵法。

    “所有弟子结印!”

    封印阵法高处,传来绝心婆婆的法令之音。

    她又隔着阵法,好不嚣张:“逆子苏方,你已陷入我宗门阵法,今天你就是长了翅膀,也不可能逃走,老婆子得谢谢你,送上门来,也一并将仙咤之门送给我!”

    “今天我要杀人,你们玄女阁所有弟子都听好,你们的死,是玄女阁高层所掌握,与我苏方无关,今天我只是一个为族人报仇的修士,自古真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苏方大吼一声,立即带着萧魅儿一并来到高空,与白灵碰面。

    不等两人反应。

    上方突然涌出一阵阵寒气,整个结界似乎都成了一道冰墙。

    陡然间,大量冰剑从阵法倒灌刺下,密密麻麻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