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八百六十六章 真正的界主强者
    时间!

    不但为自己,也为了无数强者争取时间。

    尤其…是为了青羽王。

    他再是不凡鹏王,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抗衡融合一国之力的绝世道器。

    如果…。

    不抓住时间杀破神元界,那鹏王就危险了。

    隆隆隆!

    前方!

    星河之中骇然出现大量释放帝王之气的金甲巨人,只见三大王爷,带着大量皇族,至少也有十万人,召集神元界后方周围方阵,浩浩荡荡阻击苏方等杀来的巨头。

    苏方也不客气!

    吸收道器之力,融合周围巨头力量,共同施展圣皇神元经,再配合肉胎神甲,苏方将自己各方能力融合起来。

    “六扇分身!”

    对付无数金甲巨人,苏方对圣皇神元经如此了解,怎没有应对之策?

    他吸收周围法力,最多的还是来自玄黄六道塔两万多尊大妖的力量。

    前方出现六尊千丈高,如宝塔一样的巨人,它们身子是宝塔,因为身段分为六层,一看就是以玄黄六道塔为本源,施展出来的绝世神通。

    这其中还融合飘渺真解、无极道法、圣皇神元经、幻灭火云、天魔解体印诸多神通。

    原来他的实力、能力,已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

    嗤嗤!

    六尊宝塔巨人,又施展出圣尊之拳,在苏方等巨人前方挺进,向那成千上万的金甲巨人,打入漫天拳印。

    双方之间又陷入大爆炸。

    不容苏方等巨头回过神来,一尊尊皇族高手,竟然都是三道天灾的存在,手持法宝,都是达到近乎玄黄六道塔品质的王品法宝,从正面密密麻麻的扑杀而来。

    “等的就是现在!”

    一尊尊巨头,比苏方先人一步,从左右杀出,一个人与皇族几尊高手厮杀在一起。

    苏方目标可不是这些普通对手。

    他在六尊大妖掩护下,在皇族高手冲来的阵营之中,强势杀出一条通道,前方…出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苏方…今天本王要在这里,将你彻底击杀,当年本王大意,让你偷袭得手,失去本尊。”

    中垩央那人,正是北斗大帝,和苏方可以说是老熟人。

    他驾驭皇者之气,周围是两尊王爷,以及更多诸侯、将军,以及皇族之内的一尊尊隐士。

    “北斗大帝…”

    苏方挥挥手:“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也没有资格与我交手,手下败将。”

    “是吗?本尊亲自要将你击杀!”

    “嗡!”

    北斗大帝竟然施展出道器仙芒,而且修为也迈过三道天灾,成为与教主那种修为的存在。

    “有道器又如何?”

    突然,一尊年轻的人物,一样释放皇者之气,突然带着道器玄光,从苏方旁边杀出,打出圣尊之拳,目标就是北斗大帝。

    “你这逆子…”

    北斗大帝也施展出圣尊之拳,杀向出现在前方的苏真化。

    原来,这才是老熟人,昔日太垩子,今日随着苏方杀来神元界。

    轰隆隆!

    一番更加强劲的妖毒,在苏真化后方,随之滚滚而来。

    只见九节地龙与其他大妖配合,此时保护苏方随着妖毒滚滚杀入皇族强者之中,直接越过神元界三大王爷。

    “嘿嘿,北斗老儿,而可不是昔日那个,要看你们脸色的太垩子,我自由了,你才是我的对手!”

    三大王爷赶紧号令高手,吓得色变。

    但是苏真化释放来自道器的神芒,以及其他高手配合,杀得大部分皇族高手都只能留在原地。

    一尊王爷怒吼:“你这逆子找死!”

    “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太垩子,现在我姓苏名真化,苏真化正是我,李兄,缠住这些人!”

    苏真化无比强势,面对大量皇族高手。

    突然他向上端惊呼一声。

    空中突然凭空出现十几头大妖,李浩劫释放道器神威,随着苏真化处于皇族强者的中垩央,钳制上万高手。

    “杀!”

    六尊大妖保护苏方,不断震开一条通道。

    大量皇族强者,或是箭矢轰杀而来,但都被大妖喷射妖毒、各自天赋能力,将大量攻击、强者当空震开。

    乌岭妖王时不时喷射大量石层,阻止各种攻击,也凝结为石刺,如同狂风暴雨杀得没有任何一尊高手,能靠近苏方十丈。

    不远处,在那神元界上方。

    皇气交织,形成一片帝王领域。

    前方星空大面积处于爆炸之中,几尊高手来到神元皇帝面前:“皇帝,对方有上万高手,已冲破三大王爷缔造的方阵,尤其是数十尊厉害人物,随着苏方正杀入前方防御,不出一会…就能杀来!”

    神元皇帝捋了捋胡须:“他们这是要放手一搏……”

    “皇帝,按照之前临时计划,放任敌人冲杀而来,我方无数方阵在两侧等待,如今他们冲入中垩央方阵,我们方周围大量方阵,已堵住后方星河,他们已经陷入我们之前计划的埋伏圈内,四周都是我们的人马,千万之多,他们只有数十人万罢了,还被国器重创,不少失去战斗力!”

    “年轻总是会付出代价的,而且一个个都随五毒教主那般狂妄,毫无忌惮杀冲入我方阵中垩央,想直取本帝头颅?”

    “他们是梦想天开,到最后是黄粱一梦。”

    “本帝身后乃是神元界,千万年,经过一代代皇帝殚精竭虑才有如今壮大局面…立即命令外围方阵,按照计划向中垩央开炮,不用顾忌自己人,尤其大多数不是我皇族血脉,都是招募而来的修士,以及仙鸿界修士,就算有皇族成员,能为捍卫帝国而殁,也是无上荣誉!”

    “属下立即向每一位坐镇外围的将军下令!”

    几尊高手躬身之后,在神元皇帝面前,打出一道道法印。

    神元皇帝又亲自打出一道道特殊黄印,加持在这些法印之中。

    周围不少隐士,纷纷请垩愿:“皇帝,请退入世界壁垒,敌人已陷入包围圈,我皇族高手尽可屠杀!”

    “本帝若不在这里,又何以吸引这些狂徒的注意力?他们之所以不顾一切杀至这里,就是想着斩杀本帝,杀了皇帝,没了界主,神元界也就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你们都不用担心本帝,本帝只是皇族无数皇帝之一,加之世界之内,还有无上仙人坐镇,本帝没有后顾之忧,且…本帝也要让所有人看看,本帝是如何镇垩压这些无知之辈。”

    神元皇帝气势如锋,大手一挥,王座消失。

    他的身上那黄袍,突然化为一件铠甲。

    这铠甲…。

    竟然与那麒麟帝甲一样,是一件道器。

    道器加身之后的神元皇帝,完全取代这片星河所有的气势,他不愧为界主、皇帝。

    这一刻,苏方在六尊大妖释放的妖毒风暴下,已距离神元帝国不到百里。

    几乎也在这时候,神元界周围方阵,突然快速地进行合围,本来就陷入包围的众强者,现在已彻底陷入神元帝国围杀圈内。

    “不用可以拦住他们,你们按照之前计划,慢慢展开包围合杀便可,我们帝国是铜墙铁壁,让他们有来无回!”

    大量皇族高手,正召集人马,杀向苏方等大妖。

    神元皇帝当空挥手,蓦然一笑,脚下突然爆发帝王之气说凝结的仙云。

    仙云,仙芒为主的仙云,让他真如一尊仙人。

    不,他这是修为达到极致,常年吸收大世界资源,练成惊人的仙灵之体,所释放出来的气场。

    “神元皇帝…”

    滚滚而来的是苏方无上雄音,在战场中垩央突然逶迤而来:“今天你我之间,必有一个陨落于此,你有胆,与我一战吗?”

    神元皇帝诧异片刻,在无数目光下,冷冷发笑:“黄口小儿,胆?在本帝这里没有胆量,没有挑战,也没有斗法…只有为保护帝国,杀杀杀!”

    “正合我意!”

    苏方号令六尊大妖不再前进,让他们击杀周围强者,为后方强者保驾护航。

    随之,独自一人迎向那脚踏仙云的神元皇帝。

    施展幻灭火云,背后出现一道火红羽翼,体内气势、封印也在发生改变,神元皇帝有多强大,至少超过仙鸿界主一大截。

    这是一尊…与卓天界主、丰饶陆主处于一个高度的存在。

    百里…。

    不知不觉两大强者距离不到十里。

    神元皇帝果垩然如他所言,此刻突然踩着仙云,虚空一拳,便是浩瀚的拳印长河,滚滚涌去:“看你对我皇族气功无比了解,但本帝不相信,外部修士能将我皇族功法展现出来,圣尊之拳!”

    “好一尊界主,在星河之中,神通只受到一些桎梏…”

    “圣尊之拳!”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攻击,也化为同样拳印长河。

    两片拳法长发在星河之中,如两股骇浪碰撞在一起,都是来自神元帝国的帝王气势。

    “啪…”

    冲击波似两面墙,荡开之后,本产生毁灭可怕的气势。

    正常都会在此时选择避让,等待冲击波威力消失。

    但是神元皇帝,仗着有道器护体,居然连连撕开两道口子,从冲击波一跃而来,并且释放出大面积破碎星爆,要将苏方吞噬在其中。

    太强悍了。

    苏方脚踏火云步,施展火云之翼,全身力量也达到极致,拥有三道天灾无上实力,道器神威也开始爆发。

    也爆发出大面积星爆,并先后方闪开大空挡区域。

    明显在实力上,苏方要弱上一截。

    一大片大爆炸之后,神元皇帝竟然强横地杀至苏方面前。

    “铛!”

    星昼剑及时化为剑影,劈在神元皇帝释放的道器防御上。

    两大强者几乎在星河面对面,双方眼神只有对方惊人气势。

    啪!

    星昼剑下一秒,被道器铠甲释放的防御气势,直接轰杀。

    “死!”

    神元皇帝左手一抓,一股吸力笼罩苏方周围大面积星河,居然抓得苏方朝他飞来。

    右掌五指轰轰作响,化为鹰爪,朝苏方的脑袋抓去。

    这次是真正的界主。

    “世界神相!”

    来自神元皇帝的吸力,实则就是界主能力,释放星河之中,对星河的掌控。

    这一点,苏方自信不比他差多少。

    当即爆发,在对方右手五指抓来三丈前方,及时轰出一道裂痕,苏方趁机闪避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