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血变真身
    堂堂神元皇帝这一击,就如猎鹰扑兔,快而准。

    喀~!

    噗!

    防御本就破碎,新的防御还未坚固,就在这道道器仙芒剑气下,刺得所有防御破碎,剑气一部分力量,刺入苏方胸膛。

    他整个人也随得爪印震开形成的漩涡之中,一下子震飞。

    神元皇帝此时此刻,都是惊人道器与帝王之气交织的帝王气炎,无视一物:“说你死期不远了,你还不信?”

    下一秒。

    苏方勉强随着残余剑势余波,在半空停下,血流不止:“我与好几尊界主交过手…就算是仙鸿界主,也远远不及你如此强大。”

    颤颤说完,他就看向胸膛,居然有一个近乎手指深,拳头大的血洞。

    本应该是剑口,但因为剑气刺入体内就发生爆炸,活活将小小剑口,炸出这么大一个惊人血洞,鲜血咕咕地往外流。

    “你这是何等肉身?居然还能支撑起来,应该…只剩下半条命,不,应该是一命呜呼才对!”神元皇帝一步穿梭而来,掌控着周围金甲巨人领域,十分吃惊的看着苏方。

    “我很少碰到,能将我逼得无计可施的对手,神元皇帝,你乃是我苏方步入大世界,最后一个强敌!”

    “你就是一座高峰,我要逾越你!”

    “你这是小世界的霸主,我要取代你!”

    “完全超越你,我才算是站在小世界巅峰的凡人修士,有此雄心,我苏方未来定是不凡仙人!”

    一句一句,如同虎啸,苏方看上去并不是一尊受重伤的修士。

    反而精神奕奕,矍铄无比。

    神元皇帝豪迈反嘲:“取代我?逾越我?超越我?小子,你实力不凡,本帝也承认,如果不是世界之力,本帝都难以有把握镇垩压你,但偏偏我神元帝国修炼世界无数岁月,又有仙人力量暗中加持,这偏偏是你无法拥有的,故此…注定你今天要躺在这里。”

    “力量…我要力量!”

    再看向神元皇帝,他虎躯一震,又要发动惊人攻击。

    苏方默默地沉淀,与小乾坤仙壶沟通,它没剩多少仙灵之气,如果大量催动,一旦消耗就难以恢复,还需要留着以后去大世界再施展。

    用什么手段…。

    才能抗衡神元皇帝?

    这是苏方此时唯一的念头,唯一的想法。

    他不禁看向后方。

    为了大家,青羽王独自一人,冒着巨大风险,对抗拥有国力催发的星盘仙剑,拖得越久,就算他是鹏王,也有生命危险。

    当年在仙咤之门,他已冒死相救,苏方不想鹏王还有什么意外。

    再看看那些强者,也都陷入无数神元帝国、仙鸿界强者围杀,他若不在此击败神元皇帝,那么损失会越来越严重。

    只有一个选择,不计一切后果打败神元皇帝。

    而…既为了他人,也为了自己。

    打败如此强者,他才能真正笑傲小世界。

    神元皇帝是他在小世界,最后要挑战的高峰。

    “主人,他要杀来了!!!”

    星昼剑与长枪结束一番搏杀,回到苏方周围,徐徐飞舞,时时刻刻提防神元皇帝杀来。

    法宝有灵性,得知主人受伤,肉身受到一次次冲击,需要时间调整。

    “没有选择了…哪怕…坠入魔道,我也在所不惜,人活一世,就是为证明自己,既然活着,我就得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

    “我必须…”

    “争这一口气…”

    意念一动,体内火云灵葫、罗刹玉承瓶等法宝的法力,立即加持肉身,也一并将玄黄六道塔催动到极致。

    神元皇帝与长枪融合,见到苏方一身都是法宝气息,并未动容:“又是本命法宝?你修为如果达到飞仙境,你如果不在本地的桎梏领域之中……但没有如果,这样的你处于劣势,不可能是我对手!”

    “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超越你、打败你……为此,我可以不计一切后果!”

    “本帝就看看你有何等能耐!”

    “魇魔血变…”

    本命法宝以及其他法宝加持之后,苏方处于实力最强状态,不过还未催动两万多尊大妖的力量。

    但他…。

    竟然涌出惊人的魔气,以及阴冥之气。

    然后…皮肤开始出现血斑,以及血纹。

    “魔…你魔道双修?”神元皇帝变了神色:“你这种人…迟早会坠入魔道,成为魔头。”

    “这就是我的选择,能让我强大,对付强敌的力量,我都会使用!”

    苏方当空缓缓地释放魔气,傲视领域,突然从双肩处爆发两道血噗声。

    滋滋滋!

    两根血角…竟然从双肩逆生长而出,如同真魔的魔角,鲜血淋淋。

    “魇魔血变!”

    神元皇帝微微一颤:“原来是魇魔血变,本帝不相信,你一个凡界修士,可以掌握魇魔血变。”

    “你死…我活!”

    血角终于长了出来。

    此时的苏方…一身魔气与真气交融,主要以邪恶阴冥之气为主,感觉有了金刚不坏之身。

    加上本命法宝释放的六层气势,苏方处于魇魔血变下的本命威能状态,这是他第一次大肆施展魇魔血变。

    “就你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想成仙得道?做梦吧,你的人头,本帝要定了,本命神威!”

    神元皇帝也将自身实力,释放到了巅峰。

    长枪与他融合,身上都是一道道枪影交织而出的刚猛气势,加上帝王之气,以及掌握周围的帝王领域,神元皇帝就是无敌的存在。

    “咻咻~”

    杀来了!

    进入本命状态的神元帝国,带着帝王之气,以及掌控神威,双手竟然化为锋利枪尖,头部也顶着无法形容的锋芒,浑身都是枪影弥漫。

    加上…身上还有一件道器铠甲。

    锋芒万丈,也不过分。

    “我要你的命!!!”

    当然!

    看似处于魇魔血变的苏方,不可能是神元皇帝的对手,但有一点,苏方也不知道他真正催动魇魔血变,融合本命法宝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何等惊人地步。

    呼!

    身体一颤,踏得帝王领域颤栗,苏方也一并杀了上去。

    “啪!”

    两人绝世高手,当空一拳,交锋在帝王领域之中。

    突突突!

    撞击冲击波将帝王领域从中切开,然后大面积爆炸。

    星河都随着绞杀出不少黑暗的黑洞裂缝。

    两人仿佛要被吸入黑洞,永远地放逐下去。

    神元皇帝震撼道:“你真能控制魇魔血变的能力?”

    拳头之间,彼此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对方的神力有多恐怖。

    “你说呢?我就用圣尊之拳,将你打败!”

    一番阴冥之气从苏方双臂冲出,交织成无上魔气,又是一拳轰去,乃是惊人魔纹拳印。

    神元皇帝不甘落后,同样是一道圣尊之拳。

    啪!

    又是一次交锋,紧接着,两人施展双臂展开的攻势,就像打桩机,轰轰轰地搏杀而出。

    两人所在上方星河完全被毁灭星河风暴席卷,甚至波及神元界,以及深处战场星空。

    喀喀!

    这种处于巅峰的冲击,竟令苏方、神元皇帝身上防御,同时开始破碎,加上攻击,似乎两人你一拳,我一拳,将对方身体一块块给撕下来。

    “砰…”

    一拳击中苏方破碎的防御,穿透防御,来自神元皇帝的拳头,击中苏方的胸膛。

    然后苏方也是看准对方防御破碎之际,一拳从破碎之中,击中神元皇帝身体,但…却是击中道器铠甲。

    即便如此,神元皇帝肉身也是一颤,他对苏方拳头的神力,感到无法置信,心中试问,还是人吗?

    啪啪!

    双方下一呼吸不到,又是你打我一拳,你打我一拳,近身搏杀到如此惨烈地步。

    神元皇帝虽有道器铠甲,但一一拳拳下去,吐出一口口闷气,然后是闷血。

    然而苏方则是胸膛一次次被轰得出现惊人血痕,也一次次喷血。

    疯了!

    杀疯了!

    一个是公牛,一个是雄狮。

    那双眼吃人的杀意,都没有一丝惧意。

    “噗…”

    神元皇帝又承受苏方一拳,喷出一大口鲜血,反之一拳,击中苏方,发现苏方之前胸膛的血洞,竟然已经愈合了。

    他颤抖摇头:“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魔……是人…还是妖,本帝穿上道器铠甲,居然也比不上你的肉身!”

    “我是苏方,未来掌控神元界的界主,我谁也不是,我就是我自己,神元皇帝…你可别想就此收手!”

    “本帝会收手?哼,本帝有道器!”

    “啪啪!”

    两尊高手一面吐血,身体猛烈颤栗,但还是依旧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

    战斗打到如此激烈程度,仿佛回到最为原始的时代,用最为原始的方式,决出一个胜负。

    神元界下方、周围百万修士,正在保护神元界,也在等候神元皇帝命令。

    他们亲眼见证两人杀至这种局面,身心俱裂,元神颤栗,道心都快在这种压迫下破碎。

    上千次!

    上万次!

    还是…。

    神元皇帝、苏方都没去数过,到底击中对方多少拳,自己挨了多少拳,耗尽一切,咬着牙,最终只有坚持。

    “神元皇帝…胜利者只有我苏方…你近身搏杀,想镇垩压我,不可能…施展世界之力,连合高手对付我,才是上上策,但你偏偏选了下下策,因为我的优势就是肉身!”

    “血变之力!”

    几乎双方气势都消失而去。

    分不出谁能最后胜利这一刻,苏方双肩上的血角,竟然再次滋生,他的身上,被一股血印紧紧缠住,并钻入他的体内。

    “轰!”

    因为他在全力激发魇魔血变的能力,要让肉身处于最强大状态。

    不顾…坠入魔道的危险。

    将所有力量集中在拳头,一拳击向,正好击杀而来的神元皇帝拳头。

    蓬!

    轰!

    拳头强强相撞,可这次,不是处于同个高度,而是苏方那全都是血印交织的右臂拳头,配合一些黑莲血纹,爆发出苏方意志燃烧最巅峰的一拳。

    一拳就将神元皇帝右臂轰得骨折,余威将神元皇帝整个掀翻,震飞数里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