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四十四章 陷入巢穴
    沉浸半天后…。

    终于有洞仙弟子,恢复过来,释放微弱的声音向周围呼唤:“诸位师弟,我们只是暂时中了大妖毒计,宗门高手会来救我们,当然我们也得联手,催动法宝攻击这件道器,打碎道器逃出去!”

    “是,师兄,我们听你的安排!”

    数十尊弟子,即便那些洞仙,也都以那位仙人为主。

    这是一尊二十四五年龄的英俊青年,有如此样貌,如此年轻,又是洞仙境非常厉害的修士。

    此人定是九天星辰宫无数弟子之中,一尊拥有潜力、才华的人物。

    大家在这人号令下,艰难忍住伤势,纷纷靠近中央。

    此人一时间成为众人欲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

    若是等待宗门高手来救…要等多久?

    宗门高手是会来救人,可是大妖若是将法宝,藏入某个地方,或是打入深渊,那么他们…永远都要被桎梏在法宝之中。

    故此目前唯一一个活命办法,就是打碎法宝,靠自己杀出一条生路。

    “运气!”

    男子看向众人,默默地让众人施展九天星辰小相诀。

    虽然受到阵法桎梏,无法发挥真气,但九天星辰小相诀,主修世界之力,这是一种不凡之力,超越绝大多数真气。

    “你们六人过来!”

    大家蓄力,结印之后。

    男子又看向六尊洞仙。

    六人与他来到中央,男子巍然喝道:“刚好我之前学了‘七星诛杀剑阵’,虽然只有皮毛,威力也无穷。”

    “好好,七星诛杀剑阵,可是本宗大神通之一!”六大洞仙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头。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听过七星诛杀剑阵,唯有苏方什么多不知道。

    嗡嗡!

    大约半柱香后,众人将体内真气,都注入中央七人释放的星芒剑气之中,渐渐一层星光结界,在七人周围形成。

    男子微微张开嘴,一道飞剑,竟然在嘴里只有芝麻大小,却释放可怕气势:“我来将所有阵法之力催动道器,一举打碎这件道器!”

    “一群人类,差点就忽略了你们,这点小动作,也想逃出生天?”

    眼看,聚集七尊洞仙,以及数十人力量的阵法,就要催动男子嘴里那道飞剑时。

    却从道器空间上方,陡然传来一股森森喝声。

    簌簌!

    接着!

    大量妖毒…就从众人上方法宝空间,倒灌而下。

    “完、完了…”那尊年轻洞仙仙人,看着妖气倒灌而来,之前那信心与有神的光泽,陡然崩塌、瓦解。

    嗤嗤!

    妖毒在道器、妖阵控制下,如血色之水,瞬间泼在了众人身上。

    霎时掀起一股腐蚀而起的蒸气,每个星辰宫弟子,不管是洞仙还是灵仙、元仙,都被压得躺在妖毒之中。

    真气破碎,防御消失,皮肤、血肉被妖毒腐蚀,任何一个弟子都在痛苦惨叫、挣扎。

    “哈哈,煮熟的鸭子飞不了,本座的妖毒,天下无双,你们这些普通弟子,就是九天星辰宫炮灰,放心,本座可不会轻易杀了你们,好好享受吧!”

    法宝高端那深处,又响起之前那大妖的得意笑声。

    “救、救命!”

    七八十人,躺在妖毒之中,元仙、灵仙无法再忍受痛苦,相互求救,或是看向那几尊洞仙高手。

    洞仙…。

    又如何,洞仙在大世界,只算是一尊高手,超越大世界大部分普通仙人罢了。

    而大妖,估计实力超越了洞仙,故此,几尊洞仙也只能被妖毒腐蚀,无法运气。

    “好惊人的妖毒…”

    他们之中,边缘处。

    苏方也陷入妖毒之中,他的皮肤也被腐蚀,但是比其他腐烂的要慢,只是这样长时间下去,他也无法对抗这股妖毒。

    也算是意料之中,如果大妖没有准备,就将这么多人吸入法宝,难道就没人有人催动手段,打碎法宝吗?

    妖毒,就是大妖早就准备好的手段,在这牢狱一样的法宝空间,对于星辰宫弟子而言,妖毒就是绝命力量。

    苏方能暂时对付妖毒,是因皮肤、真气之中,已开始催动妖气,但也只是微微能抗衡妖毒。

    最快能对付妖毒的办法,除了妖气、纯阳之力,那就是…血鬼真魔。

    刹那间,催动真魔血盘,血鬼真魔从中释放恐怖血毒,通过苏方经脉,扩散至皮肤层,将压制皮肤外层的妖毒,一一点点的吸收。

    如此一来,等于妖毒对付的不是苏方,而是血鬼真魔。

    “嗡…”

    不久,突然一道吸力,以及一抹刺眼光芒,在众人上方陡然出现。

    “不好……”

    苏方不由得刺得眨眼,感觉身体再次失重。

    等下一秒睁开眼,已见到随着众弟子,居然从储物戒离开,在一座巨大妖阵之中坠落。

    一些妖纹封印,如同锁链,等众人还未落地,就将身体缠住。

    就这么呼吸功夫,苏方与众弟子就被封印束缚,随后才砰砰砰坠地,急忙一个个坐起来,看到的是更多九天星辰宫弟子。

    竟…有三百多人。

    几乎都是灵仙,元仙、洞仙只有一部分。

    大家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惊骇与绝望。

    再看向妖阵之外,这里竟是一个洞窟,偌大的洞窟,在一些岩石上,或是站着,或是坐着一尊尊释放妖气的修士。

    他们可不是修士,而是…在大世界脱壳化形的绝世大妖。

    即便有妖阵桎梏,每个人也能味道血腥味,以及一些恶臭味道在洞窟之中漂浮着。

    大妖巢穴。

    完了,这下可真的是完了,一看这些大妖,实力最弱估计都是洞仙,大部分大妖都是非常厉害的。

    “啊!”

    一声凄凉惨叫,突然令众人闪个哆嗦。

    纷纷朝一方看去,在阵法外,一座类似祭台上的岩石上,一尊妖艳的红衣女子,竟然将一个星辰宫弟子,脑袋活活地撬开,头骨一片片扒开。

    对着蠕动的大脑,一口吸了进去。

    接着那个弟子的身体,一切也从头骨冒出来,心脏、脾肺、肠子……都被红衣女子开始吸入肚子里。

    半个时辰不到,就剩下一具皮囊。

    “哈哈,吃他们就太便宜了,这些星辰宫弟子,常年在雪地将我们当做畜生!”

    突然!

    走了一尊非常壮硕,超过两米的男子走来,他的下巴非常尖,眼睛细小,不像一般人类。

    嗤嗤!

    他突然虚空一抓,无数妖气所化的燃烧鞭子,随着他冷笑之后,朝妖阵之内扬了进来。

    “别下手重了!”

    “大王有令,这些人最好拿来修行,杀了就可惜了,九天星辰宫对我妖族太过分,白白杀了,也就便宜了他们!”

    “我们要让九天星辰宫知道妖族不是好欺负的!”

    周围那些大妖让这尊高手适可而止。

    可刚说完,一道道火焰鞭子,就抽打在了数百弟子身上,连苏方也没能幸免,一个个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嗷嗷挣扎。

    折磨好一阵,才大妖才索然无味离去。

    接着又有几人被抓出去,在众人面前,被一尊尊大妖或是生生吸食,或是拍成肉泥,吸入了体内。

    这样下去,数百弟子,估计活不到几年,都要被吃掉。

    等待下去时,苏方大概知道这里有多少大妖,估计有近五十尊大妖,重要的是,有不少大妖,似乎都不是从迷幻雪地逃出来的。

    只有其中一部分,来自雪地。

    让苏方至少可以确定一点,这里不是…迷幻雪地,没有寒气,只有冷寂虚空之力。

    大约半个月后,又有几人在众人面前,被大妖活活杀死。

    也就在此时…数百弟子之中,那些洞仙弟子开始又一次暗中准备,要袭击妖阵,并传音给每一个弟子,一旦打碎妖阵,众人就朝地方逃跑,逃出洞窟就向宗门求救。

    足足三天之后,妖阵之中每个弟子,都盘坐起来。

    “倏!”

    中央处,一道纹符,突然间震碎封印力量,争鸣而起,逆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妖阵。

    “那不是道器…而是星辰宫某一种高手凝结的纹符…”

    苏方见到,心中大吃一惊,看来这些弟子之中,有人是来自九天星辰宫不凡高手座下,得到如此符箓,可以在这种关头起到保命作用。

    轰~。

    妖阵顿时发生大爆炸,一时间崩塌、破碎。

    哗哗哗!

    随着妖阵消失,没有桎梏威能,数百弟子虽也被封印缠住,可也能释放一些真气,纷纷逃向周围。

    “噗噗!”

    一尊尊大妖也被惊醒,它们从周围突然跃来,一挥手,或是喷出一口妖气,就能轰杀好几人。

    “咻!”

    苏方运用十几尊奴隶力量,施展本命法宝,来到人潮之中,将身上封印震碎,然后一步就来到一个洞窟,有几尊洞仙弟子已逃了进去。

    他释放星昼剑,也急忙逃出去。

    至于大部分弟子,能逃出去就要看运气,不是每个灵仙,每个元仙,都能将身上封印挣扎。

    “簌簌簌!”

    洞窟深处到处都是妖气纵横,寒风卷来,将气场一次次撕裂,就算是洞仙,也受到桎梏,但他们整体是要超过苏方无数倍。

    渐渐苏方也被甩在后方,如今生死逃命,各自求命,没人帮得了苏方,他也同样帮不了他人。

    “轰隆~”

    正见不到前方洞仙影子时,似乎这些高手触动了阵法,刹那间,前方涌来无法形容的妖火大爆炸。

    呼!

    容不得苏方反应,就被涌来的爆炸火焰吞没。

    噗!

    在火焰之中翻滚,大量碎石也砸在他身上,连连喷血。

    还担心被掩埋。

    突然,那几尊洞仙挣扎着,也被卷了过来。

    他们驾驭法宝,对付一道锋利大爪印,法宝与爪印在火焰之中,杀得乒乒乓乓作响。

    洞仙与那爪印交手,反而为苏方阻挡部分火焰气势,他一个趔趄站起来:“要逃出大妖巢穴果然不简单,即便这些弟子再不凡,可大妖也早早埋伏在深处…又中了陷阱…”

    抹了抹鲜血,那几尊洞仙也见到了他,都非常意外,在这种大妖攻击下,一个元仙还能活下来。

    “有趣!真是有趣,听闻九天星辰宫弟子都厉害,果然不错,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一个妖艳女子的冷笑声,咯咯地从周围突然覆盖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