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妖的世界
    陷入来自蝶衣衣道域之中,令苏方也没有任何想逃出去的念头。

    蝶衣衣太强大了,刚才那随意一招,就在虚空之中爆发,远远超越了洞仙。

    索性盘坐下来,看样子蝶衣衣应该不是杀他。

    可难不难为,就说不定了。

    等待之中,实在无聊,就与罗在血玉之中交流。

    聊到之前一幕,罗仄仄笑道:“这道域的确是你无法击碎的,在大世界,这尊妖怪,也算是一方强者。”

    “你可看出那蝶衣衣,是什么妖怪?”苏方忍不住好奇。

    “这个…你自己会知道的,你不是桎梏了猪玛王与鹏族鹏妖吗?这两头妖怪将来若是成长起来,也非常不凡,远古那时候,猪玛帝国乃是妖族之中,最为强大的一族存在,而鹏族,更加是王者之族。”

    “它们要强大,也要等我强大起来…”

    “所以你现在目标,就以追赶那赤炎紫为主。”

    “怎么,那赤炎紫还入得了你的法眼?”

    “在偌大仙穹,赤炎紫怎么来形容…不算太少,也不算太多,我注意他,是因为此人身上有一些应劫者的气息,这种气息,在你身上,或是我的元神之中,多少有一些。”

    “赤炎紫也是应劫者?不会吧,他修真…估计有数万年,而天上异变,也才不到千年。”

    “你忘记了,他如你我一样,都是在异变时,得到应劫者力量,不知道为何…似乎应劫者之间也有一种…命运气息,你以后最好和那赤炎紫成为朋友,说必定对你未来有好处。”

    “那我现在…就只有等着…”

    “最好等着,你又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等等吧,我看这只小妖,也不会杀害你。”

    “她还是小妖啊…分明就是老妖。”

    “在我眼中,就算九天星辰宫都是晚辈…”

    “好吧…”

    就这样聊着,不知不觉,应该过去几天。

    妖气道域突然消失。

    苏方感受到变化,立即起身,就发现面前、周围…竟然出现一尊尊化为本尊的大妖。

    刚看第一眼,还以为是倒影,是看花了眼。

    但道域彻底消失之后,他便置身在一个大地深处洞窟之中,数十头大妖,过半都是本尊,也有一部分化为人形盘坐在周围。

    这分明就是大妖巢穴。

    “你还看?还不快拜见大王!”这时候,将苏方桎梏的那位黄月娘娘忽然在一侧娇媚喝道。

    猛地转身,才见到蝶衣衣坐在前方那高台宝座之上,周围还有好几尊化为人形,没有多少妖气的修士。

    至于桎梏他的黄月娘娘,似乎还不是这里最强大的存在。

    蝶衣衣旁边几尊修士,都是男子,大多都是三十岁上下,还有一个共同特征,都是样貌英俊,仪表堂堂。

    再细细感应,这里只有极少一部分大妖,蕴含了九天星辰宫真气,显然这里其他大妖,都不是从迷幻雪地逃出来的。

    黄月娘娘突然向蝶衣衣行礼:“大王,我们现在人手太少,若真要发展一方势力,还需要壮大自己。”

    “刚才本王与大家已决定,过些时候去攻打‘黑煞崖’,那里有不少实力不错的大妖。”

    “黑煞崖?”

    苏方愣愣神,他对这个地方有印象,是距离九天星辰宫非常遥远,要靠近元禄大世界一处虚空之中位置大陆。

    之所以他听过,是因黑煞崖乃是妖族势力,听闻由一尊非常彪悍的大妖掌控,麾下还网络不少大妖。

    九天星辰宫虽然强大,可没去招惹这种妖族势力,不过星辰宫要巩固一方霸主地位,多少对这些势力都有过打算。

    “有大王在,我们必然能夺下黑煞崖!”周围有一尊大妖,向蝶衣衣躬身。

    “那是,我们大王被镇压十万年,十万年前就已经搅得九天星辰宫束手无策,而那黑煞崖还只能躲着九天星辰宫锋芒。”

    “夺下黑煞崖!”

    “占夺它们的一切资源,宝藏。”

    就是蝶衣衣身边几尊厉害大妖,也迫不及待要杀人的样子。

    蝶衣衣却看向黄月娘娘:“拿出一些星辰宫弟子,给大家修行。”

    那黄月娘娘倒是速度非常快,呼呼闪过,便给好几尊大妖各自留下一尊星辰宫弟子。

    见到这些弟子一个个等死,要活活被大妖炼化,吞食,此时苏方多少有一点恻隐之心。

    这一刻,罗突然说道:“千万别动摇…”

    “我是人类…见到同族被杀…”但苏方这一次,却有些反驳罗。

    “不是人类不人类的问题…”

    罗声色突然萧冷,很是严肃:“若想救人,你就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重量,你扪心自问,你有这个实力?”

    如此赤裸裸的问题,苏方无处安放:“没有…”

    他只有正面面对这个问题。

    “你没有,那你想着救人,有此念头,就是在白白消耗精力,动摇道心,你所见到的这一幕,就是天地法则,自然法则,优胜劣汰,当人类看到一只蚂蚁,还不是一脚踩死,有人去可怜蚂蚁吗?”

    “修仙者若是不抱着执念,何以走到最后?自古以来,能成为真正的强大仙帝者,那都是道心坚固之辈。”

    苏方听后,很想扪心自问,看向血色牢狱之中的罗:“那我应该…心如铁石?”

    罗旋即回应:“那倒不必,分情况,看时候,若有能力,当然出手,若没有实力,人无法救到,反而也将自己搭进去,记得…有一次,有大量人类被魔族抓去,有一股正道修士看到,便追去营救!”

    又问:“后来…是不是人没救到,反而都被魔族所杀?”

    “与你想的差不多,杀的少,但大部分…都被魔族镇压,也成了奴隶,你现在明白了吧?”

    “是,我依然走我自己的路,但也得尽力而为,不能…不知轻重去自寻烦恼,反而害了自己。”

    终于,苏方突然静下来,感觉到一身气息又恢复以前的畅流状态。

    此时也听见不少星辰宫弟子,被活活撕碎。

    有的…还在祈求、无助的眼神向他求救。

    可…。

    这就是赤裸裸的自然法则,弱者,就是食物,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然后被强者吃掉。

    即便得到罗一番解惑,此时此刻,他还是多少有些受到冲击。

    不到一会,再没有一个活口,空气之中只有鲜血。

    “小子你倒是不一般!”

    突然,坐在宝座之上的蝶衣衣,带着难以揣测的笑容,从高处盯着苏方。

    苏方感觉不安:“前辈,我这骨架,身板…入不了你的眼吧?就让晚辈回到星辰宫,也好为傲天长老带话,给前辈跑腿!”

    蝶衣衣含笑:“跑腿什么的,倒是还需要你走一趟…我问你,傲天是不是给了你三道玄剑符箓?”

    “是,是,说是…要收晚辈为弟子,可后来晚辈未能如愿,成为傲天长老弟子,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给我三道玄剑符箓。”

    “那是他要谢谢你,他知道上次进入雪地,来到本王镇压之地,喜欢上那三道封印玄剑,才在事后成全你。”

    “谢谢我?”

    “当然要谢你,不但是他要谢你,我也要谢你,否则不是因为你…本王能逃出迷幻雪地吗?”

    这令苏方眉头一皱:““那我就不明白…”

    蝶衣衣忽然从眼瞳透出一道气势,苏方就从下方十丈远,一下子出现在高台,几乎就在蝶衣衣面前。

    也在…旁边几尊高手面前。

    蝶衣衣凝着气问:“你是不明白为何堂堂长老,非要帮助我一个,被星辰宫镇压的大妖吧?”

    “前辈…明鉴!”哆嗦着,是苏方内心在不安,毕竟如此距离面对一尊尊大妖。

    蝶衣衣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原因就不用你知道,只需要明白…这是他傲天欠我的,他自当偿还,而且一辈子也无法偿还,我看傲天对你,不仅仅是要谢谢你,也看中你的潜力,你这小子…有才,还真是有才。”

    “晚辈只是无意…将前辈放了出来…”立即解释,苏方可不想真留在这大妖世界。

    “当初你进入那封印之地,我就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你进入那一刻,在遥远星辰宫的傲天,也自然第一眼看到了你,估计也与我一样,看到你是如何进入封印,如何驾驭内部封印之力。”

    “你…应该体内有一件,或是某一种…可以快速掌控世界之力的手段吧?若不然,你一个普通仙人,就算身上有几分星辰宫真气,也不可能踏入那里,十万年来,也有一些星辰宫弟子发现封印,也有弟子尝试进去,或是盗取封印之力,可从没有一个人做到,那些弟子都比实力强大百倍、千倍甚至万倍。”

    “傲天…他可是十万年前,就名震八方的绝世强者,他的封印,岂是星辰宫那些弟子可以解开的?”

    分析太精辟,令苏方竟哑口无言:“我…”

    蝶衣衣端直那婀娜秀体:“本王也不会觊觎你的秘密,我说过,得谢谢你,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培养你,等你强大起来,以后就好好活着,当我与傲天之间的见证者,见证十万年前、十万年后,究竟该如何收场。”

    见证?

    不明白,真不明白蝶衣衣、傲天长恨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培养?

    重点是这两个字,突然苏方感觉自己走的不是霉运,而是好运,真难以说清楚接下来会有何等运气。

    让一尊大妖带着苏方来到一处洞穴。

    洞穴被妖阵封印,虽然强大,但苏方还是有一点把握破阵而出,不过想想这里,还是作罢,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他这一等,就是半年,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无奈之下,就在洞穴之中修行,希望可以突破四道境,踏入元仙五道境,最好也多修成一条阳脉。

    就在苏方陷入蝶衣衣掌控之下,处于未知某个物质世界的时候,在另一方世界,却有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九天星辰宫,皇甫主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