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四十九章 黑煞崖
    妖气散开,苏方的视线也才随之打开。

    已不是洞窟深处妖气结界,周围又是荒寂无边虚空世界。

    蝶衣衣依旧是一身白衣,几尊高手在附近等待,然后从周围飞来五十多尊修士,实则都是大妖。

    包括黄月娘娘在内所有大妖,齐齐地向蝶衣衣行礼:“恭喜大王恢复实力!”

    “九天星辰宫十万年前,为镇压本王,多少高手出面,但好在今天终于打碎封印,本王恢复当年实力,第一个拿下的就是黑煞崖!”

    蝶衣衣一声喝下,其中一尊大妖,化为一头黑鹰。

    这可比苏方宝塔内的黑煞大王厉害万倍。

    黑鹰近乎百丈,实力远超过白灵、不死股、青羽王,在虚空展开,一尊尊高手落在背上。

    羽翼扑开,刹那如同一卷流星,划破虚空,向那深处遁去。

    苏方站在蝶衣衣旁边,周围一尊尊大妖也如石像,一动不动,随着巨鹰奇快速度穿过更多虚空。

    “罗…”

    就就过去,突然,苏方感觉自己在这一刻,有一种真正习惯、接受大世界的不同感受,一道阳仙来到血玉:“命运,我真信它的存在。”

    “怎么了?我看你年轻,什么都不信,就信自己,难得还有让你相信的东西!”被禁锢在血玉之中的罗,闪烁着好奇目光。

    “在迷幻雪地,先后两次遇到大妖蝶衣衣,尤其是这一回,蝶衣衣逃出雪地,身上还有一部分封印桎梏,然后我执行任务来到雪地,被其麾下大妖抓住,险些丢掉小命,但又遇到蝶衣衣,并且通过我是九天星辰宫弟子,最终助她打碎体内封印。”

    “的确是命运,冥冥之中,不会让你白白遇到一个人,尤其是三番五次还有接触的人或是事情。”罗道:“蝶衣衣被九天星辰宫镇压,后来逃出雪地,但体内有封印,如果不是遇到你,至少也要数百年才能真正恢复自由,可却偏偏遇到你,这不是命运么?她也抓住不少九天星辰宫弟子,估计其中深意,是也想着利用星辰宫弟子,助她恢复自由,但估计难以难成功,直到你出现。”

    一个疑惑,突然袭入心间:“如此说来,万一天道…若是天道让我走向一条死胡同,莫非我也要按照命运,去寻死不成?”

    “世间没有一成不变,你看那溪水,没有轨迹地穿山越岭,可是最终,还不是汇入海洋,世间万灵估计都如那溪水,最终会走向一个由命运所指引的终点,其实你这种想法,我曾也有过…”

    “感受到命运,我反而觉得它非常可怕!”

    “当然可怕,谁都不想自己被安排,被规划,实则打破命运,以及天道,就是所为的‘逆’!”

    “逆!”

    “一个字,就可以解释何为修真,我们修真者,从远古凡人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经过一代代先祖逆天修行,才有如今修真文明,我们已经走在一天与命运、天道抗衡之路,只是到了后来,修真成为自然,也就没有修士,去想过为何要修真,何为求真。这不是你我聊聊天,就能明白的,要真正改变命运轨迹,就得敢于挑战所为的不可能,我曾没有做到,也没有勇气去做,我希望如果我能活下来,定要走一条不凡之路,你也应当如此。”

    “罗,我会想办法,为你找到其他血玉,助你恢复自由,你只是肉身与元神被分开镇压,又未陨落,只要让肉身、元神融合便可恢复自由。”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原谅我坦白,这不是打击你,就算你强大万倍,成为傲天长恨那种强者,也无法救我出来。”

    “但我…可以为你收集,找到其他血玉!”

    “这个倒是可行,不过我也不知道其他血玉落在何处,只有靠近一些,或是找到大部分血玉,我才能感应剩余血玉。”

    “要靠多近,才能感应到另一块血玉?”

    “一个仙界,但不是大世界,就像灵陆仙界那种存在,在大世界内部两个仙界的距离,我便可感应到血玉存在。”

    “好,那就一言为定,助你恢复自由,也算是我修行之路,如此不可能,我也要做到逆天而行。”

    两人在大妖阵营,以及冷冰冰的荒寂虚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若无旁人的聊天。

    时间飞速流逝,起初很慢,可渐渐看见的都是虚无世界,也就都屏气凝神,静静等待。

    途中遇到一些可怕星云,以及一些气流。

    星云为何可怕?

    有的星云可不普通,它们在移动时,若是加快速度,会将其中物质,直接碾碎,就像镜月荒地那种空间气流。

    还好众大妖实力很强大,对虚空也很了解,大妖比人类在虚空生活的时间更多,它们以肉身天赋优势,完全可以在虚空之中生存。

    大约两年后,几乎要靠近元禄大世界。

    渐渐进入一些面积不小的破碎物质虚空。

    来到这里,黑影巨大身体无法随意御空,就化为人类,以蝶衣衣为主,众人悄无声息飞入这片虚空。

    当来到深处时,一股急速撕裂的虚空气流,将众高手阻挡在各种物质之中,那气流深处有更多更大的破碎物质。

    看来这气流不简单,苏方仔细一看,无意见到一块十余丈大的碎石被吸入了气流,结果几下就被撕成了颗粒,颗粒又化为了齑粉。

    这就是域外虚空的恐怖之处。

    幸好大妖对环境很是熟悉,几尊大妖立即对着气流,逆着方向开始喷出一股股妖风,如此来令气流速度放慢。

    真不容易,这片气流面积太惊人,好久之后,才终于让气流慢下来,蝶衣衣一卷,数十尊大妖在桎梏之下,穿过气流。

    这一瞬间,众人都能感应到气流整体,在以非常恐怖力道,攻击蝶衣衣的掌控空间。

    还好蝶衣衣太强大,几乎震荡几下,就已穿过气流。

    刚来到深处,忽然每尊大妖都停止呼吸。

    原来,从另一侧,正好有几尊化为本尊的大妖,徐徐地飞过高空。

    “这些都是黑煞崖大妖,在外围巡逻…”黄月娘娘传音道。

    等几头大妖飞入另一侧,众人再一次向深处,穿过大量体积不小的物质大山。

    尤其在更深处时,应该因为虚空运动,让各种物质碎片都堆砌起来,这一幕对苏方也不陌生,在域外虚空世界哪里都有这种废墟累积成的物质。

    几乎形成一块废墟大陆。

    大家飞入这片废墟,就感觉到一股桎梏自然之力,压得众人速度慢下来,而且高空气流时不时加速,无法预料,若是在高空遇到气流卷过,只有死路一条,大妖也不是那气流对手。

    成片碎片、颗粒,也会随着气流大面积形成尘爆,各种自然威胁无处不在。

    甚至也有一些风暴,击中废墟,轰杀出一个大天坑。

    苏方这下知道曾经遇到过的那些峡谷、天坑,是怎么形成的。

    “看,黑煞崖,大王!”

    蓦然间,队伍速度慢下来。

    听到一尊大妖说完,苏方朝前方看去,居然在那一片尘埃漂浮的雾气之中,有一条断裂天堑,天堑很是突兀地形成一面无法形容的悬崖。

    黑煞崖。

    悬崖所在周围不是雾气,就是一些灰色雾气,这估计不是雾气,而是大量尘埃漂浮在黑煞崖周围。

    只是看一眼,苏方就以肉眼,见到大量妖气从黑煞崖渗透出来。

    好一处大妖巢穴。

    在小世界,大世界,估计这是苏方见到真正一处,属于大妖栖息的巢穴。

    黑煞崖近在眼前,五十多尊大妖齐齐看向蝶衣衣:“大王!”

    一股五彩妖气,在蝶衣衣周围形成,凝结为一座五彩宝座:“上前叫阵!”

    “就这种手段?”

    听得苏方直呼难以置信,就这么杀上黑煞崖?

    换做他,肯定想尽办法,让自己一方减少损失,最快夺取目标。

    但换个角度来看,以蝶衣衣修为,实力,何以用计谋?她这种实力,直接可以碾压对手。

    “呼呼呼!”

    随着一尊大妖当空高呼几句。

    顿时从那黑煞崖卷出一股股妖风,妖云,黑烟。

    妖!

    这才是妖的世界,苏方真是大开眼界。

    然后是战鼓齐鸣,从那妖云、妖烟、妖风之中,赫然出现数以百计的妖怪,估计有几千,大部分都是本尊,只有一部分是人形模样。

    一些大妖举着大旗,有的大妖擂动大鼓,有的大妖吹动长角,脚踏那满天地的妖云,就像都是大妖军队,要将万物踏平,吞噬河山。

    黄月娘娘莺莺的道:“这是…唱大戏吗?咯咯!”

    对方也开始叫阵:“谁敢叫阵?这里是黑蟒大王地盘,哪来的一群散妖?速速离去,免得白白送死!”

    蝶衣衣坐在五彩宝座之上,突然看向周围大妖:“费什么话,小的们,杀杀杀,任何宝物,谁有能力掠夺到手,那就是谁的,不用上交本王!”

    嗷嗷!

    嗷嗷!

    五十多尊人类模样的大妖,还是以人类模样冲出,却如大妖一样森森仰天叫唤,直接就冲向那正在叫阵的黑煞崖近千大妖。

    “有实力就是好…”这是赤裸裸的无视,苏方余光一瞥,发现蝶衣衣早就失去耐心,想尽快夺下黑煞崖。

    她那眼瞳,虽有急迫,却未有半分怒气。

    这才是强者该有的气魄。

    再一看前方,双方已杀在一起,数十尊大妖陷入了围杀之中,看起来根本不是黑煞崖对手。

    不过这些大妖都未施展真正手段,而且一道道攻击,很快就杀出一方方血路。

    那就是一群土鸡瓦狗啊。

    当然是遇到了真正对手,才显得不堪一击,就算剑武山庄杀来,也不一定能如此轻松压制大妖。

    蝶衣衣收起五彩宝座,如一个少女般,静静地漂浮着,看不出是一尊绝世大妖:“走,我们进去深处,会会那个黑蟒大王!”

    “听前辈的…”

    会会黑蟒大王?

    能建立黑煞崖,必然是一尊绝世大妖。

    怎么说的如此轻松?

    且眨眼间,苏方就发现自己看不到任何东西,眼前就是一片扭曲黑色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