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收拾蛤蟆
    “剑、飞剑!”

    见到那血舌,苏方才猛然记起,当年与蛤蟆老仙一战。

    那蛤蟆老仙的神通,能力,不单单是速度、剧毒…还有就是舌头,如同飞剑一样锋利而迅猛。

    “哈哈,看到了吧?本王的能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蛤蟆青年此时恶心到了极致。

    就像吃苍蝇的蜥蜴。

    妖气之下,那乌岭妖王向苏方呼道:“主人,你速速逃走,莫顾属下!”

    “你别担心,我虽不是蛤蟆怪物对手,但是我有不少它也忌惮的手段,今天大不了在这里放手一搏,而且…你知道我还有击杀强者的一些手段,对了,你也要配合我,一道联手对付这头大妖!”

    “主人下令便是!”

    苏方与乌岭妖王在这危险气氛下,交流了一会,苏方就将一道土系神威,通过世界之力,悄悄释放而出,涌入那乌岭妖王。

    估计壁穴之外的蛤蟆怪物,也未将乌岭妖王放在眼里,仅仅以它释放出的妖气,就能镇压乌岭妖王。

    “咻~”

    蛤蟆怪物慢慢悠悠地张嘴一吞,那血舌竟就无限制地飞射而来,就像是蛤蟆老怪吐出的一道血色飞剑。

    “血毒!!!”

    看准机会,呼吸间,看着血舌杀来,苏方突然释放出燃烧火云,以及如云一样覆盖而来的血毒。

    “兹兹!”

    血舌顿时陷入了火云,以及血毒之中。

    被血毒腐蚀周围气息,果真影响到血舌攻势,速度也慢下来,但还是像有生命似的怪物,强行撕开血毒,朝苏方钻来。

    “兹兹!”

    而且突然速度加快,苏方眼瞳收缩,身子一抖,赶紧后退。

    蓬!

    可那血舌还是在这一刻,如同飞剑,击中了苏方后背,将他整个人震得与壁穴岩石撞击。

    喀~喀喀。

    等他稳住身体时,身上出现了破碎声。

    一看,是银月仙甲破碎的声音,原来这仙甲竟有了不少裂痕,再看向那血舌,苏方实实在在知道蛤蟆大妖有多恐怖。

    “哼!”

    抓出一道无情剑谍的飞剑,施展火云之翼,继续喷射血毒。

    “还很厉害,没被本王刺破肉身,原来有一件仙甲护身,可惜,这种低级仙甲,不是本王对手,你就认命吧!”

    蛤蟆怪物就在此时,突然也一步闪入了石穴,然后速度就慢下来,漂浮在乌岭妖王上方,脚踏妖气,直面与苏方在阴森森的壁穴面对面。

    苏方内心森森呼着寒气:“我可不会老实认命,来呀,看我把你舌头削下来做凉拌菜!”

    “咻~”

    血舌又开始蠕动,这一次不同上次,血舌滴着一滴滴恐怖的毒液,原来蛤蟆怪物是要用剧毒与血舌配合,来对付苏方。

    用毒?苏方还怕它不成。

    “嗖!”

    苏方真是要施展所有手段,连血鬼真魔…不,是蜕变成食鬼的鬼鬼,从他身体剥离而出。

    蛤蟆怪物一惊:“这是什么怪物?还是魔道邪物?”

    “你用毒,我也用毒,公平吧?”苏方说完,食鬼就涌出惊人血毒,释放进入这片壁穴之中。

    “找死,一个低级存在!”

    那蛤蟆怪物狂暴地一颤,然后血舌就如飞剑,咻咻咻地穿杀而来。

    他自身也不断催动妖气,将周围血毒震开,一点点地逼近苏方。

    “嗤嗤嗤!”

    无情剑谍一道飞剑在苏方催动下,斩出一道道燃烧火云剑气。

    啪啪啪!

    火云剑气快准杀在血舌上,但不是被剧毒腐蚀,开始融化,就是被血舌震碎。

    想不到上品道器,加上苏方一身实力,都不是蛤蟆怪物一根舌头的对手。

    这就是境界相差带来的惊人差距,如果苏方是一尊灵仙,就可以多少阻挡血舌,如果是一尊洞仙,那么蛤蟆怪物的血舌,就要真成下酒菜了。

    逼得苏方没有选择,施展浑身解数都无法阻止血舌杀来。

    还好食鬼的剧毒,在此时从嘴里释放出来,更加厉害,能将血舌涌来的毒气阻挡。

    “咻咻咻!”

    血舌不怕食鬼血毒,毕竟气势远超过食鬼,依然强悍朝苏方杀来。

    “没办法了…只有再次催动无情剑谍,哼哼…一旦催动,一身真气就要消耗大半…”

    搏一搏!

    得拼命!

    咬着这股劲头,苏方刹那间下了决定,在体内催动玄黄六道塔,呈现出本命状态,让十四尊奴隶的力量,统统加持在本命状态下的肉身之中。

    此时,他的实力立即迈过元仙,达到灵仙。

    而且还是达到灵仙巅峰,近乎洞仙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现在拥有了近乎洞仙的实力。

    这就是玄黄六道塔、这就是本命法宝、以及镇压奴隶带来的恐怖力量,也是苏方真正实力。

    “啪嗒~”

    仅仅这么呼吸功夫。

    殊不知…。

    蛤蟆怪物的血舌,就如电光火石,震开食鬼释放的血毒,以鲸吞鱼虾之势,将苏方一下子包裹起来。

    缠得紧紧的,妖毒、妖气、血舌的巨力,这一刻纷纷都朝苏方压迫而来。

    蛤蟆怪物咧嘴笑道:“哈哈,本王说了,你这个元仙敢无视本王,就是死路一条,这下信了吧?本王乃是这片荒泽,最为厉害的存在。”

    “你…你这只蛤蟆,小爷不会放过你,这口恶气定会找你讨回来…”被血舌桎梏,苏方还在向蛤蟆怪叫嚣。

    血舌突然哗哗地桎梏苏方,朝蛤蟆怪卷去。

    “本命神威,无情剑谍!”

    来到一半距离时,苏方突然从嘴里喷出一个一尺长的剑谍。

    “法宝么?”大妖还未意识到什么。

    剑谍嗤嗤地穿过妖气,杀向蛤蟆怪物。

    蛤蟆青年似乎并未放在眼里,当然也不会嚣张到让法宝攻击肉身的程度,一掌拍出腾腾妖气,朝剑谍轰去。

    蓬!

    妖气集中剑谍,几乎要将剑谍掀翻。

    但就在这一刻,剑谍突然嗡嗡地爆发出刺眼剑光。

    咻咻咻!

    一把把无情剑谍之中的飞剑,从耀眼剑光之中爆发,在苏方与蛤蟆怪物的相持中央,以无与伦比的剑气爆炸气势,一下子覆盖了血舌,然后掀起的毁灭剑势,也将周围壁穴给轰得一片大震动,许多岩石开始崩塌。

    因为空间太狭窄,爆炸与崩塌来的太快,蛤蟆怪物与苏方都陷入了这片大崩塌之中。

    “轰~”

    一块块落石,砸在了苏方身上。

    感觉陷入了石堆之中,等这一次猛烈崩塌结束,苏方听见了银月仙甲彻底的破碎声音。

    他自己已是重伤累累,头晕目眩,大口喷着鲜血,然后意念一动,大量银色碎片,在他面前出现。

    再看他自己,半截身子都陷入乱石之中。

    还处于大面积崩塌中的前方尘埃,竟然一道妖火燃烧地靠近而来:“可恶,本王从未在一个人类手中,吃过如此大亏,耻辱,这是本王最大的耻辱!”

    “滋滋滋!”

    妖火一步步推进…。

    不再是人形的蛤蟆大妖,带着妖火,身上也有不少血迹,一步步地在废墟之中走来,壮硕身体还时不时与周围壁穴摩擦。

    而它的妖火,一碰到周围岩石,只要是拳头大小的,瞬间被妖火燃烧,且被碾成齑粉,可见大妖此时有多强大、愤怒。

    就这气势,一旦罩住苏方,他就瞬间化为肉泥。

    苏方仿佛看到,自己就要死在妖气之下,不过却暗中结印:“白姐…”

    “本王要将你桎梏,炼化成人类掌握的奴隶…”蛤蟆怪物如一座山,笨重地前进而来,距离苏方也就五丈,但是妖气已经来到苏方一丈前方。

    他看到妖火下的岩石,都在不断焚烧,破碎,如此坚固的岩石都在化为尘埃,他一个肉身之躯,能经受得住么?

    “突~”

    大妖后方,突然似乎出现又一次崩塌。

    但…。

    苏方双眼一颤,就看到蛤蟆怪物,突然被什么巨物,或是巨力,击中身后,将它活活震起。

    “白姐,做的好,别让它离开这壁穴之中,这里可以限制它的自由,如此它速度就无法施展!”

    “嘻嘻,好的,老弟你要快点!”

    “混元圣境!”

    随着蛤蟆怪物被震得腾空而起,自然是被藏入乌岭妖王体内的白灵,出其不意施展混乱之戒偷袭得手。

    他立即从嘴里,喷射出一面古镜。

    借着双手吃力地抓住古镜,用力注入九阳真气。

    倏~~~。

    一道如烈日光芒一样的红芒,破镜而出,在蛤蟆怪物都来不及反应时,就被红芒罩住。

    成了!

    苏方咬咬牙,很想大叫发泄一声,可身体几乎都破碎,又一次陷入重伤,只是没有上次那般恐怖,至少现在可以施展一部分力量。

    “啪!”

    一道白影从无法动弹蛤蟆怪后方掠过,一个气不过,便喷出一口混乱之力,趁机教训蛤蟆怪。

    白灵与乌岭妖王一同出现,出了几口恶气,便赶来苏方一侧,小心将苏方从岩石堆里爬出来。

    食鬼也血肉模糊,没有骨架似的爬出来。

    “仙丹!”

    苏方第一时间,不是镇压蛤蟆怪,而是给自己吞噬丹药,也给了食鬼、白灵、乌岭妖王不少仙丹。

    过了片刻,恢复一些之后,苏方就让乌岭妖王立即去将那快被碎石堵住的妖洞封住。

    若是那红衣女子现在出现,那他就完蛋了。

    很快这壁穴废墟,成了一个独立封闭空间,苏方才终于放心,意念开始控制混元圣境,一股九阳真火在红芒之中慢慢地如溪水,缠着蛤蟆老怪燃烧,并不是非常猛烈。

    “可恶、可恶、可恶…”

    蛤蟆怪物就惨了,在混元圣境力量下,只能惨叫,愤怒地挣扎、反抗,但任何妖气都在红芒之下,荡然无存。

    此时,体内传来罗的惊叹声,也是苏方第一次听见他这般口气:“你这…神器…好厉害,好厉害,不用担心那蛤蟆会逃走,这可是神器,就是当今绝世高手,也逃不出去!”

    “恩,我倒是对这宝镜信心十足,只是这蛤蟆怪也厉害,吃了它不少苦头,心中有点不安…”

    “蛤蟆,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方全面掌控混元圣境,那红芒之中的蛤蟆怪,被迫烧得拉出污秽之物,响屁不断,开始嗷嗷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