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七十六章 运气也太好了
    苏方看见尸体,在远远等待着。

    原来他是要收集这些尸体,给大妖修行。

    等仙人在尸体搜刮一空,他就立即跑过去,将仙人吸入掌心之中。

    噗嗤!

    收集更多尸体时,在将两只胳膊卷入掌心之际,不远处,有一尊仙人正在尸体上搜寻宝物。

    哪知。

    他刚刚拿出一枚储物戒,就被旁边突然闪来的一道仙人,虚空一道剑气刺入了太阳穴。

    “幸好…幸好不是我收集宝物,我只是收集尸体…”看到这一幕,浑身都在颤栗,只是一枚储物戒。

    居然就这样杀掉一尊仙人。

    那尊仙人尸体倒地,旁边一尊黑衣仙人现身,手中剑气还未消散,冷不丁看了一眼百米之外的苏方,然后才从那陨落仙人身上,搜刮出好几枚储物戒,还给尸体开膛破肚,在体内寻找出一把飞剑。

    太过血腥,连尸体也不放过。

    那人临走之前,还多看了一眼苏方,才转身飞向另一方尘土深处。

    “不寻宝了,不寻宝了!”

    化凤峡谷凶险,往往人类才是最致命的。

    苏方决定不去那尘土深处的风洞,而是就在外面收集尸体,而且收集尸体也要有办法,等许多仙人在尸体寻过宝物之后,他才将尸体收集。

    “多谢主人!”

    玄黄六道塔,第二层空间。

    十几头荒尨,以及十几头其他妖仙,都以鲁匈为首。

    当苏方阳仙带着大量仙人尸体显现出来时,哪一尊大妖不激动?贪婪地当着苏方的面,开始将尸体吞食。

    另一部分尸体,苏方就交给青羽王、不死龟等大妖修行,其他数万普通大妖,也得到一部分血肉。

    估计寻得有数十具尸体,此时依然是尘土飞扬,随着一些星云,在半空卷动,苏方索性转身离开。

    没飞出多远,就看到一些仙人在外围休息,而且公然在售卖宝物,交易宝贝。

    这些人或是杀人,或是意外得到什么宝物,大多数人,更多的是来这里,看能不能寻到宝物。

    苏方没见到裹布仙人,估计真意外死在那气流喷射之中,正当他决心要离开峡谷时,右臂之中突然有一股淡淡的响动。

    “紫气法灵…莫非这附近有宝物?”

    这股响动只来自一个地方,紫气法灵。

    尽量催动紫气法灵,响动越来越厉害,紫光在经脉深处不断闪烁,幸好皮肤没有任何异常。

    这会寻着动静,一看原来是几个仙人,正在清理物品,将一些破碎、不知名物品堆积在一旁。

    原来这些人都是商会派来的高手,在这里直接向仙人购买宝物,再直接拿回商会,赚取惊人财富。

    在一堆几乎是不值钱的物品之中,来自紫气法灵感应的东西,就在这堆宝物之中。

    这些商会高手正与一些仙人交易,苏方也拿出一些物品与商人交易,但对方不冷不热,价格也压得很低。

    过了一阵,与这些人交易数次,苏方就提出要购买这些,在商人眼中不值分文的普通物质。

    结果只要五十万中品仙石,或是五十万下品仙元丹就可以全部给苏方,最好谈了谈价格,苏方将这一堆杂七杂八的物质卖了下来。

    大多东西,都是商会高手从不同渠道而来的,此时先在这里大概挑拣一下,再回到商会仔细鉴宝。

    也没人敢打商会的注意,他们一来就是不少人。

    得到这一堆物品,苏方可没有马上将那宝物寻出来,赶紧要离开这化凤峡谷再说。

    “哟哟,我的老弟啊!”

    差一步就要离开人群。

    此时一人突然半路闪出来,居然是之前突然消失的裹布仙人。

    他依然只露出一双眼睛,依然热情的不把自己当外人,拍拍苏方肩膀:“我正找你呢,之前也是倒霉,被一块岩石震飞,埋在废墟下面,好不容易逃出来,差点就没命回来,老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我打算离开,宝物没我的份,还差点也被埋在废墟下面,又见到不少杀人夺宝…小命要紧!”

    “着什么急,也不能白来一趟…”

    裹布仙人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直接拉着苏方来到一座小山下休息,悄声的说道:“刚刚我听到消息,这次一下子出世两件法宝,都是上古宝贝,可惜啊,有一件被强者在出世那一刻,就被卷走了,另一件也不知道去了何处,我看就在这片废墟某个地方,你看那些商会仙人,不都留在这里吗?说明有搞头!”

    “我也不想去冒着生死,寻找那么一件宝物!”明显是在蛊惑自己,苏方能不明白么?

    再者他已经得到了宝物…。

    “不行啊,你是我老弟,怎么也得留下陪着老哥,不能让老哥这么孤苦伶仃,我不走你也不能走!”

    只是让苏方想不到的是,这一刻,裹布仙人非要按着他,令他无法起身。

    对方还笑眯眯的,也不客气,拿出仙丹给苏方,一出手就是上百颗仙丹。

    还给了一些灵物,说是一家人不客气。

    俗话说的好,出手不打笑脸人,裹布仙人又是给仙丹,又是给资源,苏方也不好意思非要离去。

    休息一段时间,趁着裹布仙人去与那些仙人套近乎,苏方释放阳仙,进入玄黄六道塔。

    到底是什么宝物,会让紫气法灵感应?

    带着这种强烈好奇,剥离阳仙进入玄黄六道塔最高层空间。

    封印之中,漂浮着之前收集而来的大量物质。

    大部分都是破碎的,也有法宝,各种宝石、原石不少,但多少都失去了一定质地。

    催动紫气法灵,一股紫气涌过来,发出无上神威,从大量物资之中掀开一条路。

    苏方随着紫气漂浮而去,进入法宝中央时,紫气忽然间像凝固了一般,似乎盘着什么东西。

    定睛一看…是一根银白色羽毛。

    但不是真正的羽毛,从羽毛上,苏方看到了一些,似法宝,又不是法宝的气息。

    “这是道器么?”

    来到银色羽毛前,苏方看着来自紫气法灵的气息,缠绕着银色羽毛,心中就很纳闷。

    用手将银色羽毛托入掌心,约有半尺长,比羽毛重不少,不是什么羽毛,而是一种物质,也似乎不是道器。

    倒像是…宫羽。

    宫羽,一般是修真势力,一些弟子身份代表,也或是信物。

    宫羽也称之令牌,或一种羽毛外形的纹符,总之用法不一样,称呼也就不一样。

    故此苏方感觉这不是道器,而是一种…信物,或是符箓,可若不是法宝,为何又让紫气法灵有一点气息。

    不明白,这是他无法获知的秘密。

    感应许久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人,自己解不开它的秘密,但是不代表体内血玉之中的罗,无法解开秘密。

    很快,苏方就施展神通,让血玉来到玄黄六道塔。

    罗依然被桎梏,锁在那血玉牢狱之中。

    他那沧桑的容颜,随着抬头出现苏方熟悉的国字脸。

    得知苏方用意,罗也直接将目光看向那银色羽毛。

    这一刻,苏方发现罗的眼瞳,微微的有一些神色在跳动…似乎,他真的知道这银色羽毛是什么东西。

    六道塔一切气息,似乎都凝固在了银色羽毛以及血玉之间。

    许久之后,罗才道:“这银色羽毛也算是法宝,是曾经一个历史悠久的势力信物,融合这羽毛,可以助修士提高三到十倍修行速度…”

    “三到十倍…”

    “这羽毛来自一个名为‘万丈红尘宫’的修真势力,曾经在那个时代,地位远超过你所知道的势力,估计如今这个大世界,也只有很少一些势力,能与之相提并论,加之这信物应该有三份!”

    “三份信物,是万丈红尘宫历代宫主信物,由宫主掌教拥有,一旦信物分离,就说明这宫主陨落,也说明昔日万丈红尘宫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罗…你活了多少年?”

    什么万丈红尘宫,太遥远了。

    而苏方的心中,只有一个问题,一个令他无法置信的问题,就是罗究竟存活了多少年。

    “这问题…我也不好回答你,因为我现在都记不起来,我自己活了多久,你就当我是一个老不死的怪物。”

    “据我所知,就是那真正强大的仙人,也不可能真正的长生不死。”

    “是啊,你说的很对,这世界深处,本就没有不死,修士只是通过修行,来延长寿命罢了。”

    “可你、可你肉身与元神单独分开,被镇压在不同地方,这样还能活这么长时间?”

    “这也许与我肉身有关系,严格来说,我也是肉身大圆满者,所以,你才能进入这血玉之中,你多多少少拥有一些与我相似的气息,而你也要努力,我希望有一天,你能靠自己实力,来获知我的身份。”

    “既然如此…”这个回答,也算令苏方满意了,又疑惑问道:“那我要融合这来自万丈红尘宫的信物吗?”

    罗道:“不知道万丈红尘宫还有没有传人传承下来,另一则,我也发现这万丈红尘宫的信物,里面有那么丝毫气息,与你右臂之中的紫气法灵有一点相同之处,你再仔细感应!”

    “哦?”

    难道紫气法灵与这羽毛信物,还有相似力量?

    难道不是紫气法灵,果然感应到这羽毛信物的不凡吗?

    罗这话顿时在他心中,掀起无法形容的波澜,如果万丈红尘宫信物,有着与紫气法灵相似力量,那岂不是也可以通过万丈红尘宫,找到紫气法灵来历?

    又或是,紫气法灵就来自万丈红尘宫?

    脑子很乱,有些发胀,但他很快还是静下心,毕竟这信物与紫气法灵有关系,立即以最佳状态催动紫气法灵,释放力量包裹银色羽毛。

    紫气如同烟丝,一道道,一条条缠着那银色宫羽,别说,从银色羽毛渗透的一点点气息,也不排斥紫气法灵气息。

    可接下来两股力量也未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