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白去病亏大了
    白去病听后,一点也不相信苏方,看着苏方被毒气纹符镇压,露出无比歹毒目光:“我看你与那秃驴都是一块石头,又臭又硬,嘿嘿,本座从小炼毒,要让你生死不能自己,然后让那秃驴救你!”

    “前辈,我真是被冤枉的…”苏方再次解释。

    “不说出尚德大和尚下落?我这里有各种剧毒,前不久我又拿一只毒蝎炼毒,炼制出一种新毒,你自己不说,别怪我心狠手辣,放心,我还是不会一下子杀了你!”

    “你可是我从大和尚那里,得到上古法宝的底牌!”

    看来白去病,真是一点不相信苏方。

    翻手一抓,一个小黑鼎出现了。

    这是毒鼎。

    是一种道器,专门用来炼毒,实则与苏方上次得到的虚尘化鼎类似,也算是化鼎的一类。

    但这毒鼎自然比不上虚尘化鼎十分之一,品质也就中品法宝左右,质地一般,用来炼毒还是不错的。

    任凭苏方如何解释,白去病依然将毒鼎,打入苏方头顶上方,与毒气符箓融合,然后从那毒鼎之中,竟然爬出一直带着血色液体,黏糊糊的恶心毒蝎。

    毒蝎徐徐爬向苏方,这一刻的苏方,头皮都在发麻,一层层冷汗不断从皮肤冒出,赶紧催动食鬼,从体内释放力量涌入脑袋。

    啊!

    一股要将脑壳,都给掀开的剧痛,顿时从头顶传入全身,痛得苏方在这一刻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几乎要将体内经脉都给震断。

    “哈哈,本座炼毒一生,化为毒人,一生拥有无数剧毒,可有上百剧毒来折磨你!”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掉,毒蝎会慢慢爬在你的头顶,将毒液注入你的体内,以后我还会让它吸收你的骨髓!”

    “本座又想…将你炼制成一个毒奴,你见毒奴?一定没见过我吧?我就让你开开眼界!”

    在一旁见到苏方痛苦挣扎,白去病好不高兴,但笑容都是冷沉沉的。

    此时,他掌心一拍,虚无之中,出现一尊仙人。

    仙人三十来岁,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没有呼吸,皮肤青紫,尤其是眼珠,已经腌瘪,露出两个空洞洞的眼洞。

    他的身上都是毒纹,或是毒斑,毒气从他身上不断冒出,而且还见到一些毒虫,竟然在皮肤层缓缓地爬动。

    “不错吧?这就是本座炼制的毒奴,在我收集一些天然毒物,就用这毒奴来炼制配方不同的剧毒,以后嘛,你若真不说出尚德大和尚的下落,我就会将你炼制成毒奴,再给你一段时间想清楚。”白去病很是得意,然后又将毒奴吸入了掌心。

    “好歹毒,好歹毒的手段,拿活人炼毒…那毒人根本没死,还有一丝呼吸,一点心跳…”

    苏方心中燃着惊人怒火,看着白去病,真想将此人诛杀,此人手段凶残至极,比那尚德大和尚更加可恶。

    但此刻,他最重要的,就是用食鬼,悄悄化解剧毒,然后将体内剧毒带来的痛苦给化解掉。

    食鬼起到惊人作用,要知道,苏方此时皮肤都是血黑色,除了内脏,身上大部分血肉都是剧毒。

    看这架势,白去病哪有放他的意思。

    “哗!”

    数天之后。

    封印毒炎内,苏方突然听见一侧有动静。

    暗中感应,正看见是白去病在深处释放一道法宝玄光,法宝光泽很是古老,一看就不是寻常法宝,与无情剑谍一样,都是远古法宝。

    “白去病原来运气也这么好,得到一件上古道器!”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期待那件上古法宝是什么。

    白去病控制法宝光泽,那法宝与他有一丝丝血脉气息,看来此人一直在炼化这件宝物。

    光芒消失一些,在那白去病手中,苏方见到一把扇子。

    是一把扇子,似乎不是攻击类法宝,没有惊人霸气,很是温和,扇子是古棕色,有三尺长。

    白去病突然催动一道真气,扇子竟然化为一丈长,他一闪盘坐在扇子上,扇子就将他毫无重量地托起。

    暗暗盯着那宝扇,苏方很是好奇,立即与体内血玉沟通:“罗,那是…什么法宝,看起来很是奇妙!”

    “你还惦记着那法宝?不担心你现在置身危险之中?”血玉之中的罗,很是平静的问道。

    “既然此时没有任何办法,我就只能等待,而且他以为剧毒可以控制我,哪知道剧毒对我没用,那宝扇不凡!”

    “那是在很久时代之中,由一些炼器大师,炼制出来与飞剑类似,可以御空飞行的法宝,通常称之为羽扇。”

    “与飞剑一样的羽扇?”

    “这羽扇与飞剑也有不同之处,就是飞剑不但可以御空,还有攻击威能,但是这羽扇只有御空作用,在很久以前,一些强者就脚踏这种羽扇,速度超过飞剑,也更容易驾驭,往往只有极少炼器大师,可以炼制出这种羽扇,故此在以前,羽扇数量就不多。”

    “白去病运气也太好了,我宁愿不要什么攻击法宝,有这羽扇在,完全可以用来逃命。”

    “呵呵,你倒是不同,第一时间想的竟不是逃走。”

    “你看我修为,现在唯一能想的,不是杀人夺宝,而是逃命,这羽扇不错,如果能夺来就好了。”

    “这个修毒者实力还不错,在大仙界已经是一流高手,在大多正道眼中,这类邪道修士是极为可怕的,好在你有血鬼,否则你也只有陨落一个下场!”

    “羽扇啊羽扇…”

    与罗聊过之后。

    苏方完全被那羽扇所吸引,如此一件宝物,一旦拥有,就是碰到鲁匈那种大妖,他也不用担心逃走。

    接下来细细观察,发现白去病似乎得到羽扇的时间不太长,还在融合羽扇。

    即便苏方想拥有这种宝物,但也是不可能的,都已成为白去病囊中之物。

    “嗤~”

    又过去半年。

    突然废墟大地有微微的震动。

    那融合羽扇的白去病突然停止修行,然后打出一道分身,在那毒阵之中,让分身与羽扇继续融合。

    他自己一闪,离开这处被封印保护起来的废墟洞穴。

    机会来了。

    “估计是又有气流喷射,有宝物从风洞出现…”

    看了一眼毒阵,苏方居然不再坐等下去。

    而是催动出食鬼。

    食鬼在他肩膀渗出一个脑袋出来,张嘴就开始吸收周围剧毒,不管是封印毒阵的剧毒,还是那蝎子与血鼎渗透的毒气,统统都被食鬼贪婪吸入肚子里。

    如此一见,修毒者白去病,根本没有血鬼这种可怕能力。

    过了半个时辰,苏方就能动了,因为连同封印他的毒阵力量,都被食鬼吸走了大半。

    故此他受到的桎梏,不到之前十分之一。

    且也在这时候,让食鬼将肉身剧毒也抽离,服用仙丹,让受到重创的血肉开始恢复。

    然后…。

    转眼看向那深处的独立毒阵。

    毒阵之内,是白去病留下的羽扇,以及一道分身。

    此人估计也想在很短时间,将这羽扇融合,可惜啊,现在又有风洞喷射气流,他自然是夺宝去了。

    想融合羽扇,那么就用分身来融合法宝,这种修炼方式,在大世界是很寻常的,分身吸收羽扇,不断融合,然后白去病再与分身融合,那么分身与羽扇融合的力量,也自然被白去病得到。

    当年七星子在下界留下第二分身,修行黑莲真身,实则也是这种修行方式。

    “之前还觉得没有机会得到羽扇…现在嘛…哼哼,就算有白去病分身在又如何,这么一道分身,能有多强大?此时夺走羽扇,白去病本尊也无法在这么短时间赶回来,这里可是化凤峡谷。”

    苏方突然咬了咬,下了一个大决定,就是要抢夺羽扇。

    一件古老法宝,不要白不要,就当做是一点补偿,这一年时间,可是遭了白去病不少的罪。

    “老弟!”

    体内白灵说话了。

    “白姐,等下我催动无情剑谍,你再催动混乱之戒,斩杀白去病分身,你的混乱之戒连鲁匈那种大妖都可以击杀,杀一个分身,加上我的无情剑谍,一定能成功。”

    “嘻嘻,敢欺负我老弟,那姐姐自然帮你报仇!”

    “好咧!”

    做了一番准备,苏方突然让食鬼扑向前方毒阵。

    然后在食鬼之后,一闪而出,右手一拍,从掌心喷射出一个剑谍,正是无情剑盒。

    无情剑盒在食鬼击中毒阵,吸收毒阵力量时,一下子杀入其中。

    “你个小子…找死!”

    毒阵之中,正在融合羽扇的白去病分身,突然发现了动静,猛地一跃而起,打出一股涛涛涌动而来毒煞巨掌。

    “嗤嗤嗤!”

    十八道无情飞剑,从剑谍之中飞杀而出,击中了毒煞巨掌。

    “剑谍,竟然是剑谍…”

    白去病分身一震,看着一把把无情飞剑将毒掌绞杀,顿时被那无情剑谍震撼住。

    一件远古法宝,还是剑谍,令白去病分身都充满贪婪。

    咻咻咻!

    十八道无情飞剑彻底将毒掌杀碎,又朝分身击杀而来。

    白去病分身一口喷出一股毒火,分裂成一个个毒炎人影,一道打出一道道剧毒光华,与飞剑正面交手。

    “老弟,看我的!”

    毒阵之外,苏方正在控制无情剑谍,旁边白灵突然出现,屈指一弹,一枚混色戒指,一闪而去,穿过了动荡的毒气。

    “嗖!”

    混乱之戒从飞剑之中飞出,一下子就要击中白去病。

    白去病分身发现混乱之戒,急忙吓得喷出一张符箓,结这股符箓很是厉害,估计力量不凡。

    轰隆!

    混乱之戒与符箓撞击之后,形成爆炸毒火。

    白去病分身震得后退,身体开始透明,十八道无情飞剑又逼杀而来,他只能咬着牙一掌打出。

    但混乱之戒在白去病爆发力量对抗无情飞剑时,也正好快而猛烈地划破而过,嗤地一下,从眉心穿过。

    “不,你…你一个如此卑微的仙人…蝼蚁…一个元仙…怎么可能拥有这两件如此不凡的法宝!”

    “记住…本座不会放过你…”

    白去病的分身,随着说完这句话,挣扎着轰然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