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我叫红鸢
    苏方置身在剑气光圈之下,凝视两道剑阵厮杀,整个人感觉处于两座快要塌陷的巨山之下。

    立即闪出来。

    “倏!”

    想不到与此同时,云露也从一侧杀来,而且施展出上百剑气,比之前数量更多,力量更加强大。

    太快了。

    容不得苏方反应,只能施展领域作为防御。

    啪啪!

    剑气就像惊涛拍岸,轰击在领域上方,震得苏方退后几步,毫不客气地抓出一道道剑气,迅猛朝云露反杀而去。

    但是云露速度又提升一些,奇妙的一闪,就来到苏方后方,并扬手一拳,就将苏方防御彻底轰碎,他也被震飞几丈远。

    她太轻松、写意了。

    “小心!”

    然而痛苦的是,容不得他喘口气,云露又杀来了,而且带着滚滚而动的剑气气势:“我已施展灵仙六道境高度,想不到你还是一尊如此不凡的越阶者。”

    “呼呼呼!”

    硬着头皮,将更多真气融入双手之中,只能匆忙间催动剑气,以更高度,将剑气推出。

    一番猛烈爆炸,苏方就累得够呛,而云露本又杀来时,突然戛然而止:“这次就到这里吧。”

    “怎么了?”令苏方觉得意外。

    “第一次对练,我得让你有更充足准备,否则这样下去,是我明摆着欺负你,下次找你时,我可不是这么容易放过你,以后你去天宝玄境,经历的修行,与此不值一提!”

    “你去过天宝玄境修行?”

    “没去过,我哪有这种荣幸,只是随着大小姐进去过几次,那种地方我也无法坚持,等你以后进去就知道了,那可是会真正受重伤的历练,若不小,还会有生命危险,走吧!”

    云露说完,将阵法吸入了掌心。

    这片森林依然是安静,没有丝毫痕迹,这就是仙人神通厉害之处。

    苏方随着云露离开森林,哪知刚要来到正殿,却听到什么动静。

    绕过林中走廊,来到行宫外围大路时,正好见到两名女子,正对着面前跪下的一个女子,竟然狠狠扇去耳光,啪啪地响。

    “哪里都有这种人…”

    苏方汗毛微微地一颤,看了看那两名下人,他自然是熟悉的,再看跪下的那年轻女子,看来是一个新来的下人,也不知犯了什么错,正被两人教训。

    毫不手下留情,耳光在那女子脸上留下好几道指痕。

    云露愤然的道:“你先去,这事我来处理,在这里容不得这种龌蹉之事,若是不好好教训,没了规矩成何体统?”

    “我也是这么一步步走来的,每个人都不易,若非要靠欺强凌弱才能生存的话,估计也没有人能成为强者。”苏方说完,缓缓转身向行宫走去。

    “姐姐!”

    很快就听得那两个女子,颤颤巍巍的声音。

    云露厉喝之音又响起:“你们都随我来。”

    苏方才气喘吁吁回到行宫。

    在不远处森林另一侧的行宫。

    云露带着三名女子来到殿内,将其他下人支走,立即释放一道威压,压得三女砰砰砰跪下。

    她声色俱厉,凝视打人那两名女婢:“我说过多少次,大家都是为大小姐效力,都是来九天星辰宫寻个栖身之所,好在未来能成为正式弟子,踏入真正的修仙之路,大家应该相互谅解,你们却又一次欺负人,如此龌蹉,我这里容不下你们。”

    “姐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看在大家多年情分上,就饶我们一次!”

    “见她是新来的,我们才忍不住让她为我们做事,强抢属于她的东西,我们知错了,姐姐被赶我们走。”

    “听说被赶出星辰宫的人,将来会遇到魔道之人,或是遇到大妖,我们这点修为,根本无力独自去到那些大世界,姐姐饶命。”

    “我们也不知……也不知道就怎么回事,一下子起了贪念!”

    两女吓得磕头求饶,声泪俱下。

    真是被吓到了,连发髻都散开,眼泪在地上形成一粒粒珍珠。

    但这别让让云露动容,她冷着脸一个字也未多说。

    旁边那跪下,长相极为普通的女子,忽然抬头:“姐姐,我是新人,不懂规矩,是我坏了规矩,新人来这里,就是该多做,任劳任怨,我也不该顶嘴,就求姐姐饶了她们!”

    “我不敢了!”

    “不敢了!”

    旁边吓得花容失色的两女,万万想不到旁边女子还未自己求情,再次向云露认错,也向女子认错。

    “你叫什么?”云露突然凝视新来的下人。

    女子点头回答:“小人红鸢,于不久前通过层层审核,才进入皇甫道场,本想以弟子身份,加入星辰宫,谁知资质普通,加上是灵仙修为,也未通过考核,没办法就先成为下人,希望将来能成为正式弟子。”

    “你也不容易,这里每个人都与你一样,有的命运比你凄惨很多,就算进来星辰宫也有诸多危险,有的姐妹得罪那些弟子,被赶出去还算幸运,大多沦为那些正式弟子泄欲工具,甚至被他们抹杀…”

    云露对新来女子‘红鸢’,生起几分同情,又凌厉看向那两名女子:“你们就别留在这少英公子行宫,免得脏了人家的眼,从此就让红鸢为少英公子服侍。”

    “好好,多谢姐姐!”两女立即退了下去。

    “红鸢,你起来,以后事事别大意,少英公子现在是少爷身边红人,很得少爷看重,大小姐也很看重他,你能留在这里服侍,也算是你的运气,少英公子脾性向来是不错的,从未听闻他有欺负下人的举动,你也下去吧!”

    “多谢姐姐!”

    在云露叮嘱完,红鸢便小心翼翼退出。

    这一会,云露独自一人,释放出一道元神之音:“小姐,刚刚我陪少英公子历练,他是一名越阶者,我以灵仙六道境实力,都无法压制他。”

    “越阶者?看来果然有些资质,他是下界飞升者,有如此能力也在情理之中,好好为我监督他!”

    虚无之中,又响起皇甫斐神秘声音,不知置身何处。

    云露凝结封印之后,便离开行宫,带着一些下人去了别处。

    附近,苏方行宫。

    红鸢此时正来到大殿正门外,胆战心惊敲敲门后,苏方就从内将大门打开,一见到红鸢,便让她进入殿内。

    女子来到大殿,就向苏方跪下:“公子,我是红鸢,从此就是小的服侍你!”

    “红鸢?”

    苏方来到上方结界出,结界之中,依然是虚尘化鼎漂浮着。

    他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女子:“不用服侍我,你记得平时别随意打扰我,没有我的通知,你也别进来,其他人进入行宫,也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莫非是小的长的没有之前两位姐姐漂亮,才不让公子服侍么?”红鸢缓缓抬起头,那双普通,但白净的脸上,流露着疑惑。

    “自然不是,我只是要参加万年争锋,一心要修行,最近云露也在时时刻刻盯着我一举一动,在数十年内,我都得安静修行,再者我也不需要人为我服侍什么,我有手有脚。”

    “不是嫌弃我?”

    红鸢的双瞳,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似乎有一种神秘的红晕,微微地从目光之中可怜巴巴透出来。

    “我…”

    苏方正要让红鸢离去,却忽然在大圆满状态下,见到红晕那双眼瞳,似乎透着一种暗红色目光。

    一下子令苏方觉得有些…无法言语。

    “我…我就不打扰公子了,若是公子有吩咐,唤一声便是,红鸢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此时,红鸢也突然意识到什么,低着头,急忙告退。

    “错觉吗?这叫红鸢的女子目光…难道刚才那种怪怪的感觉,是我感应错了?或者眼花了?”

    思忖了一会,就摇摇头,继续控制虚尘化鼎。

    大殿门关上,红鸢突然疾步来到走廊一角,那双瞳果然涌出一道暗红色光泽,这次恢复寻常。

    她惊讶地转身看向大殿正门:“他一个灵仙,才是二道境,怎可能发现我的能力?怪了,除非是比我厉害不少的强者,一般仙人都是无法发现的…就是刚才那个下人云露,有点实力,却也无法发现我的能力,还被我左右思维!”

    惊愕了一阵,红鸢渐渐平静下来:“这个皇甫少英是宫主必须得到的,现在却被这道场高手暗中盯着一举一动,估计在星辰宫距离万年争锋大赛之前,我是不能冒险将此人暗中带走…”

    红鸢恢复那普通安静神色,凝视着正殿大门,也不知在计划什么。

    大殿内。

    对于苏方而言,与云露交手也算有不少收获,对九天星辰宫诸多神通更加了解,越是了解,越是发现九天星辰宫气功是不错的。

    吞噬几颗仙元丹,他此时想修炼大巨化金刚身,可在这里,这种神级神通是万不能修行的,就是血变真身也无法修行。

    就是飘渺真解也只能暗暗修行,还好可以在体内悄然修行这些气功,至于神通,可以先领悟,以后再修行便是。

    再说那些神级神通,就算成为灵仙,也无法修行,还得需要漫长融合,拥有很高境界才能施展出来。

    “星昼剑…”

    数天过去。

    体内真气恢复不少,苏方查看法宝时,不是被无情剑谍吸引,也不是玄黄六道塔,而是星昼剑。

    处于下品品质的星昼剑,居然在一点点从虚尘化鼎之外,吸收来自苏方释放出来的九天星辰宫灵气。

    一丝丝世界灵气,以及苏方体内世界之力,被星昼剑主动吸入其中。

    这非常奇怪,取出星昼剑一看,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一直在修行九天星辰小相诀的原因,星昼剑居然拥有大量来自星辰宫的世界真气。

    “这样也好,刚好在这星辰宫,需要一件法宝,中品法宝、上品法宝太招惹眼球,而星昼剑是下品道器,又与星辰宫本源融合不少,刚好可以用来施展,也不用招人觊觎!”

    “而且星昼剑居然刚好又在冥冥之中,与九天星辰宫这片道场天地本源融合……”

    随着苏方露出惊喜笑容,星昼剑又一次暂时要成为他手中的神兵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