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二章 血战邪道高手
    坚持一个又一个回合,来自九天星辰宫七星诛杀剑阵,在苏方坚固神窍下,法力涌动,与真气配合,以肉身为载体,爆发出一道道逆天剑阵。

    七星诛杀剑阵算是一门中阶神通,洞仙也只能勉强催动,像皇甫宝宝那种天才,倒是能施展不凡威力。

    邪道高手恨得牙痒痒,各种神威、攻势不断攻击,那白骨大手就像蜘蛛制服、被网住的食物,敏捷而霸道,总是杀得剑阵大量破碎。

    苏方信心大增,虽然经过一次次防御,来自高手余威震得肉身近乎破碎,可总算能坚持下来,不至于落败。

    一下子雄心燃烧起来:“我的优势就是真气、肉身…先将体内经脉真气施展,再用丹田,然后是阳脉,而且我还能在这种环境下,催动世界碎片暗中吸收周围力量,但这尊邪道高手却不断流失真气!”

    “你这小子是个怪胎,居然是个灵仙三道境,修得一身真气,但你境界摆在这里,就是那七星诛杀剑阵不凡,若没有这剑阵,本座要收拾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修得嚣张,本座落在你们九天星辰宫手中,沦为奴隶,强者镇压也就罢了,这世界崇拜强者,我被强者镇压,至少心服口服,但今日连你这种灵仙弟子,也欺负在我头上。”

    “领域!”

    邪道高手经过多少次攻击,甚至施展邪恶力量桎梏,但依然只能压得苏方手忙脚乱,就是无法彻底击碎剑阵光圈。

    七星诛杀剑阵,看似催动非常容易,但是这门剑阵经过诸多修行,由诸多剑阵不断重叠,加持,通过演变,才能成为剑阵。

    每一道仙印,每一道剑气的排列都是有规律的,也都是有一定运行法则,修炼起来十分困难,多少弟子洞仙境界也难掌控一点,只能领悟出皮毛。

    阵法在大多神通之中,算是最难以修行的。

    苏方为何能进入九天星辰宫短短时间,如此熟练催动?一方面是在小世界,就已经施展无数阵法,另一侧,前不久得到无情剑谍,他就一直在苦心修行之中,剑谍之中有无数阵法,通过融合,他对阵法了解自然非常惊人。

    诸多因素结合,才让他在灵仙境,就能将七星诛杀剑阵施展出来,已超越大部分洞仙弟子。

    邪道高手突然改变攻击方式。

    大喝一声领域,双臂展开,啪啪地甩动,周围白骨神通大手霎时散去,一股邪恶气势以他为中心,风卷残云般从上方将剑阵光圈,以及苏方一同覆盖,而且化为一道邪恶能量结界。

    “可恶的洞仙高手,神威可以驾驭领域,瞬间爆发…”

    又一次感觉到境界带来的惊人差距。

    苏方紧紧咬着牙关,将七星诛杀剑阵尽自己境界最大能力,催动出来,一层接着一层。

    若是可以施展其他神通。

    苏方可以释放血狱狼烟、食鬼力量、或是幻灭火云,可继续与这尊高手抗衡,或是催动本命法宝,实力会再次提升,若是再释放出血变真身,那么苏方有很大把握,以灵仙三道境将对方击杀。

    这里是天宝玄境。

    任何能力都不能施展出来,否则能逃得过皇甫斐那个厉害女子的眼睛?

    剑阵光圈此时催动起来,凌厉的剑气不见了,光圈也不再刺眼,剑阵就是无数剑气形成的剑阵罢了,所有气势都被领域之中的邪恶神威,纷纷压得破碎消失。

    因此剑阵内每一道排行剑气,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它们安静却蕴含着惊人能量,如今在领域神威下,失去之前那般气势。

    上方那领域之中,邪恶高手缓缓显现,掌控偌大这一片领域:“居然一个灵仙三道境修士,让本座施展出领域,好歹以前本座对手都是洞仙啊!”

    神色瞬变的苏方,感觉到威胁:“你莫得意,领域虽然是最为厉害的,可也需要大量真气支持,这里是天宝玄境,不是你邪教道场,最终胜败还说不定!”

    强者开始结印:“你的剑阵,你的气势都被我领域压得破碎,就剩下这主体剑阵,就算你说的很对,我也承认领域是我最后手段,可它足已将你打趴下,然后我要好好给你松松骨。”

    “千松万骨手!”

    蓦然间。

    结印结束,强者驾驭的领域,竟然开始化为一道道可怕的白骨血手。

    “剑阵!结!”

    苏方知道强者要施展多恐怖攻击,看到那白骨血手,此时看似神通,但很快与领域结合,这领域都会化为惊人血手,然后自己也就被强者桎梏在了掌心。

    决不能这样。

    嗡!

    咻咻!

    剑阵长鸣,双手一托,从苏方那施展剑阵之中,立即剥离出一道没有多耀眼剑芒的剑阵光圈。

    叱叱!

    剑阵威力开始升空,与那些正在凝结白骨血手杀在一起,加之领域神威的镇压,令剑阵只能对付一部分白骨血手,最终破碎。

    但剑阵一道接着一道,不断发动攻击,也对领域渐渐有一定影响,也看得那邪道高手大跌眼镜,始终不明白,一个灵仙,为何比一尊洞仙真气还要充沛,感觉源源不断。

    邪道高手再此露出狠辣目光,见苏方依然如此执着反抗,委实超出他预料之外,不就是一场历练?感觉苏方如同拼命,非要与他搏出一个胜负。

    这尊高手一颤,刹那间放下狠心,凝结出更多复杂手印,顿时周围邪恶神威领域都化为了白骨血手。

    再看那尊高手,呼吸都难以上气接下气,可见此时领域施展至多惊人程度,逼得施展出毕生最强大状态。

    “遭了…”

    朝上方周围一看,领域之中本来只有一部分白骨血手,可现在竟然都是血手在凝结。

    并且最担心的一幕发生了,那些白骨血手骤然开始相互幻化,形成一道道血手链接而成的巨大手掌。

    并且脚下成为一面巨大手掌,他与剑阵站在大手掌中央,而上方也是一面大掌印,一上一下,将他绝对掌控在了领域神通之中。

    “哼,你是灵仙,本座是洞仙,居然施展所有力量,以最强状态才能将你镇压,说出去真丢人!”

    “放心,在最后一刻我保证不会杀你,杀了你,我也没命了,谁让在这里,就算是星辰宫一个扫地下人,也是我们无法杀死的。”

    领域化为了两面大手掌印,那邪道高手驾驭两道手掌,居高临下俯瞰,那眼神里多么想击杀苏方,只能忍着一股怨气,双手突然一结,合十在一起。

    “蓬!”

    苏方与剑阵上下两道掌印,竟然一同压来。

    “肉胎神甲,跟你拼了!”

    陷入领域桎梏之中,这是每个仙人的噩梦,苏方也不例外。

    此刻就是与邪道高手,最终决个胜负的时刻。

    苏方居然先在剑阵之中,施展肉胎神甲,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保护起来,然后一下子凝结出大量剑阵光圈,并且随着狠狠地结印,双手用力拍向周围。

    几乎那两面大手也用力压入而来,随着双方狠狠一拍,周围大量剑阵竟然自我破碎。

    在两面大手掌印之中,那些剑阵轰轰轰地炸开,先是吞没了苏方,即刻大量剑阵自我破碎威力,如同火山喷发,在两面大手掌印之中沸腾、燃烧,形成燎原之势。

    “恩?奇怪…我的领域还未压在那小子剑阵,居然就破碎了?”

    邪道高手看着两面大手掌印开始震动,满是疑惑。

    随之突然那两面大手掌印也猛地被大量剑气爆炸碎片,一下子炸得出现大量裂痕。

    噗!

    邪道高手突然蹬蹬退后几步,脸色苍白,看着领域大手掌印在大量破碎,一下子明白过来:“我也遇到有数十尊历练弟子,都是洞仙,却没有一个,能如此不怕死,在最后一刻,这小子的做法竟然是同归于尽!”

    他明白了,流着鲜血,看着那大手掌印彻底破碎,突然担心起来:“可别死了,若是死了,就算我不被抹杀,也有受到折磨啊!”

    “咳咳~”

    突然,那破碎、瓦解、崩塌力量之中,传来苏方狼狈咳嗽声。

    听到这声音,邪道高手反而轻松下来。

    嗤嗤!

    那崩坍之中,苏方走了出来,艰难地一步步走出来,一身皮肤没有一处是好的,而且很多剑痕深入血肉,可见到大量白骨,他满身是血,铮铮地一步步走出来。

    “既然遇到你,今天我就要将你打败,你被镇压在这里,命运是注定的,而我还有未来,所以我要搏一搏,不惜冒生死之险,我也要搏一搏,赌一赌…还要交手么?”苏方虽然血肉模糊,可毕竟是大圆满肉身,而且体内真气依然十分充足。

    他现在才逐渐有了优势。

    “按照规矩,囚禁者可以认输…可我堂堂洞仙,怎么可能向你一个灵仙低头?找死!”

    邪道高手一听,就凝结出一片血骨大手,他双手也狰狞地抓起来,呼呼地驾驭血骨大手朝苏方杀来。

    “星元空相拳!”

    苏方体内涌出无比惊人的星光真气。

    这些星光真气突然从身体涌入右臂,以及左臂,苏方双拳开始拉开,刹那重脚一踏,就如巨弓,从他双手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一股惊人灵光拳芒。

    呼啦!

    呼咻!

    双方攻势都非常惊人,霸道,震得周围仙气都在震散。

    只听轰地一声,在星光拳法击中杀来的魔道高手时,上方几丈高空,刹那要破碎一般,接着就是刺眼爆炸。

    也震得苏方无法失去重心,加之这一道攻击,从体内抽离出惊人的真气,一下子气无法提上来,被活活震开。

    随着一些破碎物质,一下子就撞在仙阵上,苏方再次重伤,落地之后,好不容易才勉强站起来。

    朝前方一看,见到那剧烈震荡半空,突然一道血气人影狼狈地掉下来,正是那尊邪道高手。

    不比之前,那邪道高手满身是血,肤色没有一点血色,感觉一身鲜血都流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