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孤立无援
    守卫弟子自然好意思收下丹药,以他这种资质,永远也成不了炼器大师,只能成为一个懂得炼器的弟子罢了。

    他让苏方来到一侧:“我们这天极池峰像我这种庸才不少,刚来时都是万古星子,可惜起跑线一样,但却输在修行与天赋上…刚才穆朔来找你,以我这种地位,自然阻不了他,莫怪我!”

    “我哪能怪师兄,若不是你通知,让我有所防备,这次我估计要被他打碎全身经脉,甚至死在他手中,此人好生厉害,故意打碎原石,冤枉我,再说我顶撞师兄,所以我很想知道此人到底有什么背景,尤其是在偌大道场之中。”

    “不止你受不了他,我也受不了他,成了天才,从来对我都是高人一等,说话也是仰着天,这个穆朔乃是星元界天弟子,成万古星子之后来到宝器秘境,通过修行倒是成为这里的核心,但只在中上等罢了,此人说到底自身在宗门是没有势力的,只是他们星元界天出了一尊绝世天才,可不是精英弟子,而是特殊弟子,名为‘李天奇’!”

    “这个李天奇啊,我也只是见过几面,早早就从内部道场,成为那特殊弟子,关于他有诸多传奇,好多年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星元界天因为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多少弟子去讨好此人,而穆朔就是李天奇的人,这我们这宝器秘境,因为这层关系,那穆朔好不放肆,就是青葵、元一方两尊师兄,也得顾忌李天奇,平时对穆朔所做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位守卫弟子,滔滔不绝的为苏方介绍穆朔来历,他言语间对穆朔也是颇为不满。

    喘了喘气,他格外小心的道:“他一来找你,我就觉得奇怪,你一个刚刚来到这里的万古星子,怎么会找你麻烦?这次万年比赛之后,也有一些星子来到我们宝器秘境,但偏偏是你得罪了此人,你这以后日子可不好过了,以穆朔地位,要对付你至少有一万种方法,但我很奇怪,他为何就这样放过你了?明明可以将你…!”

    听出了大概。

    也就是说…南宫秀后面,就是李天奇,穆朔也是李天奇的人,他才为南宫秀出头。

    看来这九天星辰宫与下界很像,门派内都有绝世天才弟子,而且有很惊人的权力,比如如薛太子、圣长生、荒灵瑶那种人物。

    苏方愣愣在守卫弟子面前摇头:“我也不清楚,他突然说放过一马,但以后还会找我麻烦,估计是我在万年比赛,得罪了一尊星元界天的天才…”

    “那你麻烦大了,李天奇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年穆朔在这里,刚成为弟子,收到一尊师兄打压,结果李天奇出门,亲自来到宝器秘境,将那师兄打断一条路,长老也只是过问罢了,你日子…”

    这一刻,守护弟子看苏方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似乎能猜中苏方结局。

    苏方倒不在意,至于李天奇他自然不能得罪,但是穆朔真要对付自己,难道就白白等死不成?

    而且他已有了一些想法。

    突然又问收为弟子:“师兄,我能不能不等百年,然后主动去找师兄考核?百年太久,有时我也想出去走走!”

    “当然可以,我们这里没有死规定,但我没听错吧?大部分弟子,百年都无法记住多少,还觉得时间不够用,你怎么还觉得时间长了?”

    “我只是下定决心刻苦修行,师兄,以后就多多麻烦你了,今天不好意思,将你牵连进来!”

    “那种人我也看不惯…”

    与守卫弟子聊了很投机,也得知此人叫‘卢风’。

    卢风来到宝器秘境已有三万年,按照他对自我评价,三万年前,他也是苏方这般意气风发的万古星子,可惜啊,来到这里,经过不断修行,消磨道心,逐渐地发现自己没有炼器天赋。

    最终沦落成普通弟子,混吃等死,还好炼宝秘境从来不会驱赶弟子,能一辈子留在这里也不错。

    退一万步,三万年在这里也学得大量炼器知识,见识惊人,以后靠着这点优势,也可以超越不少弟子。

    与卢风聊了半天,卢风就帮他做了登记。

    “好惊人的鸿孕紫气,这次意外遇到穆朔,若不然…我还准备开始吸收鸿孕紫气…算了,接下来还有要事要去办…”

    离开内部洞窟,走出石门,又碰到黄辽。

    黄辽乐呵呵的坐在一旁,感觉哪是修士,很是逍遥。

    他这种修士与卢风差不多,当了解到自己能力,与天赋,总会放弃一些东西,看似活的糊涂,但实则就是了解自己,才让人生做一些变化。

    很快离开宝器秘境,回到皇甫道场。

    皇甫斐道场。

    仙云之中,苏方一步踏入熟悉的奇妙玄境,皇甫斐一见到他,便以那熟悉冷漠的语气说道:“你是说李天奇!?”

    苏方抱拳:“弟子在星元阵之中,意外击败星元界天天才南宫秀,估计此人与李天奇有关系,然后才让宝器秘境那些高层弟子,对小的下手,若不是小的及时报出大小姐,恐怕小的今天早已身首异处,纵然小的是越阶者,但也对付不了穆朔那种厉害弟子!”

    皇甫斐波澜不惊,柔似柳叶:“那你找我何事?要我出面去找李天奇么?”

    “弟子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何意?”

    “弟子只是想知道…”苏方这一刻,虽然是卑微的弟子,但目光一下子烁亮:“若是弟子闹出动静,真正得罪那李天奇,比如伤了他的心腹…李天奇会不会亲自对我出手?”

    “我明了!”

    他刚说完,只见皇甫斐侧身,露出那尖尖的玉鼻与下巴:“你若真有本事,与穆朔那种弟子争锋,能保护自己,在宝器秘境生存下去,那就是你的本事,一旦得罪李天奇,他若亲自出面…我就给你透出你放心的话,他若敢公然对你出手,我必会令他颜面扫地,保你安全。”

    “除了穆朔,目前没有人知道小的与大小姐关系,只能小的能自己搞定的事情,必不会惊动小姐!”

    “我也很期待,你若是能靠自己,在宝器秘境生存下去,成为天才弟子,那就是我真正没看错你,宝宝就是你一个很好例子,他之前生活在我母亲、爷爷的羽翼之下,成为纨绔公子,可现在呢?他即将一步步展现天资。”

    苏方躬身:“小的明白,小的告退!”

    皇甫端颔首之后,又突然凝结冷意:“对了,你要好好保护你体内那颗古魔金丹,说不定将来,我会用古魔金丹,去寻找那处古魔遗迹!”

    古魔金丹?

    这一刻苏方离开了仙雾时间,来到皇甫侧峰,一下子飞上高空。

    若是皇甫斐知道古魔金丹,早就被他融合,吸取,得到黄泉血海的秘密,那她会不会将自己抹杀?

    他也得准备一套说辞,应付未来某一天,关于古魔金丹的去处,总之不能让她知道,他已掌握古魔金丹秘密。

    宝器秘境。

    “有人?”

    刚飞至山谷内部,突然感觉到洞府之内,有两股真气,一股是红鸢的,另一股非常强大。

    皇甫珏。

    苏方以大圆满能力发现对方身份,还以为是穆朔公然来这里找麻烦了,进入洞府就见到红鸢颤颤巍巍站在那里。

    而且…脸上有五根手指印,几乎她右脸颊都红肿了。

    只是这么一眼,苏方就看出了什么。

    没去看皇甫珏是什么表情,便客气躬身:“不知师兄怎么在这里等小的回来?”

    “从今以后,你就自己修行,我有事情要忙,无法带引你走上炼器之道!”皇甫珏突然就说这么一句话,就从那法坛宝座走下来。

    这一幕,他就完全将苏方当做陌生人。

    经过还在躬身的苏方身边时,又冷漠地多说一句:“以后别在宝器秘境说认识我。”

    几步就消失在洞府结界。

    他一走,苏方便关心红鸢,见那五根手指印,这分明落在红鸢脸上,则是啪啪打在自己的心里。

    “怎么回事?”苏方急忙过问。

    “他、他突然就闯进来,问你在哪里,我说了一句不知道,他就……”吓得红鸢此时还处于惊慌状态,还能见到她牙根粘着血迹。

    苏方沉默了,这分明是在打他。

    况且他是那种宁愿自己去承受,也不愿意将祸事引到他人身上的人。

    红鸢又委屈的说:“他、他似乎说了一句,主人闯祸了,惹得他得罪了某个师兄,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得罪某个师兄?”

    “不就是…穆朔!”

    感觉失去了重心,一个趔趄后退,苏方差点晕倒过去,一下子抓住墙壁岩石,五指抓得吱吱作响。

    红鸢见到,如坐错事荒忙的很:“奴婢受这点委屈不算什么,公子,你不是那种人对手,还是洞仙,怎么能与他们较劲?得罪这种人对公子没好处!”

    “这个与你无关,再者打你的脸,就是打我,动你一根头发,就是在践踏我的自尊!”

    “还有此人真是个墙头草,之前我还高看了他,觉得是个人物,但现在看来,在宝器秘境就是一个软骨头。”

    “从今天起…”

    苏方转身收回手,拿出丹药,以及一颗阴阳仙穹丹给红鸢,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法坛宝座之上:“我要让所有无视我的人,所有我的敌人,都会有颤栗、恐惧、躲着我的那天,也该是时候在这九天星辰宫立足下去,要么做流星那样的光耀,要么…”

    “公子…你没事吧?我、我只是受了点委屈,不算什么!”红鸢上前道。

    “没事,你下去休息,这段时间好好习性,争取早日修得第一层小相诀,然后我会将我所领悟到的炼器之术,传承给你!”

    “是!”

    红鸢默默退去,去到那一旁阵法之中。

    “还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们都看我笑话,当我是蝼蚁,可不知道今天我来到宝器秘境,只要吸收鸿孕紫气,我的境界就会突突地节节攀升…”

    盘坐下来,苏方开始静坐,也吸收天地灵气,那眼神之中又恢复昔日在小世界那霸主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