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两大星辰宫高手围杀蝶衣衣
    这道动静…。

    怎么会突然有感应?

    抓住一道符箓,苏方脸上顿时沉下来:“蝶衣衣…太巧了?荒泽星界说小不小,是九天星辰宫道场千倍那般浩瀚,但偏偏总是遇到蝶衣衣…”

    原来符箓是蝶衣衣留下的,收起符箓他立即朝被星雾覆盖的群山飞去。

    苏方速度突然比以前提升一倍,境界并未提升,但是速度却有如此变化,显然是进入百善古魔道场实力又强大一分。

    来到群山深处,仿佛这里与世隔绝,大量星雾蕴含的星沙,令苏方都无法呼吸,除非是施展飘渺真解运用世界之力。

    “怎么有…九天星辰宫真气?”

    越过数十重山峰,依然在白茫茫星雾之中飞行,但来自大圆满感应力,令苏方感应到了深处有熟悉气息。

    无比熟悉的气息。

    除了蝶衣衣、黄月娘娘、黑蟒大王,便是来自九天星辰宫的气息。

    再深入一分,就感应到大地在震动,一股复杂毁灭气息正不断逆空而起。

    他的双瞳陡然烁亮:“我明白了,蝶衣衣与九天星辰宫高手在此遭遇,记得蝶衣衣说过,遇到一个九天星辰宫弟子就杀一个,双方明显是在这片险地干起来了,那我…”

    思忖半分,他还是果断前行,九天星辰宫对他而言不算真正的道场,反而是蝶衣衣,与这大妖走得更近,每次都能得到好处。

    前方那星雾仿佛被无数大手撕裂,一股股火花、火星从内部翻腾,带着一些尘土卷着大风暴。

    苏方又感应到极道星云诀的神威,看来与蝶衣衣交手的是星辰宫绝世高手,以蝶衣衣实力,能交手这么长时间,必然是一尊可怕高手。

    谨慎的幻化模样,唤出乌岭妖王,从地面开始靠近前方不断崩塌的山脉。

    进入崩塌山脉,上方那星雾都是恐怖气浪,一层冲击一层。

    一股元神之音,清晰地穿透而来:“小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这是我与星辰宫的过节,你来作甚?莫非是要帮着星辰宫对付我?”

    是蝶衣衣。

    苏方回应:“晚辈担心前辈,就算帮不了忙,也要看看能为前辈做什么,我虽是九天星辰宫弟子,但感觉星辰宫镇压前辈十万年委实过分,自然不会帮着他们对付前辈!”

    “随你的便,但我警告你,靠的太近,你可能会死的…”蝶衣衣冷冷地喝了一句,就不再说话。

    乌岭妖王唰唰地穿过大量崩塌尘埃。

    此时前方乃是一片动荡毁灭玄光,那被搅得撕裂的半空星雾之中,只见蝶衣衣正在与两尊九天星辰宫高手交手。

    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天地云涌,不是惊人妖气,或是一些妖毒,便是极道星云诀的星云不断吞噬,相互镇压。

    “那老者…我见过,在万年争锋比赛高层之中,他也在其中,连裘然正都对他客客气气,与宝器秘境的栾天师关系也不错…”

    “此人乃是一尊长老,也不是上次与巴魔君主抢夺异火种子的那尊星辰宫老者,怪不得能与蝶衣衣在此交手!”

    “还有一人…”

    藏身在乌岭妖王体内,加上周围都会毁灭气息,就是长老也无法在这种环境下,感应到乌岭妖王的存在。

    施展大圆满能力,苏方正在看着三人交手,很好奇星辰宫两大高手,其中一位老者他有过一点记忆,应该是星辰宫一位强大长老人物。

    至于另一人,则是一个六旬老者,一身星袍,看似虽然强大,但却不是长老,实力也非常惊人。

    从那人身上,苏方感应了片刻,突然感觉到什么,双瞳一下子黑下来:“他身上生命气息…我居然用大圆满能力,能感应到他的生命精气之中,与南宫俊、南宫秀有着惊人相似…”

    “你以前无法感应到生命精气?”

    哪知罗在深处一副意外的问道。

    “是啊,我以前施展大圆满能力,只能在视力、听力、真气方便感应,施展命运之术,也只能感应到命运以及真气,生命精气乃是人体最神秘的存在,只有感应力渗透体内才知晓!”

    “看来是你修炼了黄泉血海,然后进入那古魔道场,得到古魔意志力量,使得你的黄泉血海强大的关系!”

    “是黄泉血海?”

    “黄泉血海乃是一门特殊肉身功法,以肉身化为血水,对生命力的驾驭达到非常恐怖地步,你修得此门功法才入门,但是这次得到古魔意志力量,反而在冥冥之中,助你黄泉血海强大一些,才有了如此能力!”

    “原来如此…”

    又多了一种能力。

    苏方有些惊愕,但很快凝视那尊六旬老者:“此人…有着南宫秀、南宫俊一样的生命精气,那么此人就是南宫家的强者,哼哼,真是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南宫秀利用在星辰宫关系,居然渗透宝器秘境,要那穆朔置我于死地,我看你南宫秀有多嚣张,不就靠近那个天才李天奇么?另一个靠山,必然就是这个南宫老者,我若是杀掉这个南宫老者,岂不是让南宫秀在星辰宫失去了依靠?”

    “隋宁川,你这个小匹夫,之前不是说要为那些弟子报仇么?要杀我?呵呵,你这点实力,我看你十万年来,也没成长到多厉害的程度!”

    毁灭天空突然响起蝶衣衣冷嘲。

    隋宁川?

    苏方一眼看过去,是那尊强大拥有长老的老者,突然冲那释放强横沸腾妖气的蝶衣衣大喝:“十万年前,老夫没能力对付你,也是看在傲天长恨面子上,如今十万年过去,还以为你镇压之后,性子会改变,但没想到还是要杀我星辰宫弟子。”

    “十万年前你就是一个核心弟子,在我面前弱不禁风,只是一个跟在傲天长恨身边的小年轻天才罢了,如今十万年过去,摇身一变成为了长老,左一个老夫,右一个老夫,你不觉得在我面前,你这是在打自己的脸么?”

    “你个老不死的老妖婆!”

    旁边那个六旬老者突然骂道。

    “你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狗东西…”

    听见南宫老者如此放肆,蝶衣衣突然虚空一卷,仿佛见天空都给劈开,只听轰的一声,她释放的巨大妖气,将那南宫老者释放的星云一下子震碎。

    结果那南宫老者大口吐血,狼狈震飞。

    “南宫图说的不错,你就是老妖婆,老不死的怪物!”连那长老隋宁川也怒不可遏的骂了一声。

    “你果然没成长,比起傲天长恨,你永远还是那个只配跟在他旁边的小角色,别看你现在与他地位一样都是长老,可你们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你这种角色也能成为长老?还是我认识的星辰宫么?”

    “老妖婆,我星辰宫是什么样,与你何干?在这荒地,最近你屡屡杀我星辰宫弟子,拿去活活练功,吸收精元,至少也有上千弟子死在你手,十万年前你实力强悍,但你被镇压十万年,已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就要为宗门报仇,除掉你这大妖,也为傲天长恨斩断你这孽缘!”

    “十万年镇压之仇,我今天也要讨回来,平日都杀些星辰宫小角色,今天杀你一个长老,我看星辰宫奈我何,而且星辰宫目前注意力都放在那地心溶界出世的魔帝道场,这可是我除掉你最好机会。”

    “老妖婆!”

    呼呼呼!

    长老隋宁川顿时将极道星云诀修炼到了极致,居然化为了百丈巨大的燃烧星云。

    这是将极道星云诀修到多惊人高度才有的神通?

    苏方虽未修行极道星云诀,但也了解这门功法,能修得大量星云,将真气、阳仙、呼吸都化为星云之中,已经不容易。

    可这隋宁川却能将火系功法,也融入极道星云诀之中,修得如此惊世骇俗的不凡神通攻势。

    “啪!”

    猛然间,被震飞一侧,那吐血不止的南宫图,竟然在双方厮杀之际,歹毒地祭出一道上品飞剑。

    飞剑还沾染上了剧毒,随着那压迫妖气的燃烧星云,突然穿过星云偷袭蝶衣衣。

    妖气一震,大面积被燃烧星云焚烧破碎,听得内部蝶衣衣愤愤不悦:“无耻,星辰宫十万年前,还没有这等卑鄙人物,想不到十万年前的星辰宫,都成了如此卑鄙之人!”

    “哼!”

    隋宁川驾驭无上星云,好不得意,如同歹毒一样凶残:“对付你一个大妖,还讲什么公平,讲什么手段…”

    “真是无耻…”

    令苏方都看不过去。

    破口哼了一句,他的目光又突然烁亮,盯着那南宫图,然后传音给蝶衣衣:“前辈,你只要全心全意对付隋宁川便可,那个南宫图交给晚辈了,此人如此卑鄙,有他在前辈就难以镇杀隋宁川!”

    蝶衣衣元神之音很是意外:“你好意我心领,一百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去杀他?白白送死罢了!你放心,我就是杀不了隋宁川,也有自保之力离开!”

    “晚辈自然相信前辈,只是这两人还是星辰宫高层,竟如此卑鄙龌蹉,晚辈定了决心,前辈将那隋宁川引开便是,这个南宫图…晚辈有绝对把握可以杀他,晚辈得到一种剧毒,杀他有把握!”

    “那好,想不到你居然在这今天,还可以帮到我,行,我就看看你一个来自星辰宫的洞仙,有几分能力,是不是有贼胆杀星辰宫高层!”

    “什么高层?我只是杀一条狗,踩死一只蝼蚁罢了!”

    陡然间,苏方就让乌岭妖王快速钻入了那涌动尘埃废墟深处。

    乌岭妖王在之前融合了来自古魔道场惊人土系宝石之后,修为、实力时时刻刻在提升,如今实力至少也有洞仙中阶,速度比以前提高了十倍。

    “要逃么?老妖婆!”

    当空!

    那翻腾的燃烧星云,突然震荡出隋宁川的得意笑声,然后燃烧星云大面积地覆盖而去。

    “隋老,我很快就杀来,今天我们必要杀了这大妖!”

    那南宫图收回仙剑,带着冷笑开始吞噬丹药,也释放气势准备杀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