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对付强敌南宫图
    南宫图不愧是高层,虽不是长老,但这种人物……估计与皇甫云海、皇甫端差不多。

    而且实力,自然也不是天仙境。

    一道飞剑被他踏在脚下,右手抓出一股剧毒,竟然在剑锋之上不断浇灌,让剧毒覆盖了飞剑。

    “咻咻咻!”

    在飞剑沾满剧毒的时候,在南宫图刚要追上去这一刻。

    令他想不到的是,从下方突然飞杀出一片飞剑。

    等他一个骤停,看向下方时,一脸大骇。

    连忙催动喷出惊人的星云,化为领域一般可怕的防御。

    嗤嗤嗤!

    即便如此星云防御,非常坚固、厉害,可一道道飞剑还是杀入星云之中,并将星云切开,只是速度、攻势不及之前十分之一。

    这点威力也自然威胁不到南宫图。

    南宫图惊出一脸冷汗,看到一道道飞剑正在切割星云,很是惊愕:“这是…应该是剑谍,剑谍啊剑谍,怎么在荒地之中,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件绝世法宝来?剑谍就是长老也难以拥有!”

    “嗖!”

    他正在打剑谍心思,在这种危险时候,还敢如此贪婪。

    果然尝到了苦头。

    旁边突然跳出一尊巨大妖影,手持流星锤,化为壮硕的中年人,攻势梦如闪电,一道流星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击中在了南宫图防御星云之上。

    轰轰!

    星云防御不断破碎,南宫图也被震退。

    他看到前方出现的妖影,一双猩红双瞳看着自己,不由得闪个冷颤:“原来蝶衣衣那个老妖婆,竟早早埋伏如此一尊高手对付我…”

    “人类,你好日子到头了!”

    手持流星锤的大妖,正是腾霸。

    他一锤子又逼杀而来,杀得星云防御不断破碎。

    不过南宫图可是绝世高手,一股带着剧毒的飞剑,突然破杀而出,好在那腾霸之前就有知道他这阴险一招,闪了过去,也十分忌惮。

    不愧是高手。

    南宫图开始催动极道星云诀,涌出的星云之中,布满了可怕拳芒:“哈哈,这实力比起蝶衣衣,还差远了,我劝你还是滚开,还敢得罪我九天星辰宫不成?”

    “哼……星辰宫是厉害,但也没有我主人厉害!”

    “你主人不就是蝶衣衣么?我知道,她是很厉害,十万年前就令我宗门很头疼,但若不是傲天长恨长老,这大妖早就死了,就算她来自那传说之中的灵界,我宗门也不怕杀她!”

    “我主人可不是她!”

    “哦?”

    啪啪啪!

    南宫图凝住眉头,疑惑不解之际,腾霸又施展惊人攻势,妖气涌出时,手中流星锤与巨力之势,杀出惊人神威。

    那星云之中的拳芒,也如同一片活着的猛兽,坠落覆盖而来,化为十丈惊人的攻击拳芒星云。

    好惊人的神通。

    “食魔,这次就看你的了,刚才那上品魔丹,就是奖励你的,以后好好听话,你会有更多好东西!”

    不远处的涌动星雾、尘埃内。

    苏方一侧突然出现一头近乎十丈巨大的食魔,在他冷笑之后,食魔缓缓地蠕动着。

    那血森森大嘴突然对着上方,喷出一片惊人的食毒毒液,逆天而起,像是一个大喷泉升空。

    “滋滋滋!”

    正在与腾霸交手的南宫图,利用神通也没让腾霸占到多少便宜,但也在一时半会难以对付腾霸。

    忽然他的星云被一股黑血色魔气炸开,那些恐怖的血色液体,一下子朝他周围星云压来,又从半空坠落,好似天女散花。

    “毒,好可怕的毒!”

    星云被这种魔气与毒液腐蚀得在冒出白烟,就像热水泼在雪花上,令雪花融化出一片大窟窿。

    此时来自食魔的攻击,对南宫图带来的攻击,就是如此惊人。

    “这是食魔…食魔的食毒,怎么可能?这里有魔道高手?”南宫图真正狼狈、颤栗。

    对付一尊大妖,他不怕,可是对付一尊食魔,他就担心了,而且一妖一魔可是不是好对付的。

    他看向周围,这片虚空都是喷射的食毒,若不是释放星云防御,食毒已经将他吞噬。

    “轰!”

    流星锤突兀脱手而出,重击在南宫图防御上。

    震得他大面积防御破碎,同时一些食毒也落在他的身上,将星袍腐蚀出洞口,就是肉胎神甲也被腐蚀。

    “可恶…你们等着!!!”

    南宫图竟然逃走了。

    真是一个狡诈难缠的人物。

    被食毒沾染上,他立即催动飞剑,将极道星云诀也催动到了极致,打出一股星云转动的星云通道,催动飞剑之力,保护他从星云通道之中快速逃走。

    而星云通道又阻挡着食毒腐蚀,这就是人类修士掌握神通的优势。

    苏方也大开眼界。

    “你逃不了!”

    星云通道的前方。

    一道人影漂浮在了半空,正好出现在百米南宫图百米前方。

    南宫图一看,是一张陌生,微微释放魔气的年轻人,开始还很惊愕,但打量过后,就不屑道:“一个洞仙八道境魔道修士…你能阻挡本座去路?哈哈,正好杀了你这魔道修士,拿回去还是一件功劳,别以为你可以驾驭一尊厉害食魔,就能对付本座!”

    “南宫图,你死定了!”苏方负手而立,如同一尊至尊,而来自小世界界主的霸气,已经带着帝王之气燃烧而起。

    他…哪是一个洞仙。

    就算是洞仙,也是一个洞仙帝王。

    “哼,这股气势……气势倒是不凡,你这耍嘴皮子的功夫,更加是厉害无比,死!”

    施展极道星云诀,配合飞剑,化为星云通道,在内部驾驭的南宫图,可不怕一个洞仙。

    只是担心周围还有更加厉害的魔道高手,突然间就将手中那长满剧毒的飞剑,一掌拍出。

    唰!

    飞剑朝苏方刺来,只是呼吸,就能刺中他的眉心。

    “铛!”

    谁知!

    苏方在这种时候居然没动,而是看着飞剑杀入面前,只是一道黑影,三丈多高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剧毒飞剑刺中了黑影,如此一件上品道器,居然被黑影震飞。

    而黑影…是一尊面部狰狞,没有一点呼吸的巨人。

    这就是在古魔道场入口,得到的两尊守护傀儡之一。

    与此同时,场面形成了以食魔、大妖腾霸、一尊守护傀儡困住南宫图的局面,而这局面也即是苏方有信心,以洞仙修为要对付超越他实力千倍、万倍强大人物的原因。

    “噗!”

    飞剑被震飞。

    星云通道内的南宫图又喷出一口热血,脸色苍白如纸,周围星云通道居然也在消失,食毒已经再次渗透,滴在了他的身上。

    有傀儡保护的苏方,连上品道器攻击都不怕,这傀儡可是出自百善古魔之手,何其坚固。

    他喃喃霸气笑道:“南宫图,你遇到我这就是天意,本来我就讨厌南宫姓的修士,你偏偏撞到我的枪口上来,你在星辰宫也是一尊道场高层,可惜你先被蝶衣衣重伤,如今又被我困住,除非有长老救你,否则你无路可逃!”

    南宫图被食毒纠缠,抓住飞剑,颤栗怒吼:“魔徒,尔等宵小之辈休得意!”

    “轰!”

    哪知!

    一道流星锤的巨力,从他一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巨大神力,将还未彻底散去的星云通道震碎,他整个人再次被轰飞。

    “哼哼,在我主人面前,如此放肆?”

    舔舔嘴的腾霸,一身肌肉膨胀,看着被自己轰碎的星云通道,此时有一种解恨的舒畅得意。

    嗤嗤嗤!

    没有了星云通道保护的南宫图,在食毒之下狼狈稳住身形,皮肤竟然都开始被腐蚀,脱落。

    厉害食魔的剧毒就是如此恐怖。

    南宫图的头发甚至也开始逐渐剥离,就像整个人在沸水之中走了一趟,活活要被烫死。

    “叱!”

    下一秒,他踩着剧毒飞剑,喷射星云朝那食毒深处逃去。

    慌不择路。

    “呼!”

    他这点动机,想什么,能逃过苏方的慧眼?

    巨人傀儡凌空跳跃而去,穿过喷射的食毒,一下子拦截在南宫图面前,并且一刀斩下,在南宫图催动飞剑狼狈抵抗时,一刀就将那飞剑震飞了。

    而且呼哧一声,居然将南宫图右臂一条给震碎。

    南宫图痛苦惨叫一声,再次喷射星云,将傀儡震开,发疯似的逃命,眼中只有逃命,而一身皮肤、长发都大面积脱落。

    “哪里逃?”

    他再次飞出几丈远,还真快要飞出食毒半空。

    却在腾霸一闪而来时,释放流星锤凌空一击,击中南宫图喷射的防御星云上,这次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将星云轰碎。

    “本座…要活下去,我不甘心!”

    南宫图几乎肉身都快被震得破碎,但咬着牙,眼珠子睁得大大的,快要撕裂了一般,依然不顾食魔、腾霸、傀儡一门心思要逃走。

    “嗤!”

    他刚飞出食毒半空。

    想不到一道人影驾驭羽扇,随着他一道离开食毒。

    这道人影双手突然化为火云状态,如同从高空猎鹰扑食,敏捷而又雷厉地叱叱一声,抓在南宫图头顶。

    赤红色的火云双手,透出的巨力以及神力,化为焚烧之力从头顶瞬间震荡南宫图全身。

    时间仿佛一切寂静下来。

    叱叱!

    南宫图在半空震撼看着旁边,那带着云淡风轻,但眼神霸道的青年,那双火云燃烧的双臂就像可以焚烧一切。

    苏方缓缓收回左手,右手依然化为火云状态,死死抓在南宫图头顶,峥嵘一笑:“想不到我刚刚融合天芒异火种子,修得双臂拥有如此火系神通,杀的第一个人,就是南宫秀家族的绝世高手!”

    “南宫秀…秀、秀儿,你、你、你…”处于垂死边缘的南宫图,开始挣扎、颤抖。

    “忘记告诉你,我也是星辰宫弟子,就是这一届第一个成为万古星子的弟子,你应该知道我才对!”

    “你…不可、不可能是你…那个人…我听秀儿说过,是我皇甫道场弟子…皇甫…少英!”

    “是啊,那皇甫少英就是我,因为在星元阵淘汰赛之中,得罪了南宫秀,南宫俊…他南宫秀竟然想在星元阵杀我,等我进入宝器秘境,还暗中利用你们南宫家族的势力,让宝器秘境高手除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