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皇甫珏你又算哪根葱
    周围山谷也彻底大面积地震荡。

    至于那一侧的众弟子,也纷纷被这股破碎气势惊得只能被逼退。

    “怎么可能?我…我也是从擂台争锋,打败对手,成为万古星子的天才,怎么可能…”

    还处于剑气碎片震荡之中,就在那碎片吞没的地方,皇甫睿突然一个俯冲,带着一身鲜血气冲冲杀了出来。

    他看向苏方的目光,就像一头饿到极致的野兽。

    “怎么可能?皇甫睿竟然不是一个洞仙对手?”

    “谁知道啊,那个皇甫少英很有手段,都未展开实力,就将两人打败!”

    “不关我们多少事,我们还是…还是在一旁看热闹!”

    退去较远半空的那些弟子,私下正在议论不停。

    “胜负已分?还有必要斗下去吗?”苏方却负手而立,霸气侧漏:“不对,你与我根本没斗过,以你这点实力,都用不着我出手,事实胜于雄辩,你难道还有借口不成?”

    “你觉得我就这样善摆甘休?”皇甫睿淌着血,那身子不知有多僵直。

    “那是你的事,真有疯狗死缠烂打,我也不客气棒打落水狗…”别说苏方这次要出手,就要果断将这些人收拾够。

    “怎么回事?”

    此时,一群人气势汹汹的人影,突然从山谷半山腰飞来。

    “诸位师兄来了!”

    有人发出惊呼。

    连皇甫睿也很意外,但也在带着很阴森森的笑容。

    唯有苏方不着急,依然很安静漂浮在已经快要消失的残余剑气半空,仿佛有什么人要来,他早就了然于心。

    一片强劲、森严气势覆盖而来。

    刹那间,一道熟悉的人影,带着十几尊高层弟子而来,这道人影正是皇甫珏。

    他身边那些弟子,也都是万年上下加入宝器秘境的弟子,修为最弱也估计到了天仙境巅峰,大部分都超越了天仙境。

    呼!

    之前被苏方教训那个弟子,抢先狼狈飞至皇甫珏等人面前,躬身指着苏方:“这、这个弟子要强占洞府,二话不说,就向我也皇甫睿动手,藐视规矩,还请诸位师兄为我等做主!”

    “是吗?”

    皇甫珏一听,便最先扫了一眼苏方,再看向其他人,最终意外的看向一身是血的皇甫睿。

    其他那些弟子也快速飞来。

    “珏师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亲眼见到皇甫少英非要攻击洞府,强占皇甫睿洞府。”

    “然后无法打开洞府,就气急败坏,对两位师兄下手,还是下了重手!”

    这些弟子也都帮助皇甫睿两人说话。

    “师兄,请给我们做主!”连皇甫睿这时也一副吃亏、委屈。

    不等皇甫珏说话,另一个高层弟子,火冒三丈,怒火都涌向一个人在半空漂浮都的苏方:“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看此人,有些面熟,原来…是刚来宝器秘境的时候,皇甫珏带着他去拜见过的一尊师兄。

    想不到…。

    昔日吃他的好处时,左一个师兄,右一个师兄,比亲人还亲,就差一点可以比得上那尚德大和尚。

    可一旦关乎到利益方面,可以毫不留情,瞬间翻脸不认人。

    这尊弟子是这样的,皇甫珏与周围那些弟子,谁不是这种人?

    尤其是皇甫珏,当年估计知道他在天极池峰被穆朔找上门的事,很快就与苏方划清界限。

    放眼望去,数十个来自皇甫道场的仙人,在这一刻几乎都变得陌生,这么点点距离,苏方感觉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无话可说…”面对一双双歹毒、森冷目光,苏方只是古井无波的应了一句。

    皇甫珏终于也吼抖一句:“皇甫少英,这段时间你去哪里躲避修行?我在道场找不到你,天极池峰找不到你,想不到你才进入道场,就开始偷奸耍滑!”

    苏方直面反问:“我只问师兄,天极池峰哪一项规定,每个弟子必须时时刻刻待在里面修行?”

    “还敢顶撞?”皇甫睿几乎要冲杀上来。

    “看来你对门规很了解……”

    皇甫珏陡然一怔,然后目光缓解下来,倒也没有之前那气仗凌人:“天极池峰的确没有明文规定,每个弟子必须在池峰内时时刻刻修士,但是我作为你进入道场的监督人,有权力监督你修行,而你在这短时间,如此偷懒,不勤修行,掌握炼器基础知识,而且今天强占洞府,目无法纪,打伤两尊同门,宗门可是有条文规定不准欺凌同门。”

    “偷懒之事,我一个弟子说了不算,也说不清楚,但是这个欺凌同门,我可不认同!”

    “你不认同?”

    “让我一个普通弟子如何认同?珏师兄,以及诸位师兄,你们可以去查查,是皇甫睿这些人进入宗门长,还是我皇甫少英进入宗门时间短!”

    “你这是何意?”

    “麻烦诸位师兄冷静下来,长点脑子,我皇甫少英进入宗门也才一百多年,而皇甫睿等人进入宗门至少不下三千年吧?那问题就来了,皇甫睿这些人信口开河,说我一个进入宗门百年的弟子,能去欺凌他们这些修真几千年的弟子?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噗…”

    谁知待苏方说完,那皇甫睿气得竟然闷吐出一口鲜血。

    其他人也是一个个愣的如木头人,因苏方说的这番话,的确是容人无法反驳的。

    哪里都估计说不通,是苏方欺负皇甫睿等人,这是很明显的事实。

    反之对于皇甫珏这些高层而言,他们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了。

    虽然都在打量着苏方,却一个个低声在与皇甫珏交流。

    “珏兄,这一批万古星子太不像话,尤其是这个皇甫少英,居然说我们这些高层弟子不长脑子!”

    “他就是一个被赐名的外姓弟子…”

    “我们在这宝器秘境修行这么久,难道还对付不了这么一个新人?若是连他都收拾不了,日后我们在新人面前,还有威严吗?”

    “我也是这样想的…”

    众人不断说道,而皇甫珏也向众人暗暗回了一句。

    他们说的任何一个字,苏方都听得一清二楚。

    心中不由浮现一股扑面而来的威胁,心中打起算盘:“既然得罪了这些人,我就要独自面对接下来任何难题…而且他们如那个穆朔一样卑鄙无耻,接下来对付我的手段必然是卑鄙龌龊,我也得最好应对办法,好在我在一个理字,那我就不怕把事情闹大,而且我也该是时候让人知道我真正的才华,让道场高层得以真正看重!”

    “皇甫睿,你们之间的事…”

    突然,皇甫珏与那些高层,突然后退了一些,他看向皇甫睿等人:“我们权当不知道,这是皇甫少英与你们之间的私事,你们要怎么找他算账,要在这里打打杀杀,与我们无关,我们只知道皇甫少英强占洞府、目无尊长、不勤修行、打伤同门这些事……其他…就不知道了,你们之间的事,还是由你们一起去与皇甫少英解决!”

    “我……明白了,师兄说的对!”

    皇甫睿那愤怒的模样,瞬息被得意取代,他看向二十多尊新晋弟子,投去一记深深的目光:“多谢师兄成全,既然师兄都开口了,那我们就联手给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个好看,我承认我一个人难以对付你,可我们这么多人,就不相信你还能翻起浪来?”

    “我要让你知道厉害……”之前那个被苏方重伤的弟子立即飞至皇甫睿旁边。

    哗哗哗!

    其他二十多个新晋弟子,居然也都来到皇甫睿周围。

    这是要…二十多人一起出手…对付一个同为新晋弟子的阵势。

    他们真正成了一群饿狼,逐渐逼近而来。

    苏方看向皇甫珏等人,这些人果然是老人精,修行不怎么行,但是这些人对付人、打压人可是一个个好手。

    “哈哈!”

    他突然放声大笑:“你们一个个高层弟子,老谋深算,运用你们在道场权力,要置我一个普通弟子于死地,为此,你们也是卑鄙无耻到了家了!”

    皇甫睿发疯似的喝道:“是你自己不长眼,怪不得别人,而且这事与诸位师兄无关,是你自己没事找事!”

    “皇甫珏…”

    无视皇甫睿,苏方对那皇甫珏投去惊异目光:“他们都是一群小喽啰,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我皇甫少英不是你能随意踩在头上的蝼蚁,你若是真有本事,就下来亲自对付我,让这些蝼蚁是没有用的,你不是权力遮天吗?完全可以让这些人统一说辞,然后你就可以放心大胆收拾我,这很简单吧?”

    “你疯了吧?”那些高层弟子忍不住怒吼。

    “我是疯了,皇甫珏,我看你就是一个乌龟,若不是乌龟,便来与我交手,而且别怪我说的难听,你们这些所谓高层弟子,又比不上黄辽、青葵、元一方那些真正高层弟子,你们只是一群没用天才,没有修行未来的普通弟子罢了,唯一的优势,只是为我先一步踏入宝器秘境,除了这种优势,你们在我眼中,也不过一群废物!”

    “唰~”

    想不到苏方这番话,是真正激怒了皇甫珏。

    在苏方说完最后一个字,还未凝住嘴型,皇甫珏竟然一闪释放超越天仙境的气势,太恐怖了,突突地压迫而来。

    “退~”

    皇甫睿等人立刻就明白,做出反应,二十多人赶紧退后。

    苏方突然如换了个人似的:“这就是了,你一个高层弟子,既然说我忤逆门规,那你就亲自来教训我便是!”

    皇甫珏气势再次爆发:“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我已知道你的确是宝少爷跟班,也与大小姐有那么一点关系…但这里是宝器秘境,你之前就说对了,你一张嘴巴怎么说得过我们这么多张嘴巴?你今天发疯了是不是?我就让你清醒清醒!”

    气势嗡地涌入苏方周围。

    就化为了一片百丈惊人气场,将苏方禁锢其中,而皇甫珏就是如此强大,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