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这篓子捅大了
    以一尊惊人修为的强者,压迫一个…刚刚踏入天仙的弟子。

    以一个修真万年以上道行的仙人,压迫一个才修真一千多年的新晋仙人。

    苏方此时陷入来自皇甫珏惊人气场中央,这股气场,也让苏方知道超越天仙是何等强大。

    但好在这皇甫珏没有皇甫萧萧、赤炎紫那般强大,甚至比起他们十分之一,都是鞭长莫及。

    皇甫珏距离赤炎紫那种强者,有十层差距,但苏方距离他们,就是有百层差距…故此皇甫珏也是超越苏方无数倍的存在。

    周围那些弟子,也觉得今天苏方真是发了疯,到处咬人,咬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是咬的是皇甫珏。

    而且把宝器秘境来自皇甫道场所有弟子,算是一下子得罪的差不多了。

    气场化为桎梏面积足足百丈,此时皇甫珏来到苏方前方漂浮着,大约也就十丈,居高临下道:“怎样?我的力量之中,你无法挣扎吧?”

    “皇甫珏,你还有点勇气,但你以为这样…我就受你踩在头上?我若没有点手段,也不会在万年争锋一下子冒出来!”

    突然,不等皇甫珏再一步步占据主动。

    抓出一道道释放魔气的纹符,漂浮在了面前,苏方带着森森冷意看着这些纹符,看起来对纹符有很大信心。

    对方不觉明历:“原来你拥有这些邪恶来自魔道的纹符,你想用魔道力量对付我?哼哼,你就这点修为,还能翻起浪来?”

    在他说完之际,周围那些弟子都带着无比期待目光。

    “那你就错了…”

    苏方不卑不亢,突然屈指弹出其中一道纹符。

    嗖!

    纹符如同飞剑攻向皇甫珏。

    “什么东西!”后者看都不看,挥手一挡,便是一股澎湃真气,朝那魔气纹符呼哧卷了上去。

    轰!

    气势果然骇人,将魔气纹符突然震碎了。

    但是那纹符破碎之后,竟然爆发出一些惊人的魔毒。

    魔毒一出现,便嗤嗤地以恐怖速度,吞噬皇甫珏的气势,以及镇压苏方周围那强大气势。

    “好…好惊人的魔毒,大家退后!”

    周围那些弟子一个个闪着冷颤,纷纷后退。

    至于皇甫珏…。

    也是急忙后退,因为魔毒太厉害,竟然将他释放出的气场,腐蚀出一大片破碎窟窿。

    皇甫珏稳住气势:“哼,看不出你还是魔道狂徒!”

    “我只是意外得到了一些魔道力量罢了!”

    “这样就好,更好给我了一个杀你的理由…别怪我心狠手辣,我在这道场的地位,不容你这等弟子挑衅!”

    “要别人尊重你,那你就得拥有值得尊重的优势,但我在你很上看到的都是阴狠狡诈!”

    “我的为人,容不得你评价,破!”

    当空一抓,皇甫珏是真正动手了,一片飞星越杀剑,比天仙弟子催动起来强大百倍,直接横扫朝苏方刺来。

    然而苏方被逼得后退,又连连不吝惜魔道纹符,一道道地屈指弹出。

    啪啪啪!

    几张魔道纹符在飞星越杀剑周围爆炸,魔毒一爆发,就整体影响到飞星越杀剑的攻势与速度。

    趁此机会,苏方已闪至另一方,又控制魔气纹符准备反击。

    魔气纹符哪是他得到的,根本就是他用食魔剧毒,暗中炼制出来的纹符,他早就知道未来要面对强者,在星辰宫之中,得有不让人怀疑、窥视的手段,除了食鬼的剧毒,其他手段都不能施展。

    因他可以有完美借口,就说在荒地意外得到的魔气纹符。

    “啪啪啪!”

    如今不管是对哪一方而言,都是骑虎难下。

    苏方不可能任人宰割。

    皇甫珏也不可能放过他。

    又是一道道魔气符箓,在皇甫珏释放惊人神通剑气下,连番抛出,与神通撞击发生破碎。

    破碎那一刻,就是符箓内的魔毒,崩塌、吞噬的时候。

    这片修行山谷,多半都是皇甫道场弟子,此时动静太惊人,令更多皇甫道场弟子飞出洞府。

    就连后方那山脉也一并震荡。

    如皇甫珏这种超越天仙境高手,在这种环境施展神通,动静是非常骇人的。

    皇甫珏见到不少人在周围探来目光,对苏方恨得牙痒痒,那扭曲的脸庞狞笑而起,突然将气势提升数倍。

    “我要强占先机……”

    神通荡来,苏方只有闪避,以大圆满能力他将整个天极池峰动静都给掌控,更加知道皇甫珏急了。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这种卑鄙无耻,有仇必报的小人?

    刷刷刷,挥手一股劲气卷出,居然是十几道毒气符箓,先一步在皇甫珏释放神通下,在那周围爆炸,因而魔毒一浪接着一浪压迫皇甫珏。

    此人气场强大,也有世界之力,能释放星辰借法,毒气自然无法逼近他周围,在十丈之外就被大量神威震开。

    皇甫珏讪笑:“你这是徒劳无功…你蹦跶不了多少时间了,无上极道星云诀,天地压顶!”

    极道星云诀!

    “嗤!”

    苏方一听见,一身真正气势爆发了。

    对付极道星云诀,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会死人的。

    那正施展极道星云诀的皇甫珏,手印戛然而止:“你…居然从洞仙二道境…一下子突破天仙一道境?”

    原来是从苏方释放强大气势,看出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一尊天仙。

    天仙不是皇甫珏对手,他只是想不到,这次过了多少年,一个洞仙低阶位弟子,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一尊天仙?

    周围那些弟子也同样惊愕无比。

    “此人…必须抹杀…”皇甫珏陡然加快凝结法印速度,在前方突然涌现出滚滚如星云一样的惊人星光气势,滔滔涌动,足足覆盖百丈以外,正好在苏方位置上方形成。

    “叱叱!”

    杀意就将吞噬苏方的时候,周围人也知道这一招,必能将苏方击杀。

    此时此刻,从后方那山峰,也就是天极池峰那里突然飞来数十尊人影。

    苏方看都未看一眼,只是抛出更多毒气纹符,心中冷冷笑道:“也该是时候来了…”

    “嗯?”

    那前方半空,皇甫珏的目光扭曲成绞肉机一般,且猛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双手结出最后一道法印。

    那飞速越来的数十尊人影,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喝声:“谁在闹事?这里可容不得你们胡来!”

    “去!”

    但皇甫珏……龇牙怒睁着眼珠子,双手朝苏方压了下去。

    突突突!

    朝百丈惊人的涌动星云神通,就像那从苏方上方半空剥离、甚至是切割开形成的一块空间,整体轰向了苏方。

    迅猛之际,一片动荡随着星云压在了苏方所在位置。

    “嗖!”

    几道人影先一步碎空来到皇甫珏前方。

    是…。

    青葵、元一方以及三尊强大弟子。

    这是天极池峰目前掌控日常事务的两尊强大弟子,另外三人也不得了。

    元一方森森一扫,威严冲皇甫珏一凌,啪啪啪就是空气一震,将那皇甫珏震出一丈远。

    羞辱,莫大羞辱。

    可皇甫珏还真是能忍受屈辱,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可以拿捏苏方,但就是不敢得罪高层。

    元一方当众大喝:“我们已发话,你以为我们不知道这里动静?就是告诫你莫伤人性命,发发威就可以了,但你…”

    皇甫珏躬身解释:“这弟子皇甫少英强占洞府,又打伤弟子,目无法纪,还偷懒不勤修行,做出这般忤逆之事,我也只是想教训教训他,只是心中太火大,一时没有收起力量罢了!”

    此时元一方那眼神余光,深深地扫了一眼皇甫珏,他才来到另一尊天才青葵一旁:“青葵兄,皇甫珏我已经教训过了,既然是失手之责,也是情有可原,你觉得?”

    青葵不喜神色,淡淡看向周围,倒是未看皇甫珏一眼。

    “轰…”

    哪知此刻,在那星云神通崩塌、覆盖、大碎裂的动荡谷底,突然响起一道似霹雳的震耳之音。

    引得近处近百弟子,以后附近数百弟子都震惊看着那星云余威之中。

    原来是…。

    一道冒着叱叱剑光,一尺长的玄剑符箓,正缓缓升起,并在玄剑符箓之下,还有一个人影。

    皇甫珏铛铛后退一步,心中惊呼:“没死…怎么…可能!!!”

    周围大量弟子也都难以相信,因为在玄剑符箓之下,正是被极道星云诀击中的苏方。

    与青葵、元一方一道来的高层弟子之中,有人突然被那剑气吸引:“这道符箓…是…是…与那‘君不见’、‘恨不悔’的气息一样!”

    “怎么与傲天峰的两大怪胎扯上关系了?”

    更多高层弟子听后,开始不可置信地相互议论。

    君不见、恨不悔是什么?

    在九天星辰宫就是两个实力变态的存在,也是九大道场,来自傲天峰唯一的两尊弟子。

    当然也是名震天下高手傲天长恨的唯一两尊弟子。

    下方星云神威彻底消失,那剑气符箓也消失了,苏方有些狼狈,上气不接下气缓缓升空,却以极为平淡的目光,只是微微扫了一眼皇甫珏。

    “穆朔…”

    他又见到青葵、元一方等数十尊高手。

    在那两人后方,一张可以给他带来真正威胁的脸,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就是在天极池峰那次,差点害了苏方的穆朔。

    穆朔站在高层高手之中,倒是并未轻举妄动,而是一副事不关己。

    此时元一方突然看向青葵,以及众人:“没事就好…”

    苏方加快速度,直接飞向青葵、元一方:“弟子请诸位师兄主持公道!”

    “你还有冤屈?”元一方笑容凝住:“你打伤弟子是事实,不勤修行也是事实,高层师兄说你几句,你还忤逆不成?我们知道你有委屈,但此事也是你错在先,捅了如此大篓子!”

    苏方在两大弟子,以及其他高层弟子三丈之外停下:“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宗门只允许高层弟子犯错,而我们这种普通弟子就没有人权?”

    元一方正横着怒气要开口的时候,青葵突然走出来:“宗门是公正的,这里人这么多,没有人可以人可以只手遮天,你有话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