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炼宝惊雷 下
    就是穆朔也不由得从大量高层之中来到一方,身边聚集不少弟子。

    穆朔倒吸一口狠气,怒火几乎从眼瞳中喷射:“这小子…莫非是要向着高层给告状?”

    “真要告状?”

    想不到连元一方也未再去讨好青葵,祝贺对方炼器成功,带着几尊心腹来到穆朔一旁。

    穆朔颔首后,很是客气:“我已让这小子留在空间道场,不让他参加任何活动,一步步让他毫无存在感,什么天才、什么机遇都不可能与他有关,等他毫无存在感,我就可以将他抹杀,元师兄,这可是李师兄交代下来的,想必他也向你打过招呼?”

    “李师兄…”

    自然是那特殊弟子李天奇,一代绝世弟子,元一方拍拍穆朔肩头:“在天极池峰你就放心收拾皇甫少英。”

    “可他要告状!”

    “告状?他以为这里是凡间市井?就凭他一面之词,高层会相信他一句话?一个字都不可能,我们这些高层弟子立下多少功劳,他只是一个才来到道场的万古星子,就让他去告,反而会令高层反感。”

    “师兄有理!”

    “就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也是逞口舌之快,道场乃是以功劳、以实力、以地位为尊,他就是叫花子,等着瞧…莫急,莫急!”

    “嘿嘿!”

    元一方在穆朔面前,实力、地位都是超然一等的,如今就同老大哥,要为穆朔保驾护航。

    “皇甫少英,你有何事直说!”

    高层!

    坐在栾天师旁边也是一位老者,显然周围老者虽然不是长老,但也与皇甫道场皇甫端、皇甫云海那种高层地位一样,可不像栾天师那么有耐心,气势森森如电光一闪。

    这一刻的苏方,犹如身体都被这股气势逼得快要撕裂。

    他却依然沉住气,这尊高层他是记住了,再看其他高层,哪一个不是气势凌人的模样。

    当众行礼:“弟子在私下无数次尝试炼器,经过一次次反复推敲,弟子终于炼制出一道剑体天地道宫道器,就差一步就可以成功出世,希望诸位高层给弟子一个机会,让弟子可以将这件法宝借用宝鼎,炼器成功。”

    “你可以…炼制法宝?”之前那尊老者,咋舌不已。

    周围高层也都改变神光。

    距离栾天师不远一尊高层捋着一尺胡须:“这玩笑开不得,年轻人,你有斗志,有勇气是对的,值得赞扬,可做人必须脚踏实地,修真得一步步一个脚印。”

    “诸位高层,这就是弟子费劲心思,第一次炼制的道器雏形!”

    一个个高层都不相信。

    细细一想,也对啊,一个这一届万古星子,才来到天极池峰不久,怎么可能独立炼器?

    随之苏方突然抓出一道玄光,果然内部漂浮着一道黑色被阵法封印,内部却有着一些液体,与实体剑印交织的黑色飞剑。

    那一尊之前还看不上苏方的老者,当众起身:“的确是飞剑的天地道宫雏形…”

    “也看得出…这道飞剑上有许多手印,以及真火印记…按道理说一个万古星子,不可能有如此手段,他在天极池峰?谁人负责?”

    “此事不能马虎!”

    “天极池峰最近几千年负责弟子是青葵、元一方,就让他们过来,当面说个清楚!”

    大量高层都不相信,苏方可以炼制出道器雏形。

    再天才也需要近万年时间。

    最后由一尊老者释放神威,公然扬声要青葵、元一方从众弟子之中来到高层前端。

    数万弟子本一部分在围着青葵,一部分是在继续观看场中几尊弟子炼器,可现在不少人都看向高层,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何事,不明白大量高层如此对一个普通这般在意。

    两尊弟子快步走向高层,元一方扫了一眼青葵。

    青葵炼制青元鼎成功,如浴春风,好不得意,他此时正处于人生一个崭新的闪光高度。

    元一方先狠辣瞪了一眼渐渐清晰的苏方模样,然后道:“师兄,我看这皇甫少英怀着坏心眼,若是这般,高你我一状,那你我哭笑不得了,此子来我道场,从来没有消停过!”

    “我们宝器秘境,不像浩古道场那般复杂,我只希望炼制青元鼎成功之后,我下一步目标就是炼制上品道器宝鼎,这天极池峰的杂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这件事我会让高层透露,以后天极池峰大小事就由师弟全权负责!”然而青葵却说出一番,令元一方心花怒放的话来。

    “师兄若能成功炼制出上品道器宝鼎,那师兄你必然是万年间,最年轻,最有可能成为长老的存在,师弟恭喜,恭喜!”

    “此事还很漫长…”

    来到高层前方,青葵就与元一方凝住神色,几乎齐齐看了一眼苏方,再向诸位高层行礼。

    可当两人见到苏方凝结出的剑体雏形,以及听见高层当面质问,才一同露出震撼神色。

    当苏方如同一个陌生人。

    当着一个个等待答案的高层,元一方突然摇头:“我们平时按照高层交代,盯着每个弟子进步,这皇甫少英才正式进入炼器空间不久,这才十年不到,怎么可能独自炼制法宝,道场也没人知道这一点,这剑体雏形是不是他炼制的,十分值得怀疑。”

    许多高层相互凝视一眼,栾天师旁边一尊高层道:“皇甫少英,他们两人如今站在你面前,他们都不知道你炼器之事,你如何可以独自无声无息,将法宝炼制成功?”

    苏方侧身当着高层,也当着两尊弟子:“弟子平庸,也没有资格独立去宝鼎炼器,没有办法,弟子空有一身想法,一直想要炼器,但刚来的万古星子,哪有那种炼器机会?可弟子不甘心,好在利用一些手段,先将各种原材料融化,再进入天极池峰炼器空间,将融合物质打入宝鼎之中,这一点我相信不少池峰弟子都知道,以我这种平凡弟子,池峰资源我是用不上,但我也会想办法,这一切都是想尽早为道场效力,炼制道器,建立功劳!”

    “但这不能证明是你炼制的!”元一方淡淡反问道,听得出并未要刻意刁难苏方。

    “只要高层给我机会,先让我在这里将这法宝炼制成功,我想一切都可以证明!”

    “诸位高层意思?”

    青葵向高层们颔首。

    一尊高层道:“道场是公平的,每个弟子都有权利,现在不是追究这剑体雏形是谁炼制的,既然你愿意就上去试试,等结果再说,栾老,你觉得呢?”

    “恩,每个弟子都有机会,上去试试吧!”栾天师这才公然颔首。

    “多谢诸位高层!”

    苏方以淡扫峨嵋之势,朝高层行礼,然后冷不丁看了一眼元一方,转身朝广场走去。

    有弟子已经得到高层指令,准备好一座宝鼎。

    “师兄,此子很是嚣张,不管他成不成功,要驾驭这种弟子都是很困难的,以后道场若都是这种风气,你我也插不上手。”

    “之前我说的事,就是我的想法,我只想尽快炼制一件上品宝鼎,其他的事由你负责!”

    “多谢师兄!”

    元一方不甘心看着苏方那远去背影,与青葵聊了聊,想不到青葵倒是也在支持他的想法。

    “那是什么弟子?”

    “是天极池峰的弟子,这个弟子…应该叫皇甫少英,听闻是这一届诞生的第一个万古星子,虽不是十大万古星子,但才华惊人。”

    “这是要炼器?”

    “万年大赛距离今天也就很短时间,区区年华,他怎么可以独自炼器?”

    “能进入天极池峰,能独立出入,这就说明他只花了极短时间,就先将无数炼器资料、物质、材料记得清清楚楚,此人必是个天才!”

    “十几年就能独自炼器?他才是一个天仙境,开什么玩笑…”

    当有高层弟子在广场释放一座宝鼎,周围数万弟子,就明白又有弟子要开始炼器。

    但不知道是谁。

    可随着苏方走来,释放天仙境气势,那般微不足道,就这么一点,就吸引了每个人的目光。

    “这就是我要的,卧薪藏胆这么多年,来到九天星辰宫百年,这才是我今天可以崛起的大好机会,这些大部分人都想看我笑话,但最后谁是笑话还不一定!”

    苏方能将一切声音,任何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也都能看的清楚,这就是大圆满能力。

    来到宝鼎前,独自一人,施展阵法之后,一扫周围,他就记住数万弟子,这其中还有不少女弟子。

    也有不少如同青葵、元一方那种绝世弟子。

    这些人给他感觉,没有赤炎紫那种霸道,以及恨不悔那种强势,但这些人身上都有一种朴实无华的气魄。

    大概就是炼器者,那种经历无数岁月才有的一种大器沉淀。

    几万弟子,就是一些高层都凝视着那掌控阵法的苏方。

    “嗤嗤!”

    想不到一股火焰,竟然瞬间涌入那剑体天地道宫,并且从宝鼎也喷出惊人火焰。

    两股火焰还巧妙融为一体,将那剑体天地道宫疯狂燃烧,苏方也打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

    “不得了,不得了,那些炼器手印只有一部分是我们星辰宫的!”

    “此人的真火神通,为何掌控到如此纯熟地步?”

    都是行家在发出惊叹,那些高层弟子,才知道苏方拥有多惊人手段。

    就是高层前方的青葵、元一方也受到极大震撼,前方那个独立炼器的弟子,是他们麾下弟子么?

    “怎么可能?这皇甫少英才进入道场几百年,他、他怎么可能拥有如此火系神通,以及驾驭宝鼎、物质的能力?”

    天极池峰不少弟子阵营之中。

    皇甫珏一张脸扭曲到了极致,当然还有一旁的皇甫睿。

    这些弟子是最熟悉苏方背景的,如今也看不透苏方到底是什么弟子,如此能耐,还是一个刚进入道场的万古星子?

    无数双目光下,苏方控制的火系神威,与宝鼎完美融合,喷射出猛兽一样的真火气势,焚烧得那剑体天地道宫内部液体已经不见了,爆发真正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