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提名特殊弟子
    淡淡霞光便是神秘鸿孕紫气,以及其他神秘气息。

    当白烟与霞光一下子升腾、消散的瞬间,下方真火已经熄灭,无数弟子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那依稀出现的剑影之上。

    “成功了!”

    “居然成功了!”

    “这才六年,不用时间,六年就能炼制一件下品道器,就是我们那些师兄也难以做到!”

    “这是何等速度?”

    剑影越发真实,引得数千弟子嗷嗷拍案称绝。

    一道晶莹雪白的飞剑,嗡嗡几声之后,便落在了苏方面前,静静地漂浮着,透着无法形容的光耀。

    “师、师兄…我记得栾老可是当众承诺过,若是他能在十年之间,将法宝炼制成功…他就是提名特殊弟子!”

    “哼,仅仅是提名而已,特殊弟子,能是他想成就成的?”

    “对对,特殊弟子哪个不是立下绝世功劳,修为强大,实力不凡,他一个一道境天仙只能炼制下品道器。”

    “提名特殊弟子有太多道道,一旦他犯错,身份随时就没了,而且始终个天仙!”

    阵法之外,围观弟子内,皇甫睿正对皇甫珏说着什么,这两人哪有一点祝贺苏方的意思,分明恨不得他炼器失败。

    皇甫珏龇牙攥着拳头:“皇甫少英速度提升这般惊人,而与皇甫端之间过节我也弄清楚了,皇甫端必不会放过他,若纵容此人成长下去,对我太不利,在他天仙境之内,定要除掉他…”

    威胁,一尊堂堂高层弟子,竟从一个天仙弟子身上感觉到了危机。

    此时在不远处。

    又一尊弟子,比皇甫珏地位、实力都超出不少的穆朔,那脸上一阵刷白,很色阴晴不定,估计他心情与皇甫珏差不多。

    他几个心腹也在那里道个不停。

    “真想不到…我还觉得此人有皇甫斐那种特殊弟子庇护,慢慢找机会来除掉他,可想不到一个不注意,居然让他抓住如此机会,一下子在高层面前冒出来,这个皇甫少英各方面能力超出我的想象,他不是一个普通天仙境弟子!”

    “大意,太大意了,一个天仙境没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就这样想才导致轻敌,从此我得当他是个同等高度的弟子来对付,再也不能大意,若是如此让他一步步成长起来,看此人修行速度与性格,我屡屡踩他头上,今后有了势力,我肯定没有活路,我得借用李天奇的力量。”

    连穆朔此时也把苏方恨到骨子里。

    一个弟子突然冒出来,在这宝器秘境,会牵动多少人的利益?

    无形之间,苏方一个人已经开始在宝器秘境搅起一股暗流。

    “这道飞剑挑选物质时,我就要炼制一把拥有圣气的存在…”阵法中央,随着苏方抓住飞剑,周围阵法突然消失。

    而他一步步捧着飞剑,一步步来到十几尊高层面前。

    高层也走向他,谁都露出赞赏目光,一个天仙境弟子,才进入宝器秘境,就能炼制两件下品道器,如此天赋、如此才能,已经是宝器秘境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

    十几尊高层当着数千弟子公然表扬苏方一方,就带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天极池峰。

    宝器秘境最高那座山峰。

    深处有一片宫殿群。

    最大宫殿群外,一些男弟子、女弟子聚在周围,正看向天极池峰那个方向。

    “来了,他就是皇甫少英。”

    “真想不到他能以天仙境,才成为万古星子,就能炼制出道器,以天仙境立下功劳的弟子,多少年没出现了。”

    “人长的也不讨厌,看起来挺顺眼的。”

    原来这些高层弟子,听到动静都在等着看一看苏方。

    当随着十几尊高层保护苏方来到大殿时,就像他是唯一的星辰。

    苏方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周围高层弟子他都能记得模样,随之来到大殿之后,只见长老栾天师与不少长老已经在等待。

    他来到中央:“弟子见过诸位高层!”

    栾天师这次先说话:“六年就能炼制一件下品道器,还是一道境天仙…这是几乎不可能的,在大世界也很少听闻有你这种天才,能不能给我说说,你才来宝器秘境,为何能在这么短时间炼器?你放心,我们不是窥探你的秘密,只是在我道场修行,高层是有义务去了解的一切。”

    “是!”

    如此一尊长老,苏方心中升起敬意,不像其他长老,如此阴阴沉沉:“弟子其实是下界飞升者,在小世界时,就已经接触炼器甚至是炼丹,故此来到大世界,随着境界踏入天仙境,才终于有能力炼化各种物质。”

    “你是飞升者?”栾天师喜出望外。

    周围高层也而是一个个想不到,飞升者意味着什么,他们能不清楚?虽然飞升者不少,但任何一尊飞升者都是在下界经过无数年修行的存在,对于炼器、炼丹等等方面都是有一定掌握。

    怪不得连栾天师这种长老,也是露出不一样的欣赏目光。

    反之苏方,十分巧妙就将如何会炼器的原因,毫无违和感道出来,令众人只有相信。

    栾天师让苏方坐下:“飞升者我们道场也有不少,都是惊艳弟子,皇甫少英,你很有潜力,你也有经验,为何来之前,不给老朽当面说明你是飞升者?”

    “弟子对九天星辰宫不了解,对宝器秘境也不了解,在小世界那套还不知道管不管用,就先决定来宝器秘境看看再说,经过这些年熟悉各种原石、材质、秘籍,才敢尝试炼器!”

    如同一个卑微弟子,苏方谦恭无比:“但尝试也是偷偷摸摸,怕其他弟子笑话,就暗中开始打磨材质,用法宝炼化一件件物质,等化为融化物质之后,才敢去宝鼎之中炼制,好在星辰天方剑成功了,弟子才觉得应该有能力炼器,才公然来见各位长老!”

    “你很容易,从此你不再是普通万古星子,而是提名特殊弟子,你炼制的两件法宝,就是两个功劳,而你又是飞升者,在我们这里有规矩,每个弟子炼制的第一件法宝,都会封存在道场圣殿之中,容人参观,不会上交宗门,分配给那些弟子!”

    栾天师说完,就当着众高层的面,抓出苏方身上令牌,重新开始释放真火。

    几下功夫。

    令牌就变了一个模样,依然是惊人星辰气息,但是上面有‘宝器秘境提名特殊弟子’几个仙文。

    这令牌含金量太重了,有了这令牌,地位与穆朔都是一样的,甚至与青葵、元一方也是一样。

    因为他不再是普通弟子,而是提名特殊弟子。

    令牌重新回到苏方手中时,因为这一刻,他不再是个小人物,以及普通弟子。

    周围那些高层也都在颔首。

    栾天师又道:“你也要不断勉励自己,提名特殊弟子还只是开始,上面还有记名特殊弟子,以及正式特殊弟子,要成为特殊弟子,就得脚踏实地,耐得住寂寞,整日对着宝鼎,修行倒是其次,你可还有要求?”

    “弟子有两个要求!”

    以当仁不让之态站了起来:“弟子希望可以自由出入每一座池峰,这样可以观摩大家炼器,弟子可以炼器,但炼器的方式很不足,弟子知道自己的弱势是什么,炼器只有多看,多模仿才能进步,这就是经验,所以请高层容弟子可以去每一座池峰;其次弟子想出去多多见识,收集一些特殊材料,以历练来不断修行、炼器,以后会经常出入道场,长时间在外修行。”

    “还以为你有什么要求,这种要求都是你现在本身拥有的,你是提名特殊弟子,你又已成功炼制两件道器,在在宝器秘境,除了某些地方你要向高层汇报,其他道场你都可以随意出入,每个弟子都不应该关在道场,是要出去走走,这个也不重要,但成为正式弟子就有要求,必须在百年内炼制出一件下品道器上交给宗门,要为宗门立功,这是每个弟子本分!”

    “弟子明了,长老放心,弟子会及时向宗门上交道器,弟子本分之事一定会做到。”

    “你也要换一处道场,在这宝器秘境都是一片废墟,你可以任意找一处建立洞府,再有你有什么事,以后就直接来这里找高层!”

    “那天极池峰,弟子还要经常去报道吗?”

    “不用,不用,天极池峰只是寻常弟子修行之地,规矩也是因人而异,但你炼器没有宝鼎,还是要去池峰内部的,以你现在还没多少建树,宗门也不会独立赐予你一件独立宝鼎!”

    “多谢长老!”

    该说都说清楚了。

    摇身一变,苏方就已不是之前那个人人都可以踩在头上的普通弟子。

    告别长老,便回到天极池峰。

    一来到山谷,想不到好多皇甫道场弟子都在他的洞府等待。

    这些弟子以前可是另外一种表情,都不想与苏方沾上关系,可现在呢?一见到苏方回来,都主动迎来,满口都是祝贺,还送上各种东西。

    苏方将这些人打发走,倒是没见到皇甫睿、皇甫珏那种弟子,估计此时在各自洞府气得够呛。

    洞府一切东西收拾好后,将阵法给收起,这洞府又成了无人之所。

    多少弟子目送下,苏方离开天极池峰这边山谷,向后方飞行了一阵,沿途感应不到洞府坐落在大山或是山谷之中。

    不久一片破碎荒原之中,一座废墟堆砌成的高原吸引了苏方目光。

    来到这里拿出大量仙石,打入废墟之中,施展九天星辰宫功法,凝结一道道大阵。

    天仙境修为已经让他拥有强者拥有的一定神通,也掌握了一定的天地取精、星辰借法。

    这一处废墟距离那些一座座敕封非常遥远,他可以放心在这里建立道场,在这里习性。

    一切缔造好后,一座星光大阵就在废墟上生了根,盘坐在道场内,这下再也感觉不到威胁,而且从此以后,才算是真正修行紫气法灵、鸿孕紫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