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特殊弟子仇云、李天奇
    这句话一出,那仇云只能呵呵几声。

    显然玄心仙子说的很清楚,就是对仇云没有一点想法,也是委婉拒绝了此人。

    皇甫斐又邀请玄心仙子去她道场,免受打扰,不过玄心仙子还是决定留在这里。

    当两人离去之后,皇甫斐亲自留下一道阵法,将行宫保护起来,就算外面有大量围观弟子,也休想随意进入阵法一步。

    这下苏方也可以落得一个安静。

    又连连吞噬丹药。

    “当年皇甫斐在我双腿种植下封印,我就知道此女只当我是一个下人,但你皇甫斐大错特错了,以为我苏方永远就只能被你镇压?被你利用?”

    看向化为血红状态的双腿,这点伤势看似严重,甚至双腿都废了,但实际上对苏方而言,一点不算严重。

    他若要恢复,这就几天时间。

    但不能恢复得太快,一旦被皇甫斐知道,他的秘密就越发藏不住,等在皇甫斐那里没有了秘密,也就是他真正要死在那女人手中的时候。

    这次…皇甫斐当着仇云,当着无数弟子…将他彻底当做一个下人,公然受下如此耻辱。

    也就证明,皇甫斐与他永远都是这种敌对关系。

    “我可打扰?”

    突然,正在恢复之中的苏方,其实伤势都差不多了。

    一道女子的声音,静若古镜,从外传来。

    是…玄心仙子。

    苏方一怔,想不到第一仙子,怎么会突然来房间找自己?

    调整状态,应了一声,释放真气将门打开。

    一身青袍的玄心仙子迈着毫无动静的步伐,来到房间,一见到苏方在床上盘坐,周围还有一些血色,便颔首之后来到靠窗前坐下。

    苏方未下床,等了一阵,感觉太静不自然,便主动说道:“仙子,外面很多弟子,星辰宫就是这样,像你这种仙子,就会受到大家追星捧月般对待。”

    “以我目前修为,这些弟子心中想什么,说什么,大概都能猜测几分…”玄心仙子侧眸投来深邃的目光:“我要谢谢你。”

    后者眉头一耸:“谢我?在下不明白!”

    “那些弟子来打扰我,非要见我,你站出来,阻止了他们,我能不谢你?这世界上男子我见的太多,当目标未达到之前,会努力、会去拼搏,可等他达到目的,拥有了梦想之后,就会变得不再珍惜,这些弟子来见我,心思我何不明白?而你虽说为了道场,而去阻止那些人,实则也是看不惯这些人对我的所作所为!”

    “在下只是觉得仙子是客人,既然远来是客,那这些弟子也太过分,应该不止我一个人看不过去!”

    “但却只有你一个人站出来!”

    “在下…”

    “你好好养伤吧,养好伤,就当我导游,陪我逛逛星辰宫道场,难得来一次,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这是应该的。”

    “我也不打扰你了…”

    玄心仙子起身来到门前,忽然又转身:“本想给你几种不凡丹药,助你养伤,不过我无意间感应到你的生命血气很是强悍,那双腿伤势应该难不住你才是,你也是个不甘平庸的修士。”

    “…”

    听到这句话,再看过去,只见到玄心仙子一缕背影。

    令苏方无话可说,她这种超越玄仙存在的绝世强者,果然非同小可。

    调整一阵,继续吞噬丹药,双腿很快就恢复正常。

    哪知行宫又迎来一个人。

    不是外人,是这里主人之一,皇甫宝宝。

    一见到苏方几乎废人一样坐在床上,皇甫宝宝很不服气的来回发问:“大姐太过分了…这是何必呢?以她能力、修为、地位,可以以特殊弟子身份教训那些弟子,为何还要差点废掉你的双腿?”

    “皇甫斐…好在你有个弟弟,也是如此,将来我不会对付你弟弟,有仇报仇,我只会找你讨回来,还有皇甫云海,生生剥离法宝…!”盯了一阵,苏方倒是并未将怒火转嫁在皇甫宝宝身上。

    皇甫宝宝拿出储物戒:“这里有很多丹药,你好好休息,我也是在浩古道场修行,听到一些弟子议论,才知道这里的事,如果我早点回来,就不会有此事发生了!”

    “少爷放心,我没事,你知道我肉身能力不凡,生命血气超凡,这点伤势难不倒我。”

    “我去找大姐…”

    谁知皇甫宝宝一闷头转身气呼呼离开了房间。

    拦都拦不住。

    后方深渊,云间深处的阵法之中。

    皇甫宝宝穿过阵法,来到后花园,气呼呼的他一见到皇甫斐,刚想发脾气,结果见到旁边还有一名男弟子,便兜着怨气,一步步上前。

    皇甫斐与男子同时看向皇甫宝宝:“你怎么从浩古道场回来了?不是让你加油修行么?到时候几方大势力举行联合历练,可是你扬名表现自己最好机会。”

    “见过云师兄!”

    原来男子就是之前,去见玄心仙子的特殊弟子,仇云。

    皇甫宝宝一口咬着怒气,但还是向仇云行礼,知道规矩。

    仇云笑了笑,倒没说什么。

    皇甫宝宝憋了一阵,气不顺的轻哼:“我听闻皇甫少英受了伤,就赶回来看看…”

    皇甫斐面色一沉,当着仇云再场,冷冷喝道:“我就知道你为他而来,我给你说了多少次,皇甫少英只是一个外姓弟子,只是你身边一个下人,有几分不凡天分罢了,再如何他也只是一个下人,容不得有丝毫其他想法,我说过的话你好好记得,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是为你好,回去吧!”

    “姐…”

    还是不服气,但皇甫宝宝坚持了一会,还是转身离开了。

    剩下两人,仇云安慰道:“还是小孩子,师妹你也别太在意,宝少爷天分惊人,只要给他时间,未来星辰宫就是他的!”

    皇甫斐怀着一份歉意:“云兄,本来我是想给你与玄心仙子牵线的,但是…想不到玄心仙子不为所动,这次双修之事,乃是两大宗门长老发起,哪个男弟子能与玄心仙子双修,那么未来必然得到两大势力重用,地位不凡。”

    仇云看似不在乎,但心里估计早就在气着这件事:“我也明白,才厚着脸皮来找师妹…但估计玄心仙子是看重了他人,或是心中还有那个炎仙心…不过我听说其他特殊弟子,都会去见玄心仙子,就是那个李天奇也会去。”

    “炎仙心真的不凡…前阵子听闻火衍神日宗去了某处上古域外时空,对外说是带着弟子去历练,但实际是得到某种上古残图,去寻找某一件宝物,听闻还得到了那件宝物,并且最终宝物的归属,落在了炎仙心手中,使得那炎仙心也是火衍神日宗第一弟子。”

    “第一弟子…关于炎仙心最近动静我也暗中留意,毕竟我们这一波天才弟子都在明争暗斗。”

    “能与玄心仙子结为道侣,那这个男子就可享受两大宗门道场资源,加之我们与青天万卷门也会因此而结盟。”

    “我不是炎仙心那种人,为目的不择手段!”

    “估计道场那一个个男子,也难以入她法眼,玄心我太了解,同为女人,都想找一个当世最为耀眼的男子为道侣,可惜因为炎仙心,她也难以找到那种男子,师兄莫太在意。”

    倒是皇甫斐最后安慰仇云。

    同为特殊弟子,两人关系如何会在九天星辰宫形成一股惊人势力。

    侧峰。

    行宫之中,因为皇甫斐展现强势手段,如今那些围观弟子也不敢随意闯入阵法,但因上次闹出动静,来行宫看热闹的弟子更多了。

    苏方早就恢复伤势,且在冲击天仙二道境巅峰。

    “嗡…”

    静了半个月。

    突然,阵法传来一阵惊人的气势穿梭声浪。

    然后就听见云露客客气气的行礼声:“见过李公子。”

    李公子?

    苏方立即施展大圆满能力,看透一扇扇门窗,见到第一张脸就让他很是意外,原来是宝器秘境的高层弟子穆朔。

    除了这穆朔,还有数十人,几乎都是浩古道场,以及其他秘境弟子。

    “南宫秀…”

    其中有几个天仙境弟子,跟随在穆朔后方,有一人也在第一时间吸引苏方的目光,正是在万年比赛之中遭遇过的天才,南宫秀。

    然而这些人大步生风,如履平地,明知道这里是皇甫斐施展的结界,还依然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就因为他们之中有一位男子,一尊身材格外壮硕的长发男子,此人一身与众不同的大黄星袍,那张脸如同刻刀雕刻而生,轮廓分明。

    此人一身霸气竟让皇甫斐留下的阵法都在颤栗,好一尊绝世高手,也明显透着不在乎皇甫斐的气势。

    姓李,又有穆朔、南宫秀等不少天才弟子拥护,那么此人…自然就是特殊弟子李天奇。

    记住李天奇的容貌,暗暗待在房间,此时可不是出去的时刻,万一南宫秀、穆朔这些人要刁难他,一百条命都不够用的。

    李天奇直接让众人在大殿等候,他来到行宫深处,在释放大圆满听力下的苏方耳膜,传来他谦谦有礼的问候声:“在下李天奇,自从数年前一别,就常想去青天万卷门拜访仙子。”

    “李师弟,一转眼你在道场都成为风云人物,请进!”想不到玄心仙子将结界卸去,然李天奇进去了房间。

    苏方也未觉得意外,毕竟都是特殊弟子,其他弟子可以不给面子,但是这种既认识,又都是特殊弟子,必然是要见面的。

    又仔细一听,原来李天奇不单单是来问候玄心仙子的,也透出一些爱慕之言,但那玄心仙子似乎不为所动,既未直接谢绝,也未答应。

    “一个是第一仙子,一个是星辰宫天才…还真是郎才女貌,只是这玄心仙子眼光太高了,先是瞧不上仇云,然后是这李天奇…”

    大约半柱香后,李天奇就离开了,看不出生气与否,在一帮小弟拥护下,又公然在无数弟子瞩目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