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一百章 十九条阳脉诞生
    苏方将茂强身上来自星辰宫封印化解,其他人也一一解开封印,并赐给众人不少丹药。

    蝶衣衣这才注意到苏方面带鬼面罗刹,感觉怪怪的,还好声音、气息是她所熟悉的。

    令众人保护蝶衣衣,而苏方独自飞入剑阵之中。

    一进来,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外部世界是荒芜的,都是尘埃。

    而内部世界则是无数剑气在剑鸣,形成各种切割音浪,音浪形成剑气状态,不断在剑阵世界激荡。

    十八尊高手形成圆圈漂浮着,在他们中垩央,是他们控制的一把把无情飞剑,正在不断攻击深处两大星辰宫高手。

    本来有三人,可有一人已被击杀,死在无情剑谍之中,连骨渣都没剩点。

    十八道无情飞剑,在十八尊高手催动之下,在内部翻云覆雨,处处都是飞剑扭曲所刺破虚空的惊鸿剑气。

    没有一处可令长谷仙人与另一尊高手遁走的空隙。

    他们也施展飞剑防御与攻击,但是每一次攻击,同时要遭受一道道无情飞剑攻击,加之周围剑浪不断扑来,两人已经是血肉模糊。

    “主人!”

    十八尊高手见到苏方出现,一同行礼。

    苏方依然带着鬼面罗刹,如雷霆之光,化为无上气浪,穿过剑层爆发无上神威,阵阵渗透:“长谷仙人,你是长垩老,死了太不值得…先给将旁边那尊修士宰了!”

    “是,主人!”

    随着苏方一声令下。

    无数剑气气浪越过长谷仙人,扑向另一尊修士。

    可怜那尊仙人,实力强大,可惜有长谷仙人在,还可以坚持,此刻面对大量诡异穿梭的飞剑,以及一层层剑势吞并,很快就淹没在了其中。

    “长、长垩老救我…”

    剑势深处还传出那高手求救声。

    “极道星云,我为天!”

    老谋深算的长谷仙人,自然明白那人没救了,也见到那一人吸引了大量攻击以及高手注意力。

    竟然这一刻,身体喷出耀眼星云,他随着星云漩涡之下,滚滚而震开一层层剑阵。

    不愧是长垩老。

    苏方与十八尊高手布置的剑阵,竟然被他能正面击碎,当然此人还是重伤状态,长垩老就是实力不凡。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突然结印,大一股血毒从苏方手中沸腾覆盖而去。

    嗤嗤地扑在正在击碎剑阵的星云漩涡。

    兹兹!

    内部一颤,就见长谷仙人痛得嗷嗷直叫,从星云漩涡后方闪出来,急忙运气控制身上血毒。

    “呵呵,我不但可以用毒来桎梏你,还有…”

    这一刻,苏方可不想杀了这尊长垩老。

    而是要此人心里受到震撼,心里防御开始崩塌,如此一来,他就有机会说服这尊高手。

    “剑阵,结!”

    忽然一股星光真气,以骇浪之势,从苏方周围涌出,涌入周围剑阵之中,想不到顷刻间,大部分剑阵都涌出与那长谷仙人一模一样的星辰光芒。

    周围十八尊高手无比震撼:“主人…”

    于此同时,另一方一道道无情飞剑从血雾之子回到剑阵之上,原来是那尊高手已被击杀。

    长谷仙人无法克制血毒,也忘记了血毒存在,因为…他看到周围出现星辰气息,也一时觉得难以置信。

    他顿时震撼打量带着鬼面罗刹的苏方:“你、你、你是我…你是我九天星辰宫高手!!”

    这颤栗语气…。

    令苏方眉头一挑,心中估摸着,然后缓缓:“可以算是…”

    “你修我宗门功法,不是我道宗弟子,就是在道场修行过的叛逆弟子…你既然也拥有星辰真气,我们体内都有同源之气,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反而去帮助一头大妖?你可知道那大妖杀我道场多少弟子?”

    “我知道啊,当然知道,上次杀隋宁川长垩老的时候,我也在一旁,并且由我亲手击杀一尊名南宫图的强者,估计他不是长垩老,但实力也近乎长垩老。”

    “你这…”

    “你说九天星辰宫是浩然正宗,这点我不认同,我在星辰宫修行时,从临时弟子做起,想不到做临时弟子也不容易,也要如狗一样活着,最可悲的是没有自尊,被抹去本来姓名,与那道场掌控家垩族一个姓,不但如此,在星辰宫修行,还得学会讨好强者,依靠势力,不能站错队…还得会做人,还得会做奴隶…什么正道,我在星辰宫就没见过一个正直之人,所以别在我面前,你这长垩老非要做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那是你对星辰宫误解…”

    “嗤…”

    长谷仙人刚刚反驳,苏方却轻蔑地笑出声:“长谷仙人,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未继续对你下杀手,我就想知道一个答案,是想随着隋宁川那样被击杀,还是选择活路,活下来!”

    “这天下人谁想死?”后者气势仿佛锁住。

    “那好,你要活着,就得向我臣服,作为我麾下高手,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叛离九天星辰宫,我还是会让你回到道场,做你的长垩老!”

    “让本老对你臣服?”

    “怎么?我不够资格?”

    “你的确不够资格,邪道之人,让我臣服?我作为星辰宫长垩老,宁死不屈,宁死也不会为你这种邪恶之辈低头!”

    “哈哈…”

    苏方突然放声大笑。

    这一刻,从他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无上霸气,从头发、从皮肤、从真气…这是天生而拥有,并非故意释放。

    “那我就让你吃吃苦头,还没人可以在我面前说一个不字,当然,你也可以,等我折磨够了,你若是还不答应,我再杀你也不迟,在这深渊空间,一尊长垩老尸体力量,可以为多少人带来生命力量?”

    “你休想…”

    长谷仙人刹那结印,手中飞剑突然咻地一声,出其不意越空杀向苏方。

    飞剑配合飞星越杀剑,才有如此速度与惊人剑气。

    “铛~”

    可飞剑还未杀至苏方前方,就被一道无情飞剑半空拦截。

    其他无情飞剑瞬间将长谷仙人包围,而苏方也释放更多血毒,也控制阵法,开始朝长谷仙人镇垩压。

    铛铛铛!

    十八道飞剑一窝蜂地围着长谷仙人发动迅猛攻势,长谷仙人也施展飞剑反击、防御,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的飞剑气势一次次破碎,连剑身也被无情飞剑一次次打垩压出火星。

    嗤!

    不到一炷香…。

    大量剑气先是将长谷仙人手中飞剑击碎,接着是他防御气场以及不少纹符轰碎,最后剑气在他身上留下无数伤口,鲜血四溅。

    “去!”

    长谷仙人还在反抗。

    这样死了太可惜,一道黑色圆轮,趁着长谷仙人已进入封魔状态一刻,刹那盘旋在他头顶。

    天魔血盘。

    嗡嗡!

    天魔血盘开始催动,无上元神神威开始覆盖,一层接着一层,只是呼吸间,长谷仙人在内部魔气降临下,挣扎了几下,阳仙刚刚释放头顶,就被魔煞之气与元神神威震回脑海。

    “入盒!”

    苏方忽然右手一抓,剑谍逆空而起,周围由十八尊高手控制的无情飞剑,咻咻咻地乖乖钻入剑谍之中。

    周围阵法也在这一刻散去。

    “魔头,你这魔头……”被困天魔血盘的长谷仙人,满身都是魔煞,血色法宝魔气将他笼罩,只能无力嘶声力竭的发泄。

    “这是!”

    “主人竟然有魔族的无上至宝,天魔血盘!”

    “这是传说之中的法宝,我遇到不少魔道高手,也未见他们施展出如此传说之中的恐怖法宝!”

    一个个绝世高手,都围过来,来到天魔血盘周围,不是去嘲笑被困的长谷仙人,而是打量那可怕的天魔血盘。

    此时此刻,这些被镇垩压的被困强者,都对苏方是由衷敬佩,拥有这么多不凡法宝。

    蝶衣衣见到剑阵卸去,也带着其他高手徐徐来到苏方身边:“你哪得到如此宝物了?”

    “嘿嘿,意外所得,包括这鬼面罗刹,也是意外所得,以后晚辈另一重身份就是鬼面罗刹!”

    “这面具倒是不错,如果不是你主动联系,我也看不出是你!”蝶衣衣说完,再次被天魔血盘所吸引。

    “长谷仙人,你不用挣扎,这天魔血盘乃是上古魔道巨头的法宝,专门桎梏元神,加上你身中血毒,这是没有解药的剧毒,一时间要不了你的命,但以后就说不定了,进来吧!”

    当着一尊尊高手,苏方催动一道化鼎虚影,将真魔血盘以及长谷仙人吸入虚影之中。

    一尊绝世长垩老,居然就这样被镇垩压了。

    接着就号令一尊尊高手,在茂强带领下去到周围废墟大山修行,苏方大方给每人百颗阴阳仙穹丹,以及上品仙丹。

    尤其是蝶衣衣,苏方给了她上万颗阴阳仙穹丹,有这些拥有阳力的丹药,相信对她伤势有很好帮助。

    众人都在废墟大山之中休息,经过这一番折磨,都消耗不少元气。

    不到一个月,蝶衣衣就让苏方进入她阵法之中。

    苏方一见蝶衣衣,发现全身伤势触目惊心,即便有阴阳仙穹丹,加上她自身资源,也难以在短时间恢复。

    看到这里,苏方就将星辰宫两尊高手尸体,放入化鼎之中炼化,将炼化的大部分生命气息,都打入蝶衣衣体内。

    “我需要阳气…你不会不舍得吧?”得到这股生命力量,蝶衣衣还不满足,而是深深地凝视着苏方身体。

    仿佛要从他身体取走什么重要东西。

    阳气?

    苏方故作一副不容易的样子,最后还是同意,在蝶衣衣盘坐催动妖气之后,苏方就将自己的阳气打入她体内之后。

    一人一妖就这样传输力量,并在不久之后,从蝶衣衣体内也涌出惊人一股特殊灵气,反而也涌入苏方体内。

    没容苏方来得及问这股力量,吸收一部分之后,想不到这股力量进入十八条阳脉形成的阴阳道轮之中,突然间引起震动。

    定睛一看,是正在冲击的第十九条阳脉正在凝结成功。

    体内第十九条阳脉要成功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