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灵族之力
    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之前,第十九条阳脉刚刚诞生,按照以往修行经验来看,没有一定时间修行,是不可能快速诞生。

    想到这里,苏方就无法想明白。

    不过他发现一点,也发现了原因。

    就是从蝶衣衣释放出来自她特殊力量之后,这种股力量进入体内,进入经脉,仿佛就在催促第二十条阳脉快一点诞生。

    与蝶衣衣有莫大关系。

    “我先催动混元圣境,既然这条经脉快要诞生,我就多多吸收寒气,让它尽快成功凝结成功!”

    又要开始冲击阳脉。

    苏方也昏了头似的,在体内催动混元圣境,然后让九阴之气涌入体内,与九阳之力融合。

    然后在配合来自蝶衣衣特殊力量,果然令阳脉动静越来越惊人,也燃烧出惊人的纯阳真火。

    身体就处于疯狂冲击状态,纯阳真火燃烧,阳气沸腾,苏方突然剥离一道意念,来到血玉深处:“罗,你可知道为何蝶衣衣的力量,能突然助我阳力大增的原因?”

    被困在血玉空间之中的罗,一下子有了精神:“你修炼功法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在你体内这段时间,我已发现你的一身力量,以阳力为主,我也从未见过你这种特殊阳力…我对阳力的了解,这一点也是很少修士可以相比的。”

    “所以我对刚刚体内变化,完全弄得搞不清方向!”

    “你的旁边,就是那尊蝶妖,你首先得弄清她的来历,你可知道她究竟是何等背景?”

    “蝴蝶所化的大妖…”

    “是如此, 但她也是灵体,也是精怪一种,蝶妖很少,只有一个地方有,那就是…在你们这个时代,处于传说之中的灵族。”

    “灵族,我倒是在古籍上看到过,很是神秘。”

    “灵族与妖族不一样,它们虽然也是妖,可都是没有多少妖气,反而是天地灵气,吸收精气所化的精怪,称之为灵体,这尊蝶妖不算是妖,她是一尊灵兽,远比一般普通妖怪厉害。”

    当着期待解开谜题的苏方,罗缓缓道来:“再者这蝶妖体内,拥有惊人天地精气,以及阴气,这两种力量融合之后,就化为一种修行而来的天地阴气,不是你寻常感受这种寒气,而是一种没有多少寒气的一种特殊阴气,这是灵体才有的力量,你看她正吸收你的阳气,就说明她体内力量,与你阳气是可以融合的,而你一身阳刚之躯,第一次碰到特殊灵体阴气,自然会出现很强烈变化。”

    “你不说我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

    “总之蝶妖之力,就是灵体之力,也是灵族之力,是非常特殊的,天生就拥有天地元力,由远期化为特殊灵力真气,然后也会拥有一些妖气,你就主动吸收她力量,会助你在短时间得到一个提升,但等你体内拥有灵族力量,下次你再吸收她的真气,你的变化就没有如此惊人!”

    “我得抓紧这好机会…”

    意念从血玉之中,荡然无存。

    回归神窍阳仙本尊之后,苏方就徐徐睁开双眼,看向盘坐在前方一丈远的蝶衣衣,万万想不到她的力量如此特殊,怪不得可以击杀九天星辰宫长老隋宁川,也能击杀长谷仙人。

    加快吸收蝶衣衣涌出的特殊灵气,力量涌入体内,便渗透至全身,最终按照周天运行,又进入十九条阳脉形成的阴阳道轮,然后又化为世界阴阳之力冲击最新一条经脉。

    如此反复,便是周天修行法则。

    小周天、大周天,以此循环。

    体内动静越来越厉害,而苏方释放的阳气,也只是不到体内十分一那种厉害状态,他不是傻子,不可能让自己真正的九阳之力,给外人吸收。

    目前释放的阳力,不是九阳之力,而是常态阳气,但是非常充沛,刚好够蝶衣衣吸收。

    她吸收速度也在加快,随着时间不断推移,蝶衣衣外伤几乎都好的差不多,加之她在不断吸收灵脉之力,一身真气也恢复五层,如此下去,恢复七层应该不是大问题。

    废墟深处,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有如此一座大阵,大阵之内,还有数十尊高手在疯狂修行之中。

    还有一块…绝世的远古灵脉。

    不知不觉…三年一闪即过。

    正盘坐虚空,吸收来自蝶衣衣奇妙力量的苏方,双瞳一睁,便是一股火焰燃烧而起。

    不是幻灭火云。

    而是…。

    “第二十条阳脉马上要诞生了,此时达到最高峰,必须得一击冲刺成功,以后就难以有这种好机会…”

    “不过我得压制九阳之力,让普通阳气渗透出来,否则以蝶衣衣能力,必会感应到不凡阳力的存在。”

    在如此关头,苏方释放控制大量寻常阳气,封印在肉身表层的肉膜之中,九阳之力都封存在肉膜之下。

    然后保持释放普通阳气状态。

    等保持到一定平衡之后,就利用吸收而来的灵族之力,配合混元圣境释放更多至寒之力。

    而在最新一条经脉处,燃烧着疯狂纯阳真火,经脉被阳力一次次冲击,感觉时刻要破碎。

    此时火焰燃烧达到最高峰,等苏方反应过来时,这一条经脉由一段段火焰状态,就像一条白红镶嵌的长蛇,瞬间从两端涌出阳气光耀,瞬间那澎湃气势不见了,剩下一条熟悉不已的阳脉。

    这就是…第二十条阳脉。

    “哼哼,真是想不到,在这里再次遇到蝶衣衣,又与星辰宫高手一番厮杀,还以为运气太背了,可哪知道陷入这深渊空间,结果令我连连修得两条阳脉!”

    “以前修炼阳脉,都需要时间去沉淀,但想不到阳脉修行还有如此机遇一面,遇到特殊力量,直接会影响阳脉修行状态,打破常规,难以置信…估计这样下去,只要有机遇,阳脉修行起来并不困难!”

    见到阳脉一成,心终于安静下来,不过还是在激烈跳动。

    将所有阳力都从阴阳道轮涌出,用来修行第二十条阳脉,这一条阳脉也在此时,与之前形成的第十九条阳脉一端融合,这下阴阳道轮就有二十条阳脉,能存储更多真气。

    关键多一条阳脉,来自阴阳道轮神秘的无上法则,令阳力发生无上奇妙变化,阳力重量又有明显变化,如此这般下去,苏方整个人感觉是洗净铅华,迎来一种无上朴实与厚重。

    恰好在此时…。

    他的阳气突然不再流失。

    蝶衣衣正压制自我气息,一见到苏方怔神,便心情大好的微笑:“多谢你的阳气,当年第一面见到你,就感应到你一身阳气,想不到今日,可以助我脱离险境。”

    “前辈恢复多少?”

    “七成上下,但再修行下去,没有自然灵气,作为我这种特殊力量,是无法再得到多少恢复,现在我们可以去那废墟深渊裂痕闯一闯!”

    “是!”

    赶紧号令一尊尊正在修行的强者,茂强带着一众人聚集而来,一共有三十五人,可惜后来茂强等人并未寻得其他被困修士。

    这些高手修为都是在玄仙之上,没有一个是天仙。

    并且这些人都恢复到六层与七成之间,实力也非常骇人。

    释放虚尘化鼎,就将三十五尊高手吸入其中,以及巨大灵脉,阵法也瞬间消失。

    “长谷仙人如何了?还未向你臣服?”此际,蝶衣衣与苏方御空而行。

    “我用食毒,以及真火慢慢折磨他,不要紧,也不去管,这种人若能臣服最好,若是不能,那就是一条死狗,杀就杀了!”

    “你跟这种老人精打交道要留个心眼…”

    蝶衣衣还是有些不放心,叮嘱了一番,这就是为何她要杀死长老,而不是镇压他们的原因。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完美去掌控一个修士。

    不到半个时辰,以奇快速度,两人来到深处尽头,处于废墟之中的深渊裂痕。

    黑幽幽的,加上还有一些气流席卷,深不可测,不知道内部有多危险。

    “算了,不能遇到麻烦就想到罗…”

    本来可以有人帮助苏方的。

    自然就是罗。

    可他却自我否决,因想到罗曾经说过的话,说的非常有道理,修行还是要靠自己一步步闯出来,自己得来的与别人给的完全是两回事。

    苏方也果决目光,反手一抓,羽扇便漂浮而出:“前辈…晚辈有上古羽扇!”

    “哦?如此宝物…你哪里得来的?”连蝶衣衣都看的很难以置信。

    “这个嘛,是从一个叫白去病的强者手中,趁着对方不留神,给抢过来的!”

    “你还敢去得罪白去病?”

    “前辈也知道他?”

    “哪不知道,此人修真时间与傲天长恨差不多,也是拥有长老那种实力,而且此人是个炼毒好手,人人都忌惮他几分,虽不是魔道人物,但却是一个手段歹毒的无耻高手,你居然敢抢夺他的宝物,以他个性,岂不是满天地在找你?”

    “管他的,我有食鬼,不怕他的剧毒,我才如此大胆!”

    “你这小子,年纪不大,修为也不高明,居然老是去得罪强者,你有九条命吗?不说了,羽扇不用了,我的天赋能力是速度,对空间也有一定驾驭,跟着我便是,对了,你能不能把你鬼面罗刹取了?”

    “不能取,不能取,万一遇到白去病,那我真有九条命也不够用的!”

    “我是看着不习惯…”

    当苏方收起羽扇的同时,蝶衣衣就释放气场,带着苏方直接跃入了废墟之中的裂缝深渊。

    这就是高手,一点也不迟疑。

    滋滋滋!

    但跃入裂缝深渊,遇到的气流,以及一些尘埃物质,将蝶衣衣气场轰得不断出现破损痕迹。

    好在她实力强大,可以驾驭气场,否则必然要破碎。

    深入十丈,气场就撕裂得更加厉害,而且在此时,一些黑烟不断渗透,这些黑烟乃是裂缝一种特殊力量,也令修士不能轻易吸收。

    感觉在穿越云层,又遭遇暴风。

    但是蝶衣衣不断将自身特殊灵族之力化为气场,感觉她的力量,仿佛能得到天地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