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那一剑的愤怒
    在他说出每一个字,大圆满双瞳依然能被炎仙心气势所吸引。

    虽然这是魔帝陵墓地宫,魔气遮天蔽日,能将岳经年火系神通压制,也无法令炎仙心充满野心的目光被魔气吞噬,他的野心从眼角仄仄而烁亮,犹如银月陡然越过冰锋。

    “你看到了,你看到了…”罗在血玉之中,也深深凝视着外面动静:“你看到一尊为成为帝王,而不择手段的天才…”

    “我的确看到了,罗,我自认为我做的已经够好,怀着对大世界敬畏之心,并不断努力越过一座座高峰,但此时炎仙心给我的感觉…就算是亲人在他面前,他也要将之铲除。”

    “无毒不丈夫,这是强者之心,古往今来,成大事者,往往这一生都在做出一个个抉择,每一个抉择都需要大勇气、大智慧,而从未做出过抉择的修士,永远也无法成为绝世强者,江河只有激荡,才能更加辽阔,心有多大,道法就有多无限,往往过去你遇到的人物,都是给你口传修行经验,如今你自己睁开眼,好好看看吧。”

    “…”

    待罗说完,苏方注意力依然集中在那炎仙心身上。

    他的左手突然…加快速度。

    咻~嗤!

    左手从岳经年后方扬过,霎时一道剑气,毫无声息,刺透燃烧岩浆巨人火焰。

    随即一道鲜血喷出,化为火焰状态的岳经年,头部被一道剑气从脑后穿过,又从眉心刺出。

    瞬间岳经年整个人火焰燃烧状态开始消失,从透红的头部开始凝结出寻常血肉、头发、面部。

    然后从脖子以下,也开始凝成活生生的躯体。

    火焰神威不见了。

    “这……”

    前方那被岩浆火焰压制的两大高手,这一瞬间也无法反应过来,原本是在挣扎,可现在只有如饥饿无力的乞丐,在那里无助、绝望。

    “师、师…你不、不怕宗门找你算账?为何下次毒手?”

    剑气控制岳经年,神威令他火系真气一点也无法凝聚,七窍流血,尤其是双眼,令他瞪着血瞳,挣扎着转身。

    “为何要杀你?”

    炎仙心周围涌出更多剑意,连魔气碰到剑气都在爆炸:“你何时见过在一片森林,会有两颗一样高,一样壮硕的树木?你何曾见过两座一样雄伟的巨山,你又见过一方势力,会有两尊领袖?”

    “可我晋升特殊弟子才多少年,远远不及你,不管是修为、实力,还在仙界影响力,不及你十分之一…”岳经年放弃挣扎,也无法挣扎,他跳动不安的眼珠颤颤巍巍。

    “但你有道体,你有才华,你得到宗门高层注意。”

    “就这样…你作为师兄,我们无冤无仇,你就杀我?”

    “你成长速度很惊人,我与你一个年龄段,都未有你这种高度,我为何要看着一个毒瘤,在我面前慢慢长大,未来威胁我,甚至最终毁灭在这颗毒瘤上?为何我不早一步,将毒瘤铲除?”

    “炎仙心…你心狠手辣,我服了,我岳经年自问,不会求你,就算求你,你也不会放我一命,这一辈子,我也奔着领袖、帝王高度而去,我也暗中发誓要超越你,逾越你的锋芒。”

    “你说的对,我这人下定决心要做成一件事,就一定要完成,要杀一个人,一定要将此人头颅取下,你没机会了。”

    炎仙心不想再消耗下去,左手缓缓扬起,五指化为鹰爪,迸射出咻咻闪烁刺眼剑意:“就怪你气运太差,偏偏在这陵墓之中,给我如此机会,这不是我要亡你,而是气运要杀你。”

    “炎仙心!!!”

    突然被剑气控制的岳经年,大怒一声,双手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双拳攥紧,从体内掀起一股虚无玄芒,刹那冲出并掀起震荡之势。

    蓬!

    如此诡异神力,也不知道是岳经年如何反抗炎仙心释放出来,令炎仙心都无法反应,便被震荡之势,如愤怒之鞭,抽在胸前,整个人当即震飞。

    “机会…错过不再有!”

    苏方突然消失在原地。

    他就像黑夜之中行走的魅影,在岳经年爆发气势,将炎仙心震飞之际,奇快并无声无息卷向前方那气势魔气。

    啪啪啪!

    炎仙心不断后退,他震惊之余,便是杀气,看着这股气势,居然让自己防御都在破碎。

    “恩?”

    还在被这股气势影响,炎仙心也不会让岳经年逃走,却刚锁定岳经年,一道黑影从视线之中穿过魔雾,五指闪电般地抓住一动不动的岳经年。

    嗖!

    并一卷,就像一团黑烟,裹着岳经年朝魔雾之中逃去。

    “岳经年也找来救兵?哈哈,可惜啊,岳经年你以为我对你下杀手,是一般力量?那是本座的破灭之道,化为剑气入体,那你就是道体,也不可能驾驭…”

    炎仙心勉强跃起,突然朝那黑影一点。

    呼!

    轰!

    无形威能穿透魔雾,那即将消失的黑影,突然炸出一道血雾。

    “哈哈,哪里逃!”

    炎仙心又负手而立,欲杀出之际,突然见到一侧被岩浆火焰压制的两大修士。

    他们还活着。

    “破灭之眼。”

    双手一合,从炎仙心的眼瞳突然炸开神威,一股剑意犹如骇浪,迅猛卷入岩浆火焰内部。

    “你…不…得…好…死!”

    燃烧岩浆之中突然喷出大量血雾,而火焰也被炎仙心挥手间,消失在这片魔物之中。

    骨渣都没剩下一点。

    “哼,只有弱者才会无力挣扎…”炎仙心化作一股赤色气势,朝前方魔雾一闪而去。

    另一片魔雾之中。

    “岳经年…”

    苏方身上都是鲜血,而且连他嘴角也在涌血。

    至于旁边掌控的岳经年,之前还活着,但现在…头颅突兀掀起爆炸,成为一具无头之躯。

    就是尸体,苏方也不能放过。

    他一扫后方,眼瞳之中浮现一道赤色人影:“好厉害的炎仙心,我用最强防御,加上天机缩命术要剥离岳经年头部剑气神威,令炎仙心无法控制剑气,但还是没做到…此人实力太恐怖,尤其神威化作剑气,万分凌厉。”

    “有了…”

    不到两里。

    苏方速度已经达到极致,而且也施展羽扇出来,并且之前还施展血狱狼烟,让自身速度达到极致。

    但炎仙心苏方比他快一倍。

    在大圆满感应之下,炎仙心已整体化作一道剑势追来,速度又提升不少。

    与炎仙心交手?不现实。

    此人身上可是有逆天异宝,破灭双剑。

    突然,前方发现一些东西,被大圆满能力锁定,他立即喷出一股生命之气,如箭矢越过前方魔雾。

    等他也穿过魔雾时,前方竟是一尊尊无面冥卫,它们依然保持石像状态,但已经有一部分苏醒,并锁定苏方。

    “进来!”

    苏方赶紧催动掌控神威,将旁边岳经年尸体,卷入体内黄泉大帝瓶。

    “逃吧,刚才本座也看到他那手段,想不到火衍神日宗出了一尊如此高手…现在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变态。”

    皇上不急太监急。

    从化鼎之内,传来尚德大和尚元神之音。

    哗哗哗!

    前方冥卫大量复活,这片魔雾之中,至少也有上百冥卫,一旦都复活,就算炎仙心也招架不住。

    “陵墓我无比了解,炎仙心…只要有这些冥卫阻你步伐,你就无法奈何我!”苏方已经越过几尊冥卫。

    而他…。

    也将炎仙心想得太普通。

    此人,一双神通加上速度,几乎就在苏方后方几丈远,突然意识到什么,双手合十,用手指、中指突然合十,眉心突然出现两道剑光。

    两道剑光并奇妙地缠在一起。

    “叱!”

    双手突然分开,眉心那缠绕剑光,化为猛兽似的,从他眉心破空而去。

    “咻~”

    数十米魔雾前方。

    苏方陡然感觉到危险从后方卷来,双手朝下方一抓,两尊正在复活的冥卫吸入虚空,并朝后方抛去。

    嗤!

    嗤!

    诡异的是,两尊冥卫复活的石像,无形间遇到什么阻挡之力,然后冒出一股剑光,从一尊冥卫胸膛、一尊名为脖子几乎同时切割而过,速度开始很惊人,但到一个呼吸,才穿透两尊冥卫。

    “好强…”

    后几丈外的虚空,苏方还以为可以用冥卫抵挡对方那虚无攻势。

    可看到这一幕,动作竟然迟疑半分,就这么瞬间,这股剑势劈在他胸膛之上,如同失去重力,随之朝苏醒冥卫地面坠落。

    先复活一些冥卫,飞上半空,寻找对象,有几尊冥卫朝苏方坠落方向围过去。

    “就算长老,也躲不过我这道利用破灭双剑,所施展出来的剑势!”

    两个呼吸之后。

    赤色气势扑来,将一尊漂浮在虚无的冥卫震开,但前方又是几尊冥卫开始注意到赤色人影。

    炎仙心。

    他双手抓出两道虚无剑光,陡然凌厉地看向苏方坠去地面:“带着面具…一身邪气…哼,岳经年什么时候交上这种歪门邪道朋友?可惜啊岳经年,你就这样死了,那火衍神日宗就是我的,实际上…领袖之位永远是我炎仙心囊中之物。”

    “面具修士,你也逃不了…”

    啪嗒!

    轰轰!

    炎仙心双手剑气突然刺出又迅猛一挥,一股剑势,从几尊冥卫之中破开,将一尊尊冥卫一同震开。

    好强悍的剑势。

    嗖。

    “人呢?怎么是一头…食魔?”

    以强大剑势震开冥卫,炎仙心闪至地面上方,看着下面有冥卫疯狂撕碎尸体,可他一看,那不是人类尸体,而是一具…食魔尸体。

    冥卫不管是人是食魔,只要有生命血气,它们就要将一丝生命气息毁灭。

    炎仙心看向周围,双瞳满是剑意翻腾。

    “居然不见了…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修士从这里消失…”炎仙心气得只能退后,因为前方几条复活的石蛇,正用那冷森森的目光盯上他。

    周围冥卫也在此时差不多已复活。

    “我看你这面具修士能逃去哪里,就算此人真是岳经年找来的帮手,我现在只要先一步向宗门禀报,道出一场不一样的过程,谁还相信一个邪道修士的话?等等…面具修士!”

    炎仙心又突然带着惊诧之色,结出一道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