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心心相印
    第二元神控制皇甫云海肉身,令外人看不出任何诡异。

    夜魅元神能力就是这般恐怖如斯,利用自身强大力量,夺舍他人肉身,吞噬元神、意识,化为肉身者,占有宿体。

    关键外人还无法分辨。

    以皇甫云海继续在周围寻找,过了一阵,便找个理由从上方口子飞出,大约几里之外,来到陵墓最上方结界。

    结界乃是四大势力高手缔造而成,还有无数强大高手在其中坐镇,别说苏方,就是那魔界高手,也不可能突破四大势力阵法。

    检查令牌之后,皇甫云海也才有资格离开阵法。

    “恩?是玄心仙子与…炎仙心的气息…”

    刚刚飞出阵法,来到陵墓所在的域外空间,这里依然是绝境,乃是在荒泽星界深渊之下。

    人类禁地,域外空间,四大势力派来这么多高手,自然是有办法出去的,可是其他来夺宝,被困域外空间的高手,那就难说了。

    突然一个念头,又奇妙地出现在苏方脑海。

    他与长谷仙人联系,此时正在下方第二层空间的长谷仙人告诉苏方,四大势力估计要在这里寻找数年才能离开。

    就是说,苏方能在这数年之中,留在这域外空间,然后想一些办法,镇压一些强者。

    如同那次去到地幽之墟,镇压诸多强者是一样的。

    但此刻他更想看看玄心仙子状况。

    施展大圆满视力,也就在大帝陵墓后方山脉云雾之中,玄心仙子与炎仙心站在一块大石之上,正在说着什么。

    玄心仙子厉声冲对方喝道:“炎仙心,你没必要非得在众人面前,与皇甫斐卿卿我我,这是分明当着所有人,给我难堪…我虽不在乎这些,但请你们秀恩爱时,走得远远的。”

    “你知道…我恨你么?玄心?”

    炎仙心转身,锁住眉头,却带着冷笑:“你玄心仙子,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爷爷乃是至高无上的长老,我炎仙心算什么东西?一个普通修士,好不容易努力成为天才,但面对你时,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你就是天上星,我得捧着你,你不高兴,我的前程就没了,我得花精力讨好你爷爷,讨好你身边每个人,而你总是高高在上,对我一个笑容,哪怕是一个眼神,都如同施舍。”

    “那是我之前并不爱你,可我后来是爱你的。”

    “后来?后来为何爱我?是因为我炎仙心,通过自己努力,一步步得到火衍神日宗、青天万卷门高层看重,双方培养,然后去执行诸多危险任务,才能以实力站住脚,也许…很多人依然以为我是靠着你,才能有如今成绩,但这一切是靠我双手得来的,若不是我努力,成为重点弟子,你能慢慢看我,对我笑?最后爱上我?”

    “所以…你现在得到破灭双剑,得到一切,你就要加倍奉还?你觉得当年不公平?你觉得只有你付出,而我没有付出,没有在乎你?”

    “这是一个看结果的世界,过程如何,又有谁在乎过?看那路边乞丐,人家看到的就是一条可怜虫,哈巴狗,谁曾想去知道他的过去,他的真实身份?我们修士也是一样,成为强者,才能被人高看,若是弱者,去到那里都如乞丐,你爱我,我爱你…呵呵,谁在乎那过程,现在我拥有破灭双剑,仙界十大道器,连青天万卷门都得对我客客气气,我已有资格主宰意志。”

    “噗…”

    玄心仙子忍不住一口热血吐出,连连后退:“我、我实在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你为了让我爷爷看重你,为让我相信你,你甚至当着我们面前改名,你曾说过,对我只有一颗心,于是你叫‘炎仙心’,因为你心中一辈子只有我玄心…这一切都是你所谓的‘过程’…”

    “很多事情我们应该当面,是时候说出清楚,当年…你的确在我面前如枝上凤凰,我得仰望你,我也如其他男人一样幻象得到你,是你的男人…可后来我才知道,什么情情爱爱,唯有实力才能绝对一切,你看…不是吗?如今我有实力,只要看一眼任何女子,不都是主动投怀送抱吗?曾经追你,爱你,为你易名,主要都为得到实力,只有那么一点点是喜欢你…说明白就好了,玄心仙子,我炎仙心最终一条玉龙,会有那么一天飞出池子,小小世界无法桎梏我。”

    “我明了…”

    “你的确是该理解这种痛苦滋味,以前只允许你带给别人这种痛苦,我以前是什么心情,你明白了?哈哈…”

    嗖。

    随着炎仙心扬天一笑,刹那御剑而去。

    那潇洒的背影,甚至没有留下一点影子。

    玄心仙子也在此时,瞬间倒地,一股血气正无法控制,从她身体溢出,而真气、元神也都在朝体外释放。

    如同一身力量都在溃败。

    “遭了…”

    苏方突然意识到什么。

    刹那与第二元神融合,进入宿体‘皇甫云海’体内,朝那山峰飞去,在半空之中隐藏气息,并带上鬼面罗刹。

    几个呼吸出现在玄心仙子旁边,她已经没有意识,真气、元神疯狂溃败,不出半柱香,就能成为一介凡人,甚至魂魄也会灰飞烟灭。

    “对女人而言…一个情字,就是最致命的神兵利器…炎仙心,你这人彻头彻尾一介小人,我承认你天资超凡,气运惊人,可这样利用一个女人,在我面前你与小人有什么区别?”

    立即催动封印,先将玄心仙子封印,然后卷着她看向附近一处隐秘地穴,闪入其中。

    布置阵法之后,赶紧注入九阳之力,进入玄心仙子体内。

    同时也拿出鬼王面具在皇甫云海脸上带上,气息也化为魔气。

    不但注入九阳之力,也拿出丹药喂入,并释放元神神威,帮助玄心仙子固守神窍,压制扩散的意识与法力。

    很快…。

    玄心仙子恢复正常,力量不再渗出。

    一个时辰后…。

    她身子突然一颤,惊慌醒来,惶恐看向周围,一见到熟悉的鬼面罗刹,突然再看向周围。

    似乎…觉得应该是炎仙心在一旁。

    “仙子,真是巧了,在下路过这里,见到仙子晕倒,又见仙子力量溃败,精神世界崩塌,便出手阻止,好歹是救了仙子一次,不知仙子遭遇了何事?”

    以漠然语气,也装着什么都不知情,淡淡说道。

    “没、没事…之前与高手交手,几番重伤…”

    她立刻坐直,几分不好意思,整理一番道:“当初在地宫暂时别过,想不到最后你一个进入地宫,得到大帝宝藏…”

    似乎两人这一刻是最熟悉的朋友,但更加是熟悉的陌生人。

    苏方知道玄心仙子是什么人,断然不会此时暗中告诉四大势力,得到大帝传承的面具人就在这里。

    抱拳道:“在下气运不错,人人挣得头破血流,但在下就意外触动一道机关,被卷入大帝陵墓。”

    “那你还敢在这里出现?不想着方法离开域外空间?”玄心仙子又惊又费解。

    “不是想出去就能出去,再者,人人都觉得我已经离开,反而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也因如此,否则也在这里无法遇到仙子,不然仙子在这荒寂之地玉碎就太可惜了。”

    “谢谢你又救我一次。”

    “不言谢,只是这一次能再遇到仙子,出手相助,就不知道离开这域外空间,还有没有这般缘分,再救仙子一次?”

    似乎苏方是话里有话。

    “在下就此告辞,现在人人都在找我,自然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哪知苏方又站起来。

    “你可以在这里藏一段时间,我会释放气息,没人感应此地。”玄心仙子满是意外。

    但苏方却一步踏出阵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人如此神神秘秘…究竟是谁?传闻有人见到此人施展火衍神日宗功法,与火衍神日宗有关,可…但至少与天道仙界有关,此人能随龙少君来到这里…”

    玄心仙子改变阵法,之后安静盘坐,透着寒气将周围冰封。

    ……

    不久。

    苏方已经取下鬼面罗刹,然后继续留在皇甫云海宿体体内,但却在不远处,有一些四大势力高手巡逻的山脉停下步伐。

    尚德大和尚、鬼道五怪出现了。

    看向六人:“交给你们一个任务,这里是域外空间,估计很多修士都想破脑子,想离开这里,你们认识人多,见多识广,说服那些人投靠我,就是我是一尊有办法离开这里的散修,但要随我离开,必须加入我麾下为我效力。”

    “是!”六人回答。

    苏方又问:“大和尚,你应该知道来自宁帝府,一尊姓延的高手吧?就是当时你们三十多尊高手,那个看起来有几分领头人的中年高手。”

    “那人自称‘延墨’,说是来自元禄大世界,根本不是来自宁帝府。”问得大和尚摸摸脑袋,依然是一头雾水。

    “那就是这个延墨,你顺道寻找此人下落…万不可打草惊蛇,此人来自宁帝府。”

    “延墨是宁帝府?那为何不说出来?宁帝府可是仙岙大世界最强大的神秘势力。”

    “估计是不想让人知道宁帝府也想得到黄泉魔帝宝物,这次隐藏身份的势力,当然不止宁帝府。”

    “是。”

    六人这才朝后方深处飞去。

    “希望延墨还在域外空间,但此人不可能一个人下来这危险的域外空间,如果外界有人接应…宁帝府…”

    苏方默默等待着,然后藏身在暗处,以皇甫云海身份在这里修行,就算四大势力发现,也不会有丝毫不妥。

    吸收天地灵气,然后继续在宿体体内修行,也感应周围动静,时间不断缓缓的消耗,当然苏方整体也更加强大。

    “是时候该看看大帝的传承…此时身在域外空间,如果我能融合黄泉轮回剑,更有机会镇压高手,保证自己。”

    宿体体内深处,苏方又唤出化鼎,整个人迫不及待进入化鼎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