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章 勇武
    “练武?”

    路全安皱了皱眉。

    “你怎么又开始练武了?”他刚想要训斥几句,但马上想到其他出去寻欢作乐的少爷们,对比起来,路胜这孩子的举动要比那些人终归上进多了。

    训斥的话到了嘴边,他又叹了口气。

    “练武还是找你赵伯好好跟着学学,别一个人自己瞎练,容易出事。”

    他摇头,转身朝门外走,走到一半,又顿了顿道。

    “药房那边,你要什么药材,尽管去叫,我给你一月两千两的例钱。”

    说完他大踏步离开了。

    二娘刘翠玉伸手轻轻用毛巾给路胜擦汗。

    “你爹他就是心软。”

    她长叹口气。

    “徐家老爷子和他是八拜之交,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心里也很难过。

    你练武是好事,只是,人家练武都是从小就开始培养根基,现在这个年纪,终归是晚了些...”

    她唠唠叨叨的说了些什么,路胜没完全听进去。

    他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新得到的黑虎刀法上。

    “真是奇妙.....”

    路胜微微眯起双眼,表面上是在听二娘说话,实际上却是在感知自己身体的状况。

    他鼓了鼓手臂肌肉。

    “双手的肌肉还是老样子,但是那种熟练感,那种好像已经练过很多年的刀法手感,简直.....”

    他又尝试了下鼓动双腿肌肉。

    腿部的肌肉明显比以前更容易发力了。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从双脚,急速往上流窜,一直到腰部,再到双臂。

    这种力道传导的流畅,在黑虎刀法上描述得很详细。

    这叫通力。

    “如果按照刀法上所说。一般练武的,都有一套调动身上大部分力气的法子。

    能够调动全身五成力气的,就算好手了。调动八成力气的,就能进入所谓的通力境界。”

    路胜心中衡量,根据这具身体原本的一些记忆,曾经他也听过赵伯和其余几个武师聊起这方面。

    通力境界,差不多就是九连城里数一数二的层面。

    能把力气整合起来一起打出去,这样的境界,就算只是个普通人,一刀劈出,也能发挥远超常人的恐怖力量速度。

    “赵伯,就是通力境界啊....”

    路胜心头感叹,这修改器的效果没有丝毫折扣,让他心头一块大石狠狠松下来。

    “可惜,修改器消耗的似乎是精气神之类的综合。改这么一次,还不是那些传说中有内力内气的功法,只是一门普通的外家刀法,居然差点把我弄得气血两亏,重病在床....”

    路胜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修改器的本质了。

    这东西似乎就是个调整器,能够将身体刻画上经验,记忆,本能,和武学。

    但这种调整,是需要花费能量的,而消耗的似乎就是他的精气神了。

    而且调整身体记忆等,也不是一蹴而就就行。

    “身体就像一堆材料,修改器应该是利用这些材料,在原本的基础上,打一个新的基础盘子。

    而不能凭空的改造肌肉强度,骨骼强度等。”

    路胜得出这个猜测。

    而接下来的几天里,身体的变化,也证实了他的这种猜测。

    他的身体从第一天开始,就慢慢恢复起来,同时手臂双腿,胸膛后背,都慢慢长出结实肌肉。

    而且路胜明显还感觉身上的痛觉变得麻木了。手掌皮肤上渐渐生出一

    些厚实的角质层。

    他的饭量也越来越大。

    为了不显突兀,他每日便偷偷自己外出,在外面加餐。

    家中吃过四顿,早中晚三餐,外加夜宵。

    外面他还要再吃和家里一样的饭量。

    如此七天后,路胜整个人隐隐变得结实起来,身材也不如以前那样瘦弱。

    那本刀法秘籍,他也早就将其完整的还给赵伯了。

    赵伯听说了他卧床生病的事,接过刀法时,除了摇摇头叹气,便再没有其他什么表示,也不再问练刀的事。

    路胜猜测,他应该是以为自己胡乱尝试练刀,结果把自己弄伤了。

    赵伯也确实想法差不多。

    原本他还等着路胜练刀不到位后,去找他答疑解惑,没想到转眼就听说路胜大公子受伤卧床的事。

    后面又把秘籍还给了他,也不再问黑虎刀的事。

    他便以为路胜是不再感兴趣,放弃了。

    对此,赵伯除了叹气,也没说什么。

    一切又恢复到以前的日子里。

    路府的生活仿佛没有受到徐家太大影响。

    小辈们出去踏青的出去踏青,喝花酒的继续喝花酒,听曲儿的,骑马的,还有去参加什么诗会花会的。九连城虽不大,但也不小,这些玩乐之事应有尽有。

    老一辈们,不时的参加这个聚会,参加那个聚会,去城里衙门参议。

    路全安也整天一头扑在商会和生意上。

    所有人仿佛都已经忘掉了徐家的惨案。重新过上了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唯独和以前不同的,有两人。

    一个是路依依,没了未婚夫的她,没了意中人的她,每日以泪洗面,越见憔悴起来。

    另一个便是路胜。

    路胜变得更喜欢往外跑了。

    他不是去玩乐听曲儿,而是去城外找了一处空地小树林。

    自顾自的开始尝试习练黑虎刀法。

    ...................

    黑风岭位于九连城西南面。

    风声呼啸,夜晚时分。

    路胜在城里铁匠铺提了把朴刀便朝这地方赶去。

    他不求抵达黑风岭,只是打算在路上找个试刀的机会。

    黑虎刀法是他利用修改器所得,他不打算暴露,这可以作为他的一道杀手锏。

    外人看来,都以为他是普普通通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

    在这样错误的认知下,一旦有什么危机要针对他时,这身本事就将成为他最大的翻盘依仗。

    当然,前提是这一身的黑虎刀法经验,真的管用。

    路胜不清楚黑风岭具体在什么位置,距离九连城有多远。

    九连城不宵禁,晚上城门也开,他独身穿了宽厚的衣服,低头遮住脸,换了身朴素的打扮,然后用女儿家的水粉往脸上稍微修改了下。

    顿时便变成了没人认识的普通旅客。

    借着夜色出了城,路胜一眼朝远处望去。

    黑漆漆的荒山野岭像是沉睡的巨兽,安静的潜伏在月光下。

    他心头也有些打鼓。

    但为了隐藏自己,也为了测试黑虎刀法到底有多大威力。

    站在城门口,他还是鼓起气朝黑风岭方向走去。

    叮叮叮....

    夜晚归来的车队商队正从大道进城。

    车马上挂着的铃铛被风吹得摇晃直响,在夜风里飘出很远。

    路胜出城的位置是侧门。

    九连城的城门很怪,不只是夜不闭门,光城门就有好些个,城墙看起来高大厚实,实际上是到处漏风,根本起不到防护作用。

    “今个儿又是晚上到啊?”

    “可不是...晚上乌漆嘛黑的,赶路时又崴了车轮,真是晦气....”

    正城门的大道上,商队的头目和守城军官说话声远远飘过来。

    路胜站的是朝西南方的小道,比起正门车道窄了很多。

    黑漆漆的侧门只有城墙上燃着两个火把,暗淡的微光洒下来,只能看到面前半米左右的物事。

    “果真是古代啊...”路胜心头叹了口气。

    举目望去,前面三个方向都是一片漆黑,只有身后九连城有火光。

    “没手电,没灯光,古代的野外,简直就是野生动物狩猎的天堂。”

    他微微有些迟疑了下,但身体里涌动的黑虎刀法经验让他畏惧感不是很大。

    因为黑虎刀心法中有应付这种黑暗环境的法子。

    或者说,黑虎,本身就是黑暗中狩猎的好手。黑虎刀法对听风辩位要求不低,不惧这种环境。

    紧了紧腰带,路胜握紧朴刀,加速朝通往黑风岭的小道上走去。

    沿着小道走出几百米,他从腰间布囊取出火石,再取下背上早已准备好的小火把。

    把火石的一块放在火把头处,两块石头使劲一搓。

    啪。

    火花溅射在火把头上。

    红色的火星先是一点点,然后很快蔓延到整个火把头上。

    黑暗中终于有亮光了。

    路胜回头望了眼,九连城的光亮已经很暗淡了。

    他举着火把慢慢往前走。

    “根据猎户所说,这条路晚上时常有头野狼出没。看我运气吧。”

    他不敢真去黑风岭,知道了这世界极有可能有鬼怪之类,他自然不敢离城太远。

    要不是在城里找了不少法子,都不好试试自己实力,他也不至于一个人跑到这边来碰运气。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他很快发现了地上痕迹。

    那个老猎户所说的野狼的痕迹。

    几条白陶土状的卵形粪便。

    路胜捡了块石头杵了杵粪便。

    这东西已经风干硬了,杵碎了里面露出一些像指甲片一样的东西。

    “就是这儿了....这团粪便应该是几天前的,按照老猎户所说,昨天他还在这里看到过那老狼。应该就在附近了。”

    路胜一手举着火把,一手缓缓从后腰拔出朴刀。

    朴刀是兵农合一衍生出来的刀类,刀柄很长。

    路胜这把刀刀柄和刀身一样长,取下刀身就可以做农家杆子用。有点类似缩小的关刀。

    他一手握着,还有些不得力。

    索性将火把往一边石头缝里一插。

    这周围都是乱石岗,怪石嶙峋,也没什么树木,不怕着火。

    路胜插好火把,便从腰囊里小心取出一个纸包,纸包里放了一块他下午才割来的新鲜猪肉。

    油纸慢慢摊开,放到地上。

    肉块表面还带着血水,一股子腥味很快随着风飘散开来。

    路胜提着刀稍稍躲开一点距离,缩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等着。

    风有些冷。

    路胜身子侧着,贴着一人多高的白石头,朝肉块方向望。

    时间缓缓过去。

    呜....

    很快,风里隐隐飘来一阵声音,似乎是风声,又像是某种动物的呜咽声。

    呼!

    猛然一道黑影从侧面扑来,火把反光,照射出来的是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那黑影速度极快,一下扑到肉块位置,叼起肉就跑。

    路胜心头一喜,便要动身。

    忽然他后背一紧。

    一股冷风打在背心上。

    路胜双眼睁大,提着朴刀转身就是一记横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