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章 会场 一
    “安排那是一定的。只是.....”

    胖子有些为难,这黑会上都是些什么人?

    杀人犯,劫匪,山贼,小偷,什么来路不明的人都可以进,万一胜哥不小心和人生冲突,伤到哪了,那才是冤枉。

    “只是我最好低调点,对吧?”路胜笑了笑,知道对方的顾虑。

    他不光代表自己,还代表九连城内路家,一旦受到什么损伤,路府铁定要和他郑显贵算账。

    “你知道就好,胜哥你的身份不同,若是其他人,我也不那么担心...”郑显贵叹气道。

    “知道了,你给我安排吧,这东西我一定要到手。”路胜不由分说。

    “唉....”郑显贵无奈,只能应下。

    路胜和他仔细确定了黑会开始的时间,然后等着郑显贵让人送过来一份贵客请柬。

    他拿着请柬,这才出了酒楼。

    “上好的胭脂水粉啊,姑娘小姐们快来看看。”

    “上好的一等品,才从紫华城进来的中原货!”

    “紫阳花香的腮红,其他店家绝无仅有!”

    酒楼外的街面上,一个个小贩推着买水粉的木车,缓缓沿着街边移动。

    路胜扫了眼,这条街本就是专门卖胭脂水粉的。

    不少女子家眷都喜欢来这里逛。

    夕阳西下,街面上刚刚下了毛毛细雨,地面湿漉漉的有些反光,被映上一片淡红。

    路胜呼了口气,气息刚出口,便变成白色缓缓散开。

    他回头看了眼酒楼,金鱼酒楼硕大的阴影被阳光投射下来。

    这座九连城最大的酒楼,此时正值热闹时间,来来往往进出吃饭的客人络绎不绝。声音嘈杂异常。

    路胜站在酒楼阴影里,朝两侧看了看。

    除开酒楼口的其余地方都有些冷清。

    一个个小贩推着水粉车缓缓挪动着,在阴影里不断移动。

    路胜看着看着,就想给二娘和依依,顺带买点小礼物回去。这些水粉价钱不贵,品相也偶尔能找到好货,倒是不错的小礼品。

    他沿着街道走了几步,想挑挑看哪家小贩更好。

    下午时分,街面上越冷清了,很多店铺都关了门。

    街道两侧的路人也不多,偶尔才能看见几个。

    让人奇怪的是,这些买水粉的小贩明明看到周围没什么人,还卖力的微笑着吆喝。

    吆喝声此起彼伏,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回荡。

    路胜眯了眯眼,也没觉得怪异,心道或许是这个世界特有的规矩现象。

    他左右筛选了下,找到了一个推车被涂成淡红色的小贩。这小贩推车上插着一杆步幡,上边写着:中原礼记水粉。

    小贩推着车缓缓移动着,脸上笑眯眯的,穿着灰布衣,带着灰白瓜皮帽。

    “我记得礼记水粉是中原比较正规的一家老商号。”

    路胜从记忆里回想了下,便慢慢朝那小贩推车走去。打算挑选点好的水粉给二娘和依依。

    那小贩缓缓往前走着,边上有几个玩耍的小朋友在追闹做游戏。

    推车缓缓经过小孩子,然后朝着街边阴影里的一处小巷拐过去。

    路胜估计他是快要收车了,便准备加快脚步追上去。

    “哎!胜哥儿!”

    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叫住他。

    声音挺熟悉,似乎是认识的人。

    路胜回过头,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壮书生快步走过来。

    “卢生?”

    他迟疑了下,认出对方身份。

    卢生卢俊义,和路胜也是九连城里标准的富家公子,不过他和其他人不同,这家伙,是有功名的。他前面不久才考取了秀才,据说文采还不错。

    卢俊义其实和他关系一般,只不过因为名字和有个梁山好汉一样,所以路胜听一次就记住他名字了。

    “胜哥儿,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卢俊义红着脸朝他走近两步。

    路胜顿时明白这家伙找他干嘛了。虽是富家公子,但这货极其喜好赌钱,经常搞得囊中羞涩,到处借钱。

    眼下估计又是赌资没了。

    他笑着从腰囊里摸出十两银子,递过去。

    “今儿手气如何?”

    “还行,还行,哈哈哈,还是胜哥儿够义气。”

    卢俊义拿过银子急匆匆的走了。

    路胜摇摇头,钱都是小事,反正卢家家大业大,回头就会有人送钱来。

    他转过头,又去找那卖水粉的小贩。

    那小贩的推车已经进了巷子,还剩小半截在外面。

    他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去。

    跟着拐进小巷。

    “咦??”

    路胜脚步陡然顿住。

    这巷子,居然是死胡同!

    里面空空荡荡,哪有什么推车,连个人影也没。

    他双眼眯起,身体已经微微戒备起来。

    他从头到尾,从左到右,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这个死胡同。

    这条只有十几米的胡同,两侧都是房屋的灰黑墙壁,尽头被一堵看起来有些年岁的黑墙堵住,上边贴了几张封条。

    白纸红字的封条在夕阳阳光下,显得有些阴暗,还有边角翻起,似乎没了黏性。

    “墙壁上没有暗门,那推车到哪去了.....?”

    路胜反复回忆,都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小推车是进了这条巷子胡同。

    他退出去,看到路边还在追打玩闹的几个小孩子。

    这几个小孩子衣着打扮都比较朴素,看样子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路胜换上一张笑脸,从衣兜里摸出几枚铜钱,拉住一个追人的小姑娘。

    “小姑娘,问你一个事好不好?”

    “哥哥你要问什么你说。”

    小姑娘绑着两羊角辫,九十岁的年纪,脸蛋红扑扑的,许是经常在街上玩,也不怕陌生人,大方回道。

    “哥哥想问,你看到刚才那个礼记水粉的推车从这里经过了么?是不是进这个小胡同了?”

    路胜将两个铜钱塞进小姑娘的手心。

    这小家伙顿时喜笑颜开。

    “没看到水粉车啊?我们天天都在这玩,水粉车一般早上才过来卖呢,下午都去古玩街那边。”

    “没看到?”

    路胜一愣,觉得是小孩子故意说谎。

    看到他表情,小姑娘睁大眼睛认认真真回道。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街上什么车都没,不信你去问其他人,街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这时其余几个小孩子也跑过来附和。

    “是啊是啊,俺娘本来还准备过来买点东西的,那些推车居然一个都不见了,真是奇怪了。”

    “这个哥哥说他刚才看到一家礼记水粉。”小姑娘指着路胜道。

    “在哪啊?在哪?”

    “没看到啊,这街上就这么点大。”

    “哥哥梦里看到的吧?嘻嘻嘻...”

    一群小家伙说着说着又开始笑闹起来。

    路胜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

    他扭头看了看金鱼酒楼。

    阴影下的酒楼人来人往,生意兴隆。

    那边热闹非凡,和这边街道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那么你们有没有看到.....”

    路胜回过头,声音戛然而止。

    他身边的那几个小孩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不见了。

    周围街面上一眼看去,冷冷清清,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甚至连行人也没。

    小孩子的闹腾声瞬间消失了,按道理说,这等年纪的小孩子,不可能这么默契,一下全部消失没声。

    路胜自信,自己好歹也是练了黑虎刀的人,听风辩位连野狼都能觉,居然没现几个小孩子离开的声音。

    看着荒芜死寂的街道,他忽然打了个寒颤,快步朝着金鱼酒楼走去。

    啪啪啪啪....

    脚步声清晰异常,他越是靠近酒楼,便浑身越是感觉到一股子暖意。

    哗!!

    猛然间,如同一下从水下破开水面,路胜猛然感觉身边的一切都鲜活起来,满是生机。

    一个个带着体温的客人从他身边经过,有人不小心撞上他,连忙对他道了句抱歉。

    又有女眷从马车上下来,带着笑缓缓走进酒楼,被小厮迎进去。

    站在酒楼前,路胜再去看那条卖水粉的街道,上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些路人行人。

    和之前的冷清完全是两码事。

    路胜倒吸一口凉气,快步拦了一辆马车。

    “去路府。”

    “好嘞,您坐好!”

    车夫一抽马鞭,瘦弱的老马顿时缓缓挪动起脚步。

    坐在车上,路胜一路都在回想之前遇到的那些事。

    那小贩,那群小孩子,都很不正常。

    他现在回忆起来,那小贩脸上的微笑,似乎一动不动,给人一种极其虚假的味道。

    联想到徐家惨案,他忽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这城里,真是越来越危险了啊....”他喃喃着。

    马车很快到了路府大门。

    门房看到坐在车上的路胜,赶紧迎上来。

    “大公子,您回来了?”

    门房姓王,家里排行第八,大家平日里都叫他小八,是个蛮机灵的小伙子,今年才十七,是继承了他爹的工作,也到路家来做门房。

    小八和路胜也蛮熟,时常会给路胜说些城里城外流传的趣事异闻。

    这也是路胜爱听的。

    “老爷在吗?”

    路胜下车付了钱,随口问道。

    “老爷又去衙门了,知府大人召他,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小八笑道。

    “找什么东西?”

    路胜这几日都在忙自己的事,却是没在意府里。

    “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