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章 会场 二
    “不清楚,老爷昨日叫了商会的大小商头们都来府里了。我听他们临走时在聊,说是要大家一起帮忙找,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居然要动用这么大的关系。”

    小八笑着感慨。

    路胜听了,没说话,只是面色有些阴沉。

    他顺着正门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又问。

    “最近有生什么异事么?”

    “额.....公子,虽然小八消息还算灵通,不过异事哪能天天有?”小八耸耸肩无奈道。

    “倒是您常去的那个金鱼酒楼,听说昨晚上起了大火,把边上半条街都烧没了,那火光,昨晚上小的们隔得这么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啧啧....”

    “大火....”

    路胜心头一沉,隐隐有了猜测。

    “你说的可是平日里经常卖水粉的那条街?”

    “可不是吗,就那儿!”小八狠狠点头,“听说死了不少人呢,很多人都是连大人带小孩,全家都没了。

    真惨....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货放的火!”

    大火....

    路胜不再说什么了。

    他把这事深深压在心底,不去想他。

    黑会安排的时间是三天后的晚上,在城外的一个地窖里。

    这三天时间,路胜每日正常休息,饮食。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又壮实了一些,似乎修改器修改的黑虎刀,连带着让他本身体格也有了提高。

    三天时间里,他又去了一趟金鱼酒楼附近的那条街。果然是一片焦黑,不少人还在忙着重新搭建房屋。

    路胜沿着他走过的路,重新走了一遍,现和那日他看到的一模一样。

    就连那条死胡同也一模一样。

    他心头有了数,但却并不恐慌。

    既然这个世界有水鬼,自然也能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三日里,他原本打算把买到的那本破玉劲入门修改了。

    但想到黑会,便先按捺住,免得修改了身体又吐血重伤。到时候失了机会。

    时间很快过去。

    转眼便到了约定好的日子。

    晚上大约七八点时。

    路胜换了一身黑衣,带上一块老虎面具,这是街上随便买的一张小儿玩耍面具,很是粗糙。

    路府门口已经停了郑家的马车。

    他匆匆上了马车,看到郑显贵坐在车里,正两手抓着卤鸡腿大口大口嚼着。

    这胖子也穿了一身黑衣,只是他穿不穿,别人都能从夸张的体型上看出,这货就是黑会的主持方大少爷。

    “来了来了,就等你了。胜哥赶紧上车。”

    二人坐好,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郑显贵一路上给路胜叮嘱,进去后,要怎么做怎么做,不能怎么做怎么做。

    乱七八糟的注意事项一大堆。

    路胜也一一记住。

    很快出了城,顺着大路拐进小路,又从小路绕来绕去走了不短的一段距离,直接到了郊外。

    在郊外行驶了一小会,马车进了一处荒芜了的小村庄,在村子中央的一栋石头屋子前停下。

    “就这儿了。”郑显贵跳下车,石头屋子守着门口的黑衣汉子上前朝他行了行礼。

    “人都到齐了?”

    “都齐了,已经在展示第一样卖品了。”

    郑显贵点头,赶紧催促。

    “我们赶紧下去,已经开始了。”

    他拉着路胜进了石屋,在石屋中间的地面上,开了一个木门,往里是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

    路胜跟着郑显贵还有两个护卫一起下了楼梯,底下是个面积较大的溶洞。

    溶洞里还弄得像模像样。

    中间一个很大的大厅,四周石墙上是一圈的厢房,像是一个个挂在墙壁上的小包。

    大厅里稀稀疏疏的坐了一些人,周围小包里也没有火烛亮,显然是没启用。

    “这地方,格局挺大啊。”路胜叹了句。

    “嘿嘿,我们也是意外现的这地方。”胖子笑道,带着路胜从大厅后面走进去,朝着最前面的一排位置走去。

    整个黑会,参加的人就只有十来个,都在大厅最前面的座位上分散坐下了。

    台子上站着一个蒙着面的高瘦男子,正大声介绍卖品的资料。

    他边上立着两个侏儒,都穿着红红绿绿的花衣服,手里正抬着一个铜盘,里面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剑。

    “从巨荣国那边流传出来的古代短剑,极有可能是古代段奉子打造出来的利刃,上边刻有古巨荣国文字,就算是......哎!四号客人出价一千两!

    还有没有更高价!有没有更高价!!?”

    台上男子大声叫着,一副极有激情的模样。

    路胜和郑显贵坐在左侧座位上。

    这里的座位都是一排排的像是白色石头打而成,坐上去冰冰凉凉,没什么人气。

    胖子就坐在他身边,凑过头来小声道。

    “你要的东西是第五件,倒数第二件。”

    路胜点点头,没说话。

    台上那把短剑一看就是从土里才刨出来没多久。估计是盗墓搞到手的。

    下面还有不少人在竞价,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短剑就升到了一千八百两。

    听得路胜也心头直跳,这已经相当于他一个月零花的近两倍了。

    他没再去看台上竞价,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出价的周围客人身上。

    黑会上的客人,大多都带着兵器,短的长的都有。

    且大都穿了黑衣,但也有例外。

    总共十几人的客人里,有三个人就都没做任何掩饰。

    一个是背着大刀,穿贴身黄皮甲的赤大汉。

    另一个,是尖嘴猴腮,个头很矮的一个瘦弱年轻人,他腰间绑着两个黑皮囊,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第三个,也是最惹人注目的一个。

    或者说是一对两人。

    一男一女两个。

    男子似乎是护卫,银衫劲装,腰间带着长剑。面色漠然,只有在看向女子时,脸上才会露出一丝温柔。

    女子穿了一身黑裙,不同于一般古代女性的长裙。

    她穿的紧身裙,类似于地球上的包臀裙。

    整个身上从上到下,只有一条贴身连身裙,裙摆的下方只能堪堪遮住臀部。

    稍稍大一点的动作抬腿,就能清晰的看到两腿之间的部位。

    这女子穿着性感,偏又腿长腰细,胸前一对白皙凶器把裙子撑得呼之欲出。仿佛随时连胸前的衣服也会撑破。

    路胜又忍不住去看这女子的面孔。

    鼻梁很高,双眼柔媚,像是有水光闪耀一样,有种随时都在笑的感觉。

    长披肩,柔顺黑亮得隐隐有些反光。

    “这可比什么ps化妆技术强多了。”

    路胜心头暗赞了声。

    这女子一看便知是有来头的人,这么漂亮,还敢在黑会上随意展露面容,只有对自身实力极其自信的人才敢如此。

    “那一位是端木婉。”胖子见路胜注意到女子,忙凑近了小声介绍。

    “不过我不建议你打她的主意,这女人凶得很!”

    “凶?怎么个凶法?”

    路胜略微带了一丝好奇。他倒不是有心思,只是突然对方实在太显眼了点,才多打量几眼。

    胖子笑了笑,看了眼台上已经开始的第二件拍卖品。

    “端木婉是两个月前来到九连城的,据说是跟着一个商会队伍过来的。

    主仆二人,孤身加入商会,走这么远的路。本身就很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路胜点头。

    “而且,这女人因为生得美,到了九连城便沾花惹草,不少的俊俏公子哥都被她勾引过,结果你猜怎么着?”胖子摇头叹了口气。

    “怎么着?”

    路胜此时也被勾起好奇心了,跟着问道。

    “一群公子哥个个都被迷得晕头转向,最后凑在一起决斗斗殴,重伤不少人,还死了好几个。”胖子啧啧道。

    “就算是这样,重伤残废的几人,依旧还念着这女人的好。可人家转眼就把别人忘得一干二净。”

    “.......”路胜眯了眯眼,心头也是一凛。这事他也听说过,没想到起因是这女子,那些人残废了还念着对方,这已经不是美色所能解释的了。

    他顿时在心头给这个叫端木婉的女人,贴上一个极度危险的标签。

    能够把这么多人玩得团团转的女人,不是情商极高,就是有特殊手段,这样的角色尽量远离才好。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台上拍卖上。

    此时已经轮到第四件拍卖品了。

    是一件黄铜色的半身皮甲。

    “这件皮甲,名为冰狼甲,是用白草冰原的十九头白狼皮,综合鞣制而成,十九层的皮质,鞣制后,就只有铜钱那般薄。

    对钝器和刀剑的抵抗程度远一般皮甲,几乎相当于身上多穿了一件锁子甲。”

    介绍的黑衣人大声介绍着这件皮甲。

    “起拍价,两百两!”

    下面的人没动静。

    主持人也不以为意,开始让一个侏儒拿着皮甲张开,自己拔出一把短剑,对着皮甲边缘就是狠狠一刺。

    哚。

    一声闷响,短剑被滑开,皮甲上居然只多了一点小划痕。

    “三百两!”

    见状,马上便有人开口出价。

    “四百两!”

    “六百两!”

    台上价位一个比一个高,路胜见了这皮甲,心头也有些心动,这种皮甲轻便灵巧,比金属甲方便活动,不会影响动作。如果防御力真的和介绍的一样,那确实是件好东西。

    他有心想要出价,但见价钱瞬间便快到了一千两,便只得忍住放弃,他真正的目的,还是下面的那本秘籍。

    不能因小失大。

    皮甲最后被那个背刀的赤大汉买走。

    紧接着,便是倒数第二件东西。

    内功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