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一章 蛰伏 一
    “确实如此。”路胜摸了摸自己老虎面具,心头却更加警惕起来。“难道婉儿有办法?”

    “内功秘籍,婉儿倒是有路子给公子找一些来。只是不知公子能拿出什么来交换?”

    端木婉柔柔弱弱道。

    好大的口气。

    找一些来?就算是城内的知府大人也不敢这么说话。

    路胜心头越发警惕。

    “婉儿小姐想要什么交换?银子,黄金可以么?”

    “就如今日的黑煞功价钱,如何?”端木婉笑着道。

    “如果婉儿小姐真能弄到秘籍,可以。”

    路胜认真道,同时深深的看了眼这女子。

    端木婉不以为意,笑了笑。

    “公子不必顾虑,婉儿只是看公子一表人才,器宇不凡,想要提前卖您个好罢了。”

    路胜信她才叫有鬼。

    马车缓缓前行,不多时便进了城,然后很快停在了万福客栈门口。

    端木婉和侍卫男子下了马车,在客栈小厮的热情迎接下,朝客栈走去。

    路胜坐在马车上静静看着两人背影没入客栈,面色不变,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

    “走吧,回去了。”

    他吩咐。

    车夫这才如梦初醒,狠狠抹了把嘴角口水,回过神来开始赶路。

    就连三个护卫也在端木婉离去时,隐隐流露出失望之色。

    ..............

    回到府里,第二日一大早,郑显贵就亲自上门拜访。

    显然是因为昨日的事前来道歉。

    两人坐在后院的小花园中,石头桌面上摆了小酒壶和下酒菜,一盘花生米,一盘凉拌泡萝卜。

    天气炎热,吃这些正是爽口。

    “这杯酒我一定要喝!”

    郑显贵端着酒杯认真道。

    “昨天是我照顾不周,听到消息时我肝都要吓出来了,你说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郑显贵就是舍了一身肉也也对不住路家。”

    路胜摇头。

    “不关你的事,我自己执意要你安排的。”

    他分辩道。

    郑显贵一口一饮而尽,重重将酒杯放在桌面上。

    啪。

    杯子和桌子撞了下,发出轻响。

    “胜哥,别的不说,我之前就觉得奇怪,怎么你一下子担子这么大,居然还敢冒险去黑会买东西。

    结果,感情您这是深藏不露?不过这种直接和人交手的事,以后还是别做了,就算对方是张家,你路家在九连城是一霸,他张家还能把手伸到这边来?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

    路胜笑了笑。

    “我其实从小就喜欢习武,只是以前没练出什么成绩,就一直没说,现在小有所成,就忍不住了,黑会上不过是实践一下。”

    “可不是实践吧?连人都弄死了还实践。”郑显贵无语。“这事你得通知路伯伯,万一张家怪罪起来,他也有个准备。”

    “这个我晓得。”路胜点头。“说起来,你知道那个端木婉更多的底细么?”

    “端木婉....这个还真不清楚,要不,我给你查查?”

    郑显贵迟疑道。他郑家因为交往的人龙蛇混杂,消息比起路府灵通许多,在这方面是长处。

    “也好。”

    路胜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轻轻喝了口。

    这地方的酒水很淡,淡得和果汁饮料差不多。

    “怎么?端木婉和你接触了?”郑显贵问。

    路胜正要回答。

    忽然小花园拱门处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一个穿鹅黄色短袖衫的妙龄少女快步走进门。

    少女生着一副鹅蛋脸,腰肢盈盈一握,细得仿佛被手轻轻一握就能捏断。

    她衣服的胸前是开襟的,露出里面纯白的内衬,将丰满胸部紧紧裹住。

    因为胸前太过丰满,少女走起路来也一摇一晃。

    “哥哥,胜哥,你们果然躲在这里!”

    她一看见路胜和郑显贵两人,便气鼓鼓的冲过来,一把拉住郑显贵。

    “走啦走啦,死哥哥,居然敢放我鸽子,让我在家里多等了两个时辰!”

    “宇儿,好久不见,看起来心情是不大好啊?”

    路胜微笑着打个招呼。

    “还不是老哥,说好了的带我去看城北的戏曲班子,人家下午就要离城,再不去就晚了。

    结果我等了好久也不见人来。”

    郑宇儿便是郑显贵的妹妹,而且是亲妹妹。

    两人从小关系便极好,因为路上和郑显贵的关系,所以郑宇儿也和路胜走的很近。

    “宇儿是我的错....”

    郑显贵苦着脸赶紧道歉。

    “我给你补偿,给你补偿!你想要什么,我马上给你买!”

    作为掌握家里部分生意的次子,郑显贵手里的资金和零用钱,远远不是妹妹能比的。

    “我要紫绀笔,苏墨三块,印相红月的香粉十盒,粉针包子每天五个,珊瑚花每天一朵.....”

    郑宇儿开始迅速提条件,显然来的时候早有腹稿。

    不过才说几句,她就猛然想起还有路胜在一边,顿时小脸羞红的低下头。

    然后狠狠踩了郑显贵一脚。

    哎哟。

    郑显贵惨叫一声。

    “好妹妹,好妹妹!咱回家!回家再说!”

    不多时。

    路胜好笑的看着郑显贵被郑宇儿揪着耳朵回了家。

    他一个人坐在石凳上,看着下人忙碌着将酒菜收起来。

    “黑煞功....能够增幅身体素质,但是功法不全....并不特别适合我修习。可惜...我现在没有选择。”

    他闭目,开始按照黑煞功上边记录的路线,以意念想象着自己有一丝气息从足下升起,然后汇入小腹,发散全身。

    这是黑煞功的第一层入门阶段方法。

    很简单,但也是很考资质的部分,按照典籍上说,入门最少需要数日到一月时间,才可能有气感。

    这是段不算长的时间。

    他首先要先将功法入门,然后才能在修改器上找到对应的功法,才能进行修改。

    所以这一步,路胜绕不开。

    “公子。”

    小巧从房里走出来,小心的叫了声。

    “什么事?”

    小巧看了看路胜,总感觉自家公子最近有些心不在焉,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公子可是有什么不乐意的事?”小巧从来都是善解人意,小心翼翼的问。

    “别乱猜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路胜坐在凳子上,闭目轻轻摇晃起身子来。

    深蓝色的修改器界面,在他眼里浮现出来。

    路胜从上往下看,第一排的空格里,便记着:黑虎刀法——第四层。

    而黑煞功,现在还看不到影子。

    心头默念,路胜收起修改器,从石凳上站起身。

    既然黑煞功到手了,他便先这么坚持练着,只要能有一丝的可能入门,他也不枉这么辛苦一趟。

    接下来的几日。

    路胜哪也没去,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路府,苦练功夫。

    黑虎刀法他算是曝光了,索性也不再隐瞒,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技艺。

    路胜也开始找赵伯询问关节技巧,以及一些实战经验。主要是故意透露出自己自学会了一些黑虎刀法。

    他刀法虽然修成了,但实际上的运用,在什么时候出刀,对什么样的对手,该用什么招,这些都是经验,需要详细指点。

    借着这个机会,他也将自己偷偷习武的故事,传遍了整个路府。

    ............

    三日后.....

    铛,铛铛铛!!

    路胜和赵伯两人在校场分别持刀,动作迅速的相互交手。

    两道刀光翻滚中不时碰撞一下。

    如同两团银球。

    赵伯猛然一个闪身,从刀光中侧身闪出来。

    他神情肃穆,须发飘荡,双眼陡然一睁。

    “虎煞!”

    呼!

    一阵带着虎啸之音的风声传开,赵伯手中长刀像是流星一般,猛然砍向路胜手腕。

    “虎煞!”

    几乎是同时间,路胜也一声低喝,一招虎煞同时出手。

    两人缠斗许久,路胜才假装反应过来,‘勉强’调整,使出这招虎煞。

    节奏慢了不止一拍。

    铛!

    两把刀刃狠狠对撞。

    两人條然分开,各自气喘吁吁的注视着对方。

    路胜低头,看到自己右手袖口少了一截袖子,顿时露出叹服神色。

    “不愧是赵伯!”

    他收刀站直身笑道。

    “已经很厉害了.....很厉害了.....这么短时间就能使出虎煞。就算是大公子以前偷偷习武,可是你拿到刀法才多长时间?

    ....假以时日,大公子必定能超过我这个老家伙。甚至在整个九连城中,也能稳坐前五。”

    赵伯感慨道。

    “可笑我之前还以为大公子是放弃练刀了,没想到....”

    路胜笑了笑。

    “赵伯说笑了,您乃是九连城四大高手之一,哪里是我想超越就超越的。”

    “当不得,当不得,年纪大了,早就不复当年之勇了。”

    赵伯连连摆手。

    “不过大公子的天赋过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就练成黑虎刀法的第一招,倒是可以考虑多学几套功夫在身。”

    “多学几套功夫?赵伯的意思是.....?”

    路胜挑了挑眉。

    赵伯笑道。

    “我老赵,在九连城也算有几分薄名,大公子你路家,也颇有财名,两相结合,应该能说动不少老家伙,把他们压箱底的绝学传出来,交给你。

    说起来,这些所谓绝学可都是能排得上三流的绝艺,大多不在黑虎刀之下。

    若是大公子有意,我倒是可以代为引荐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