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二章 蛰伏 二(感谢穹空之灼晓妹纸的第一个盟主)
    路胜闻言,也是眼前一亮。

    他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完整厉害的武学秘籍,既然找不到好的,或许可以用数量弥补质量。

    反正修改器在,他修习武学的度无比骇人,一门功夫几下便能修到大成。

    这样多修成几门功夫,应该有可能达到目的。

    这世道,妖魔鬼怪都可能出现,不若是不抓紧机会时间迅强大起来,等到真遇到危机时,那时候拿什么来挡?

    想到这里,路胜眼睛也是一亮。

    他明白赵伯的意思。

    九连城中,也有不少的练武的老家伙,像是从前的衙门总捕头张巡,一手破心掌凌厉非常,现在年纪大了,又无儿无女,没个继承人。

    他留下的家财也不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入不敷出,还时常要赵伯这些老朋友救济。

    如果能用财力和交情去拉拉关系,估计很容易就能从他那里得到破心掌的传承。

    要知道张巡年轻时,可是号称九连城第一高手。

    后面年老了,才被其余几人赶上。他年纪比赵伯大多了,今年八十有六,腿脚也不灵便。

    等到赵伯等人有些名声时,他早就退隐多年了。

    这样的曾经高手,九连城不在少数。

    路胜心头活络起来,如果他都能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东西,那么堆积起来,就算是三流武学,都练到极高水准,也定会极厉害。

    “怎么样?大公子,若是你有意,我倒是可以给你联络几个条件合适的老朋友。”

    赵伯想来也是为了帮忙照顾老友,或许也不忍心看到老友一身本事,晚年还落得生活凄苦。

    路胜仔细想了想。

    “赵伯所言极是,只是不知道,您能联系哪几位好手?”

    “你别管哪几位好手,贪多嚼不烂,破心掌,八十四燕子追风刀,都是我能给你保证的。

    我这两位老友,子嗣早年被仇家所害,现在无依无靠,生活艰难,很早便有意要寻找弟子传承。

    只是穷文富武,这练武一档子事,没有足够的滋补,就算苦练也是折寿的,他们也不好传出去害人子弟。”

    赵伯感慨道。

    “正巧我见胜哥你天赋异禀,资质过人,虽然我们求不得大门大派的上等武学,但这两门功夫,你若是练得厉害了,也是了不得的技艺。

    既能达到胜哥你的要求,又能照顾几个好友。两全其美。”

    路胜见他把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面色也肃然起来。

    “既然赵伯作保,那这两位前辈,便都是晚辈师傅,府里每月送予他们二十两银子,作为师资。”

    赵伯闻言,忍不住露出微笑。

    “胜哥到底是宅心仁厚.....”

    其实像一般开设武馆的馆主,要传授真才实学技艺,所需花销也不过十两银子不到就足够。

    可路胜直接每人送二十两,这便是给他赵大虎面子。

    说出去,他赵大虎在圈子里,在诸多老友面前,也是面上有光。

    “胜哥那便先练着,我去把消息传给几个朋友。”

    既然事情定下,赵伯也有些等不及了。得赶紧去找张巡报喜。

    张巡前阵子又惹了风寒,原本铁打的汉子,因为年轻时不懂保养,暗伤太多,现在气血枯败,又没钱滋补。

    之前看病的药还是他给垫付的。

    要不是如此,他也想不到给路胜推荐师傅。

    实在是....实在是不忍心见好友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赵伯随意。”

    路胜提着刀拱了拱手。

    目送着赵伯离去后,路胜独自站在校场上。

    举起长刀又唰唰练了一套黑虎刀法。

    虎煞虎威和虎啸,三招分拆开来,便是三套有十来招的组合刀法。

    三大招虽然都是分开独立招数,实际上每一招都包含了不少独立刀招。

    譬如虎煞,分成应付正面的刀招,应付背面的刀招,以及应付左右的刀招,还有对付偷袭暗器,对付长柄类兵器,对付重型兵器....

    等等各种变式很多。

    并不是只有那么一招可以练。

    正练着刀,忽然校场边跑来一个小厮。站在边上等着他练完,似乎有话要说。

    路胜眉头一皱。

    迅收刀站定,看向那小厮。

    “什么事?”

    “回大公子,外面来了辆马车,一位自称端木姑娘的小姐,说是和大公子约好的,前来拜访。”

    小厮恭敬回答。

    “端木....端木婉来了啊...”

    路胜心头一凛。

    他拿到黑煞功一直在练,可直到现在也没入门。

    这让他心头有些怀疑这内功是不是真的,这端木婉之前说过,她能搞到内功秘籍,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罢了,还是先见见再说。”

    虽然对方是个厉害角色,可他又不是城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想要勾引他使坏,就之前那种程度的招数,再大的本事也不成。

    “请她先到客堂,我马上就来。”

    “是。”

    小厮离开。

    路胜让侍女打了一盆水,将身上稍微擦了擦汗,便换上白色长衣,朝客堂过去。

    穿过校场,走过小花园,再穿越一条走廊,便到了专门招待客人的客堂所在。

    客堂大门敞开,里面右侧端坐着一名紫衣长裙女子,女子面容娇媚,肤如白雪,戴着珍珠打磨而成的月牙耳坠,气质端庄优雅。

    赫然正是上次见过的端木婉。

    客堂内还有路胜的三弟路尘心,正热情的和端木婉套着近乎。

    路尘心一双眼睛色授魂与的盯着端木婉胸前,那里的白色抹胸隐隐露出一抹深深的沟壑。几乎要把他的双眼陷进去。挪也挪不开。

    咳咳。

    路胜轻轻咳嗽了两声。

    两人顿时觉,纷纷转头看来。

    “大哥....”

    路尘心面色一红,颇有些难为情的站起身。

    “既然大哥你来了....这位端木小姐是专程前来寻你....”

    他话说得有些结巴。

    “三弟,你先去招呼厨房送酸梅汤过来吧,这边我来招呼。”

    路胜在家颇有机智,曾经遇到不少事,他也表现得有担当,所以在兄弟姐妹之中素有威信。

    不似那些同辈的公子哥那般轻浮。

    他一共有两个亲弟妹,二妹路轻轻,外出习武未归,三弟路尘心,还在家中苦读圣贤书,以图日后考取功名。

    而他路胜,之前还掌管过家中部分生意,表现出来的才能,早就让路全安确定了未来接管生意的,就是他。

    因为路胜未来必定掌管家中财政大权,所以两个弟弟妹妹,还有家中一大家子人,未来可都指望他过活。

    平日里大家就都有些敬畏讨好他。

    “胜哥,酸梅汤我这正巧送来一盅,便先给你们吧。冰镇过的,味道也好。”

    客堂门外,路过的五娘微笑着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壶酸梅汤。

    五娘是家主路全安娶的第五房,但不是妻,而是妾。

    和前面三房不同,五娘还有她生下的表妹路莹莹,以后等老爷路全安去了,可都是指望着路胜过日子。

    所以,就算她名义上是路胜的五娘,可不少时候,她和表妹路莹莹也对路胜多有恭维。

    毕竟一旦路全安去了,路胜是没有义务白养她们娘两的。为了以后不被赶出家门,提前和路胜这个未来家主搞好关系,也是必须的。

    “五娘您太客气了。”路胜赶紧将酸梅汤接过来放下。“这里我来招呼就行,您先回去吧。”

    “是是是,胜哥你先招呼客人。”五娘赶紧堆着笑款款离开。

    临走前不无嫉妒的盯了眼端木婉,她今年才三十出头,虽然保养得当,姿色过人,可和端木婉比起来,就差了不少。

    “我也先走一步。”

    路尘心也赶紧借机走掉。

    很快客堂里便只有路胜和端木婉两人。

    “公子可还想要秘籍?”

    端木婉见周围没人,便盈盈一笑轻声道。

    “端木小姐果然厉害,我隐藏身份面貌,也还是被您找上门来了。”

    路胜脸色不变道。

    “胜公子说笑了,在整个九连城,和郑家郑显贵少爷关系莫逆,还家财万贯的公子,再稍稍对一对身高体型,要认出公子来,不算难事。”

    端木婉柔和笑道。

    “那是对端木小姐来说不难。好了废话不多说,不知道端木小姐,这次给路某带来了什么秘籍,提前说句,路某要的可都是内功。”

    路胜不快不慢道,语气显得从容镇定。并不因为身份被揭露而失去平静。

    “自然都是内功。”

    端木婉纤手伸出,从袖中取出三本小册子,轻轻放在茶几上分开。

    三本浅绿色小册子都用针线缝订好,封面上清晰的写着大字。

    青松一意决、玉鹤功、阴阳引。

    路胜一眼扫过去,面色依然不动。

    “端木小姐倒是大手笔,只是这秘籍的真假该如何鉴定.....”

    “这个简单。”

    端木婉轻笑。

    “这三门内功,都是上手极其容易的内功,修行一天就能产生气感。三者都是上手容易大成难的类型。真假极易识别。”

    她话风一转,又道。

    “至于是否有错漏修改处,这个就要看公子信不信婉儿了。否则就算是真秘籍,摆在公子面前,怕也会被嫌疑。”

    “婉儿姑娘所言不错。”路胜心头一喜,如果真如对方所说,三本秘籍都极易上手,那比起黑煞功,这三门功夫远远更加适合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