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三章 蛰伏 三
    “只是,要提醒公子的是,这三门内功,都是只重养生的养生功,练成之后,与人交手没什么威力,适合家传修养,不适合争斗。练到最高也只有两层。”

    端木婉提醒道。

    “养生功,还只有两层....没有真正的江湖内功么?”

    路胜有些皱眉。

    “有...只是那样的内功,多是有门有派....就算给了公子,公子您,敢修么?”

    端木婉美目一挑,略略带着一丝轻笑看着路胜。

    路胜沉默了下,也笑了。

    “确实,那样的内功,我不敢修,门派内功一旦外泄,那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公子理解就好,当然还有一些末流内功秘籍,不过比起这三本来说,那些秘籍耗时极长,威力也不显著,不如这三者合算。”

    对于路胜立马认怂,端木婉倒是高看了对方一眼,在她这般的美人面前,几乎所有男人都会不自觉的产生好胜心,要强心,不管如何都要表现出自己强大英武的一面。

    可路胜却能面色不变的说出我不敢三个字,这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你这三门内功,不是很符合我的要求。”

    路胜沉声道。

    “路公子先别急着回绝,要知道,这内功秘籍不是大白菜,想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有。”

    端木婉笑盈盈道。

    “现在我这里有这么几本,也是凑巧,以后过阵子,那就不一定还能有了....”

    路胜不明白她的意思。

    “秘籍不是抄录几份就能重复卖了么?”

    “说是这么一说,但我这里,可都是卖的孤本,原本。”端木婉自信道。

    “此话当真?”路胜心头一动。

    “当然当真。那本黑煞功,路公子还是不要练为好,功法不全就算了,还是上百年前流传下来的残本,要想找全后续,几乎没有可能。”

    端木婉劝道。

    路胜沉吟了下。

    “不知道,婉儿小姐手里还有其他秘籍没?我也不要原本,就要抄录本就行,一百两一册如何?”

    端木婉面色依旧不变,带着淡淡微笑。

    “路公子就这么痴迷武功?”

    “是啊,我其实是个武痴。”路胜认真回答。

    端木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就这么两人对视片刻,她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

    “既然如此,那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我要玉鹤功。”

    路胜随意点了一本。她从怀里取出银票,这是他最后的存钱,用完就没了。

    端木婉接过银票看也不看,塞进袖中,将玉鹤功放下。

    “那就祝公子早日武功大成。”

    “谢你吉言。”

    路胜起身送她。

    将端木婉送到大门口,目送她上了马车,缓缓离开,路胜这才心头微微松口气。

    不知道怎么的,每次他面对端木婉时,都会有淡淡的慎重。

    明明对方只是个弱女子,看起来不会什么武功,但他就是感觉不对。

    看着马车缓缓行驶,直到驶出这条街道的尽头,再也看不见。

    路胜这才回过身。

    手里拿着玉鹤功,路胜心头迟疑了下,还是决定先看看这门内功再说。

    九连城知府衙门。

    正方形一样的衙门大院里,院子正对着公堂,地面铺着一块块白石砖,阳光打在上边反射出微微刺目的光亮。

    院子内侧的公堂上,十多根朱红柱子支撑着红色屋顶。

    公堂两侧放着两排杀威棒,都是漆了红色。

    知府老爷宋端尺坐在公堂之上,眉头紧锁,他背后是一副硕大的青天白日图,一只仙鹤振翅飞翔。

    下面两侧一边站了两人,一共四人。

    分别是赵,李,路,郑四家家主。

    这四家便是代表了整个九连城大半的各行各业力量。

    路全安就是其中之一。

    他穿着金钱元宝马褂,戴着红玉员外帽,手不断的捏着下巴上的美须,眼神紧紧盯着堂上坐着的知府老爷。

    包括知府在内,五人都没出声。

    赵家赵师德家主,是个肌肉剽悍的光头老者,他赵家统合带领着整个九连城所有的酒楼,青楼,乐坊,赌场。是四个人之中势力最强的。

    此时见没人开口,他面皮扯了扯,率先说话。

    “宋老爷,你叫我们找人,找东西,我们也派人找了,原本以为只是个小事。

    可现在我们的人一连失踪了十多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要是这种情形,您还不开口说实话,那就甭怪我们不奉陪了。”

    路全安打定主意闭口不言。

    其余两人看样子也是和他一样打算。

    知府宋端尺眉头紧锁,长叹一口气。

    “东西,人,是上边传下来的指令,我也没办法。

    而且这几日接连出现怪事,都是在城内城外,我也请了红莲寺的主持做过法事,但无济于事。

    请来的江湖游侠儿,也一去不复返,不知道是跑了,还是.....城外王家庄的案子,到现在还没结。

    本官叫你们四人聚一聚,便是想看看四位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这九连城,终究是我们大家的九连城。”

    路全安三人依旧不说话。

    那赵师德却冷笑一声。

    “找人的事就暂且不提,我们先停下就是。

    至于另外的事,既然老爷没法子,我倒是请到了一位身手不凡的高手,前来调查。只是这酬劳,光我一家付不像话吧?”

    “既然是高手,如果真能解决案子,本官把全部悬赏都给他。”知府大人率先确定。

    “我家出一千两赞助。”

    “我也一样。”

    路全安赶紧出声。

    “我一样。”最后一位家主页随大流出一千两。

    “好了,这徐家的案子,暂时有人接了,但王家庄的案子....”知府又开始犯难。

    “王家庄....可是那小妾投井案件?直接按大宋律法定案不就好了?”

    李家家主淡淡道。

    “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可问题是,现在连那小妾的尸体也找不到,井底连一点血液也没。

    但庄子里又有很多人都信誓旦旦的说,亲眼看到那小妾投井。我们从井边也确实找到了脚印....”

    知府摇头道。

    “多事之秋啊....”路全安看着这一幕,心头微微感慨。

    一想到徐家老友临死前的那恐惧面容,他就忽然心头一抽。

    路府。

    卧房内。

    路胜盘膝坐在床铺上,心神凝聚,按照玉鹤功的法子,开始在胸口想象一只振翅欲飞的仙鹤,它不断振动双翅,不断继续力量,却就是不一下飞起来。

    路胜闭目运气了一阵后,又缓缓睁眼,从怀里摸出那本玉鹤功秘籍,翻开看了看。

    翻开的第一页上,清晰的手绘着一只振翅欲飞的仙鹤,那种冲天欲飞的姿态,给人一种微微压抑的感觉。

    路胜凝视这幅画片刻,又立刻闭上眼,继续想象胸口仙鹤。

    如此重复三次。

    窗外的光线渐渐黯淡下来。

    小巧也过来叫他吃饭叫了数次。路胜一一回绝,依旧房门紧闭,继续坐在床铺上。

    他幻想的松鹤越来越逼真,越来越真实。

    等到傍晚天刚刚黑时,坐在床上的路胜猛地睁眼。

    呼.....

    一口浊气被他狠狠吐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胸口多了一丝蚂蚁一样的细线,在胸膛缓缓转动,形成一个简单的椭圆。

    这椭圆呈顺时针旋转,度很慢很缓,不仔细感觉,根本分辨不出。

    路胜疲惫的放松下来,连忙心头默念。

    “深蓝。”

    顿时他眼前浮现出修改器页面。

    深蓝色的修改器方框中,在黑虎刀法的下面,又多了一行小巧的文字。

    玉鹤功:未入门。

    “得尽快。”

    路胜赶紧开始集中精神,点下修改按钮,以免这一丝气感消失。

    随着按钮按下,整个深蓝修改器一下闪了下。

    路胜赶紧将注意力集中在玉鹤功上。

    “提升一层!”他默念。

    玉鹤功的状态忽然一跳。

    从未入门,一下变成入门。

    路胜停了下,感觉身体内一下多出了一股淡淡溪流丝线,开始从胸膛缓缓朝下腹流去。

    胸膛和小腹之间,形成一个椭圆圆环。那一丝丝凉气丝线,就在两者之间不断流动。

    “入门了....似乎身体负担不是很重。”

    路胜想了想,又继续集中注意力,想象着玉鹤功的境界再提升一层。

    咳咳!!

    猛然间他感觉喉咙一阵干痒,便大声咳嗽起来。

    一股烦闷燥热从小腹升腾起来,涌上心头,路胜顿时变得口干舌燥。

    “不行,身体阴虚了!这玉鹤功提升快了,对身体也有损伤,只是没黑虎刀法那么霸道。”

    路胜松开精神,任由修改器缓缓淡化消失。

    “这就是内功?”

    他伸开双脚,缓缓下了床。

    仔细感受着在胸腹之间不断循环流转的玉鹤功内气,感觉新奇不已。

    “感觉就像是身体内多了一条线。”

    路胜试着控制这条线,现这玩意儿似乎并不能往其他地方窜,只能固定在胸腹之间转圈。

    而在这一丝内气转圈的过程中,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呼吸轻松不少,精神也要旺盛一些。

    “入了门的内功,我看看....”路胜翻出秘籍来看了看上边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