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四章 蛰伏 四(感谢孤单赞助,祝新婚快乐!)
    书册上清清楚楚的书写着。

    本功法能延年益寿,轻身活血,对五脏均有调理顺气,治疗内伤之效。功力越深,效果越佳。

    “治疗内伤?”

    路胜心头一动。

    “公子?该吃饭了。已经到子正了...”

    小巧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路胜活动了下双臂肩膀。

    推开门,看到小巧一个人找了张凳子坐在门外,等自己不知等了多久。

    子正时就是子时。

    按照大宋的计时,时官把一天分成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分成初时和正时。子正便是子时的正时。

    也就是晚上十二点到凌晨一点这段时间。

    “已经这么晚了?”路胜看了看其余别院,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其他院子,此时都安静一片。

    夜风中,隐隐有打更的更夫在外面路过敲锣。

    “现在还有什么吃的?”

    路胜朝着厨房方向走去。

    路府的厨房是建在前院和后院之间的,要出了后院才能到。

    “我让厨房留了一份饭菜,每一样菜都有些,热热就好了。”小巧低声道,紧跟上路胜。

    两人顺着回廊出了后院,往左走进厨房小院。

    厨房的院子里横七竖八放了几张桌椅,是专门给厨师下人们吃饭用。

    两人刚进小院,便看到一人正坐在桌边,就着桌上给路胜留的饭菜大口大口吃着。

    “大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吃饭的那人抬起头,赫然是张清纯素美的女孩面容。

    “轻轻?”路胜见状一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坐到桌子对面,打量正吃得香的路轻轻。

    这个他二娘所生的妹妹,和他是同父异母,不过二娘待他如亲生,很多时候对他比对自己亲女儿还要好。

    在原本路胜的记忆里,对二娘,对路轻轻的感情都远不是其他兄弟姐妹能比。

    “这不才到家么,肚子饿了就往这里赶,结果现桌上摆了一大桌子菜,还以为是为我准备的。”

    路轻轻背上背着剑,一身蓝色劲装,胸前定是缠了裹胸,若不是面容实在俏丽,根本分不清她是女儿身。

    “你不该回来的....”路胜叹气。

    “为什么?”

    路轻轻放下碗,面容骤然冷肃。

    “徐大哥死得不明不白,徐伯伯一家到底惹了什么祸事?什么妖魔鬼怪乱七八糟,我可不信这些!”

    “你什么意思?”

    路胜盯着她。

    “我这次提前回来,便是要查出徐大哥真正的死因,将凶手绳之于法!”

    路轻轻认真道,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路胜看着这个二妹,久久没有说话。

    路轻轻面色泛起一丝愤然。

    “大哥,徐大哥死了,你难道一点也没想过查出真凶?!”

    “我查过了,没有头绪...”路胜摇头。“找不到任何行凶者线索,什么痕迹也没,徐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惨死,连半点声息也没有。”

    “我不信!”

    路轻轻站起身。

    “我吃饱了,明天我就开始查探。大哥我先休息了。”

    她说完便大踏步朝小院外走去。

    “小巧,要不要去我那里?”

    她顺便和小巧打了个招呼。

    小巧神色黯然摇头,显然是提到徐大哥的事,心情低落。

    徐道然对她们一向很好,人又温和有礼,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好的人一下就没了。

    路轻轻离开了。

    路胜坐下来,让小巧热了下饭菜,就着剩下的继续吃。

    “轻轻出去拜师学艺,已经五年时间了,铁桑道人是紫华城附近出名的剑法名家。不过现在看起来,她似乎也没有修习内功。”

    修习内功之人,按照玉鹤功里所记录,都有双眼眼神慑人的特点。

    内功越深,眼中的神采神光就越明亮。

    但二妹路轻轻眼神晦暗,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显然不是修习内功者。

    “说来也对,能有内功之人怎么可能大白菜一样到处都有。只是这样看来,那端木婉就极不简单了.....”

    路胜沉吟了下,沉下心来,开始专心吃饭。

    ...................

    次日清晨。

    路胜一大早便跟着赵伯一起,前往张巡张捕头家。

    “张捕头的破心掌虽然也是外家功夫,但据传,能和传闻中的铁砂掌相提并论。

    主修的一股透劲,能隔山打牛,直击敌人内脏,厉害非常。”

    路上,赵伯和路胜一人一马,骑着不快不慢朝张巡家赶去。

    张巡家住九连城靠近城墙的铁匠区。

    这里主要住着贫民和手艺人、铁匠木匠之类。

    路胜一路行来,看到的四处都是面黄肌瘦的穷苦人。路人也多是穿着打补丁的衣服。

    “破心掌的威名,我小时候也偶尔听过,只是张捕头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无论人脉还是实力经验,他老人家在衙门担任一个武教官也是足够的。”

    路胜随口问道。

    赵伯摇头。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当年的一桩惨案,他为了报仇,虽然最后亲手击毙对手,自己也落得暗伤频的地步。光是各项的滋补药材就耗尽家财。”

    说话间,两人很快便来到一处破落小院前。

    赵伯下马敲了敲门。

    “谁啊?”

    很快一个瘦弱年轻人开了门。

    “赵伯?”他惊喜的看着门口的赵大虎。“快请进,请进!”

    路胜随着进门,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那个白老人。

    “可是路大公子?”

    老人单刀直入,大声道。

    “正是。”

    路胜抱拳。

    “您之前送来的银子,老朽收到了。破心掌的练法,我可以当面面对面传授你,只是老朽,还有个不情之请。”

    老者便是曾经杀伐决断的张巡捕头。

    “张师傅请说。”

    路胜面色不改。

    “老朽希望,路大公子能将这门功夫,再找几个传人,也不枉费我一辈子心血苦心造诣。”张巡声音中气十足,依旧极有气势。

    “张师傅放心!晚辈答应!”

    路胜断然道。

    “好!用刀用掌,就要有这股子单刀赴会,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有这股气魄,使出来的刀,再强也只是软架子!”

    张巡声音陡然一厉。

    “我破心掌和刀法有共通之处,出掌出刀,必要破釜沉舟,将自己想象成身处绝境,这样才能爆出最强大力量和度!

    心有犹豫!力不能达!”

    路胜心头一震,猛然似乎明白了什么。

    “精气神,心意力,全部相合,集中于一点。这便是刀法和我破心掌的要诀!”

    张巡厉声道。

    路胜闭目站立,似有所悟,手握住腰间长刀。

    他才到院子,便被这曾经的九连城第一高手,正正的上了一课。

    “心有犹豫,力不能达。”

    这句话如同闷雷一般,不断在他心中激荡。

    他一直以来,不就是因为思虑过多,所以刀法总觉得有那么一丝迟滞。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缺了那么一点心意气势!

    他明明境界比赵伯还强,可实际打起来,他没有能胜过赵伯的自信,原本他以为是缺少经验。

    现在看来,就是缺的这点心意。

    良久。

    路胜对张巡抱拳行了一礼。

    “多谢张师!”

    “没事,现在其他人都出去,我要传你破心掌要诀!”

    张巡声音洪亮。

    赵伯和那年轻人都是微微苦笑,各自退出院子。

    整整一天。

    路胜都留在张巡这里,记忆习练破心掌的要诀和招式。

    心法招式结合,张巡还毫不保留的将自己曾经的对敌经验,一一传授。

    路胜内功入了门,精力旺盛,整整一天也就休息了两次,中间一直在不断学习习练。

    傍晚时分,他便悉数记下了破心掌的要领。然后才告辞离开。

    回到家,他便第一时间回到卧房,盘膝坐定。

    “深蓝!”

    心头默念下,修改器的界面再度浮现出来。

    点下修改按钮后,整个修改器猛地一闪。

    路胜将注意力集中在之前的玉鹤功上。

    “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一门武学的修改分成几次进行,这样不会太猛,身体负荷也小。

    “提升一层!”

    路胜紧盯着玉鹤功。

    很快,玉鹤功的状态境界,直接从入门,跳到了第一层。

    路胜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面色红。

    他看过秘籍,知道这是内气太盛,导致心火过旺。

    便迅起身,从桌上拿起准备好的玉斗石斛茶,小口小口的开始喝。

    石斛被称为滋阴仙草,滋补能力极强,在地球时又以铁皮石斛为最,这里则是以玉斗石斛为最。

    是从中原进货来的昂贵补品。

    家里药房存了一些,正好他可以用上。

    连喝三杯浓浓的石斛茶,路胜才感觉胸腹慢慢散热。

    “若是按照秘籍上记载,这玉鹤功一共才两层。气感一日即可。

    而入门却要百日,还要有资质之人才行。

    到第一层修成,需要两到三年。这第二层需要五到十年。”

    他放下茶杯,从茶壶里倒出石斛直接丢嘴里嚼烂吞下。

    “我这么一下,就相当于别人两到三年的苦修。倒是不错。”

    他明显感觉胸腹处的气息比之前大了不少。

    如果之前是头丝,那么现在就是筷子粗细。

    路胜又看了看另一门功夫,破心掌。

    这门功夫显示未入门,外功和内功不同,只要记住招式心法,就能在修改器上显示项目。

    而内功一定要先产生气感才能修改。

    路胜打算先迅提升玉鹤功,提高精气神总量,再来修改其他外功,这样一来,身体负荷也要轻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