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五章 蛰伏 五
    路胜在张巡捕头那里学了三日,之后便彻底将破心掌记下。

    然后便去第二位师傅那里。

    赵伯引荐的第二位师傅,姓杜,名震,曾经是上一任知府衙门中的顶尖高手,是和张巡捕头同一时代之人。

    一手的九九八十四燕子追风刀,快如闪电。

    可惜...后来他的手筋莫名被人挑了,人也废了,同样也是无儿无女,不过他是因为没有结亲,内向沉默,所以才没后人。

    路胜在这一位这里学习了四天。

    九九八十四燕子追风刀,实际上在他眼里,比黑虎刀法还要弱上一筹,但多一门武学技艺,总归是好事。

    之后他又央求赵伯带他一一前往那个九连城其他成名高手那里,特别是老一辈高手。

    在得到老爹路全安的肯后,一一用钱开路,他又从两人那里学到了一门八珍步,和双菱刀。

    都是比黑虎刀法弱一截的武学。

    他也明白,毕竟黑虎刀赵伯,在九连城也是顶尖高手,其他人哪有那么容易达到他的水准。

    一连两个月,路胜都在刻苦坚持习练各类武学。

    同时也在不断调养身体,大量的服用滋阴补血药方。

    家里因为他习武后增加的补药花销,一个月都能有上千两。这对普通家庭而言是个天文数字。

    好在这也得到了老爹路全安的肯,否则像他这么花钱,再怎么是富家子弟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

    一转眼,夏日过去,九月秋到了。

    路胜来到这个世界,也已经接近三个月时间。

    “胜哥儿这段时日真是刻苦啊。”

    赵伯摸着胡须看着校场上苦练燕子追风刀的路胜。

    这套刀法,路胜没有利用修改器改,他这段时日都没有再动修改器,只是独自自己摸索。

    修改器终归是外力,他想测试一下,自己苦练的武学和修改得来的武学,之间有什么区别。

    正巧燕子追风刀这门刀法本就不难,招式简单,正适合他慢慢练。

    唰!

    刷刷刷!

    连续数声脆响,路胜周围的稻草桩子一转眼便被几刀削断。

    路胜手持一米多长的小关刀,单臂抓握,缓缓将刀身反过来扣在后背处。算是收功。

    “习武时日太晚,不努力些怎么能赶上其他人?”

    路胜微笑道。

    “这些时日还要多谢赵伯您了。”

    赵伯摆摆手。

    “我知道胜哥你有收集秘籍武学壮大家族的打算,只是这九连城有可能给出武学的人,就那么些,其余的可能性很低。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路胜沉吟了下,任由小巧小跑过来用湿毛巾给自己擦汗。

    “既然九连城....”

    “不好了!不好了!!”忽然一个家仆急促的朝校场跑过来,脸上苍白,嘴里大叫。

    “怎么回事?叫叫嚷嚷什么!?”

    一个府里的侍卫上前去呵斥。拉着那叫唤的家仆走到一边,仔细问话。

    等询问清楚,那侍卫面色也有些变了,赶紧朝路胜两人跑过来。

    “大公子,二小姐和人打起来了,现在也找不到人!”这侍卫急匆匆大声道。

    “什么?!”

    路胜一愣。

    他知道路轻轻回来会出事,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搞出事。

    “她人在哪?和谁打起来了?”

    赵伯迅肃然问。

    “在花柳街,和几个进城路过的商队护卫!”

    “这事老爷知道么?”

    “不清楚,不过那小厮也是才收到报讯,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跑来报讯的。他第一时间就往大公子您这边来了。”

    侍卫赶紧道。

    他们这些人都是路全安从小收养买来的孤儿,从小培养长大,对路府的忠诚度很高。

    “做得好,这事先不急给父亲通报,我先过去看看。”

    路胜沉声道。

    “二小姐在调查徐家的惨案,怎么会和商队的护卫打起来?”赵伯疑惑道。

    “先去看看就知道了。”

    路胜面色沉静。

    他迅召集府里的家丁侍卫,从中拉了十人,直奔花柳街。

    花柳街是九连城出了名的烟花青楼区,也不知道路轻轻是怎么调查到这里来的。

    一路马不停蹄赶过去。

    等到路胜到达时,街面上只有一片狼藉,两个路家附近的店铺掌柜正带着人安抚周围被殃及池鱼的摊贩。

    “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别让别人瞧不起我们路家。”

    路胜吩咐道。

    “是!”

    从路家调出来的这十人赶紧回答。

    众人分散了去做善后。

    路胜和赵伯则来到街边人行道上,去看有打斗痕迹残留的地方。

    “才走没多久,轻轻的脾气本来就火爆,在这种地方被小流氓刺激几句,动手也很正常。”路胜仔细检查了下地上的血迹。

    血水不多,他也不担心会是轻轻的血,以她的本事,对付两个商队护卫不在话下。

    灰白石板上,溅了一滩暗红色血迹,在阳光下颇为显眼。

    路胜蹲下身,轻轻用手沾了沾血水,然后闻了闻,眉头顿时紧锁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现么?”赵伯走过来也和他一样,用手指沾了下血迹闻。

    “正常的人血,没什么异常。”

    “我疑惑的不是这个....”

    路胜摇摇头。

    “我疑惑的是,这个出血量有些大,轻轻虽然脾气不好,但出手总有轻重。

    像这么重的手,一般她不会这么莽撞。”

    这时前往周围善后的侍卫也回来了。

    “大公子,有消息了。有人看到二小姐持剑和两人打斗,一路追出了城外!有人说,那被追的两人还是官府通缉的杀人犯,根本不是什么商队护卫!”

    “原来如此。”

    路胜点点头。

    “走,去城门看看,附近最近的城门,是西门,他们应该是从那边出去的。”

    一行人连着赵伯一起,朝着城西门赶去。

    约莫十几分钟后,众人赶到西门,守城的士官过来和家中的一名侍卫打了招呼,显然是认识。

    “路二小姐一路追出去,朝黑风岭方向去了。”

    士官给出重要消息。

    路胜正要带人过去找,刚刚出城没走几步路,便看到路轻轻骑着马,拖着捆在一起的两人,朝城门这边赶过来。

    一看到路胜,路轻轻便面上露出得色。

    “大哥你急匆匆的过来做什么?不就是两个小毛贼吗?难道还信不过我的本事?”

    她换了一身白色侠女打扮,手里握着银色剑鞘长剑,细腰上系了一条银边腰带。长高高竖起,看起来英姿飒爽。

    路胜站在城门口,等待路轻轻骑马到了面前,翻身下马,他才舒了口气。

    “以后别这么莽撞。”

    虽然他不是原本的路胜,但这段时间二娘对他的照顾也是出自真心,他也不是无情之人。自然看得出哪些是真心实意,哪些是虚情假意。

    因为二娘的缘故,对着路轻轻也稍稍有关照之意。

    “放心吧,九连城这些小毛贼,本小姐还不放在眼里!”

    路轻轻不在乎道。

    路胜看了看地上被绳子捆着的两个杀人犯,两人面色都有些苍白,似乎是失血过多,此时昏迷不醒,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怎么的。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的嘴角,都带着一抹淡淡的弧度,就像是....在笑?

    路胜心头暗自记下。

    见路轻轻没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也许是自己大惊小怪。

    在继续叮嘱路轻轻几句后,他和赵伯又带人回府。

    日子又重新回到之前的步奏。

    每日他起来晨练三个时辰,练的是刀法。下午吃过饭,便开始练步法和破心掌。

    晚上则是回房内练玉鹤功。

    至于那个黑煞功,他还是将其停了下来。

    如此反复,赵伯见状,也劝他先集中精力练一样,但路胜有自己的打算。

    在将所有武学都在修改器上留下选项后。

    他也开始再一次提升玉鹤功的层次。

    夜半时分。

    路胜仰躺在床上,双眼缓缓睁开。

    他笔直坐起身,看了看纸窗外。

    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映射进来,在卧房地面上留下一块清晰白印。

    外面隐隐能听到守夜的护卫打呼噜声。

    风很大,吹得院子里大树树叶哗哗作响。

    路胜慢慢在床上盘坐起来。

    “这个时间差不多了。”

    他仔细听周围动静,并没有现可能的干扰。

    “这么久的修养,身体精气神都到了顶峰,也是时候将玉鹤功提上去了。”

    这些时日,路轻轻到处行侠仗义,不是抓了杀人犯,就是打伤小偷淫贼,闹出不小动静。

    只是路胜看在眼里,心头总是有种莫名的紧迫感,特别是前些时日,他从张巡师傅那里得知,曾经他在做捕头时,也碰到过一些诡异案子,后面虽然不了了之,但这几起案子都让他印象深刻。

    收敛念头,路胜心头默念。

    “深蓝。”

    顿时一个淡蓝色界面出现在他面前。

    他轻车熟路,按下修改键,然后精神集中在了玉鹤功的选项上。

    “提升一层!”

    选项上的状态顿时一跳,轻轻松松从一层,跳到了二层。

    身体内部,一种被掏空的感觉猛然涌出,仿佛极短时间内纵欲过度很多次一样。

    视线也有些头晕目眩起来,之前的那种潮热感又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