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六章 变故 一(感谢猫鼠控妹纸的盟主,妹纸们好给力)
    “还行,还好这段时间针对性的滋阴,这第二层是玉鹤功的最高境界,寻常人要用五年时间,我一下将五年时间缩短到这么短,自然是比前面入门时负担重许多。”

    他心里仔细感受了下身体状态。

    虽然虚弱,但比之前好多了。

    看来他这段时间的调养,确实有效。

    呼....

    长吐一口气。

    路胜感觉胸腹间的那一圈内气,从筷子粗细的一根气流,变成了足足九根。

    九根气流合在一起,比前面粗了不少。

    玉鹤功到达第二层,明显比前面的感觉不同了。

    路胜一呼一吸间,感觉精力十足,反应也比平日快了不少。

    “按照第二层玉鹤功的记录,应该有延年益寿,得到快止血的效果。”

    “明天试试看内功效果吧。联络下端木婉,看看还能不能从她手里弄到新的内功。”

    既然玉鹤功是真的,那么其余几门内功也可能是真的。他想看看几门内功修在一起,会有什么反应。

    按理说,内功只要不是性质冲突的类型,都是可以融合的。

    想到这里,路胜重新躺下休息。

    只是刚刚躺下,他便听到院子外隐隐传来脚步声,像是有人正在远离。

    听节奏,和路轻轻走路的声音很像。

    路胜摇摇头,没去理会,这段时间,路轻轻几乎隔三岔五就半夜出去溜达。

    也不知道是查到了什么线索。

    刚开始他还小心跟随了一路,但现他的步法根本远不及路轻轻,几下就跟丢了,之后也就不再浪费力气。

    第二日一早,路胜便带着准备好的银票,直奔端木婉所住的万福客栈。

    “什么?退房了?”

    路胜盯着客栈掌柜皱眉道。

    “什么时候的事?”

    “大约半月前,端木小姐受到几个公子哥的邀请,出城去红莲寺游玩,之后便遣人回来说退房了。”

    掌柜对端木婉也很上心。

    毕竟这一位本就生得漂亮,再加上前来追求的公子哥又多,她自己花销也大手大脚,给他的印象自然深刻。

    “红莲寺....”

    路胜皱眉。

    他直觉感觉,端木婉应该不在红莲寺。

    突然退房,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那算了。”

    他摇着折扇走出客栈,两个护卫守在门外等候。

    “公子,怎么样?找到端木小姐了么?”侍卫小松平日里和路胜关系很近,他也是给路胜练武时各种打扫场地的人,偶尔还要上场对练。武艺还行。

    “没有,她走了。”路胜摇头。

    “那现在我们去哪?”

    “去哪?回府。”

    路胜秘籍没法找了,心情有些不爽。

    三人上了马车,一路赶回路府,等到府邸前,却看到已经有一辆黄色马车停在大门口。

    马车侧面大大的刻着一个张字。

    “张家?”

    路胜神色一动,张家人被杀了这么久,终于找上门来了。

    他也不惧,让小松几人离开,自己单身走进大门。

    从大门口往里看去,正好能看到大堂上,路全安正在一个武师的陪同下,招呼着张家来的那人。

    张家就来了一人。

    浓眉细眼,是个年纪三十左右的男人。

    “......我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张家一定是看错了!”路全安坐在主位上,面色平静。

    “当时有不少人亲眼所见!这还能有假?!”

    那那男人气得胸口烫。

    “我不管你们张家在紫华城怎么厉害,这里是九连城,不是你们的紫华!

    你张家厉害,我路家也不是吃素的!若是再栽赃家伙我儿,别怪我路全安不客气!”

    路全安冷声喝道。

    那男子气得浑身抖。

    手指着路全安再也说不出话。

    “好好好!!路家主好气魄。在下一定原封不动,原话转述给松溪家主!告辞!!”

    他转身大踏步朝着大门走去。

    路胜在半道上遇到他,这人也不认识路胜,依旧气冲冲的朝外走。

    路胜也不意外,现如今大宋积弱,各地分割,别说这是远在北地,城主和本土势力是土霸王。

    就是中原地带,如路家这样的大家大多也都阳奉阴违,还闹出过不少事情。

    这张家还以为自己是在紫华城呢,居然找上门兴师问罪了。

    那人从路胜身边擦身而过,气冲冲上了马车离开了。

    路胜走进大堂,看到父亲路全安坐在椅子上,面色怔。

    “爹,事情忙完了?”

    他轻声道,示意周围的护卫自己走开,他和老爹单独说说话。

    路全安叹了口气,见是路胜,脸上不由得多了一丝笑容。

    “小胜,你妹妹那边,你要多照顾,别让她老在城里乱晃。”

    “我可管不住她。”路胜摇头苦笑。“爹,上面要我们找的东西,找到了没?到底是找东西还是找人?”

    “可能是东西,也可能是人。说不清楚!”

    路全安摇头,压低声音。

    “现在知府头疼的是徐家的案子,和城外王家庄的投井案。特别是投井案,那么多捕头都找不到线索,你妹妹一个人能干得了什么?回头让她老实在家呆着。”

    “她去调查王家庄的案子了?”路胜一愣。

    “你不知道?衙门的捕头还在王家庄看到过轻轻那丫头。她三天两头就会抓两个通缉犯或者嫌疑犯送到衙门。衙门里的人都快认识她了。”

    路全安无奈道。

    “这样啊....”路胜皱了皱眉。“我最近在忙着收集武学,也没来得及管她。”

    “收集武学...你开销已经接近五千两了,成果如何?”路全安顺口问了句。

    “已经收集到了数门,得到的册子我都会整理出来,在家中弄一个藏经楼,这样方便以后我们路家培养好手。”

    路胜认真道。

    “你的想法,我大概能猜出些,现在正值乱世,我们光是靠着家里这几十号人,不够。还要培养更多的属于我们路家的高手。这也是我听到你收集武学后,不遗余力支持的缘故。”

    路全安认真道。

    “家里一共八十六个护卫家丁可以随时调动,但因为要守着府邸,所以真正能外调的,就只有四十人左右。”

    路胜核算了下。

    “这四十人,要负责我们路家在外的十三处庄子,十六处店铺的安全,根本不够用。”

    “为父自然也知道,只是....这可信赖的人手,难找啊.....”路全安叹气。

    “收养孤儿呢?城外城内都有不少流浪儿吧?”路胜提议。

    “这个....终归是要考虑其他几家的想法....”

    路全安迟疑道。

    “我们人手本就不够,为何还需要顾忌其他几家?暗中展不可以?”路胜分辨。

    “这事是个敏感话题,牵一而动全身,万一被其他几家觉了,必定会斥责我们路家有野心,太过惹眼了。”

    路全安微微摇头。

    路胜又劝说了两句,还是不成。

    心头便知道,路全安已经不再有年轻时候的冲劲了,那时候他一无所有,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做事果决有担当,创出路家偌大的家业。

    而现在....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路胜看得出,路全安支持他收集武学,就是有想扩张的心。

    但真要开始做,他又迟疑不决,下不定决心。

    说了几句,他便不再劝,只提了些家里人身体安康的事。

    之后便告退了。

    路全安一个人站在大堂,眉头紧锁,依旧还在迟疑。

    路胜却已经不想再依靠这个老爹了。

    这等乱世,若是自身力量不够,早晚会成为别人眼里的一块肥肉。

    他离了大堂,便继续去校场练武。

    玉鹤功达到第二层顶点后,他一日里精神十足,就算从早忙到晚,也没感觉太累。

    稍稍有些困意时,坐下休息片刻,就又生龙活虎,一下活动几个时辰。

    在校场上,他一连练刀练到傍晚。

    才浑身是汗的冲了澡,赶去吃晚饭。

    饭桌上,路全安,二娘,路胜三人一桌,其余亲人各自坐在另一大桌上。

    这是规矩。

    路全安是家主,路胜是未来家主,二娘是以往内路全安和路胜都和她关系极亲。她也管理平日里的后院女眷丫鬟们。

    这三人,便是整个路家地位最高的三个。

    之后才是三娘四娘五娘,路轻轻,路莹莹,路尘心等等其他家人。

    路家虽然属于第一代的暴户,但还是很多地方学着大家大户一样的规矩。

    像食不言寝不语,就是其中一条。

    两大桌人吃饭,只有碗筷偶尔碰撞的声音,其余真是一点声响也没。

    “小胜。”

    极少在饭桌上说话的路全安,忽然开口。

    他一开口,全家人都慢慢停了下来,听他说话。这也是礼节。毕竟除非特别重要的事,一般她不会再饭桌上说话。

    “爹,怎么了?”

    路胜放下筷子,看向路全安。

    “你说九连城收集不到武艺了,要不要去一趟沿山城?”

    路全安认真道。

    “沿山城?”

    路胜一愣,他没想到老爹居然是要他离开九连城。

    “是啊。”路全安点点头。“那里有我的一个老友,他前几日书信里提到,沿山城有中原名家高手开门授艺,你若是愿意,可去一趟那边,说不定可以带回来一两套中原真正的厉害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