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十九章 上路 一
    “身体还是太弱了啊....几个月的锻炼还远远不够。”路胜一停下来,顿时感觉浑身都疼。

    好在玉鹤功不断循环的内气,此时正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出大量丝线,链接到身体所有痛处。

    随着内气不断输入滋养,原本还在痛的地方,也隐隐传来一丝丝麻痒。

    “果然效果惊人。这种麻痒感应该是身体伤口愈合长肉的感觉。”

    路胜心中猜测。

    看了眼地上尸体,他循着赵双火进来的那个缺口走进去。

    缺口另一侧是另一家人家的后院。

    走进后院,路胜扫视了下地面脚印,又沿着脚印朝这家人家的屋子里走去。

    刚一进屋,他便面色一怔,看着屋子里的情景。

    映入眼帘的,是被挂在房梁上,浑身只穿了一点白色亵衣的路轻轻。

    这妮子昏迷过去了,身上亵裤也被脱了大半,露出雪白粉嫩的臀部,双腿更是被分开绑着,两腿大大张开,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

    要不是有一点布片挡着,差一点就能看到关键部位。

    上身更是大半露在外面,只有胸部顶端有一点布片遮掩。

    看样子路胜要是再晚来一点点,林双火就铁定完事了。

    “还好还好....”

    路胜赶紧上前脱下外衣,将路轻轻浑身包上,将其放下来。

    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否则路轻轻的名节就全完了。

    路胜决定隐瞒路轻轻被俘虏过的事。

    女孩子家在这个时代,若是被人知道遇到过这种情形,谁敢保证路轻轻是不是被上过?

    女儿家的清白,在这时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没出嫁前就没了清白的女孩,在有的家族里是要被浸猪笼的。

    抱着路轻轻,路胜轻轻拍了拍几下女孩的脸。

    若是内气可以自由控制,他还想着,自己或许可以像曾经听说过的内力一样,运出到其他人体内帮其疗伤。

    可惜他的玉鹤功内力动也不能动。

    反复不断拍了几巴掌后,路轻轻才缓缓虚弱的清醒过来。

    她双眼迷蒙,刚刚醒转还有些茫然。

    直到感觉全身冷飕飕的,她才猛地想起,自己是被那几个歹人打垮,之后被绑了起来。

    此时身上的异状让她浑身一颤,反应过来后,她盯着路胜,眼圈一下子红了....

    眼泪水盈满泪框,随时可能流出来。

    “快穿好衣服!家里人马上到了。”

    路胜催促,赵伯他们应该很快便会找到这里来。

    从他进来,到和鬼头刀兄弟交手,前后其实只过了很短的时间。也正是这样,留给路轻轻的缓冲时间够多。

    路轻轻脸色一怔,迅明白了什么,她不是傻子,知道大哥这么说的意思。

    一听到还有希望挽回,她迅撑起软的身子,在屋子里到处捡起自己被撕掉的衣服,只是有的衣服有些破碎了,没法完全穿上。

    穿衣服时春光泄露,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路胜自觉的背过身去。

    等到路轻轻穿好了再转过来。

    看到大哥这么体贴,路轻轻也长舒了口气。脸虽然还有些红,但比之前好多了。

    “大哥,那些歹人呢!?”

    她脸上露出仇恨之色。

    “被我杀了。”

    路胜平静道。

    “小八呢,没看到他人。”

    “不清楚....我没看到小八来啊。”

    路轻轻回完话,忽然反应过来,顿时一怔。

    那么多人,好几个高手,居然被大哥一个人杀了?

    她有些不信。

    在她印象里,路胜一向是儒雅公子的形象,虽然最近才开始练武,但那几人武功之高,连她师傅亲至也不一定能成...

    大哥一个人怎么可能.....?

    “回头再去找小八,收拾好了?一会儿就说我和你一起联手杀了那些人,明白了么?我到的时候你正在和他们的徒弟周旋缠斗。”

    路胜准备串口供。

    “恩!”

    路轻轻知道事情严重后果,也没多问,认真的点头应下。

    可一想到自己估计全身都被大哥看光了,她心头就有种怪异的羞耻感。

    感觉就是这么站在大哥面前,也像没穿衣服一样。

    想到这里,她脸颊又红了,迅掩饰的低下头。

    路胜又稍微收拾了下屋子里的东西痕迹。将那卷捆人的绳子收起来。

    等收拾了一半,赵伯等人终于来了。

    一群人急促的脚步声涌进隔壁小院。

    然后便是一片惊呼声。

    “是断头刀和鬼头刀兄弟!”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侍卫猛地大声道。

    众人闹腾起来,然后又沉默了一阵。

    赵伯的声音才又响起。

    “找找大公子和二小姐他们。”

    “我们没事!”

    路胜带着路轻轻回到之前的院子。

    赵伯一身黑色劲装,手里提着双刀,正站在院中央。

    其余侍卫护卫,正在分头搜索检查小院里的尸体和痕迹。

    “胜哥!没事就好!”赵伯双目一松,原本身上凌厉的气势迅缓和下来。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去再说。”

    说完他看了看身后的路轻轻,眼神若有所思,两人的掩饰虽然瞒得过一般人,但瞒不过他这样的老江湖。

    路胜点点头,知道府里已经有人报了官,两人带着路轻轻和一众侍卫,出去后拦了一辆马车。

    三人坐车,其余人骑马或者跑步,迅朝原路返回。

    院子里也留下了几个人负责和官府衙门的人交涉。

    一路回府。

    然后紧闭大门。

    路全安已经和二娘等家里的亲人等在大堂处。

    路轻轻换了衣服后,被带着去了大堂。

    路胜没去,他将全部情况给赵伯说了一遍,唯独将路轻轻的事换了个版本,变成他赶到时,路轻轻还在和对方的徒弟纠缠死斗。

    之后他便借口自己身上受伤,先回去休息。

    药方的大夫也过来检查了下他身上伤势。

    多处肌肉拉伤,轻微骨裂,还有点内出血。肩膀骨头有些错位等等。

    路胜最烦这种三堂会审的场面,你一句我一句,一件简单的事,要半响才说完。

    一番洗漱后,小巧眼泪汪汪的服侍他脱掉外衣,上床休息。

    等大夫一走,路胜又感觉这点时间里,身体伤势又恢复了不少。精力旺盛,气血充盈,身上一点也没有大战之后的迹象。

    玉鹤功到了顶层后,这疗伤能力果真强势。

    仰躺在床铺上,路胜摸了摸才喝完一碗人参鸡汤的肚子,整个身体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这一趟也是虚惊一场。

    没想到二妹惹出来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多年前的两个杀人犯,通缉犯。”

    他原本心里忐忑,便是因为他曾经在那条街上遇到过不对劲的事。

    所以行事小心异常。

    结果没想到的是,不是鬼怪,而是。

    他躺在床上仔细回忆自己今天的交手过程。

    “从头到尾,我的出手,应该还能再简洁一些。若是能灵活运用黑虎刀的那一丝虎啸声产生的酥麻感,或许还能避开和那两人的硬碰硬那一刀。”

    他眉头皱起,开始反思。

    “遇到力量比我强的对手,确实难办,作为刀客,力量不应该是我的短处,或许我已经找一些增加力气的外功练练。”

    他没尝试过那些硬功外功,不知道修改器修改后,那些功夫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

    路府大堂。

    路全安坐在主位上,面色阴沉的盯着下面的路轻轻。

    他身边坐着二娘,三娘,等人。

    一大家子三堂会审,聚在一块了。

    路轻轻和赵伯站在下面,还有几个侍卫也在。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赵伯把路胜给他的那个版本又完善了一下,讲出来给众人听。

    “衙门那边的人,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这案子就是胜哥的功劳,谁也抢不走。”赵伯说起这个,顿时微笑道。

    “胜哥喜好习武,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连续杀了断头刀和鬼头刀,可见其实力已经颇为不俗。这可是天赋过人,大器晚成啊!”

    “对小胜,我很满意,也很放心。”

    路全安面色稍稍缓和了点。原本愤怒的心情,也因为有路胜这个争气的儿子,舒服了许多。

    此时再看看路轻轻。

    “小轻,你看看你大哥,再看看你自己。

    除了给家里闯祸,给你大哥闯祸,你能不能为家里干点正经事?”

    路全安声音严厉道。

    “我送你出去习武,不是让你回来就捣乱的!”

    “爹....女儿知错了。”路轻轻心头也是后悔,这一次要不输大哥及时赶到,她这一辈子或许就这么毁了。

    “你知错了?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结果呢?次次如此!”

    路全安越说越火大。

    “这次养伤养好,就给你找个婆家,嫁出去生个儿子终归能让你收收心。”

    “不要!”

    路轻轻一听到嫁人,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跳起来。

    “我不要嫁人!不要!爹,女儿错了,以后一定好好帮家里做事!不去闯祸!您放心!

    真的!这次绝对是真的!”

    路全安不理她,而是看向一边刚刚进来的大夫。

    “小胜的伤势如何?”

    这大夫其实也是路家的远亲,只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已。路府达后,便将他们都召集起来。

    “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将养个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大夫赶紧回答。

    “那就好,到时候再问问他还去不去沿山城学武。”

    路全安想到这个,心里也有些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