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章 上路 二
    “胜哥从小便偷偷摸摸自己习武,身子骨还算硬朗,家主也不用担心。”

    赵伯笑道。

    “原本我也没想到胜哥居然这么厉害,那两个歹人是我年轻时追捕过的两个高手,没想到多年后,回来却栽在了胜哥手上。”

    他见过伤势,两人死于的破心掌掌力。

    只是不知道胜哥是什么时候练成的破心掌,也不知道这掌力到底多深。

    毕竟这门功夫光从表面,也看不出什么深浅。

    “这样最好。”路全安点头。“没事,就原样照旧,让他休息好了,继续去沿山城习武。”

    “小胜这种身手,不是嗜好练武,甚至到沉迷的地步,是没办法练得这么快这么好的,这样也好,想必小胜听了也很乐意。”

    二娘柔声道。

    “好了好了,这次虚惊一场,大家都散了散了。小轻回去好好反省,这段时间就别再出去乱晃,就在家里呆着!”路全安下了禁足。

    “哦.....”路轻轻这次也被吓得够呛,要是大哥再晚来一步,她就真的完了。

    她也需要时间恢复下心情。

    ..............

    路轻轻一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路府,甚至传开了到九连城的其他家去。

    路胜痴迷练武的名声也传开了。

    这年头,知道鬼头刀兄弟的人很少,但大家都知道,路胜出手和自己妹妹一起抓了几个厉害通缉犯,据说还杀了好几人。

    这名声一流传开,路胜一下子就火了。

    府里的人看路上的眼神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可是杀过厉害通缉犯的人!

    每每见到路胜,大家心里都有些敬畏。

    毕竟凡事能被通缉抓不到的,谁没有几把刷子。

    “这很正常。”路轻轻坐在路胜房里,双腿晃啊晃,手里拿着个苹果慢慢啃。

    因为之前差点失身的影响,她现在也不整天往外跑了。

    而是时常往路胜房里跑,试图说服他一起调查徐家的惨案。

    “路府现在府里的人,除了大哥你和赵伯几个武师,其余的侍卫,怕是连见过血的都少得可怜。

    这些下人以前就是这么看我的。”

    她似乎习以为常了。

    “说起来,如果师傅和师兄们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如此厉害的大哥,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想想也觉得好玩!”

    路轻轻笑道。

    路胜手执毛笔,缓缓在练习书法。

    “徐大哥的案子,要查,也必须查!只是不是现在查。”

    他沉声道。

    “徐大哥....死得好惨啊!”一想起这事,路轻轻便眼圈有些发红。

    “放心,这事我迟早会查个水落石出。”路胜放下笔,看着纸面上一个大大的忍字。

    这一次和两个通力境界高手的交手,让他知道了自己的极限在哪。

    通力层次的好手,每一个都是有着自己独门技艺的厉害角色。比起寻常练家子强出不少。

    他虽然通过修改器将黑虎刀法,破心掌都练到了最高大成境界,但以一敌二,不是简单的加法。

    两个通力高手围攻时,产生的效果是一加一大于二的。需要注意耗费的精神是应付一个人时的两倍。

    若是再多一个配合好些的通力高手,这次就算是他也得栽跟头。

    路胜心中想着。

    这一次他是胜了,但也是险胜,最后连刀也被打断,身上更是多处受伤。

    “还是太弱了啊....徐家惨案里,光护院的通力好手,就有足足四人!再加上那么多家仆家丁,要一夜之间不声不响杀光全部人,这样的本事.....想想就让人心寒。”

    一想到这个,路胜便感觉自己做的准备远远还不够。

    他需要更强的力量,更强的武功!

    “大哥,你在想什么呢?要不要陪我去逛街吧?”

    路轻轻拿手在路胜面前晃了晃,眼里有一丝期待。

    自从上次被救后,她在路胜面前便变了个人似的,脾气比以前好了太多。也柔弱了不少,变得更女儿家了。

    “轻轻,你知道内功吗?”

    路胜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

    “内功.....我听师傅说起过。”路轻轻点头。“内功高手和我们练外功的不同,耗时很长很慢,一般没有三五年时间底子,拿出来也就和普通人没区别。

    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师傅,认识会内功的高手吗?”找不到端木婉,路胜打算从路轻轻身上找突破口。

    “认识倒是认识,师傅有两个好友,都是练养生气功的道士。”路轻轻回答。

    “养生气功....有没有正式的,用来对敌的那种内功高手?”

    “这个....没听说过。”

    路轻轻的回答让路胜一阵失望。

    但也在意料之中。

    连神秘的端木婉也只拿出几本养生气功,路轻轻的师傅只是有点名气的外家高手,能认识内功高手的可能性不大。

    “怎么?大哥想练内功?听说那东西很玄乎,耗时又很长,练的过程还复杂凶险,威力还不大,哪有外功成效快实战强,练那个能干嘛?”路轻轻不理解。

    “我有我的打算。”

    路胜心头盘算起来。

    沿山城,他确实打算去,只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还真不好远离九连城。

    这一世的家人对他都很好,老爹,二娘,赵伯,还有其他人都不错。

    他不想自己才走家里就出意外。

    而且,这年头这世道,如果真出事,他一个人躲能躲到哪去?

    路胜也察觉到,老爹路全安让他远去沿山城,似乎是为了躲开什么东西。

    “风雨欲来啊...”他长叹口气,看着什么也不知道的二妹路轻轻,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如果我真的走了,或许可以躲过一时,但以后总不可能次次都躲,终归是要面对的。

    趁着现在家境好,不愁钱,赶紧成长起来,有自保之力才是正道。”

    去沿山城实在太远,路胜已经另有打算了。

    内外兼修,内外合一,这才是他能想到的最厉害的方向....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花大价钱拍卖得来的秘籍,黑煞功残本。

    “虽然是残本,但现在手里就只有这么一本秘籍了,不管了。”

    一边听着路轻轻叽叽喳喳,在身边说着她以前拜师学艺的趣事,路胜一边开始默默回忆黑煞功的运功路线。

    他之前练过好一阵的黑煞功,第一层入门的心法还是记得的。

    见路胜有些心不在焉,路轻轻说了一阵,便有些失望的离开了。

    小巧之后进来,给路胜打了盆水洗脸,然后端来药汤给他服下。

    这中间路胜都没说话,一边做事,一边注意力全在运行黑煞功的意念路线上。

    他猜想着,黑煞功之所以难成,是不是和玉鹤功一样,还该有一副最初的运气图。

    玉鹤功的运气图,是一头振翅欲飞的仙鹤。

    而黑煞功,或许也应该有一副这样的图。

    但秘籍上没有。

    “这图就像是一副总纲。协调统合整个身体内气的运行路线。”

    可惜他手里的内功资料太少,不能成体系的研究摸索。

    就这么集中精力修习黑煞功,同时养伤。

    一转眼,便又过了数日。

    九连城内又出现了一起怪事。

    有人在城郊的一处别院围墙上,发现了有小孩随手的涂鸦。

    像是用焦炭在墙上乱涂乱画,但有好事者专门去守着,看看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调皮捣蛋。

    没想到一夜之间,围墙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涂鸦。

    根本没看到有人经过。

    徐家的灭门案,王家庄的投井案,还有猎户失踪案,加上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涂鸦。

    这一系列的事件,闹得九连城一时间人心惶惶。

    有人还说,在城外夜晚时听到过有凄厉的惨叫声,胆大的过去一看,地上似乎有猛兽厮打后留下的痕迹,还有血迹残留。

    而知府衙门又传来指令,找人的协助请求可以撤了。

    一日早晨,路全安和其余三家家主又被召集去了知府衙门。

    回来后他的面色很不好看。

    路胜去问,他也不说,只说是和知府起了冲突,闹得不愉快。

    随后路全安便找来了在守备军中担任副指挥使的路胜大伯路安平。

    路家这些年能站稳脚跟,自然不只是有路全安一个人的关系。大伯路安平也是他扶植支持起来的一个支柱。

    两人在书房里闭门了很久,才又开门。

    之后有人看到大伯急匆匆的离开路府。

    路胜在自己房间休息修养,通过路轻轻和小巧那里不断得知府里的情况。还有二娘,五娘和路莹莹,赵伯等,也不时的过来看望他。

    路家府外的九连城,此时给路胜一种越来越危机四伏的感觉。

    这时候赵伯又派人过来,说是发现了小八的踪迹。他昏迷那条街的一栋房子里,等被人发现时,已经是饿得瘦得不行了。

    “小八?他有说他遇到了什么么?怎么一个人呆在那屋子里?”

    路胜问道。

    来传话的是赵伯手下的一名护卫,他摇头。

    “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重复,说他那日拼命跑去,刚刚到了那条街,进去后不久,就忽然昏倒在地,等醒过来,已经看到我们的时候了。”

    路胜皱眉。

    “答案属实?”

    “属实。赵伯已经多方核对了,确实像小八所说的那样。”

    “这就奇怪了....”

    路胜摇头。

    “你先下去吧。”

    “是。”

    侍卫迅速离开。

    路胜在房间门口的小院里来回走了几步。

    他的伤势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只是一直在苦练黑煞功,等待气感。

    只要有一丝气感,他就打算迅速提升内功,务必要让黑煞功真正形成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就在这时,路全安匆匆忙忙带着两个家丁进入院子。

    “胜儿,修养差不多了,今日就启程吧?”

    路全安面色温和平静,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绸缎包裹。先是为路胜准备的路上盘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