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二章 上路 四
    热流来得快,去得也快。

    仅仅数个呼吸后,那热流在路胜体内飞速循环了几圈,身体便慢慢适应了些。

    虽然路胜身体温度还是很高,但没之前那么滚烫了。

    他体内的玉鹤功内气也开始加速运转,自然的散发出大量丝线,修复损伤的经脉和内脏。

    又过了半响。

    路胜浑身的肤色才慢慢消退,恢复原本的白皙。

    呼....

    他吐出的一口气都是灼热的。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全是全身肌肉骨头都被针刺过。

    和玉鹤功时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的他像是被大锤轮番砸了一遍全身。

    “好在这段时间的玉鹤功积攒了不少内气,现在用来疗伤正好用上。”

    路胜感觉着体内的玉鹤功开始自愈内脏,心头也松了口气。

    “没想到黑煞功只是入门就这么霸道,那若是后面到了高层,那威力....该有多强?”

    他有些不敢想象。

    “小巧。”

    他大声喊了句。

    “来了公子!”

    小巧从后面急匆匆的跑过来,手里还沾着水滴,应该是在洗什么东西。

    “给我端药茶过来。”

    路胜吩咐道。他现在全身到处都在疼,而且体内燥火阴虚,渴得厉害。

    小巧赶紧端来配置好的药茶,这药茶里加了不少的滋阴药材,如玉斗石斛,南蛮龟板,雪栀子,阴冬....等等这个世界特有的明贵药品。

    一口喝下一杯药茶,路胜顿时感觉一口凉意从咽喉滑进胃里,然后从胃里朝四面八方全身各处蔓延。

    这凉意稍稍缓解了体内的燥火。

    路胜又连续喝了一整罐。

    一罐可以倒五杯出来。

    他连着药材也一起嚼烂吞掉,这才意犹未尽的舒了口气。

    在床铺上仰躺休息了几个时辰,在天色快要黑下来前。

    路胜全身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小巧不明所以,见路胜没什么异状,以为只是他突然想喝了,拿完药罐便又跑去小溪洗衣服了。

    路胜休息了一阵,在傍晚时分,提着刀又出到院子,打算试试黑煞功的威力。

    黑煞功比起玉鹤功反应大了这么多,这让他更加对其好奇起来,这门内功到底有多大威力?

    路胜心头发痒之下,疼痛稍稍缓解,便下床准备演练。

    光线阴暗的林子里。

    路胜提着刀索性走出院落,远离木屋,找了个寂静一点的空处。

    便开始尝试调用黑煞功内气。

    黑煞功内气的循环范围,是从双肾到小腹,像是在腰间围了一圈腰带。很是怪异。

    这内气刚入门就有筷子粗细。

    路胜用心神控制了下,果然和玉鹤功不同,轻轻伸手就能指挥调动。

    他试着将一丝的内气,从小腹往上,很快流到右肩,右臂,右手,最后才是长刀。

    就在那一丝内气流入刀刃的瞬间。

    路胜听到一丝丝细微的烧灼声。

    他手臂滚烫,心头涌出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猛然把手一挥。

    哧!

    长刀骤然斩出去,落在路胜面前的一颗树干上。

    哗啦!!

    一人环抱粗的大树狠狠一颤,大量叶子落下来,像是下雨。

    路胜手里的刀已经深深陷进树干中。

    同时树干伤口边缘还有明显的微黑色。

    “微黑色?”

    路胜狠狠把刀拔出来,皱眉摸了摸这黑色的地方。

    “像是被火烤过一样.....是高温?还是其他什么效果?”

    他想了想,左右看了下周围,然后迅速跑出去,在一处草丛里伸手一抓。

    叽~~~~

    一只色彩斑斓的野鸡被他捏住脖子抓在手里,它躲在草丛里以为路胜看不到,没想到还是被抓了。

    “试试看,如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样的话。”

    路胜小心的回到树干前,伸手从伤口边缘刮用指甲了点粉末下来。

    微黑色的粉末掉落在他手心,然后被他小心的喂给野鸡吃掉。

    吃下粉末后,路胜等了一会儿,边看到野鸡乱叫了一阵,似乎有些萎靡不振。

    他再刮了点粉末下来,给野鸡吃掉。

    这次没等多久,那野鸡摇摇晃晃被放开后,走出没几步就一头歪倒在地。

    路胜走过去摸了摸,野鸡身上滚烫得不行,还有气,但浑身无力虚弱,像是发高烧一般。

    “果然!这是毒功!而且应该是火毒性质的毒功。”

    路胜心头初步确定了黑煞功的性质。

    他又翻出贴身携带的秘籍,仔细查看上边的记载。

    ‘........黑煞功,煞意灼热,刚烈,且阴毒,中之者若无对立内气抵消冲刷,三日后身陨。’

    关于黑煞功的威力,记载上就只有这么很简单的一句。

    但路胜已经能从这上边看出黑煞功的底细了。

    确实就是他现在掌握的这门毒功。

    “厉害。”

    路胜心头感叹。

    这黑煞功果真和玉鹤功等养生功不同,是专门为了厮杀争斗创出的内功法门。

    威力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仔细感受了下自己体内的黑煞功内气。

    刚才那么一刀挥出,引动内气下,消耗了其中的一丝分量。再对比一下剩余内气的总量。

    “入门层次,我应该可以支撑十刀左右,再多就内气不足了。黑煞功的内气似乎还有增强爆发力的效果。确实太实用了。”

    尝试过效果后,路胜往回回转,这才是入门的威力,如果等待提升更高层了,不知道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他十分期待。

    回到小木屋院子,正巧看到有两个郑家的侍卫前来送饭。

    两人看到路上,连忙上前问候。

    “胜公子,最近发生的一些事,都放在食盒里了。您慢慢看。”

    两人问候了下,便急匆匆的离开树林。

    路胜接过食盒,站在小院门口,直接打开食盒里面,果然里面放了一封打了封蜡的信。

    他进了院子,将食盒交给赶来接手的小巧,自己撕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

    ‘胜哥,城里之前徐家的惨案,被破了。

    是个衙门请来的高手解决的,在城里狠狠抓了一大批人,今个儿在午时菜市口砍了十多个脑袋。’

    郑显贵当头的第一句话,便让路胜愣了下。

    他又继续看下去。

    原来这段时间的一连串案件,导致城内人心惶惶,前几日甚至出现了动乱,有不少城里的住户和租农们外逃,朝着紫华城方向去了。

    官府镇压了一批人,强行把他们留了下来。

    之后为了稳定民心,衙门一口气抓了几十号人,全部声称是前面几次案子的凶手。

    民众这才稍稍稳定下来。

    看完信,路胜嘴角泛起一丝冷意。

    “看来是衙门快要撑不住了,凶手?要是凶手这么好抓,也不至于拖到现在。

    想来也是随便找了些人充数。”

    好在信里提到的,路府现在一切照旧,没什么变化。

    路尘心等公子哥儿该玩的玩,仿佛毫不受影响。

    城里的青楼和乐坊生意最近也大火。

    显然是人们恐惧之下,压力过大,得不到发泄处导致。

    路胜深吸一口气。

    “这种手段,稳定是能稳定一阵。只是,这样只能是饮鸩止渴,案子并没有真的破,万一再出现类似的案件....”

    他收起信,收敛心神。

    现在九连城里的路府,在面对那些灵异事件,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并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万一真遇到那种事,结果不言而喻。

    所以,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

    才有可能在未来,真遇到那种诡异之事时,有自保之力!

    他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强,才足够应付那等事件,所以他只能尽可能的做道自己能达到的最大程度。

    收到信后,路胜开始大量的服用带出来的滋补名贵药材。

    每日三餐后都让小巧给他熬浓浓的药汤。

    在强大的药效支持下,仅仅三天,提升黑煞功入门的后遗症,便基本消除了。

    四天后....

    “第二次提升!”

    路胜站在之前的那颗大树树干前。

    前些天的刀口差不多有树干的五分之一深度,还残留在树干上,边缘已经干枯掉了。

    这颗这片树林中最粗的几颗树之一,此时也显得萎靡不振。

    路胜索性就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第二次突破的地方。

    他靠着树坐下,将食盒里的药汤一一端出来,然后盘膝坐好。

    黑煞功内气源源不断的循着小腹和双肾之间的路线流动着。

    “深蓝。”

    路胜心头默念。

    蓝色修改器浮现在他眼前,路胜望着黑煞功的那一栏。

    意念按下了修改按钮。

    方框一闪。

    路胜面色顿时肃然起来。

    “提升黑煞功一层!”

    他心头默念。

    唰。

    黑煞功的状态原本是入门,此时随着路胜意念一动,入门两字,迅速一闪,变成了第一层字样。

    路胜还来不及产生喜色,便感觉一股相对于之前,稍稍弱一些的热流,瞬间流遍全身。

    他身体内外好似被火炉烘烤,而且是近距离的烘烤。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路胜整个人便汗如雨下,浑身皮肤再次红了。

    好在这次身体似乎适应了许多,不似第一次那么艰难。

    只是短短盏茶的功夫,也就是十几分钟时间。

    路胜便慢慢缓过气来。

    虽然身体还是很痛,无处不痛,一些新的经脉被黑煞功内气冲开,开始纳入循环网络,自然新的被冲开的经脉也需要修复,修复也需要时间。

    但他现在的感觉。

    就像是浑身上下充满了气,快要炸开一般。

    “再试试!”

    路胜站起身,抽出腰后的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