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四章 出事 二
    几乎每天早上起来,路胜都能感觉到自己肌肉越来越结实,身体越来越重。

    代价就是,他每顿饭都至少是以前的两倍,而且还全是大鱼大肉,还有每日名贵的药汤。

    光是这笔吃上的开销,就足够让一般人家破产。

    路胜没有耽搁,一路进了城,轻车熟路来到路府门口。

    门口守着的门房一看到他,便马上迎过来。

    “大公子回来了!”

    “恩。”路胜随意应了声,大步走进府里。

    府内气氛有些怪。

    但路过的下人家丁们看到他回来了,也都纷纷过来问好。

    “大公子回来了!!”

    有人喊起来。

    “大公子!大公子回来了!!”

    “是大公子啊!”

    一个个家丁侍女们纷纷跑出来。脸上都带着一丝惊喜,就像是六神无主的人突然发现救命稻草。

    “爹爹呢?”

    “家主让您马上过去。”

    一个侍女跑过来赶紧回答。

    “恩。”

    路胜将刀取下来背在背后。

    一路朝着内院赶去。

    内院里一片安静,安静得有些怪异,甚至有些冷清。

    一些侍女家丁个个都精神不好,隔得近的向他问好招呼。

    隔得远的没看到,还在自顾自的说话聊天。

    有声音远远的随风飘过来。

    “昨晚上,于姐房里又出现那种女人哭声了....”

    “我也听说了,就像是很远的地方传来,有家丁路过,可根本没在房里看到人,连影子也没...”

    “哎哟别说了,真是吓人。”

    “难道是什么女鬼?”

    “别乱嚼舌根!小心挨打。”

    路胜背着刀经过石桥时,便听到家里家丁侍女闲聊说着话。

    从这些人的聊天里,后院于姐所在的荷花房,已经成了路府最大的禁区。

    不用什么人提醒,也根本没人敢靠近。

    他沉默了下,结合信里的内容,顿时心情更沉重了。

    终于,他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

    这个世界原本就四处充满危机。对于各种诡异之事来说。普通人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他一直担心的,就是某天当当初徐家发生的一切,突然降临到路府。

    到那时,他拿什么去挡,拿什么去自救。

    拿什么去救这一世的家人?

    “女鬼?我倒要看看,什么女鬼能挡得住我的刀!”眼底凶光一闪,路胜心头戾气一起,大踏步朝内院大堂走去。

    他积累这么久,为的不就是眼下这一刻?

    走进内院大堂,路胜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主位上面色憔悴的路全安,他身边还有匆匆忙忙赶来的二娘三娘等人。

    其余一众的弟弟妹妹,表亲堂亲都在。

    一大家子人在不是节日的时日里,头一次来得这么齐。

    众人见路胜背着刀,身材魁梧的走进门。

    路全安脸上也露出一丝喜意。但马上又流露出一丝忧色。

    “小胜,你.....唉,你不该回来的...”

    “爹,说吧,发生了什么事?于姐死了?”

    路胜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他最近每日练刀,加上黑煞气循环流转,身上还残留了一丝凶厉之气。

    众人见状,这才想起胜哥之前可是杀了两个穷凶恶极的通缉犯,这可是能杀杀人犯的狠角色。

    这么一想,大家原本有些恐慌的心情,顿时稍稍得到缓解了。

    “还是我来给你说吧。”二娘刘翠玉叹气道。

    路胜在右侧找了位置坐下。

    “二娘请说。”

    刘翠玉想了想,整理了下思路。

    “这事,还得从前阵子于姐突然身死说起。”

    她再度叹气。

    “那日,有于姐家中的人跑来问我,于姐到底回没回去,我说早回了。

    那人便说,家里一直都没能等到人,这才来府上寻人。”

    “我也是疑惑,正要派人出去找,就马上接到衙门传来的消息,于姐死在一个巷子里,已经好几天了,尸体都硬了。”

    “后来,我便出钱,算是给于姐办丧的银子。

    可这事才过去两日,府里又有一人失踪。我派人出去找,又在另外城外的河里,发现了尸体。”

    刘翠玉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愁容。

    “从那日开始,府里每日都会失踪一人。怎么查也查不到!现在已经是第五天了。

    而每到晚上,于姐以前住的荷花房便会传出女人的哭声,若有若无,进去找,又找不到人。

    那房里原本是住了五人,现在这五人里已经失踪了三人.....”

    路胜听到这里,脸色已经低沉起来。

    “衙门的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一无所获,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脱走人了。”

    路尘心忍不住插话道,语气里满是愤懑。

    “我让你大伯派士兵来守了夜,也还是没用,人多的时候,那声音就不出现,等人少了才能听到。”路全安摇头道。

    “轻轻呢?”路胜忽然发现路轻轻居然不在。

    “她一个人跑去郑家了。郑家那边也出事了。”路全安无奈道。

    “郑家也出事了?”

    路胜心头一紧。

    “不过不是我们这种事,而是遇到劫匪了,半道上劫了他们的商队,轻轻那丫头不知道哪来的线索,怀疑劫匪和徐家惨案有关,昨日就出去调查,到现在还没回来。”

    二娘刘翠玉回道。

    路胜冷哼一声。

    “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

    另外,府里这事就算不是什么女鬼,一个功夫高手若是轻功好,也能干出这种事来!

    赵伯呢?他怎么说?”

    “你赵伯和几个叔伯都被征调去了衙门,去城外的一处地方助阵。说起来,现在还没回来。”路全安回答道。

    “也就是说,那人是趁赵伯他们不在,才敢来府上装神弄鬼?”

    路胜一开口就把这事定性为人为,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不管这事是不是妖魔鬼怪所为,都只能是人为!

    否则偌大的路家,怕是要散架。

    路全安也马上明白了这个道理,点头应道。

    “这么说起来,确实很像人为...”

    “于姐的荷花房晚上有女人哭是吧?今晚我去那房里住。看看还有没有人失踪。”

    路胜开口定下安排。

    “可是小胜....”

    路全安还想说什么,被路胜抬手止住。

    “爹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路胜平静道。

    不管对方是鬼是人,既然它惧怕人多,那就总能找到办法解决。

    如果连眼前这么一个小坎也过不去,那万一遇到徐家那种一言不合一夜灭全家的狠角色,岂不是只能任人宰割了?

    “小胜.....一定要小心啊....”

    刘翠玉担心道。

    其余人却是一副如释重负之色。

    既然杀掉过通缉犯的胜哥说是人为,那很有可能就是人为。

    有胜哥在,相信那歹人一定能被抓出来。

    路尘心,路天洋,路莹莹等人在散会后,第一时间便将这消息传了出去。

    很快,到傍晚时分时,路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大公子路胜回来了,他还判断这事就是人为!

    今晚还决定去荷花房守夜。

    这消息一出,顿时整个府邸上下都狠松了口气。

    这几日路府上下绷得太紧了。就像绷紧的琴弦,随时可能断掉。

    一时间大伙心头都感觉安全了不少。

    虽然危机还没解除,但之前的那种恐慌气氛,也缓解了许多。

    起码有大公子路胜挡在前面,亲自住进荷花房。有事也一定先有大公子挡在前面。

    详细询问清楚了事件前后过程,路胜马上便让人去整理荷花房的床铺摆设之类,自己今晚就住进去。

    其余人劝了他一阵,见他毫不动摇,也只能放弃。

    路胜让小巧回到自己原先的卧房,他独自一人提了刀,带了一罐药茶便走进荷花房。

    荷花房,荷叶房,莲藕房,三处都是给府里的侍女下人住的地方。紧挨在一起。

    其中荷花房位于中央。

    路胜提着刀来到荷花房前,两边院子都没人了。显然是被夜半哭声吓跑了。

    他推开门,里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床铺也被摆好了。

    吃的食盒就放在小院里的石桌上。

    除此之外,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灰白色的石桌上还有一些粉色的痕迹,似乎是女人用的脂粉洒落上去留下的。

    路胜看了眼卧房。

    卧房和小院像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方形盒子,卧房分五个单间,并排在一起,门口是走廊,走廊外出门就是小院,院子里有一口井,石桌石凳就摆在井边。

    路胜大马金刀的坐在井边,打开暗红色的食盒,将里面的小菜一叠叠的端出来,摆了石桌一桌。

    三菜一汤。

    加上热腾腾的白米饭。

    路胜拿着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

    一顿饭吃了接近半个时辰。他I昂饭菜全部一扫而空,这才停下,打了个嗝。

    天色渐渐晚下来,路胜自己点了蜡烛,点亮灯笼,将小院和于姐的卧房都照亮。

    五间卧房并排陈列着,于姐的房间在最里面,光线很阴,外面的声音传到这里来,也很小。

    路胜吃过东西,提着刀走过走廊,便进了房。

    房间里摆了一张黑木床,一张四方桌,三张椅子。

    除此之外,便是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

    梳妆台后面便是窗户,此时那木窗半开着,露出外面黑乎乎的小巷。

    蜡烛光从进门右手面的书桌上照下来,将大半房间都照亮,却反倒衬托出那半开的木窗更加幽黑。

    路胜走过去,探头从窗户望出去。

    木窗外的巷子,正好面对着路府的一处侧门。

    从窗口望外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笔直小巷直通有些荒凉的白色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