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五章 守夜 一
    吱嘎...

    路胜将木窗关好,回过头看了看房间。

    他将外套脱下来,放在门背后的衣服木架上。

    然后打开衣柜,里面是几件灰扑扑的于姐穿的女衣。合上柜门,路胜又去看梳妆台。

    简朴的梳妆台上什么花纹也没有,就是一面铜镜放在最中央。

    铜镜前撒了一点点粉色粉末,路胜伸手其沾了沾,拿到鼻子前闻。

    “普通女人用的香粉。”

    路胜忽然皱眉。

    “于姐我记得她不是喜欢用香粉的人。”

    呼....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蜡烛光一下子摇晃起来。

    路胜迅握住刀,环顾整个房间一圈。

    哧。

    房门没关死的缝隙,一闪而过一抹白色衣角。

    路胜迅走过去。

    “我记得我明明进来后关好门了的。”

    他摸了摸木栓,上边还有开着的挂锁。

    他打开门,走到外面走廊看了看。

    走廊里空空荡荡,冷清无比。

    一股子凉气不断往这里灌。

    路胜冷言扫视一遍,没有现什么问题。

    便又回到房间。

    咔嚓一声关好门。

    他走到桌边端坐下来,刀放下来按在桌面,用手握着。

    他就这么坐着,慢慢等待所谓的女人哭声。

    灯火如豆。

    时间缓缓流逝。

    路胜有玉鹤功支撑,根本不觉得困倦,精神奕奕的坐在桌边,等待哭声。

    等到后面,实在没事,他便用意念加玉鹤功运转。

    反正这个养生气功太过稳定,就算他想岔气也没法。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不少。

    直到窗外传来一阵清晰的公鸡叫,原本漆黑的窗外渐渐变成了一丝淡白。

    路胜才猛地惊觉,自己已经这么坐了一夜。

    “女人哭声呢?一晚上什么也没有。”

    他透过窗户也能看到外面隐隐天亮的光线。

    提着刀,路胜站起身活动了下身体。

    打开门走出去,走廊里也透进来一些光,他来到荷花房的院子,昨天吃过的饭菜碗筷还摆在原处。

    院子外隐隐能听到人声说话声。

    路胜走过去,用力打开大门。

    老爹路全安,路莹莹,路依依,还有一众家里亲人,早就等在门外了。

    见房门打开,众人纷纷吓了一跳,往后退一步。

    见识路胜,路全安赶紧上前。

    “小胜!没事吧!?”

    他满脸关切。

    路胜见众人手里还举着火把,一些侍卫赶到时,手里还提着出了鞘的刀剑,心头疑惑。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他朗声问。

    路全安长叹一声。

    “家里昨夜,又失踪了一人。”

    “嗯???”

    路胜顿时睁大眼。

    二娘刘翠玉这才上前,将事情说了一番。

    原来在路胜守夜的时间里,其余人来到周围,确实没再听到什么女人哭声。

    刚开始还一切正常,侍卫巡逻的巡逻,不少人在府里自己房间,说是休息,实际上大多睡不着,都在等结果。

    可后面,就出事了。

    “八骏他....他说要去上茅房,没想到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一个微胖的妇人拿着手绢哭哭啼啼道。

    这妇人是路胜亲生娘亲孙艳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小姨,孙子宁。

    这次失踪的,是路胜的表弟孙八骏。

    路胜和孙八骏不熟,这小子喜欢赌钱,又是好吃懒做型,他看不惯,时常会训斥他几句。

    那小子也因此不喜欢他,平时见面都是绕路走。

    没想到这次失踪的居然是他。

    路胜眉头紧紧锁起来。

    “我一晚上都没睡,坐在房里听动静。没听到什么女人哭声。”

    众人一听,顿时心也有些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姨孙子宁大哭起来。

    “子宁,先别急,一定还有办法的。”二娘拉着她过去安慰。

    “先去大堂,大家商量商量对策。”

    路全安叹气道。

    一行人无奈之下,只能先离开这里。

    路全安把路胜和寥寥的几个直系亲人,还有大伯一起都叫了过来。

    大堂房门关闭,几人各自坐在座位上,气氛沉闷。

    大伯路安平是个浓眉大眼,国字脸的严肃中年人。

    他穿了大宋常见的半身银鳞甲,腰间带着一把配饰弯刀,坐在路全安的身侧,表情凝重。

    “现在的问题,是该不该让衙门的势力介入。”大伯缓缓开口道。“如果我们还找不到源头,怕是之后不得不借助外力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路全安叹气,这已经是他一天中不知道多少次叹气了。

    这几日他的心力憔悴,整个人老得也特别快。

    路胜坐在下座位,沉默不语。

    路全安看了儿子一眼。

    “小胜,你有什么话说么?你是路家未来的掌舵人,以后这份家业也全都是你的,眼下这个困境,该怎么解决,你可心中有数?”

    路胜闭了闭眼,复又睁开,正要开口回话。

    “不好了不好了!”

    忽然门外传来小巧的叫声。

    “大公子!胜哥!府里的人想要跑路了!”

    路胜马上起身,大步走过去开门,见小巧一脸通红的等在门口。

    “公子,府里的人又失踪一个,侍卫头王充暗地里带着好些人跑了!我听到姐妹传信,便赶紧跑过来通知您。”

    “跑了?”

    路胜双目一睁。

    他猜到可能会因为恐慌蔓延,出现逃离现象,却没想到出现的这么早。

    “现在王充在哪?”

    “不知道,他们跑了我们才觉,现在赵方虎他们也在大院里聚在一起,我怕他们也是想跑。”

    小巧急忙道。

    赵方虎也是侍卫家丁里面带头的另一人。

    “他们聚在一起多少人?”

    路全安迅问。

    “不清楚,不过,好多人啊!”小巧赶紧回答。

    “我去看看!”

    路胜面色一沉,大踏步朝着大院子方向走去。

    路全安和大伯路安平也都阴沉着脸紧跟上。

    几人迅来到大院。

    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大多是侍卫家丁,还有几个侍女在。

    众人脸上都弥漫着惶恐不安。

    一些人手里已经收拾好了行李,随时准备离开路府。

    一看到路胜等人到了,众人原本闹哄哄的气氛,也稍稍安静了些。

    “谁想走的?”

    路胜走到众人面前,面色冷漠问。

    “我们都想走!”

    一个侍卫男人站出来,赫然便是赵方虎,他脸上还有着丝丝惊惧之色。

    “大公子,我们也是人,也是命,路家现在的麻烦根本不是什么人为,而是女鬼!”

    他睁大眼,眼珠里全是恐惧。

    “荒谬!”

    路胜猛地打断他,声色俱厉。

    “谁给你胆子妖言惑众的!”

    “可是我明明看到的!那白影!你们路家别想要拉我们大伙陪.....”

    噗!

    血飞洒了一地。

    侍卫的脑袋凭空飞了起来,狠狠滚落在地,撞在一个手提包袱的侍女脚前。

    “敢妖言惑众者,死!!!”

    路胜厉吼一声,握着刀盯着眼前这群惶恐不安的人。

    噗通。

    这时那侍卫的无头尸体才倒在地上。

    啊!!!

    那侍女尖叫起来。

    “闭嘴!”

    路胜身上一股子凶狠之意。眼珠一扫,顿时吓得正在尖叫的女子捂住嘴,小声哭起来。

    一众侍卫家丁哪里见过这等惨烈血腥场景。

    一个个被吓得浑身颤,脸色惨白,但却丝毫不敢出声。

    “全部给我滚回去,再敢闹事,杀!”

    路胜厉声道。

    一众人眼里都透出深深的畏惧之色。

    迫于路胜的淫威,他们这才想起,这位大公子可是单人杀了好些个通缉犯的狠角色。

    顿时大家都纷纷逃难似的分开散了。

    倒在地上的那侍卫尸体,也由之前没闹事的侍卫前来收拾。

    这些家丁侍卫侍女,在进府之前,可都是签了卖身契的。

    想走就走,还真当他们路家是心慈手软的大善人不成?

    等到人走完,路胜回过身,见路全安和大伯路安平都是一脸诧异和复杂的盯着他。

    “以暴制暴,只是权宜之计。”大伯摇头道。

    “只要短时间先镇住就行。如果这事短期内解决不了,那我们路家自己也得跑路了。”

    路胜平静道。

    “看来这次真的得去找衙门求助了....”路全安叹气道。“还好这次有小胜你在。”

    路胜的果决处理,让他看到了儿子有担当,有谋略的一面,心里也颇为欣慰。

    路胜沉声道。

    “今晚,我再守一次夜,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敢在我家里作祟!

    父亲放心,昨夜我虽然没什么现,但已经察觉到了一点端倪。”

    “此话当真?”路全安精神一振。

    “千真万确!”

    “需要我调兵过来么?”

    大伯认真道。

    “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我怕万一人多反而是拖累。这些鬼物,谁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能力。人多了反倒是碍着挡路。可以调任守在府外。”

    路胜摇头。

    “也是,小胜,这次就全看你了!”大伯点点头,伸手拍拍路胜肩膀。

    他虽然是副指挥使,但并非江湖武人,再加上大宋武官已经很多年没有打过仗。

    实际上说起来,他这个官位,还是靠考兵法谋略,和做试卷考出来的。和打斗没什么关联。

    大宋重文轻武也是很多年来的陋习了。所以此时一家人的主心骨,都在路胜身上。

    “放心吧。”路胜回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一抹白色衣角,心头隐隐有了一丝预感。

    如果能抓住那白色衣角之人,或许能解决人口不断失踪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