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六章 守夜 二
    第二夜。

    路胜再次住进了荷花房。

    这次他白天就住了进去。

    提着刀,一言不发的将整个房间搜查了一遍。

    在将房间的地形,方位,各个物品的位置,都记下后。他再度在房间里坐下。

    静静等着晚上到来。

    路府暂时被他镇住了,谁也不敢动离开的心思。

    毕竟九连城就这么大,除非逃到紫华城去,可在被人严加看管下,谁也不敢第一个动离开的心思。

    大家都怕别人偷偷通报大公子。

    路胜之后更是布下了,谁检举外逃者,检举一人,赏一百两!

    一百两啊!若是检举十个人,那就是一千两!

    很多人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的钱。

    路府短暂的安定了。

    大伯也调了一些兵士将路府几个出入口都守住,不允许随意外出。

    之前逃掉的那些人,他也发布了通缉令,全部要抓回来。

    如此折腾了一阵,天色又渐渐黯淡下来。

    呼.....

    气流不断在屋子里流动回旋。

    路胜坐在于姐房间里,手握着出鞘的长刀,似乎在闭目小憩。

    他之前一晚上就没睡,在这里白天等待时,也这么坐着休息了下。

    玉鹤功确实厉害,就算一晚上不睡,现在他也依旧精神不错。

    光线渐渐暗下来。

    路胜没有点灯,他就这么坐在阴暗里,打算纯粹的模仿平时里这个房间的常态。

    光线越来越黑,越来越暗。

    路胜慢慢改成用听觉和对气流的感应来观察周围。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很快,太阳下山后,房间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路胜依旧坐得四平八稳。

    嘶....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衣服摩挲的声响。

    似乎是衣服在墙上,在木头表面擦过的细微响动。

    路胜睁开眼,隐约看到黑暗里,一个模糊的白色人影,正慢慢的从门口钻进来。

    因为太过黑暗,他看不清对方是什么样,只能模糊看到是个人,是个穿白衣的人。

    这人走得很慢,很慢。

    黑暗中,路胜感觉对方似乎在笑,明明看不清脸,他却能感觉对方在诡异的笑。

    “你终于敢出来了。”

    路胜站起身,双目里泛起丝丝凶意。

    黑煞功骤然流转全身。

    他身上迅速体温提升。

    呼!

    突然间,那白影猛然朝他扑来。

    “给我死!!”

    路胜手中刀影一闪。

    黑虎刀法虎威猛地挥出,刹那间迎上扑来的白影。

    就在刀刃撞上白影瞬间,他眼前一花,耳边骤然一片寂静,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此时他面前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这一刀居然砍了个空。

    “好快的速度!”

    路胜想也不想,长刀一个回旋,猛然朝自己身体四周狂挥而过。

    哧!

    挡住的衣服木架被一刀砍断,掉落在地。还有一张椅子的椅背,也被一道砍成两截。

    他冷哼一声。

    就要收刀再度观察。

    忽然后脑一阵发凉。

    路胜猛地转过头去,他竟然看到那个白衣人就在身后,和他近在咫尺,全身都在朝他扑来。

    “找死!!”

    他全身黑煞功全力催动,气血狂涌之下,长刀猛然使出黑虎刀法第三招虎啸。

    嗷!!!

    黑煞气全力催运下,刀刃竟然清晰的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声。

    虎啸震得整个房间里的东西一阵颤动跳动。

    那白影顿时惨叫一声,发出如同女童一样的尖叫,嗖的一下便朝窗口飞去。

    路胜二话不说,缓了缓沸腾的气血,急追上去。

    嘭!

    他一刀将拦路的木窗直接砍碎炸开。

    整个人如同出涧猛虎,落进窗外小巷。

    白影速度很快,几下便绕来绕去,穿过巷子里堆放的一些杂物。

    路胜紧追不休。

    嘭!嘭!!

    两堆挡路的杂物被他两刀砍得炸开。

    “里面有动静了!可是大公子?”

    有侍卫在外面喊。

    路胜心头一紧。

    便看到侧门处,守着几个守夜的侍卫。

    其中一人拿眼看过来,满脸紧张的握着刀。

    路胜来不及说什么,便看到那白影速度奇快,一下便没入其中一个侍卫身上。

    “都散开!”

    他怒吼一声,气血狂涌之下,手里刀刃再度发出类似巨虎的吼声。

    嗷!

    路胜整个人猛扑过去。

    一刀虎煞劈出!

    铛!!

    那被白影扑中的侍卫,浑身皮肤迅速浮现血管,他抬手一挡。

    居然精准的将路胜这一刀挡了下来。

    两把刀狠狠撞在一起,路胜顿时感觉一股不逊于自己的大力狠狠挡在前面。

    再一看那侍卫,脸上已经双眼翻白,一双眼睛没了黑色,只有一片惨白。

    “附身?”

    路胜再度一刀斩出,朝着侍卫脖子去。

    铛!

    又被挡住。

    被附身了的侍卫变得力气大了不少,路胜持刀和他对攻。

    两人两刀一阵乱响,打成一团,不断发出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声势浩大。

    侧门另外两个侍卫吓得要死,屁滚尿流的赶紧逃得远远的。

    声响动静还吸引了不少其余的侍卫家丁赶来。

    路胜黑煞气催运下,整个人力量速度都提升了一截,和被附身的侍卫交手数十下。

    渐渐的,黑煞功的毒性慢慢渗透到侍卫的手掌上。

    他的气力也渐渐开始变弱起来。

    第二层的黑煞功,威力确实如路胜所料的那般,极其阴毒。

    “说!你是什么人派来的!”路胜猛地一刀快攻,砍在侍卫刀刃上。

    巨大力量震得被附体的侍卫浑身巨震,身体酥麻了一瞬,动作慢了半拍。

    嘭!

    路胜另一只手穿心一掌打过去,趁机印在侍卫胸膛上。

    这一手破心掌是他早就预谋好的后招。

    啊!!

    这侍卫惨叫一声,被这一记破心掌打中胸膛,他口中狂喷一口血,身体往后抛飞,跌落在地。

    一道白影又从侍卫身上飞出,朝着闻讯跑来的最近的一人飞去。

    这次这人居然是个侍女。

    或许是因为距离路胜太近,她没得选择,只能选择随便进去一个。

    这侍女刚刚被附体,皮肤泛起红色,便被路胜欺身过来。

    翻手就是一刀!

    哧!

    侍女整个人被刀刃巨力狠狠砍中,抛飞出去,血撒了一地。

    “所有人都跑远点!别过来!”

    路胜大吼一声。

    但还是晚了一步,又有几个侍卫提着刀急匆匆赶来。

    白影一闪飞出,再度没入其中一人身上。

    “啊!!!”路胜狂吼一声,黑虎刀法运到极致,在黑煞功的催运下。

    他身边再次出现巨虎怒吼声。

    长刀全力挥出,如同巨石压地。带起剧烈风声。

    这被附体的侍卫迅速转到侧门墙外,似乎想跑。

    轰!

    侧门的院墙居然被路胜一刀狠狠砸破。

    他握着刀冲出断墙,一刀狠狠砍中猝不及防的附身侍卫脑袋。

    啊啊啊!!!!

    一声女人的尖利惨叫声响起。

    那侍卫脑袋被砍成两截,红的白的飞溅,他居然还能伸出手,狠狠一掌打在路胜小腹上。

    嘭!!

    路胜倒退两步,气喘如牛,浑身上下弥漫着浓烈煞意。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一丝血迹从嘴角渗出来。

    路胜再度举刀,却听到刀刃咔嚓一声断裂掉下地。

    他索性丢开刀,猛扑上去便是连环两掌。

    这一瞬间,他使出的破心掌,在黑煞功的催运下,掌心竟然隐隐泛起黑色。

    嘭嘭!!

    两声闷响后,那白影再度从侍卫身上飘出来。

    她还想跑。

    但被路胜运起黑煞功的手掌一把抓住衣服。

    路胜只感觉自己手里如同抓了一团冰块。

    但浑身狂涌的气血和黑煞气让他完全不惧这点冰寒。

    体内第二层的黑煞气疯狂朝手里的白影衣服涌去。

    “给我死!!!”

    路胜全力一掌,疯狂打出去。

    全身的黑煞气仿佛都要在这一掌里宣泄出去。

    嘭!!!

    啊!!!

    白影最后发出一声尖叫,被打中胸膛,她整个影子骤然扭曲起来,然后哧的一声如同衣服被撕碎的声响,瞬间炸开消失。

    路胜眼神凶横,噗通一声,一下半跪在地。

    口中一口黑血顿时吐出来。

    他抖着手,从地上捡起断刀,噗的一下插在地上,支撑自己身体。

    玉鹤功和黑煞功都在体内疯狂运转。试图恢复身体所受的伤势。

    但因为刚才中了一掌,加上自己出力过猛,经脉承受不住产生破裂。

    两重伤势叠加在一起,路胜气血一松,便有些支持不住了。

    等了好一会儿。

    那些跑得远远的侍卫和家丁们,才敢过来靠近。

    这时路全安和其余一众人也赶到了。

    看到现场一片狼藉,众人都是大惊。

    再见路胜半跪在地上,嘴角沾血,地面也有血,显然是才吐的。

    路全安赶紧冲过来。

    “小胜!没事吧?快去叫大夫!!”他神色惊惶起来,将路胜扶住。回头怒喝。

    “都愣着干什么!帮忙啊!!”

    其余人如梦初醒,赶紧上来帮忙扶起路胜。

    大伯路安平看了眼地上的断刀,尸体,还有被打穿的墙壁。

    再看看此时依旧浑身煞意,气喘如牛咆哮的路胜,心头微微一寒。

    这种场面哪里像是自己才十几岁的侄子弄出来的?比起那些山林里的猛兽也不遑多让了。

    他曾经在山中见识过一只巡山黑熊,那黑熊闯入宅院时,造成的惨状便是如眼前这般差不多。

    “今晚之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大伯路安平阴冷的看了周围人一圈。

    “来人,把这里处理下,尽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周围侍卫和家丁被他看得浑身一寒,此时还有地上的尸体威慑,顿时谁也不敢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