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十七章 招募 一
    一众人将路胜抬到卧房,请了专门的路府大夫过来查看。㈧㈠

    大夫进房后,不一会便出来。

    “无大碍,只是体力透支,加上下腹被大力打了一下。大公子体魄健壮,没伤到内腑便不算什么。”

    路全安这才舒了口气。

    路胜这一次自己亲自动手,实在有些莽撞了。

    他身为路家大公子,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以后该怎么办?

    “全安,这也是无奈之际。”

    大伯叹气道。

    “这里的事,我打算亲自上报朝廷,越过知府。那宋端尺身为一城父母官,之前便说要上报朝廷,可到现在还....我身为副指挥使,几次要求指挥使杨段瑞上书,都被他推脱。”

    “会不会里面有什么内情?”路全安沉声道。

    “不清楚....还有轻轻那丫头,失踪的那几人到现在还没消息。”大伯摇头。

    两人守在门外,感觉自己得要做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这种事情已经出了他们想象。

    虽然以前也从其他地方听说过这类事情,可真当自己家里遇到这事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如....”路全安沉吟下,“我们张榜悬赏,招募能解决这等灵异之事的人。”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或许可行。反正现在这些事也沸沸扬扬,遮也遮不住。”

    大伯点头。

    两人仔细商量了下,便将这事定下来。

    不多时,便有路府下人分别拿了一叠叠的红纸,在路家大门外,和附近的公示墙上张贴。

    红纸很快便在几处重要的人流量大之处贴上。

    吸引了不少路过人观看。

    ...........

    数日后。

    城门口处。

    人来人往,车流湍急的主干道上。

    一队拖着灰色货物的商队缓缓停在城门处,商队头目开始招呼卸货,等人来搬。

    这商队只是路过九连城,卸货只是卸一部分。

    头目招呼之间,商队一辆车厢里,跳下来一高一矮两人。

    两人穿着道袍,高的个是国字脸面色红润的中年男子。背上背着宝剑,穿着黑底白布鞋。

    女子也是道袍打扮,但模样俏丽,虽然隐隐带着一丝疲惫,但依旧能看出受过良好的教育。这在这种时代,只有大户人家出身才有可能出现这等情况。

    “颜大哥,这里便是九连城了。”

    女子声音很清脆,就像才开声的十一二岁小姑娘。

    “恩,应该就是那人说的九连城。一路赶来,蓉蓉你也是辛苦了。”

    那道人点头,左右看了看周围。

    很快他便注意到了城门口张贴的一张红色布告纸。

    布告很是吸引了一群人围观,甚至守城的两个兵士也凑过去在和人闲聊。

    众人脸上都带着惊讶羡慕之色。

    “和颜开哥一路,也没感觉怎么苦,那边那布告像是悬赏布告,我们先去看看,说不准已经有人遇到麻烦张贴求助了。”

    蓉蓉跟着颜开走南闯北,对这等事也有了不少经验。

    他们之前遇到的几起事件,就是通过布告第一时间找到出事人家的。

    颜开点点头。

    “走,去看看吧。”

    两人走进城门,很快便朝布告张贴处挤过去。

    “....是路府啊...最近城里真不太平。连路家也出事了。”

    “路家,之前还有人逃出来,我看到一眼,好像是之前的路家侍卫队长,整个府里人心惶惶的。”

    “好几天也没见到于姐出来采购了,难不成真出事了?”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断断续续的聊着话。

    颜开仔细听着,一边抬眼去看张贴的布告。

    悬赏五百金,求募奇人异士。

    近日城内多古怪之事,时有人口失踪。

    之前更有徐家惨案,王家庄投井案。现又有我路府夜半女子哭声。

    为求得家中安宁,特悬赏五百两黄金,约白银五千两,调查彻查此事。找出失踪者。

    布告写得很简单,意思也简洁明了。

    下面还贴了一张副告,上边是路府遭遇夜半哭声的事件始末。

    前前后后将路府生的人口失踪案,完全写了出来。

    颜开仔细看了一遍,眉头微微锁起。

    “就这个。我们去路家。”

    蓉蓉在一边也看完布告内容。

    “正好我们也要找这鬼物,还能顺带赚点盘缠。”

    “我等行道,不为钱财。”颜开肃然道。

    “是是是。”蓉蓉吐了吐舌头,赶紧闭口,她是知晓颜开哥最受不了挟恩图报之事。

    颜开二话不说,上前便将告示撕了下来。

    一旁路府守着的家丁眼前一亮,顿时来了精神。

    “两位,这边请!”

    颜开点头。

    带着蓉蓉一起,随这家丁朝路府去了。

    周围之前还看热闹的人群,顿时都有些哗然起来,有不少好事者跟了一路。

    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去了路家。

    这两个道袍打扮的男女,看起来似乎有两把刷子。

    颜开不管后面有没有人跟着,走起路来颜色不改,视若无睹,明显早就习惯了被人围观。

    蓉蓉则是主动和那家丁套起话来,询问一些关于路府的情况。

    不多时,两人上了辆马车,车子左拐右拐,走了一阵后,便停下来。

    两人一下车,便有专人引领着,进了一栋大宅子,里面假山流水,小桥花园,鸟语花香,布置的极是精美富贵。

    颜开目不转睛,带着蓉蓉一路前行,很快便到了一处会客厅。

    “欢迎欢迎。”

    一个面带愁容,脸色泛白的中年男子,坐在会客厅内。

    男子体态富态,穿着银边铜钱花纹的月白袍子,下巴一把长须梳理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正是才从路胜那里过来的路全安。

    “可是两位撕下的城门布告?”路全安仔细打量眼前两人。

    两人都是道人,男的面色红润,有光泽,额头饱满,眼神肃然,腰挺背直。若是换一身儒袍,便颇有一番名士风范。

    女的面色俏丽,带着一丝天真烂漫,眼神灵动四处偷瞄,看起来像是哪家小姐偷跑出来乔装打扮一番。

    “正是。贫道颜开。颜色的颜,开始的开。道号还阳子。”

    颜开自我介绍道。

    “这位是贫道师妹段蓉,我等两人前来,便是为了路府张贴的人口失踪一事。”

    “两位请坐,请坐。”

    路全安伸手示意。

    颜开两人就坐,有侍女迅上茶,上茶点。

    “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在布告上写得很详细了。还阳子道长若是想要接下这个悬赏,还要见过小儿路胜才行。

    我路家这次的悬赏,便是由他审核。”路全安轻声道。“当然,若是道长真有本事,无论此时成与不成,事后都有百两白银奉上。”

    这话说出后,颜开和段蓉蓉都是同意。

    路全安又稍微询问了下颜开两人的来历,哪里人士,年纪如何。仙居何处。

    颜开都一一回答。

    稍作休息一会儿后,很快会客厅里又来了几个揭榜之人。

    后来的几人里,有两个是红莲寺的僧人,一个和颜开一样也是道人。

    最后一人,是个游侠儿,腰悬双刀,都是短刀,面容俊俏,仔细看起来竟是女扮男装。

    又等了一会儿,路全安间人来得差不多了,便请众人起身,朝着路胜所在的别院过去。

    路家别院极多,占地也很大,一部分家宅甚至延伸到紧靠着城墙,将九连城最繁华的地段占了足足三分之一,可见其豪富之处。

    城内五大家中,最有钱的便是路家。

    众人随着路全安朝黄鹤院走去。

    一路上,大家都能看到院落之间,到处守着持有刀剑的侍卫家丁。

    这些侍卫家丁一个个腰粗膀圆,身强力壮,站姿挺直,一看便知是进行过军队训练的。

    颜开一路看过来,面色微微凝重起来。

    “这路家,有些厉害啊....”

    段蓉蓉在一边不解。

    “就是有钱有势啊,和我们以前遇到的那几家差不多,有什么厉害的?”

    颜开摇头。

    “不是这些,而是路家应该有军队的背景,否则这里的家丁侍卫,不会这等气派架势。军规森严,只有时常接受军营训练的人,才会始终保持这样的精气神。

    这不是那些退役后的老兵能有的架子。”

    “有军队背景!这种人家居然还要张贴布告求助,看来惹上的事不小。”

    段蓉蓉听完也是咋舌。

    一行人行进上百步,很快进了黄鹤院。

    黄鹤院紧挨校场,隐隐还能听到校场上有侍卫训练的号子声。

    路家大公子路胜,就坐在一张躺椅上,身体半躺着,面色白,身体裹着厚厚的毛毯,空气里还能闻到清晰的药味。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

    颜开仔细打量这个路胜,一眼看去,就见对方眼中精气神衰弱,就像是受伤未愈的病号一样。

    “见过诸位壮士。”

    路胜咳嗽了两声,朝众人拱拱手。

    “如诸位所见,在下身体不太好,伤势未愈,便不起身迎接大家了。”

    “胜公子客气了。”

    红莲寺的僧人,法号真潭大师,上前出言道。

    “路家一向是我红莲寺虔诚香客之一,这次出事,主持吩咐我等专程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出手相助。”

    “多谢大师,也替我谢过红莲主持。”

    路胜回以微笑。

    另外那道人则开口询问案情。

    路胜一一回答。

    颜开两人在一旁仔细听着,一边也在打量这个路胜。

    “是受阴气侵袭,而且是才不久受的伤。”

    颜开仔细观察后,看出这个路大公子身体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