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三章 不同 一
    路胜想了想,主动朝自己最近的一个江湖人靠近过去。

    “这位兄弟。”他手里多出一锭银子亮了亮。

    “干嘛?”这江湖人警惕的盯着他。

    “我就想问问,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跑来找东西?”

    路胜露出一副疑惑之色。

    “你不知道还跑来干嘛?一边去!”

    这人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路胜见他转身想走,又从腰包里取出一锭金子,合在一起递过去。

    这金子倒是让这人停下脚步,他掂量掂量了下金子。又看了看路胜身上打扮,不像是来和他抢食的,便道。

    “你不知道还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我们来这里,都是听说昨晚上有很多高人除灵,结果打了一半,有异宝出世,然后就都乱了,有高人带着宝物跑了,其余人都追过去。这里也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这些人,都是过来地里喝口汤的,死人财。”

    “死人财?”路胜明白了,这些人就是专门过来刨尸体身上财物的。

    他不清楚昨晚生了什么。但能吸引这么多人这么多势力汇聚在一起,必定不是什么小事。

    “这些人,都知道一些内情。像端木婉,颜开这般,前来九连城的目的不明,他们或许和妖鬼都是一个层面的人物。”路胜心中思索着,放开那人,在周围又转了几圈,看到好几处有像钢铁融化一样的黑坨物事。

    他没多做停留,很快便朝路府赶回去。

    等回到路府,刚刚走进大门,便又小厮前来通报。

    “大公子,端木姑娘又来了,就在客堂等着您呢。”小厮小声道。

    端木婉来了?路胜心头一凛,回想起之前看到端木婉时,她说过的那句话。他精神一振,大踏步朝着客堂走去。

    进了客堂,路胜一眼便看到端木婉标志性的身段打扮。在这个时代,敢想端木婉这般打扮的女子,就算是青楼柳巷,也不多。

    她坐在木椅上,手里端着白瓷茶杯轻轻喝着茶,斗笠放在一边,身上的纱衣解开,露出里面紧身的黑色劲装。

    只是那劲装因为太过贴紧身体,完全把她身体的每一寸曲线都勾勒出来,就像是第二层肌肤。尤其是胸部和臀腿,就和没穿衣服一样,跟赤身差不到哪去。看得周围的侍女侍卫都忍不住不敢直视,面红耳赤。

    “端木姑娘,好久不见,不知道之前您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路胜一见面便单刀直入。他挥手让周围闲杂人等都退下,自己目光炯炯的盯着端木婉,丝毫不避讳对方性感的装束打扮。

    端木婉笑了笑,抬头带着一丝奇异的打量路胜。笑道:“胜公子别来无恙,能够在这次的大祸中活下来,可喜可贺。现在你不用担心,一切倒是安全多了。”

    “姑娘什么意思?”路胜眯了眯眼,显然端木婉知道不少内情。

    “没什么意思。”端木婉放下茶杯,轻轻一鼓掌,站起身来。

    她这么一站起身,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完美的展现在路胜眼前。胸部的颤颤巍巍,甚至顶端的颗粒,又或是双腿间的神秘之处,都清晰可见轮廓。

    端木婉却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既然周围的人都撤了,公子也没死在之前祸事里,那倒有资格知道一些内幕。”

    “还请姑娘赐教。”路胜提起精神,他就怕对方不说。

    端木婉单手扶住自己胸前一边的凶器,笑了笑:“胜公子既然没死,想必已经接触过了妖鬼势力,那些脏兮兮阴测测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打法,没有特殊手段是没法从他们的追杀中活下来的。”

    “妖鬼....姑娘能否说详细点,这些妖鬼是从何而来,他们有什么目的?”路胜沉声问。

    “不要急.....”端木婉轻笑一声,缓缓绕到路胜身侧,伸出一只手轻轻去摸他的脸颊。

    她的动作很轻很柔,像是薄纱轻轻拂过,不仔细感觉根本没法察觉,痒痒的,酥酥的。像是情人之间的挑逗。

    “端木姑娘,您还没说其中的内情呢。”路胜轻轻退后一步,避开对方挑逗。“若是有需要隐瞒的,你大可不用主动上门找我。想来姑娘也有自己的目的吧?”

    端木婉顿时一阵娇笑,花枝乱颤。

    噗!

    她猛地一下贴近身,整个上身完全贴紧在路胜身上,胸前的曲线和路胜身体之间,挤压出一个完美的形状和沟壑。

    “胜公子果然不是寻常人呢,人家第一眼看到你,就有些喜欢。

    当时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你身上下了点注,没想到公子真能活下来。这可当真是惊喜......您可不知道,知道您活下来后,小女子就算在生死之间争斗,也心里还是记着您的呢....”端木婉一番话说得浓情妾意,语气仿佛能把铁汉融化成一滩水。

    路胜心头压下火气,任由她贴着自己,依旧镇定道:“姑娘难道是喜欢上了本公子?”

    “谁知道呢?”端木婉笑着退后一步,盈盈转了一圈。胸前的凶器因为太重而不断摇晃颤动。

    “奴家很喜欢公子呢,一看到您,就想起当初奴家最爱的那一位....可惜,他死得太早,奴家的一腔倾慕,都没了去处。”说到这里,端木婉杏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和自惭形秽。

    路胜敢肯定自己没看错,就是自惭形秽,那种自卑的人才会有的特殊情绪,竟然在眼前这个神秘的端木婉身上显露出,显然她提起的那个人,身份实力地位,绝对不简单。

    “现在,端木姑娘能说说看,妖鬼到底是什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端木婉笑了笑,轻轻绕到路胜背后,将自己整个人贴在他后背上。

    “看到公子您,就总也忍不住幻想是他。唉......”她长叹一声,带着浓浓哀怨。

    “公子可知,当今世道,妖魔横行,鬼怪频生,为何世人还能大多安稳的好好生活?就如同公子您前面十多年的平淡人生一般。”

    路胜眼神一凝。“是有人在保护?”

    “是啊....就算是保护吧...这世道如此艰辛,总要给人一点希望和安慰才对。”端木婉轻轻摇头,翘去嗅路胜的后颈处,面颊红润,似乎隐隐动了情。

    “这天下,可以说是两大势力的天下。”

    “哪两大势力?”

    “妖魔,和世家。”端木婉简单竖起两根手指。“妖魔便是公子接触过的妖鬼之类怪物。而世家,便是如我这般,如颜开这般,身上本身天生便拥有力量的除灵人。”

    “天生便拥有力量?难道不是后天修行得来的么?”路胜心头一凛,还带着一点侥幸。

    “不....”端木婉娇笑起来,“我知道公子还带着一点希冀,可惜,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修行法门能对抗妖魔,我们世家也不需要什么法门,也没有什么功法。

    我们修习的,只是开和运用自身体内天生就有的特殊力量,并用这力量去对抗妖魔。而普通人,永远只能是普通人.....”

    路胜沉默了。

    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事实。

    端木婉继续道:“天底下的统治阶层,有两种,一个是妖魔,一个便是世家。我们的力量都是生来便有,远凡人。那种差距,很大很大....我们生来就有力量,就算是其中最弱的,对凡人来说也是绝对无法想象的强大。”

    “我不信普通人就没有机会了。”路胜缓缓摇头。

    “公子真是可爱...”端木婉娇笑起来,“你要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乐虎国际国际里的灵气,也没有仙气,我们生活的空气里什么也没有,我们唯一能依靠的,便是自己。

    武者修行内气,靠的是吃饭食物所化。我们世家生而得来的力量能力,是血脉中深藏。差距,是生来便有的...”

    她轻轻松开路胜,走到他侧面,纤手轻轻去抚摸他健壮的胸膛。

    “九连城里之前有两大势力,在争夺一件重宝。这两大势力当中,其中一个,便是操纵妖鬼的强大力量,也是选择徐家和你路府献祭的势力。”

    “敢问姑娘,这股势力的名号是?”路胜顿时精神一振,知道是关键地方,消化了下之前听到的消息,连忙问。

    “卷人府。”端木婉轻轻将臻靠在路胜胳膊上,“它们的名号叫卷人府,是盘踞在你们这里很多很多年了的老势力。

    他们控制的鬼物不少,之前便将公子的路家家主,选中为献祭对象。那样重宝出世,是需要很多献祭的,很多很多.....”

    “那么,我爹没死,他们会不会还来找我们?”路胜反问。

    “嘻嘻嘻....若是他们来找您,公子就来找婉儿吧....要是把婉儿弄得高兴了,说不定能救公子一次哦”端木婉忽然娇笑道。

    “端木姑娘说笑了。”路胜挣脱她的抚摸,转身正对她。“不知姑娘手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内功心法,不是养生功。”

    他不知道端木婉说的这些是真是假,但不管真假,只要再从此女身上弄到新的更强的内功,这一趟和其见面就算值了。

    “内功心法?那种玩意儿....有用么?”端木婉理了理秀,将胸前往路胜挺了挺。“内功有什么好玩的,不如公子和婉儿进房,玩一些有意思的游戏....”

    “婉儿姑娘说笑了,在下需要什么代价才能得到那种内功心法?还请姑娘明示。”路胜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