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四章 不同 二
    “代价倒是不用,钱我也不缺了,只是公子想要的那种东西,婉儿手里也没有,那种功法,对婉儿来说还不如养生功有用呢,对我们来说,延年益寿可比修炼那些杀伤力弱得可怜的东西,来的划算太多了。

    不过.....婉儿倒是想到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

    “公子若是真想学,我们世家下面,也有一些凡人组成的门派大帮。里面便有这类内功心法,公子可以酌情选择加入。婉儿还可以给您推荐,怎么样?”端木婉柔声道。

    “这个倒是不用。婉儿姑娘若是能给我一点附近帮派门派的资料就好。”路胜不客气,虽然不知道端木婉为何这么看重自己,但一事不劳二主,内功心法的事他便欠了人家人情,既然已经欠下不少,那便多烦劳对方一些。

    “这个回头婉儿让人给您送来。”端木婉笑道,她轻轻伸手,眼神有些迷离,便想往路胜衣服里伸进去。

    “婉儿姑娘请自重!”路胜心头也是火起,但他不想莫名其妙便和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发生关系,而且还是在对方把他当做是替代品的情况下。万一那天这女人又突然发神经,不想和他玩了,那他说不准就惨了。

    “叫人家婉儿就好,就好....”端木婉媚眼如丝,两颊桃红,身上温度火热,显是真的动了情。

    她伸手又去摸路胜的小腹。

    “婉儿姑娘。”路胜一把抓握住她的手。“如果你是把在下当成什么替代品,那不只是你自欺欺人,还是对自己身体的不尊重。”

    “不尊重?”端木婉一愣,她低下头,沉默下来。

    良久.....

    她忽然长叹一口气。

    “是啊....婉儿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呢.....”她一下子似乎变得意兴阑珊了。

    路胜退后两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这附近,有个最大的帮派叫赤鲸帮,里面的帮派功法还有些意思,公子若是有意,可以去看看。不过这帮派太小,之后婉儿有机会,便为公子挪个地方,去中原。那里的帮派比赤鲸帮强太多了。”

    “多谢婉儿姑娘了,在下先去打探一下看看。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吧。”路胜心头暗自记下,拱手道。

    “还叫人家姑娘,人家的身子你不是都知道什么手感了么?”端木婉哀怨的看着他。

    路胜一愣,正想说话,忽然看到客堂没关好的窗户外,小巧正远远的看着这里,大眼睛睁得圆圆的,目瞪口呆。

    而他和端木婉此时的姿势,是这女人一手伸在他小腹处,被他用手握住。两人紧贴在一起,距离极近,暧昧至极。

    “好了,不逗你了,我还有事,便先走一步。”端木婉轻轻退后几步,收敛笑容。

    “公子....说实话,你觉得婉儿,是不是很坏很淫荡的女人?”她带着一丝希冀,一丝莫名的期望,看向路胜,似乎在期待他说出不同的答案。

    路胜一下被难住了。

    人家帮了他两次忙,还免费告诉了他这么多有用的信息。要他当着对方的面,说人家淫荡,是坏女人。这种话他说不出口。

    他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谁对他好,他便对谁好,眼下这下却是把他难住了。

    路胜斟酌了下话语,仔细打量面前的端木婉。

    此刻的端木婉,虽然穿着性感,但竟隐隐有着一丝淡淡的柔润和干净。就像是邻家乖巧的小女孩,在怯生生的问他,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好?

    “婉儿姑娘你还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世方式,姑娘只是稍微豪放了点。”路胜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毕竟前世地球比端木婉好药豪放的多得去了。赤身裸露在网络让无数人看的都有。所以对他看来,端木婉只是稍微特立独行了点。

    端木婉在问这话时,是很认真的在看着路胜。

    她惊异的发现,路胜说这番话,真的是真心实意,不是安慰她,而是打心眼里就这么认为。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对这个问题不以为然的态度,完全和以前她问过这段话的很多人不同。

    “你....”

    端木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心中隐隐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涌动。

    “虽然我不知道公子要那么多心法内功做什么,但我这里还有两本,便一并都给你吧。”她低下头,看不清面容,迅速从身上摸出两本小册子放在桌上。

    “婉儿有事先走了。”话音刚落,她便匆匆出了房门。

    路胜刚反应过来,赶紧追出去,便看到院落里空空荡荡,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端木婉居然就不见了。

    他怔了怔,站在院子里一时没回过神。

    过了好一会儿,他回到客堂,拿起放在桌上的两本小册子,上边分别写着:阴阳引、青松一意决。

    正是他第一次从端木婉手里买到内功时,没选的那两本秘籍。看来端木婉手里就只有这么三本内功,当时拿出来,只是抱着不知名的玩闹念头,又或者是其他复杂想法。

    .....................

    九连城外。

    端木婉身形飘动,轻轻落在绥阳湖边。

    绥阳湖水平静如镜,像是边缘镶嵌了白色雪边的镜子。

    湖边周围是大片大片白色树林,树叶树杈上全是雪粉,银装素裹,处处冰雕。

    “大名鼎鼎,面首三千的清秋公主端木婉,居然也有如此小女儿模样之时。今趟应约前来,当真是值了。”一个阴测测的低沉男声从周围激荡而来。

    端木婉将身上黑纱裹紧,俏脸一冷:“张心远,万里迢迢跑来北地,就是为了看我笑话?要不要我帮你把眼睛挖出来,看看你是否还笑得出。”

    “嘿嘿,公主息怒,甄家和卷人府大战,清秋公主和叶凌墨认识,在下前来,是想要请公主帮忙引荐引荐。”那声音继续道。从左到右,根本看不到什么人影,也分不清他具体的方位。

    “引荐?准备好报酬了么?”端木婉面色陡变,一下换成温柔妩媚面容。

    “早就听过公主规矩,好处自然准备好了。”那声音继续道。

    端木婉轻笑一声,眼眸流转。“要不要考虑考虑陪本公主一晚,说不准让我满意了,还能免收你费用?”

    “还是算了吧,清秋公主的大名,在下早有耳闻,老朽还想多活几年。”那声音干笑两声。“若是公主能给出那重宝的下落,到底被何人得手,在下还可增加一倍酬劳!”

    “那赤龙劫,还在痴心道人手里,谁也没得手。前几日,卷人府和甄家大战一场,中途引动赤龙劫的献祭,导致大爆炸,三方面无论哪一方都损失惨重。如果你们想插手,这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因为,死的人太多,赤龙劫就要完成献祭了.....”端木婉迅速道。

    “是吗....”那声音沉寂下去,“多谢公主告知,酬劳会直接交给你家侍卫。在下告辞。”声音迅速远离,很快便彻底消失在绥阳湖上。

    端木婉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下来,双眼凝视着平静如镜的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九连城发生的事,深深的刺激到了路胜。

    他从端木婉离开后,吃过午饭,便回房开始修习内功。还吩咐了厨房,熬制了大量的类似阿胶一样的补药膏,送到他房里,随时准备用来服用。

    经过这些时间的调理,他打算再将刚得手的两门养生气功都练了。

    从玉鹤功上,路胜看出,养生气功可以代替身体精气神的消耗,用来提升其他功法。这东西更像是后备电池,平时积累储存下来,到需要用时,就能派上大用处。

    路胜紧闭房门,盘膝坐在床铺上。

    他轻轻翻开青松一意决的册子,里面一行行的字迹都是手写上去,看起来有些娟秀文雅,似乎是女子所写。

    ‘为人当效仿青松,风吹不倒,冰寒不绝,何处绝地,生生不灭。’册子第一页便只有一行字。

    路胜继续翻过去,第二页便是一幅和当初玉鹤功一样的苍松图。

    一颗黑青色老松树,在绝壁上盘根错节,横着生长出来,枝繁叶茂,颇为茂密。有种极其蓬勃的旺盛生命力。

    这门养生功讲求的一个静字,守气,守神,身体循着最自然的本能循环生息。自然产生一丝丝最纯净的养生内气。

    路胜因为有着玉鹤功的底子,对这类养生功上手很快,迅速便熟练了,开始静坐。这静坐也不是随便的只静静坐着,还需要在特定的时间,用特定的呼吸和姿势,陡然引导一下。

    按照功法修习了一阵后,路胜起身服用一块补剂药膏,正要继续回去修习,这次他打算修习黑煞功,利用深蓝将黑煞功提升到最高层。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

    “公子,颜开道长他们来了。”小巧怯生生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路胜从床上睁眼,迅速下来,穿好外套鞋子。

    “我马上就到。”

    他一路出了房门,很快走进客堂,便看到颜开段蓉蓉,还有专蜂三人都在。

    “胜公子,别来无恙。看起来你气色不错啊。”颜开抱拳道,语气轻松。

    “三位先请坐。”路胜笑了笑。

    等待侍女上完茶,纷纷退下,关好门窗后。

    他才继续道:“道长,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路胜又询问一次。

    颜开也不隐瞒,将之前端木婉说的那一番说辞一一道来。等到说完,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他这次所说的,比端木婉还要详细,或许是想到坏了路胜几匹马有些不好意思,颜开也很认真的回答路胜的一些问题。